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35章 到底谁欺负了谁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夜深人静。

唐离和女子站在山洞口,借着月光,他们只能看到彼此模糊的脸。

唐离的呼吸越来越沉,他明显感觉到一股燥热感不断从身下窜上来,缭乱他的思绪。

虽然从未经历过,但是这种感觉,他懂!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冷不丁朝身旁的女子瞪去,女子正痴痴地看着他,吓了一跳,下意识后退。

她会吓到,正是因为心虚。

合欢药是她下的,他的愤怒,她心知肚明。

然而,她害怕的并非他的愤怒,而是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她只把幸福押注在家族里,只要她能一辈子留在家族中,执掌家族事务便是幸福。其他的,不管是嫁给谁,招婿了谁都不是那么重要,所以,这身子给了谁,也是一个道理。

但是,她终究是未经人事,终究还是会怯。

唐离瞪了她好一会儿,从腹下涌上的热流越来越明显,他也终于确定自己是被下药了!

唐门的人绝对不敢,也不会对他做出这种肮脏勾当,所以,只有眼前这个女人了!

一定是那条汗帕出了问题。

“贱人!”

唐离忽然揪住女子的肩膀,冷不丁甩出去,“滚!你给本少爷马上滚!”

女人跌出好几步,摔在地上。她看着怒意滔天的唐离,眼底闪过丝丝复杂,似乎有那么点悔意,只是,她很快就站起来,一步一步朝唐离走来。

在见大哥之前,她一定要把生米煮成熟饭,先要了这个男人,然后明早上山去提亲。如此一来,谁都不能再左右她的婚事。

越走,她的眼神就越坚定。

这个男人,她要定了!

唐离见她过来,怒火更盛,立马打出数道暗针,谁知竟被女子一一躲过!要知道,他堂堂唐门大少爷出的暗器,皆非一般。

并非这个女人武功高于唐离,而是因为唐离收到药物影响,险些都无法自控了,更别说把暗器打准了。

“贱人!滚!”

“我警告你,你要敢再往前一步,本少爷要你死无全尸!”

“你这种女人,让本少爷恶心!”

唐离一边怒骂,一边不停地打出暗针,他很努力地要忽视身下的灼热感,可是,那灼热感却喷薄欲出,他已经全身出汗,焦躁难耐!

打出了无数针,却没一枚是打中的,看着一步一步才朝自己走来的女人,他竟有种扑过去的冲动!

该死!

唐离正yuhuo烧身,女子却无动于衷,他在面前站定住。

“滚开!”

唐离想一掌将她打出去,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功力已经被牵制住,根本发不出来了。他一掌打在女子肩上,只有普通的力气,对女子这种习武之人来说,压根就无关痛痒。

他修长的手指都揪了起来,死死揪住女子的衣服。

“就这么想犯贱,是吗?”

他的语气充满了不屑和讥讽,将至把人鄙视到泥土里去。

然而,女子无所谓,她偏头看着唐离揪住自己衣服的手,视线往下移去,落在他腹下显眼的反应上,“彼此,彼此!”

唐离恼羞成怒,放开她的衣服冷不丁掐住了她的脖子,他心中早有杀意。

可是,当他的手触碰到她冰凉凉的肌肤,他竟浑身颤栗了,炙热的热流一下子从身下窜上来,燃烧了他全身每一处肌肤,也燃烧了他的理智。

他掐不下去,更放不开,居然贪恋地抚摸起她的玉颈,女子一开始还冷静着,可是,随着唐离的手从一步一步抚向领口,她就不淡定了,怕了!

她不自觉地拉住了他的手,拦下。

而她这一举动也将情不自禁,险些沦陷的唐离拉回理智的边缘。

唐离被自己刚刚的举动吓到了,更加愤怒女子的胆大包天,他急急放开她,怒吼,“不想死就马上滚!滚!”

他只回到理智边缘而已,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那股力量积蓄在腹下,恨不得马上爆发出来,让他驰骋畅快!

这个女人再不走,他也不知道自己会干出什么来。

谁知道,那个女人不仅仅不走,反倒投怀送抱,猛地贴上来,紧紧地抱住他,“我要你!”

唐离想推开她,却不受控制地将她狠狠推抵石壁,他迫不及待地贴了过去,将她困在石壁与他身体之间。

“女人,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怒声质问,看似理智,身体却不自觉欺压着她,贴得紧紧的,似乎想借此寻找一些释放。

“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女子看似淡定,其实心多少是乱的,此时此刻她真真切切感受到男人那蹭在自己身上的可怕,她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只觉得自己有些忍不住,却不知道忍不住什么,觉得自己似乎在渴望一些什么,却也说不清楚。

总之,她不舒服,又不是难受。

她向来遵循自己的心,想什么做什么。本就铁了心要这个男人,她也就豁出去一切,遵循了身体最本能的反应。她大胆地搂住了他的腰,轻轻弓起身子迎合他。

唐离没想到这个女人会有这种举动,“你……该死!”

他想拉开她,可是,当他拉住她的手,冰凉的触碰就像是他渴望依旧的良药,他控制不了自己,沿着她宽敞的袖口一路摩挲索取,贪婪地寻找慰藉。

她被抚得心神荡漾,越发贴近……就这样,天雷勾动了地火,干材遇到了烈火。他撕扯掉挨手的衣服,她亦毫不示弱,拉开他的衣带……解除障碍,彼此索取,他好不怜香惜玉,狠狠将她推到在地,她毫不温柔,狠狠将他落下。

皆是不经人事之人,遵从着最原始的渴望,笨拙生涩,却又热情激烈,她的索取与迎合,他的驰骋与释放,在这山洞口,律动出最急促的节奏,让月光羞得都躲入云中……

这一夜,过得特别快。

当翌日的阳光照射过来,唐离缓缓睁开眼睛,他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又见身旁趴着一个女子,同样是一丝不挂。

他惊呆了,昨夜的一幕一幕全涌入脑海,他只是中了合欢药而已,并没有失忆,昨夜的每一个细节,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被一个女人给……给……下药了!这简直是奇耻大辱!是可忍孰不可忍?这件事要是传出去了,他唐离还怎么在江湖上立足,还有什么颜面活着?

该死!

他要杀了这个女人!

他恼得扬起一巴掌,可是,当他要击打下去的时候,却忽然看到压着在女子身下的衣物染了一抹刺目的血迹。

这……

她居然是第一次。

唐离非常不可思议,想不通这个女人到底为何要这么做。他告诉自己,弄清楚了再杀她不迟。

唐离很找来衣服穿上,他并没有叫醒女子,而是把她的衣服全都丢到远处,然后坐在一旁,背对着她,等她醒。

他等了许久,女子都没醒,他转身看来,这才发现女子赤裸的后背竟全是他昨夜留下的痕迹,青一块紫一块,足见昨夜他有多禽兽。

唐离眼底掠过一丝复杂,别过头看向别处,可是,没多久,他又看过来了,他的视线沿着女子的美背一路往下,几乎将她打量了个遍。

不得不承认,这个女扮男装的女人非常美好,他尝过,食髓知味。看着看着,他忽然想看一看前面,是否也留下了属于他的印记。

虽然是被下药的,但是,不可否认,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拥有的女人。

这时候,女子似乎要醒了,手指轻轻弹动着。

唐离居然慌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慌什么,转身就逃,明明都走远了,却有折回来,将丢在四周的衣服全捡回来,放在她身旁,才仓惶逃走。

他不是要杀了她吗?

逃什么逃呀?

估计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女子很快就醒来了,她想起身,可是一动就浑身酸痛,尤其是腰部。她记得自己明明只给那个男人下了小剂量的合欢药,药性也不是非常强,他怎么就……怎么就那么可怕?

她都不记得那个男人昨夜要了她几次了。

为什么明明是自己下的药,却有种被欺负了感觉,思及此,她耳根子居然热了,火好了,像是着火了。

对了,他人呢?

周遭见不着人,女子连忙起身,都忘了疼痛,她拿来衣服急急穿好,在周遭找了一圈,不见半个人影。

“爽快了就想走,没这么好的事!”

她朝上顶上望去,冷声,“得了我欧阳宁静就想逃走,没这么便宜的事!长离是吧?你已经是我的了,等着!”

女子可谓霸气外泄,整了整凌乱的头发,便往山顶青云宫去。然而,她却被告知青云宫并没有一个叫长离的弟子,而且,青云宫玄天师尊最近闭关,任何弟子都不允许下山的。

聪明的她立马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她急急下山,在那个山洞口找到了昨夜唐离打出的暗针,吩咐下人立马去调查。

“骗子!”

她又恼又悔,狠自己昨日被男色所惑,太冲动了,天晓得那个男人是什么来头。竟敢这么骗她,等找到人,她一定要好好收拾他!

这时候,唐离已经翻过身到龙非夜别院了。

他一身狼狈,没敢走进门,而是偷偷翻墙进去,却很不巧被龙非夜和韩芸汐逮个正着。

韩芸汐狐疑地打量着他,问说,“唐离,你的衣服怎么破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