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36章 事情被爆出来了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衣服破了?

唐离那时候穿衣服穿得着急,根本没注意衣服破了,他低头一看,发现还真破得不像样。

韩芸汐骨碌转动着灵动的眼眸,饶有兴致走近打量。

唐离心虚,掩了掩破碎的衣领,淡淡道,“我累了,先去休息了。”

“唐离,你的衣服是被人撕的吧?”韩芸汐狐疑地问,这家伙外逃的这一天一夜,遇到什么事了,竟还能被撕衣服?

“我……我……”

唐离平素扯谎脸不红心不跳的,这一回却无比心虚,竟都结巴了,“我,我……哎呀,甭提了,我被唐门的人逮住了,死揪着不放,差点把衣服脱给他们了!幸好我激灵逃得快。”

“哦……”

韩芸汐拉长了语气,意味深长。

唐离知道她不信,懒与她争辩,急急要走,谁知道,龙非夜冷冷开了口,“你的鞋呢?”

呃……

唐离一路仓惶逃跑,还真没发现自己是赤脚的。

“我……我……”

面对龙非夜的时候,他更加结巴。

“怎么回事!”龙非夜厉声,像个严厉的兄长。

唐离死都不会把事情说出来的,那多伤男人自尊呀!多毁他的形象呀!这让他日后还怎么娶媳妇?

虽然他满腔愤懑,忽然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跑回来了,没杀了那女人。

“这不,这不连,连鞋都脱给他们了!”

唐离结结巴巴说着,生怕龙非夜察觉他的异样,故作气喘吁吁说不上话来的样子,又连忙转移话题,“哥……我爹这一回是动真格的,你可……你可一定得救我呀!”

龙非夜知道唐离说谎,不过,他也懒得追究他为何搞成这幅模样。

他冷冷问,“你可知道你未婚妻是何许人?”

“不管她是谁,反正我……”

唐离的话还未说完,龙非夜便冷冷道,“苍邱子之女,苍晓盈。”

唐离愣了!

虽然天山的人并不清楚唐门和龙非夜的关系,但是,他都已经替龙非夜上过几次天山,在龙非夜心腹的安排下,偷偷地打听到一些关于剑宗老人的情况。

苍邱子他了解,苍晓盈他也知道。

“我爹疯了吗?”唐离变得特别认真。

龙非夜和韩芸汐自是不会把唐子晋的目的告诉唐离的,唐离慌忙之际也没深想,只觉得父亲是在给龙非夜添乱。

天山有个端木瑶已经够麻烦的了,如今唐门又招惹上天山,简直是乱成一团。

苍邱子那种人,锱铢必较,比商人还精明,他勾搭上唐门必有所目的,绝对不容许唐门悔婚的。即便是悔婚,他也一定要在唐门里捞到好处,否则不会善罢甘休。

“怪不得我逃婚那会儿,遇到的埋伏那么强!”唐离喃喃自语着。

“苍邱子逼得很紧,你最近谨慎些,别被你爹逮住。”龙非夜认真说。

“知道!”唐离亦是很认真。

可谁知道,五天后,一个消息震惊了云空大陆,直接将唐离推到风尖浪口上,他躲都躲不了。

这个消息是,欧阳商会执行会长欧阳宁静被唐门大少爷唐离所玷污,欧阳商会派了一大帮人把唐家大门给堵了,要求唐家交出唐离。

唐离,要么入赘欧阳商会;要么,死!

很明显,欧阳宁静拿那些暗针查到唐离的身份了,有那中暗针武器,又气质不俗,如白衣谪仙者,唐门中也就唐大少爷了。

韩芸汐一听到这个消息,回想起那天唐离回来衣衫不整的样子,瞬间惊出一身冷汗,她知道这件事十有八九是真的了。

唐离这小子好端端的,怎么就……怎么就犯了这等糊涂事!他再风流,再好色也不能对欧阳宁静下手呀!

要知道欧阳宁静就是狄族宁家之人,宁承的亲妹妹呀!

唐离这惹麻烦的本事,分毫不逊色于他父亲!

韩芸汐立马冲到唐离的院子去,却见龙非夜早就到了,正在审问唐离。

“你说不说?”龙非夜冷声。

唐离沉默着。

“好,你自己搞定。马上滚回唐家去!”龙非夜怒了。

不管是宁家,还是天山都不知道唐门和龙非夜真正的关系,只知道唐离跟龙非夜有交情而已。这件事,目前来看是不会直接影响到龙非夜的。

只是,他这个当哥哥的能不管吗?怎么可能?

唐离可怜兮兮地偷瞄龙非夜,欲言又止,见韩芸汐过来,他悻悻地低下头,继续沉默。

“还不说!”

龙非夜怒吼,他可没那么好的耐性,抽出长鞭来就要教训唐离。

韩芸汐箭步冲过来夺下了龙非夜长鞭,一旁楚西风看得又刷新了三观,在他的印象里,这个世界上就没人敢抢秦王殿下的武器,不管是长鞭还是长剑。

韩芸汐,你又赢了。

“行了行了!又不是什么大事。”韩芸汐按着龙非夜的长鞭,无奈地劝。

“不是大事?”

这兄弟俩齐刷刷朝她看过来,尤其是龙非夜那目光,简直可以杀人,韩芸汐连忙解释,“我的意思是,云空商会找上唐门,就让他们找呗。苍邱子不也找唐门麻烦,回去告诉唐子晋,让他们两家打一架,谁赢了就把唐离送谁家去。”

韩芸汐说这话明显的玩笑,但是,龙非夜却认真了,“未必不是个好办法。”

唐离怯怯地问,“哥,你想干什么?”

“到底怎么回事?”龙非夜冰冷的声音险些让唐离冻住,他犹豫了好久,最后还是不得已将事情始末说了出来。

龙非夜和韩芸汐听到最后,脸色全变了。

“你们发誓不许告诉第三个人!”唐离非常认真地要求。

“你到底有多废!”

龙非夜怒意滔天,韩芸汐却忍不住扑哧笑出来,“唐离,好像吃亏的不是你哦,听说欧阳宁静是个美人儿,你小子艳福不浅呀!”

她想起霸道总裁文的经典开篇,可惜欧阳宁静并非下药来偷种子去生娃的。

她这么做,必然有大目的。

唐离已经不知道怎么回答韩芸汐了,韩芸汐又道,“早就听闻云空商会这位执行理事不外嫁,敢情是相中你,设计让你入赘的?”

欧阳宁静干出这种事情来,还广而告之污蔑唐离欺负她,这明显是仗着唐离和唐家顾面子,不会揭穿真相。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够狠,也够不要脸。

怪不得欧阳宁诺下台之下,她能在短时间里稳住云空商会,还和北历皇室勾搭上。

虽然韩芸汐也蛮鄙视唐离的,但是,她知道合欢药的药性可以击碎任何男人的意志力,这事,还真不能全怪唐离的大意。

韩芸汐心生一计,道,“既是这样,不如把这件事给做真了,如何?”

“怎么说?”龙非夜问道。

“就让唐离去示好欧阳宁静,趁机打入云空商会。如此一来或者能掌控到云空商会和宁家的动静;二来借云空商会之力应对苍邱子,我们且坐观虎斗;三来……”韩芸汐笑了,“唐离怎么说也得报仇呀!”

龙非夜朝唐离看去,只见唐离非常认真地点头,冲韩芸汐束起了大拇指,“嫂子高明,此仇我唐离非报不可!”

“唐门对宁承还是有吸引力的。”龙非夜冷冷说。

这件事还得唐子晋去促成,毕竟唐离上一回和他们一起去把顾北月救回来,宁承多少会不信任。

如果是唐子晋这个家主出面,事情就好办多了,宁承再怎么样都不会想到唐门会是他龙非夜的部下。

当日,龙非夜就给唐子晋写信,告知此事真相。唐子晋怒不可遏,差点冲回尧水郡去把唐离杀了!

唐门的脸都被这臭小子给丢光了!

只是,看到龙非夜的计划,他还是忍住了,他立马找茹姨商议。

“如果能打如狄族内部去,倒是比得苍邱子之力来得重要。”唐子晋认真说。

“那离儿答应吗?”茹姨连忙问。

“他能不答应吗?”唐子晋怒意未消。

“消消气,这种事离儿还能真吃亏不成?怪就怪欧阳宁静那贱丫头不要脸。离儿这一回也算是忍辱负重,一旦打入云空商会,将来还愁没报仇的机会?”

茹姨说着,又问,“门主,上一回影族的事情迟迟没进展,韩芸汐始终是个隐患。万一韩芸汐她真是西秦的人,会不会她和狄族勾结了,想谋害非夜呀!”

唐子晋白了她一眼,明显是嫌弃她怀疑太多了。

“眼前先把离儿这件事给办了。”唐子晋说道。

翌日,唐子晋就以唐门家主的身份放出消息,说唐离会对欧阳宁静负责到底,但非入赘,而是迎娶。同时,他还公布了唐离和苍晓盈的婚事,表达了对苍家的歉意,同时也正式提出退婚。唐离干出这等事情来,是他不教之过,他愿意赔偿苍家一切损失。

这消息一出,整个云空一片哗然。

宁承正因为宁静的自作主张,先斩后奏而恼火,听了这消息非常意外,万万没想到唐门居然和天山还有婚约。

他犹豫了半天,最后对欧阳宁静说,“此时莫要和苍邱子争,端木瑶这个麻烦还没解决呢,你少给我惹麻烦!”

欧阳宁静冷哼,“你妹妹的贞节和终身大事就这么不重要?”

宁承挑眉看来,“宁静,外头的人相信唐离侮辱了你,本王,不信!”

这个臭丫头派人去包围了唐家,放出了消息之后,才告诉他她被唐离欺负了,以他对她的了解,他宁可相信这件事是她算计了唐离!

“哥,不管你信什么,不信什么。反正我已是唐离的人,你不惹苍邱子,我也绝不允许苍家抢我夫君!”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