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33章 偶遇长别离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唐离的未婚妻天山何许人也?

“就是你师叔苍邱子的独女,苍晓盈。”茹姨如实回答。

苍晓盈?

韩芸汐心想,怎么不干脆叫苍蝇算了,还苍小蝇。是不是可以叫她爹苍大蝇了呢?

韩芸汐没见过苍邱子,但心中早就把这位坐天山剑宗第二把交椅的人物给恨透了。上一回端木瑶骗走龙非夜,正是被苍邱子所伤。

韩芸汐一直惦记着上天山除了见一见龙非夜的师父,第二重要的事情就是好好跟苍邱子算账。没想到唐子晋居然会勾搭苍邱子?

唐离这婚,真该逃。她决定从此以后全心全意帮唐离逃婚了!

“苍邱子的女儿?”龙非夜冷冷看着唐子晋,“唐门,好本事!”

唐子晋理解不了龙非夜的愤怒,“非夜,天山剑宗从来就不知晓咱们的交情……”

说到这,他还是留心了韩芸汐,并没有把话说白。

他和茹姨都不清楚龙非夜到底和韩芸汐透出了多少唐门的事,但是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的,那便是龙非夜绝对不会透露东秦皇族的身份。在布局好一切之前,这个身份只能死死地埋在心中。一旦准备就绪,这个秘密便会如同惊蛰之雷爆发出来,惊天动地,震撼云空!

“咱们与其把赌注全压在剑宗老人身上,倒不如在苍邱子那留个后路?而且,这位苍晓盈掌控着天山名下不少产业,也算个能打理家业之人。”唐子晋认真问。

虽然唐子晋并不清楚剑宗老人真实的状况,也不了解天山剑宗内部的明争暗斗,但是,龙非夜非常清楚。

单单以他剑宗大弟子的身份,未必压得住天山剑宗。而且剑宗老人的状况,也给不了他任何保障。

正因苍邱子不清楚唐门和秦王府的关系,所以,唐子晋可以很好的利用苍邱子。客观来说,唐子晋的做法是周全的,也是谨慎的。

可是,龙非夜无法接受唐子晋这样利用唐离的婚事!唐离娶别人,或许可以弃之不理,但是,一旦娶了苍邱子之女,便一辈子被绑死了。苍邱子绝对不允许自己的女儿在唐家受到半点委屈的。

“非夜,唐离到底在哪?”唐子晋急着,苍邱子前几日来函,威胁了唐门,若再不交出唐离,后果自负!”

龙非夜绷着一张冷脸,一言不发,韩芸汐心中有些忐忑。龙非夜的狠,她是见识过的。

唐子晋当父亲的都能这样牺牲儿子的终身幸福,何况是龙非夜呢?

唐子晋走这步棋,也确实是为龙非夜着想。

龙非夜不说话,唐子晋和茹姨在一旁干着急。

“非夜,人呢?”茹姨的语气里都透出了愤怒,“离儿摊上这件事,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如果他现在跟我回去,好好认个错,道个歉,苍邱子还会原谅他。再耗下去,他就没回头的机会了呀!非夜,你这不是护他,而是害了他!”

龙非夜眼底掠过丝丝复杂,仍旧沉默。

韩芸汐看着唐子晋和茹姨此时的焦急,恨不得把他们臭骂一顿,早吃如此,何必当初呢?说白了,唐离会摊上这样的事,还不是他们招惹的。

龙非夜和唐离不关心那未婚妻是什么来头,他们也真就不说了,瞒到现在。

摊上了天山这大麻烦,又理亏,事情真心不好办呀!

唐子晋实在等不了,冷声,“你不说,老夫自己找!”

他的话刚说完,茹姨的动作比他还快,急急就从旁门窜出去往后院去,好像去快了就能找着唐离一样。

唐子晋还不至于让下人搜查,但是,他和茹姨还是敢自己“找”的。

龙非夜也没拦着,他看了韩芸汐一眼,坐了下来。

“麻烦了?”韩芸汐懂的。

龙非夜点了点头,“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惹上苍邱子!”

上一回端木瑶能把苍邱子请来骗他,这一回又能以天山的名义刺着楚家,这足以说明端木瑶和苍邱子关系匪浅,上一回他让唐离上了一趟天山并没查出什么来。

但是,他不得不防。

西部的局势还未稳定,他引天山来对付宁承,本可以袖手旁观一阵子,唐子晋倒好,立马把麻烦找来了。

沉默了片刻,龙非夜叫来了楚西风。

“薛皇后的事情怎么样了?”他冷冷问。

“端木瑶昨日应邀到楚家军营中,亲自调查刺杀案,具体的,目前还查不到。”楚西风如实回答。

“就她一人?”龙非夜冷冷问。

“不,带了不少天山剑客,排场颇大。”楚西风说。

主仆两聊没几句,唐子晋和茹姨就回来了,楚西风识相的退到一旁。

见唐子晋和茹姨的表情,韩芸汐就知道他们什么也没找着。

唐子晋正要问,龙非夜却先开了口,“都说了他不在本王这,信不信随你们。找不到人,天山的麻烦本王也出面不了,唐门该怎么收拾怎么收拾去。”

茹姨一脸不可思议,唐子晋还是比较冷静的,一个眼神就把茹姨拦下。

“非夜,此事关系到唐门安危,苍邱子以唐门悔婚为由亲自杀到唐门来也不是不可能,你若见到唐离,请一定一定将他带回。此事,算是舅舅拜托你了!”

“好!”龙非夜很爽快地答应。

唐子晋拍了拍龙非夜的肩膀,一份很相信他的样子,又关心了几句他的近况后才离开,茹姨的不甘心全写在脸上,临走之前还特意看了韩芸汐一眼。

韩芸汐没有避开,特意迎上她的目光同她对视,也不知道是心虚,还是尴尬,茹姨立马避开视线了。

他们走之后,韩芸汐和楚西风皆急。

“怎么办?跟唐离合计合计?”

“殿下,唐少爷这婚事……确实不好再耗着了。”

龙非夜一时间也琢磨不出好办法来,但是,有一点他是肯定的,他绝不可能让唐离成为苍邱子的女婿!

“看样子得往薛皇后这事上施压。”他淡淡道。这是暂缓之计。

端木瑶能以天山之名入楚家军营调查,背后便是苍邱子撑腰,如今想转移苍邱子的注意力,就只能从这件事入手了。

“属下明白,属下会跟进。”楚西风立马退下。

韩芸汐想去把唐离找出来,谁知道,唐离并没有躲在别院里,而是真听了龙非夜的话,逃走了。

其实唐离很想躲着的,但是,他比龙非夜还了解唐子晋和茹姨,他料定这两老家伙会先到别院搜,搜不到就会立马派人包围方圆百里,地毯式搜查。

所以,他必须赶在他们地毯式搜捕之前,赶紧逃出百里之外,才算安全。

此时,他刚刚躲开唐家的人,连马都不敢骑,沿着路边的草丛走,时至春季,草木蓬生却不旺盛,路边的草丛根本掩不了身。

他前后左右一片平地,更无适合栖身之地,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往前跑,寻找藏身之处。他也不知道追兵什么时候会来,只后悔不该走这个方向。

唐离踩着轻功飞跑,没多久竟看到一辆马车远远而来。

“救兵!”唐离惊呼,几个翻身飞过去,落在马车前面拦路。

马车急急拉缰停车,见唐离这身白衣谪仙气质,一点儿也也不像剪径的土匪呀!

“你是什么人?你想干什么?”车夫怒声问道。

“这位大哥,在下系双青山的弟子,下山办事。马匹在途中不幸病死。此路漫长,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在下已徒步半日有余,故拦车求助,若有冒犯,还望见谅。双青山就在前面,半日可到,在下愿付车钱,还望大哥行个方便。”

唐离总算张口不毁形象了!

一袭白衫,玉惯束发,彬彬有礼,风度翩翩,他说完抬头看去,这时候车内的人正好掀起车帘看来,一下子就看到他俊逸如仙,飘然出尘的样子。

而唐离看到的,则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女子,三千秀发全都束起,干脆利落,五官非常标志,身材清瘦。虽然女扮男装,却让人一下子就可以看出她的女儿身。因为她女扮男装也不是为了掩饰性别,而是喜欢男装的简单,不喜女装的复杂和束缚。

她虽然年纪轻轻,目光却很沉静,看起来格外沉稳干练,可是,她看着唐离的眼神竟有些许迷离,透出了前所未有的小女儿神态。

虽然她比男人要强悍,却打小喜欢气质俊逸,偏偏如仙的男人,最不喜欢的那是话多嘴贱之类。

很快,她眼底的小女儿神态就消失了,唐离还未开口,她便抢了先,审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唐离最讨厌的莫过于这种女汉子,所以他始终不明白龙非夜怎么就栽在韩芸汐手上了,他总觉得小鸟依人的女人才算是女人。

不过,为了搭车藏身,他还是继续装下去,翩翩有礼的回答,“在下姓长,单名一个离字。”

“长离?长离长离,长别离……”女子喃喃自语,最后评价道,“这名字不好,太伤感了。”

唐离轻笑,这一笑笑得恰到好处,有烂漫之意却无浮夸、流俗之感,特别迷人。

女子又一次看痴了,问道,“你笑什么呢?”

“所有相遇皆是长别离,今日偶遇是缘,就此别过,此生便未必会再相见,便是长别离。姑娘个,告辞。”唐离说完,装模作样地作了个揖,一份洒脱的模样。

他还未走几步,那女子便喊住了,“等等,你不是要搭车吗?上来!我带你一程,咱们就不是长别离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