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29章 让人心跳加速的事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他们看到了什么?

他们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青铜大药炉,就立在他们面前,足足十米高,庄重威严,散发着古朴的气息。

这药炉像极了道家炼丹的炉子,足足三层,每一层都有三个拱门,就是龙非夜那么高的人也可以顺利通过。

韩芸汐忍不住想,传说中太上老君关孙大圣的丹炉也没这个大吧,求药洞造出这么大的炉子炼什么宝贝呢?

他们感受到的热气就是从这个大药炉里传出来的,可惜,大药炉里根本没有火。

韩芸汐以手挡住热浪,勉强可以看到大药炉最底层里放了不少药材,也有不少未成型的丹药,没有火只有热,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在炼药。

如此看来,这炉子不应该叫药炉,而应该叫丹炉了。

韩芸汐算是明白求药洞为何不属药王老人管辖了。在药学里,如果细致分来,药品和丹药还是很大区别的。药品一般以药草为主,配制而成,是治病疗伤用的,讲究的是顺应人体自然原理。而丹药则是以矿物质为主,少量药材为辅,具有特殊功效,逆天而行。求药洞明显是丹药为主。

“没火竟能发热炼药?这炉子必有玄机。”顾北月兴趣颇大。

虽然热浪很大,但是他们还是绕大丹炉走了一圈,察看了一遍,还真一点点火苗都没瞧见。

“云空大陆不流行丹药吧?”韩芸汐纳闷地问。

据她了解,丹药在云空大陆并无市场,诸国皇帝间也没有找灵丹妙药以求长生不老的风气。搞这么大的丹炉,作甚?

好奇归好奇,韩芸汐可没忘了正事,他们这么辛苦过关斩将是来找生筋膏的。她大声喊,“有人吗?”

她连喊了三声,回声重叠而来,除此之外,再无回应。

怪了。

周遭全是石壁,这里是一个全封闭的大洞,不会真的没人吧?

韩芸汐原本对药庐颇有好感,甚至心存敬畏,走了这一趟,好感全无,剩下的只有不信任,她惊声,“咱们不会被坑了吧?”

“不至于,堂堂药庐,药学之首,不会这点诚信也不讲。”顾北月认真说。

“有人吗?来个人呀!给个说法呗!”韩芸汐又大喊。

只可惜,还是没人回应她。

她观望着周遭,沉默了好一会儿,整个山洞都安安静静的,似乎真没有人在。

长时间处于热浪中本就心火旺盛,加之这一路被种种刁难,韩芸汐对求药洞的不满终于爆棚了,她怒声,“三关都过了,你们还想怎样?小气磨叽,卑鄙无耻!给不起药当初就别答应!再不来个人,信不信本王妃毁了这个炉子!”

小东西和芸汐麻麻越来越心有灵犀了,它站在顾北月肩上,已经开始磨牙齿了。

忽然,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吵死人了!臭丫头,你竟敢恐吓老夫的宝炉!老夫给你一次机会,马上跟老夫的宝炉道歉,否则,老夫饶不了你!”

有人!在哪?

龙非夜和顾北月警惕地四下察看,韩芸汐并不畏惧,冷声,“少装神弄鬼,出来!”

这时候,丹炉最顶层里走出了一个老头,确切的说是个糟老头。他缩着脖子,披头散发,满脸皱纹,就像个老妖怪。明明瘦骨如柴,却身着宽敞的黑袍,遮掩了身体,就露出一个脑袋。

他知道他们来求生筋膏,正在找药呢,被韩芸汐一吵,脑袋就疼了。他居高临下地俯瞰韩芸汐他们,阴沉沉地说,“臭丫头,道歉!”

“如果我不呢?”韩芸汐反问道。

“后果自负!”糟老头非常生气。

韩芸汐不管,质问道,“你家主子呢?让他马上出来,说话不算话,算什么东西嘛!”

糟老头眯起了眼睛,刚刚韩芸汐骂的卑鄙无耻,小气磨叽,他可全听到了,他冷冷问,“你们来求什么药?”

“生筋膏!”韩芸汐答道。

“等着!”

糟老头转身回到炉子里,从第三层找到第一层,把正丹炉翻了遍,总算摸出了一瓶生筋膏。他从一层的拱门走出来,直逼到韩芸汐面前。

近距离看,糟老头那一脸皱纹越发可怕,韩芸汐并不忌惮,龙非夜却还是第一时间将她拉到身后去。

他直面糟老头,“你就是求药洞的主人?”

“正是!给,这是你们求的药。”

糟老头把生筋膏呈到龙非夜面前,那只手掌瘦得只剩下骨头,指甲比手指还长,沾满了药迹。

他说,“你们能闯过三关,能耐不小呀!呵呵,今日你们既到了这里,别说区区生筋膏,就是灵丹,老夫都给得起!”

龙非夜洁癖这么重的人见了糟老头的手只觉恶心。

他用两个手指头把生筋膏夹起来,没有丢给韩芸汐,而是丢给了顾北月拿着,然后推着顾北月就要离开。

韩芸汐自是要离开,东西都到手了,废话那么多作甚?何况这里热得要死,谁知道待久了会不会闷出病来。

“臭丫头,站住!”糟老头并不罢休,“骂了人就想走?没那么容易。”

韩芸汐不耐烦地转身,冷哼,“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你手下干了什么事!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我们在这里等很久了。卑鄙无耻,小气磨叽八字,我骂得有错吗?”

糟老头打量起韩芸汐,忽然有种熟悉感,这么多年来也就只有他最最疼爱的那小子敢这么跟他说话了。

虽然熟悉,糟老头却还是很生气,他倔强固执得想小孩子,“老夫不管,无论如何你得跟老夫的宝炉磕头道歉,你吓到它了!”

韩芸汐都快怀疑这糟老头精神有问题了,她急着给顾北月上药处理伤口,也不多计较了。

“好好好!宝炉,对不住了。我刚刚说错话了。”

道歉可以,磕头什么的就算了吧。

谁知道,糟老头竟执意,“下跪,磕头!”

韩芸汐还未发飙呢,龙非夜就先怒了,“装疯卖傻,别给脸不要脸!”

糟老头忽然凭空抓来一团火,见状,韩芸汐他们三人都吓着了,这是什么鬼?韩芸汐觉得自己能凭空取毒已经很牛哄哄的了,没想到这个糟老头居然能凭空取火!

这是什么武功。

会不会跟这个没有火却可以发热的丹炉有关呢?

忽然之间,韩芸汐发现这个大山洞充满了诡异,连糟老头手上的火都好诡异,怎么看都和平常的火焰不一样。

“第一关鉴药是谁闯过的,站到一边去。”糟老头没好气地说。

这节奏好似要放过通过第一关的那个人。

韩芸汐从龙非夜背后站出来,“就是我。”

糟老头一愣,随即狠狠扬手灭了火焰,他盯着韩芸汐看,也不知道喃喃着什么,一脸纠结,没一会儿五官就全蹙到一起,加上满脸皱纹,那张脸真真像是个老掉的……橘子。

他拖着长长的黑袍,踱过来又踱过去,似乎很痛苦。

韩芸汐看得心惊胆战的,她想这个糟老头脑子一定有毛病!

再厉害的人物都不可怕,疯子才是最可怕的呀,因为,你完全预料不到他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顾北月和龙非夜蹙眉看着,两人脑袋里都想到了同一个人,药鬼古七刹!

虽然有很多区别,可是还是有些地方十分相似,所以,在他们看来,这个糟老头要么是装疯卖傻,要么就是脾气古怪而已。

不管是什么,总之他们没时间在这里耗着,得尽快离开,这里诡异得很,并非久留之地。

“走!”龙非夜低声。

他们都还未动呢,糟老头忽然转身朝韩芸汐看来,冷笑,“啧啧,没想到一个丫头本事这么大!孙钟那老东西收你为徒,还真收对了!”

这语气里充满了对女性的不屑。

韩芸汐不多计较,“老前辈,三关我们都闯了,我也道歉了。我们能走了吧?”

韩芸汐已经暗暗下决心,如果糟老头再刁难,她就把小东西放出去,吃光他所有丹药,一颗都不剩。

然而,也不知道这糟老头吃错什么药,他竟说,“既然你已经是孙钟的徒弟,老夫就不收你为徒了。你帮老夫找个人,老夫就把求药洞交给你管,如何?”

韩芸汐更加肯定这老头子疯了!疯了!

为了趁早离开,她立马答应了,“好呀,你要找什么人。”

“找我徒儿。”糟老头说着,陷入了沉思,也不知道他想到什么,那满是恐怖的脸上竟露出笑容,慈祥得可以让人忽略他的苍老和丑陋。

半晌,他才说,“如今他也该二十多岁了,他是个天才……不不,他是个鬼才。小小年纪就能鉴别出上千种药物,还能配出很多药方……”

听到这里,韩芸汐他们三人面面相觑,因为,他们第一时间就想到一个人,古七刹,也就是顾七少!

这样的评价,是顾七少专属的!

“他叫什么名字?”韩芸汐急急问。

糟老头笑了,“小疯子!呵呵,老夫是老疯子,他是小疯子。”

“他长什么样子呢?”韩芸汐又问。

糟老头立马掏出一张画像来,只见画像上是个十来岁的小男童,五官精致,一双狭长的桃花眼,特别好看。

韩芸汐又一次想起了顾七少,心跳都不自觉加速了。

顾七少……

他怎么知道生筋膏在药庐的?他平素怎么赶都不走,这一回怎么就没跟来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