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37章 嫂子,你有药吗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宁承本就在气头上,听了宁静这话,冷不丁扬起一巴掌狠狠往她脸上甩过去,“宁家什么时候轮得上你做主了?”

即便他不会和唐家联姻,但是,这件事也必须妥善处理。一夜之间事情就闹这么大,云空商会的脸都快丢光了!

这已经不是宁静自己一个人的事情,而是云空商会的事情,或者可以说是宁家的事。

宁静捂着火辣辣的脸,特别疼,只是她并没有低头。她仍旧直视着她的兄长,狄族宁家的当家人。

虽然她自小最畏惧的人只有他,可是,在这件事上,她不会退让半步。贞节都豁出去了,她还有退路吗?

“哥,那你什么意思?”宁静平静地问道。

宁承沉默了片刻,给了她五个字,“暴雨梨花针。”

暴雨梨花针是唐门排行第二的宝贝,一个暴雨梨花能抵得上一个极品高手,可惜,谁都不知道这东西已经被唐离用光了。

宁承的意思很明显,想要唐门拿出暴雨梨花针来赔罪,然后息事宁人。

她的贞节,就只值一个暗器?

宁静眼底分明掠过一丝疼痛,然而,她还是笑了,“哥,你的胃口什么时候变小了。”

宁承的胃口大,野心更大,他也考虑过借这个机会把唐门拉入他宁家的阵营里,可是,他的顾虑不小。

一来唐离和龙非夜的私人关系匪浅,二来,云空商会如果执意要唐离入赘,势必会把苍邱子开罪了。

“哥,你就那么确定楚天隐能搞得定端木瑶?死的那个可是端木瑶的亲生母亲!”

宁静这一回不是来商量的,而是来谈判的,正如她过去经历的无数场商业谈判,这一回她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即便楚天隐能查出刺杀薛皇后的真凶,那又怎么样?薛皇后之所以会被劫持,会被行刺,楚家是脱不了干系的?端木瑶能原谅楚家?再者,端木瑶虽然被驱逐出西周皇族,可是她终究是西西周的公主。哥,就算哪天宁家不要我了,我也不会做出背叛宁家的事情,更不会交好宁家的敌人。道理是一样的!我们何必为讨好端木瑶,讨好天山,灭了自己的威风?”

宁承在一旁坐着,并没回答,宁静又继续说,“哥,薛皇后一事不如全推给楚家,宁家强硬一些,免得端木瑶以为咱们宁家真怕了她。如此一来,她多少也会有些忌惮。”

宁承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这看法他认可,不开罪天山和示好天山是两码事,他不想开罪天山,可是并不代表他会主动示好。

见宁承点头,宁静心中大喜,连忙又劝,“哥,有端木瑶在天山一日,咱们终究不会和天山有什么好交情,不如趁这个机会拉拢了唐门?一旦唐大少爷入赘云空商会,还愁恼要不到厉害的暗器?”

“唐离……”

宁承琢磨着,想说的话还未说出,宁静就猜到了他的意思,她又说,“哥,我调查过了,唐离和龙非夜私交极好,所以韩芸汐用的暗器都来自唐离。但是那只是私交而已,唐家和秦王府从来没有任何往来。唐离的婚事还是唐子晋做的主。”

“唐家和秦王府到底有无往来,也是你短短几日查得到的?”宁承冷冷反问。

“如果二者有交情,再加上唐离和龙非夜的私交,唐离为何要逃婚?唐子晋还有必要千万百计联姻苍家,交好天山?哥你别忘了,龙非夜可是天山剑宗老人的大弟子!”

宁承没说话,许久之后,宁静等不了,反问道,“哥,唐门和秦王府有无交情,想必你也调查过的吧?”

宁静知道,这是宁承最大的担忧,所以事发之后,他一定派人查过,而且,一定是没有结果的,否则他就不会还坐在这里听她废话。

宁静的脸还在疼,但是她毅然走到宁承面前去,一字一字认真说“哥,无论如何。唐离我是要定了!”

说完,她转身就要走,虽然心中忐忑,可是,一步一步却不曾犹豫,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即便拿云空商会众产业来威胁,也一定要自己决定自己的婚事。

当她走到门口的时候宁承总算开了口,他说,“约唐子晋,本王要亲自会一会他。”

终于有戏啦!

宁静大喜,却还是没表现出来,她认认真真地说,“好,我立马去办!”

出了大门之后,她才吐了口浊气。以她对大哥的了解,只要他约了唐子晋,基本是心中有决定的了。

摸了摸已经开始红肿的脸,宁静一点儿都不介意,她开心地笑了。

终身大事总算有了如愿的进展,她能不开心吗?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笑着笑着,脑海里就浮现出那天夜里,那个男人yu火焚身,欲罢不能的那张脸。

见鬼,她想他干什么吗呢?哼,唐离,长离,竟敢这么蒙她,等着!

宁承虽然说要亲自会一会唐子晋,但是,他的身份特殊,他只会乔装到场,名义上约见唐子晋只会是云空商会的其他高层。

很快,唐子晋就收到了消息,云空商会派人来解决宁静的事情,要唐子晋选定时间和会谈地点。

“派了什么人来?”茹姨问道。

“没说,应该不会是宁承。”唐子晋认真说,“此事,不宜拖延。苍邱子那边的人估计也快到了。”

茹姨冷笑不已,“姐夫,苍邱子最近没什么动静,如果我没料错,他还在观望事态。”

“怎么可能?这几日里他一定亲自过来。”唐子晋不相信。

“呵呵,宁静这臭丫头不愧是百里商会的执行会长,你猜猜她干了什么。”茹姨笑着说。

唐子晋不解,茹姨说,“她被唐离侮辱的事本就传得沸沸扬扬,这丫头花了一大把银子,只用两天的时间就控制住各方舆论,如今整个云空全都在唾骂唐离,全都嚷嚷着要唐离负责到底。”

一听这话,唐子晋就明白了,虽然非常厌恶宁静这个丫头,但是他还是很佩服她一个姑娘家能有这等手腕的。

她这样做不仅仅是在给唐门施压,也是在给苍邱子施压!天山历来都是正义的代表,道德的模范,面对这种事情,如果苍邱子在和宁静争唐离,必会落人话柄。怪不得苍邱子至今忽然没动静了。大风口上他不得不避着。

“甚好甚好!你看约在何处见面,妥当?”唐子晋问道。

茹姨笑了,“自是唐家。非夜也许久没回来了,这一回他要是来了,一定得留他几日,到他母亲坟上磕几个头。”

茹姨其实是料定了龙非夜一定会来,唐离的终身大事,当哥哥的他还是关心的。当然,茹姨更在意的是,龙非夜来了,韩芸汐就一定也会来。

总算有机会把韩芸汐引到唐门来了!

“好,你去安排。”唐子晋将此事交给了茹姨,茹姨很快就给云空商会回函,约在五日后,唐家见。

龙非夜一收到消息,就把信函丢给唐离,冷冷说,“你该滚回去了。”

“你不跟我一道?”唐离怯怯地问。

虽然父亲已经答应配合龙非夜应对宁家了,可是,他敢保证,龙非夜不跟他回去,他一定会挨打的,而是重打。

“你先回去,我和你嫂子随后就到。”龙非夜淡淡说。这几日一只有人在调查秦王府和唐门的交往,他再和唐离一道出行,嫌疑就太大了。

唐离想一下也明白这个道理,虽然不情愿,他还是点了头,“好……吧!”

临走之前,他问了龙非夜一句,“哥,当真要我入赘吗?这……”

虽然他知道这只是作假,可是,他终究过不了自己心中那一坎,“哥,怎么说也得宁静嫁过来才对!宁静她……她……”

这时候,韩芸汐进来了,笑着问,“她什么?”

“反正此事的真相他们心知肚明,心虚的是他们不是咱们,咱们坚持宁静嫁入唐门,他们能怎么样?”唐离认真地问。

“宁静嫁入唐门?”韩芸汐很不可思议,“你小子不会是被毒坏了脑袋吧?”

这家伙到底知不知道他是要去云空商会做卧底的呀!

“我的意思是,让她嫁到唐家来,婚后跟她去哪都行,反正必须是她嫁给我,不是我嫁给她!”唐离强调道。

宁静嫁过来,夫为一家之主,他便可好好使唤她,折磨她以报大仇;一旦他入赘,妻为一家之主,他怎么能压得过她?

“滚回去跟你爹商量。”龙非夜不耐烦了。

唐离除了默默地出门去,还能做什么呢?他这辈子最想不到的事情不是自己会被一个女人给下药了,而是他的龙哥会和父亲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思及此,唐离越发的痛恨宁静那个贱人!

他都已经走出别院大门了,却又折了回来,出现在韩芸汐面前,一脸严肃,“嫂子。”

看他的表情,韩芸汐背脊忍不住发凉,“干嘛?”

“你有药吗?”唐离认真问。

“你……有病?”韩芸汐狐疑地问。

唐离没好气地说,“合欢药!你有吗?给我来一瓶。”

韩芸汐嘴角抽搐着,不知道怎么回答。

唐离催促道,“不用合欢药也行,反正类似的,有多少给多少吧!”

韩芸汐没理睬唐离,缓缓转头朝一旁茶座上看去。

果然,龙非夜已经朝他们看过来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