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31章 好消息和坏消息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顾七少有个天大的好消息想告诉韩芸汐,可是,韩芸汐却吓到了,急急把沐灵儿的来信收起来,慌张之际并没注意到顾七少说什么。

顾七少狐疑地往她身后看,韩芸汐连忙转移他的注意力,“你总算回来了,我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想告诉你呢!”

顾七少没当回事,狐疑地问,“毒丫头,你背后藏什么了?”

“顾七少,求药洞里有个炼丹洞,你知道不?”韩芸汐急急问。

顾七少眼底掠过一抹复杂,还真没追究韩芸汐藏背后的东西了,他笑道,“我又没去过,怎么会知道?”

韩芸汐觉得他有些奇怪,具体的也说不上哪里怪。

她又问说,“炼丹洞里有个很奇怪的大丹炉,没有火却会发热,你知道不?”

顾七少险些就点头了,幸好反应快,“刚不是说了我没去过,怎么会知道?你白痴啊?”

“哦……”韩芸汐又说,“炼丹洞里还有个糟老头,脾气很怪,和你有得一比了。”

“毒丫头,你拿七哥哥跟一个糟老头比?”顾七少生气了。

“和你在药鬼谷的伪装很像,穿黑大袍,手特别瘦,还会怪笑。”韩芸汐认真说。

见顾七少表情怪怪的,她又继续道,“不过有一点是完全不一样的。”

“什么?”顾七少果然好奇了。

“那个糟老头很可怜,你不可怜。哈哈,你比较可恶。”韩芸汐笑道。

被骂可恶了,顾七少竟不贫嘴,他问说,“那老头怎么可怜了?”

这……是关心吗?

之前韩芸汐还只是猜测,如今基本可以肯定,顾七少就是画像里的那个孩子。因为,以她对他的了解,若非是旧识之人,若非是重要的人,他向来都不会多问半句的。

这家伙被医城驱逐之后,应该就是躲到药庐去了。

糟老头为何要打他,而他仅仅是因为被打了就一去不回吗?

韩芸汐知道,无论情况如何,这都是一段伤心的往事,顾七少未必愿意让人知道。

那纸契约很珍贵,但是,顾七少的隐私更重要。

韩芸汐决定不问了。

“因为他可恶呀!求药洞三关都特别难,我们险些死里头了。”韩芸汐认真说。

“这跟可怜什么关系?”顾七少眉头紧锁。

“你猜!”韩芸汐笑道。

顾七少眉头锁得更紧了,“什么关系?”

“因为可恶之人必有可怜之处。”韩芸汐哈哈大笑,“笨!”

所以,她这是在说笑话吗?

“无聊……”顾七少白了她一眼。

韩芸汐暗暗松了一口气,知道他不会再追问了。

顾七少确实没有再追问,他魂不守舍的,把要跟韩芸汐说的好消息都给忘了,喝了几口茶转身就出门。

韩芸汐跟了几步,只可惜顾七少翻墙不见了人影。

见他这情况,韩芸汐越发的肯定,糟老头找的就是顾七少!

顾七少离开别院之后,竟一天都没停,直奔药庐。他也不知道自己来做什么,他这辈子绝对不会再踏入炼丹洞半步的,也绝对不会再见师父的。

他就在炼丹洞的后山,坐在高高的树上,俯瞰着密道出口,他等。

三天三夜之后,当丹王老人从密道出来时候,他立马转头,真真是一眼都不看,直接就走。

疯了一样一路狂奔,又奔回了尧水郡。

马停之后,他累得直接从马上摔下来,四脚朝天躺在草地上,眼底闪过丝丝戾气。

他想,他没有回去复仇,已经是最大的慈悲了。

直到天黑,他都没有起来,而是不知不觉睡着了,这一夜整夜的噩梦。

午夜梦回,除了医城,也就只有炼丹洞了……

小七离开医城,来了药城,他只为躲避顾院长的追捕,并非为了以药术谋生。

他瞧不上药城任何一个家族,也知道没人敢收留他。他瞧上了药庐,药庐的与世隔绝让他可以隐姓埋名,偏居一隅。

小小年纪的小七,考虑得比大人都要周全,稚嫩的心,可会累?

他想了一个周全的办法,想去偶遇药王老人。可当他偷闯入药材森林找到药庐的时候,已经筋疲力尽了。他身上一点干粮都没有,哪怕再厌恶食药,他都得靠吃药材维持性命,他找到了一片隐蔽的药田,偷吃药草,吃了好几天。

直到遇到了丹药老人,小七才吃上热食。他没想到自己会有师父,还是像亲爷爷一样的师父。天天给他做饭吃,教他药学之术,教他武功,还会想法子从外头给他弄来糖葫芦。

他似乎有回到了小时候在毒宗禁地的生活,无忧无虑,有人疼爱,有人保护。

谁都不知道,哪怕他心中充满仇恨,毒宗禁地这一段快乐的时光都永远占据着他心中一角。

虽然他不愿意承认,可是,他内心深处仍旧渴望着回去,回到年幼时。

师父的好,让他可以不用赶着长大。

小七都已经在心中暗暗发誓,要一辈子陪着师父,一辈子不离开炼丹洞了。

可是,那一天,所有恩情皆被仇恨取代!

那一天,小七和往常一样在丹炉旁练武,不小心眼踹了炉子一脚,他痛得坐在地上,抱着脚,迟迟动弹不了。

谁知道,一朵火焰突然砸在小七背后,随后,师父就飞了过来,怒斥,“小兔崽子,竟敢对老夫的宝炉无礼。”

火焰都烧了小七的衣服,幸好他反应过,在地上滚了一圈,火就被盖灭了。

他都还未明白过来,师父又打开了一朵火焰。

这一回,小七彻底惊了,“师父!”

“臭小子,老夫好心把你捡回来,你竟敢对老夫的宝炉无礼!”师父暴戾得像个魔鬼。

小七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想起自己的父亲了,这一回,他竟在师父脸上看到了父亲的表情。好不容易才从医城阴影里走出来,刹那间他又回到噩梦中。

他僵在地上,浑身发颤。

看着步步逼近的师父,他仿佛又回到医城的密室,他想逃,却动弹不得。

师父一靠近,立马揪住了小七的衣领将他拖起来,逼他给炼丹炉下跪,“磕头!道歉!”

“不要!”

小七是倔强的,再害怕,他都永远不低头。

“你找死!”

师父一掌狠狠披在老七脖子上,要他低头。可是,力道过猛,小七整个人前倾匍匐在地上。

师父并不放过他,固执得要他对炼丹炉礼敬,“起来,磕头!”

小七无力瘫在地上,起不了,也不肯。

谁知道,师父将他拉起来,随后狠狠放下,小七五体投地地摔下去,摔得心肝脾肺肾全都碎了,可那脑袋却仰着,不磕头就是不磕头!

“臭小子,老夫最后问你一句,你磕不磕头?认不认错?”师父怒声问。

小七却笑了,“师父,徒儿最后问你一句,徒儿重要,还是炼丹炉重要?”

师父全然没思考,“当然是宝炉重要!马上磕头认错!”

小七明明在笑,可眼泪却止不住地流,他什么也没说,趴在地上,“嘭”一声磕下响头,额头满是血迹。

师父这才心满意足,“兔崽子,你给老夫记住了。日后再敢对宝炉无礼,就滚出去!老夫不稀罕你!”

他说完, 往后颠了好几步,都有些站不稳。他服了丹药,脾气暴躁无法自控,可惜,小七没看出来。

他飞回丹炉里去,小七却趴在地上,双眸空洞,彻底绝望。

好不容易从绝望里,坚强地生出希望来,却忽然发现自己再也没有坚强下去的理由。

小七没有哭,他在笑。

他笑话自己怎么这么笨,笑话自己怎么这么贪心,笑话自己怎么还长不大?

连亲生父亲都依赖不了,他怎么会愚蠢地去相信一个糟老头?

那天晚上,师父因为丹药药效睡得不醒人事。小七偷走了他所有银子,所有药材种子,从密道里离开……

当太阳光照在顾七少脸上时,顾七少立马睁开眼睛,昨夜梦到什么,他全都忘了。

他仰起头迎着太阳光,嘴角勾起一抹比阳光还要灿烂的笑容,他翻身下树,直奔龙非夜的别院去。

昨日要告诉韩芸汐的好消息居然忘了说了,他当然得赶紧过来告诉她。

韩芸汐刚起,在院子里和龙非夜,顾北月喝茶。

他们从药庐回来后,一直关注着西部三股势力的情况,薛皇后被刺一事,宁承出面调节,邀端木瑶到楚家军军营调查,楚家也表示愿意配合。

韩芸汐和龙非夜聊着这件事,顾北月一声不吭就在一旁听着。

虽然楚天隐还未过来,但是,他对自己的判断还是很有信心的。

“哎呦,你们都在呀!来来来,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顾七少笑呵呵说。

谁知,这时候唐离忽然从一旁窜出来,一脸惶恐,“秦王,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这,什么情况?

韩芸汐他们看了看顾七少,又看了看唐离,忽然不知道该先听好消息,还是该先听坏消息了。

但是,唐离抢在顾七少之前开了口,“秦王,我父亲过来了,茹姨也过来了!”

唐子晋和茹姨?

这个时候,他们找到尧水郡来做什么?直接上门来讨走唐离吗?

韩芸汐纳闷着,龙非夜却没当一回事,冷冷问,“顾七少,什么好消息?”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