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4章 不拦你认输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整个下午,端木白烨可没少催促韩芸汐赶紧找鬼打墙,事情到了无法挽回的局面,他宁可早点输,也不愿意让瑶瑶在外面傻找。

可韩芸汐就是不着急,此时,她正和龙非夜坐在石桌旁喝茶吃点心呢。

龙非夜撩袍随意而坐,浑身上下散发出的冷漠和霸气,仿佛他才在这个院子的主人,韩芸汐一手支着脑袋,一手端着茶杯,特惬意闲适。

关于最后那株鬼打墙,她什么都没说,龙非夜也什么都没问,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又一次给了他意外,都可以称之为惊喜的意外。

无端的,他竟坚信了她一定能找到鬼打墙。

龙非夜不经意抬眼看了韩芸汐一眼,深邃清冷的眸中闪过了一抹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认可。

对于女人,他第一次如此认可。

这个女人身上,还藏了多少他不知道的本事呢?

终于,天彻底黑了,而端木瑶却至今没有回来。

端木白烨实在忍不住,大步走到韩芸汐面前,“秦王妃,既然你已经找到鬼打墙了,就亮出吧,免得浪费大家的时间。”

就韩芸汐这闲适的模样,鬼才相信她没找到鬼打墙呢,她这么拖下去,无疑是故意要折腾瑶瑶呀!

药鬼大人的眼睛亮堂起来,眼底闪过丝丝复杂,他既希望韩芸汐能找到鬼打墙让他惊艳一把,同时,又不希望自己精心出的题这么容易就被破解,当然,他最恨的还是没能让龙非夜吃到苦头。

韩芸汐挑眉看了端木白烨一眼,煞是认真地说,“烨太子太抬举我了,据我所知,鬼打墙这种药很邪门的。一座山就只能种一株,否则全都会死掉。这山谷这么大,药鬼大人也说就一株药草,真心不好找呀,我怎么可能这么快找到呢?”

韩芸汐这话一出,药鬼大人眼中就露出了欣赏之色,到了现在,他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她竟连鬼打墙的习性都知晓,看样子是非常内行的同道中人了。

年纪轻轻的,又是个女子,不简单啊!

药鬼大人看着韩芸汐,看着看着,双眸渐渐眯起,欣赏之色渐渐取代了原本的敌意。

然而,韩芸汐这句话对端木白烨来说,却是一种嘲讽。

药鬼大人刚刚就说了鬼打墙就只有一株,韩芸汐如今这么强调,无疑是在暗示端木白烨,她是故意的,端木瑶的速度不是很快吗,就在外头多溜达几圈吧,反正天都黑了,她暂时也不想走。

端木白烨的拳头握的咯咯作响,如果韩芸汐的男人的,他一定会一拳头挥过去的!

如果韩芸汐在院子里拖一天,瑶瑶就得辛苦一天,她拖一个月,瑶瑶就得辛苦一个月,甚至一年……

瑶瑶完全被动了!

端木白烨多么希望瑶瑶能开窍,回来院子里找一找呀,相对于满山谷找,在这么个小院子里找简直是太容易了。

可是,连他自己都不相信瑶瑶能开窍回来,一瑶瑶没那么聪明的,二来那丫头的性子他知道,没有找到一株药材,她碍于面子是不会回来的。

端木白烨心口憋着一口气,不能下不能上的,越看韩芸汐心口越疼,这个狡猾的女人,什么第一废材,什么不识药材,统统都是装出来的吧!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药鬼大人传了晚膳,龙非夜和韩芸汐夫妻双双把饭吃,端木白烨却一点儿胃口都没有。

瑶瑶啊瑶瑶,你倒是回来一下呀!

可是,一宿的时间,端木瑶都没有回来,据老管家来报,看到长乐公主举着火把整个山谷到处飞呢。

一听这话,韩芸汐当众就给扑哧一声笑出来,险些把端木白烨气吐血。

有龙非夜看着端木白烨,韩芸汐非常放心,她早早就在客房睡下了,不得不说,她搞得连药鬼大人都睡不着,陪着龙非夜守端木白烨。

一路车马奔波,这一宿韩芸汐睡得特别沉、特别香,第二天日上三竿了她才懒洋洋走到院子。

“早啊。”韩芸汐心情不错,跟大家问好。

龙非夜挑眉看了她一眼,没说话,药鬼大人径自嘀咕着也不知道说什么。

端木白烨眯眼看过来,竟冷不丁冲到韩芸汐面前,只是,几乎是同时,龙非夜也到了她面前,将她护在身后,冷冷看着端木白烨,犀眸里闪过了一抹不悦。

虽然知道龙非夜保护她是有条件的,是为了生血丹而已,可是韩芸汐心头还是有那么点温暖,这至少证明自己有那个价值让这位天下第一王保护。

“你们到底想怎样?”端木白烨终于爆发了。

虽然就一天一夜,可是他心疼亲妹子呀,瑶瑶金枝玉叶的,自小被所有人捧的手心里疼,哪怕是在师门练功也不曾吃过这种苦头吧!

更何况,这压根就是韩芸汐布的局,韩芸汐在这里看笑话呢,时间拖越久,对于他们来说就越羞辱。

端木白烨头一遭在女人面前吃瘪,如此羞辱,忍无可忍!

“烨太子,稍安勿躁,我都也没找到第三株药草嘛,如果你等不及的话,可以投降的,我不会拦你。”韩芸汐煞是认真地提议。

这话一出,端木白烨猛地扬起一巴掌,怒声,“韩芸汐,你!”

龙非夜眼底闪过一抹杀意,擒住了端木白烨的手腕,冷声,“秦王妃,不是你凶得起的。”

见龙非夜的杀意,端木白烨心下顿惊,他认识龙非夜那么多年,何曾见过龙非夜为女人较真过?

“秦王,你别告诉我生血丹你真的是为这个女人换的!”端木白烨试探道。

龙非夜狠狠推开他,将他推撞到一旁的墙上,冷声回答,“与你无关,要么认输,要么一旁等。”

端木白烨拳头握得咯咯作响,却不得不等下去。

很快,半天就又过去了,韩芸汐一边晒太阳,一边喝茶,时不时朝端木白烨看去,似笑非笑,挑衅意味十足。

端木白烨本就怒着,岂经得起韩芸汐这么挑衅,一辈子骄傲,还是第一次被女人这么瞧过。

是可忍孰不可忍?

终于,他憋不住了,嚯得站起来,恨恨道,“药鬼大人,我们认输了,马上把瑶瑶叫回来!”

认输……

药鬼大人掏了掏耳朵,大声道,“什么,烨太子说什么呢?本大人没听到。”

端木白烨,嗜血太子,何时这么憋屈过,何时这么轻易认输过?

“我们认输,想要七星虫草就马上把瑶瑶找回来!”端木白烨怒意滔天,声音阴沉得好似地狱里传出来的。

药鬼大人眼底闪过一抹不屑,立马下令,“来人,去把长乐公主带回来!”

端木白烨看都不想看韩芸汐了,撩袍往一旁坐下,黑了一脸。

韩芸汐大喜,笑呵呵地看向龙非夜,并不避讳激怒端木白烨,落落大方大声道,“龙非夜,我赢啦!”

韩芸汐笑眼弯弯,整个人焕发出一种逼人的光彩,这种光彩,让龙非夜的视线定格在她的脸上,久久都没有移开。

见龙非夜面无表情没反应,韩芸汐竖起两个手指头做了个V手势,笑得更灿烂,“喂,咱们赢啦。”

龙非夜扯了扯嘴角,也不知道是不是笑,总之很僵硬,韩芸汐真想翻白眼,想想还是算了吧,这块大冰块天生面瘫,她习惯了。

端木白烨本就气急,听韩芸汐这么欢喜,更是怒不可遏,本不想看她的,此时此刻却恶狠狠地盯着她看,那目光如果可以杀人,韩芸汐必定早灰飞湮灭掉了。

药鬼大人却目光幽幽地盯着龙非夜看,如果不是韩芸汐这场比试,他绝不会轻易让龙非夜带走生血丹的。

这家伙上哪里找到这么个奇女子呢?她要是能留在药鬼谷,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很快,端木瑶就被找回来了,整个人暗淡了一大圈,只见她长发凌乱,原本纤尘不染的白裙斑斑点点的全都是土渍,应该是一宿没睡吧,双眸布满血丝透出难掩的疲惫来。

带她回来的人并没有告诉她发生了什么,一进院子,见韩芸汐也在,端木瑶立马就打起了十二分精神,冷笑起来,“怎么,韩芸汐你要认输了吗?”

别说三株药草,就算是一株这女人都绝对找不到,她不认输,找她回来做什么呀?

韩芸汐不说话,煞是寻味地上下打量她。

端木白烨又心疼妹子又气愤,将端木瑶拉过来,不悦道,“把七星虫草拿出来吧。”

这话一出,端木瑶就愣了,“什么?”

“他们赢了,把东西拿出来。”端木白烨脸色又沉了几分。

端木瑶又是一愣,随即怒声,“不可能!怎么赢的,东西呢?”

虽然知道皇兄不会骗她,可是,她还是不相信,这太突然了!

“是你皇兄向药鬼大人认输的,不信你问问药鬼大人。”韩芸汐笑道,一脸无害。

端木瑶猛地朝药鬼大人看去,见药鬼大人点头,她不可思议地退了好几步,随即一把揪住了端木白烨的衣领,怒声质问,“谁让你认输的,谁让你认输的?”

端木白烨堂堂一个太子,竟让妹妹这么揪衣领,也不生气,反倒一脸心疼她,低声解释。

可是,端木瑶都还没听完,就怒了,拿到生血丹是一回事,丢脸又是另一回事了,她怎么能输给韩芸汐呢?还是当着师兄的面!

“东西呢,本公主要亲自瞧瞧!”

端木瑶非常愤怒,直冲到韩芸汐面前去,连端木白烨都拦不住。

韩芸汐非常乐意赐教,指着院子里的七煞鸢尾和单白依米给端木瑶看,端木瑶一脸意外,半晌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有多愚蠢。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