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32章 未婚妻何许人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龙非夜难得这么重视顾七少的话,谁知,顾七少却笑着回了他俩字,“你猜!”

龙非夜没说话,冷眼瞪过去,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顾七少此时必已经人间蒸发。

“你能有什么好消息。”韩芸汐都翻白眼了。

“给你们个阴医城的机会,要不?”顾七少压低了声音。

这下连躁动的唐离都安静下来,紧张地看着顾七少。要知道他们现在并没有足够的力量去对付医城,药鬼堂和古七刹联手,已冒犯了医城,要是不小心得再罪了,那绝对是自找大麻烦。

“你对凌大长老干了什么?”韩芸汐狐疑地问。

对顾七少来说,杀凌大长老都不足以泄愤。顾院长和凌大长老所作的一切,无非为了名利,他就要他们身败名裂,让他们也尝一尝鸡蛋砸在脸上的耻辱!

眼底掠过一丝阴鸷,顾七少还是笑呵呵的,“还什么都没干呢!”

他说着,倾身一胳膊靠在龙非夜肩上,一副铁哥们的模样,“龙非夜,要不要一起干一大票?”

话音一落,龙非夜冷不丁侧身避开他的胳膊,顾七少立马下跌,险些摔了。

众人都看过来,顾七少尴尬无比,龙非夜却若无其事,“怎么个阴法?说来听听。”

除了韩芸汐,但凡招惹龙非夜者,无论男女,无论敌友,均属于自讨没趣。

顾七少撇了撇嘴,总算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了,他在天安皇宫里监视凌大长老和怜心夫人已久,怜心夫人一而再对凌大长老投怀送抱,却一而再被拒,最后心生怨恨,有报复凌大长老的意图,顾七少以药鬼古七刹的身份示好了怜心夫人。

“只要咱们答应放沐家一条生路,她就愿意捅出催生一事。”顾七少说道。

催生一事一旦被捅出来,势必会掀起轩然大波,对医城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无论如何,当事人凌大长老势必会受到惩罚,被推出来承担所有责任。

想撼动医城,先撼动其声誉声望,这不管是对龙非夜,还是对顾七少来说,都是极好的消息。

韩芸汐想也没想就答应了此事,为争位而干出“催生”那种事情,就活该被万众唾弃!她比较关心的是怜心夫人的条件,她认真问,“放沐家一条生路,怎么个放法?”

好不容易把沐家踩得死死的,一旦松脚,必有被反噬的可能。

“呵呵,怜心夫人已是狗急跳墙,只要让她瞧见希望便可。”顾七少对此事还是很有把握的。

上一回试药大会,沐家被取消了长老会的参选资格,沐英东被囚禁,最严重的是沐家所有秘方和大部分药田皆充公,沐家根本没有资本重新站起来了。所以,如今哪怕是给沐家一点点甜头,怜心夫人也会心满意足的。

“若是交给灵儿,我倒也放心。”韩芸汐对沐家没感情,对沐灵儿这个表妹却有种天生的血亲感情,沐家终究是沐灵儿的家,若是把沐家交给沐灵儿,倒是可以当作药鬼堂在药城的退路。

这一回去药庐走了一趟,龙非夜和她都不太愿意看到王家在药城独大的局面。

王家是忠心耿耿,可是,王家对药庐心存着无法撼动的敬畏,一旦他们真和药王老人发生什么冲突,波及了药城,王家无奈之下一倒戈,他们就没退路了。

如果让沐灵儿执掌沐家,慢慢培养起属于自己的势力,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至少以沐灵儿那心性,韩芸汐坚信她永远不会和药鬼堂敌对!

再者,韩芸汐实在太疼沐灵儿了,舍不得她年纪小小的,就背负了家族罪人这个恶名。

顾七少很不屑,“那小丫头能干什么大事?”

“你可以帮她嘛,我看这件事就交给你和她去办了!”韩芸汐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怎么个阴法?”龙非夜插了话,把沐家交给沐灵儿,重新培植起来,他是认可的。他最关心的是如何防着医城知晓他们的幕后推手,如何防着怜心夫人出卖他们。

“呵呵,这事得请教你,灵儿那丫头片子心思单纯善良,没你黑。”顾七少说得特认真。

这家伙到底是认真来商量的,还是存心来抬杠的呀?

如果不是看着他带来好消息的份上,龙非夜早一脚把他踹出去了。

最后,龙非夜是这样回答顾七少的,他说,“你和沐灵儿商量商量,出几个主意本王看看。”

顾七少正要拒绝,龙非夜又道,“本王给你十日时间,若拿不出主意来,此事……呵呵,暂且不做也罢!”

对医城是迟早的事情,如果能提前损一损医城的名声,解决掉凌大长老,龙非夜求之不得,只是,他故意吊着顾七少,因为他非常清楚顾七少的“心急”,不得不答应。

顾七少沉默了片刻,终是点头,“好!”

他说完转身就走,十日的时间来回一趟药鬼堂就没了,他不会去见沐灵儿的,但是,书信往来必不可少。

即便沐灵儿给他出不了好主意,至少,沐家的事还得和沐灵儿商量呢。

顾七少走后,唐离终于憋不住了,急急问,“秦王,我该怎么办?”

唐子晋和茹姨就快找上门了,一旦被他们逮到,除非秦王跟他们彻底闹翻,否则,他是在劫难逃呀!以他对秦王的了解,秦王顶多和他父亲抬杠,不至于彻底撕破脸。

龙非夜抬眼看了他一眼,冷冷道,“还不逃?”

唐离险些就当着顾北月的面,给龙非夜下跪,哭着喊他大哥了。

逃?他都逃了一年多了,还要继续逃?而且,逃哪里都没有留在秦王身旁安全呀!

他朝韩芸汐投去了求救的目光,韩芸汐特认真地说,“躲!”

“赶紧找个屋子躲起来。我让你出来的时候你再出来,没让你出来的时候,你千万别乱动!”

这话音一落,仆从就过来禀了,“殿下,门外有两人求见,自称是唐家人。”

除了躲,唐离还有更好的办法吗?木有!

他朝韩芸汐抱了抱拳,就急急从后门逃走。

“带到客堂去。”龙非夜淡淡吩咐。

“秦王殿下,王妃娘娘,在下乏了,先回去休息。”顾北月地退下了。

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复杂,试探道,“我,要不要去瞧一瞧唐离?”

龙非夜没回答,拉着她的手起身,带她一道往客堂去,韩芸汐顿时心花怒放,唐家的事情,这家伙总算不回避她了。

她转头偷偷瞄去,忽然发现龙非夜的侧脸特别特别好看。

他们到客堂之后,唐子晋和茹姨也刚刚被仆从带过来,许久没见茹姨,韩芸发现茹姨还是强势依旧,只是脸上多了几分风霜感,估计找唐离的这一年多没少奔波。

至于唐子晋,韩芸汐是第一次见,因为之前的坏印象,即便唐子晋衣冠得体,相貌威仪,大家风范,韩芸汐也只当他是个道貌岸然之人。

她心中颇为平静,她在来当听客的,不搀和唐家的家务事。

茹姨和唐子晋见了韩芸汐,心中那个风起云涌,惊涛骇浪。当初茹姨偷听到韩芸汐和影族之人有牵扯,虽然至今没差出真相来,但是,单单有牵扯,就足以让她和唐子晋对韩芸汐起杀心。

但是,他们今日是为唐离的事来,韩芸汐的事只能从长计议。

“二老找到这来,有事?”龙非夜不冷不热。

唐子晋长叹了好几声,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茹姨开了口,“非夜,离儿在你这儿吧?”

“刚刚还在,这会儿应该跑远了。”龙非夜这话怎么听,怎么都像大实话。

茹姨和唐子晋一下子都紧张了,“往哪里跑了?”

龙非夜偏头朝韩芸汐看去,“爱妃知道吗?”

爱妃……

韩芸汐始料未及,傻乎乎地看着龙非夜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全然忘了他的问题。

龙非夜任由她看,嘴角微勾起,泰然自若。

秦王殿下,在这种场子秀恩爱,真的好吗?

唐子晋和茹姨快急死了。

“非夜,唐离的逃婚的事闹大了,老夫……老夫都收拾不了。你还是赶紧把人交出来吧。”唐子晋说了实情。

女方已经逼到唐门去了,若再找不道唐离,他们便要唐门付出代价。

“不会毁了一条婚约,堂堂唐门家主会抗不住?”龙非夜冷笑道,这种蹩脚的理由也拿来蒙他,唐子晋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非夜,你可知离儿的未婚妻是何许人也?”茹姨急急问。

“没兴趣。在本王这里,你们得不到结果。唐离刚走,方圆百里都去搜的话,兴许搜得出来。”龙非夜言下之意是赶人了。

谁知,茹姨却爆出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她说,“非夜,离儿的未婚妻是天山之人!”

这话一出,龙非夜怒了,陡然拍案而起。

韩芸汐吓了一跳,已经很久没见龙非夜这么愤怒过了。

她也非常震惊,万万没想到唐子晋居然会自己去勾搭上天山的人,他脑袋有坑吗?龙非夜已是天山剑宗的弟子,唐家根本没必要去和天山结姻亲之好呀!

就他和茹姨这慌张的样子看,女方必不是天山上的一般女子了。

“天山何许人?”龙非夜冷声质问!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