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38章 夫妻的专业探讨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龙非夜关注韩芸汐和唐离的话题,韩芸汐就算真的有那种药,也绝对不敢拿出来呀!

随身携带那种药的女人,在龙非夜眼里铁定不是好东西。

韩芸汐摇了摇头,回答唐离,“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嫂子!”唐离扯着她的衣角,像是随时准备给她下跪。

韩芸汐打开他的手,低声说,“走吧走吧!你要那东西还不好办,有银子就买得到。”

“外头的铁定没你的厉害,嫂子你帮帮忙,帮我配一份出来,没解药的!”唐离认真说。

韩芸汐立马避开,一份不认识的他的样子,“我不会!”

“嫂子,你别装了。这种小事怎么难得倒你?”唐离认真说。

韩芸汐只觉得背后冰冷的目光都快把自己冻僵了,她巴不得毒哑唐离,“合欢药那东西似毒非毒, 似药非药,我真的不懂!而且,我也不会研究那种东西的。”

这种事情,她必须义正言辞地澄清。

唐离不死心,还想求,可是,当他第二次要拉韩芸汐的衣角时,一个茶杯便从他们背后飞了过来,幸好唐离的手躲着快,否则一定会被砸出伤来。

唐离刚要回头,谁知龙非夜已经面无表情地朝他走过来。唐离越看约觉得势头不对,他觉得他还是赶紧走比较妥当。

可惜,他还未动,龙非夜便一脚狠狠踹过来,直接将他踹到门外去。

不知道到底踹飞了多远,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这一回唐离是不会再折回来了。

龙非夜瞥了韩芸汐一眼,什么也没说,坐到去继续泡茶。

虽然韩芸汐很纳闷唐离那厮会不会真去买合欢药,但是,她是没胆子再去问的。

“你喝吗?”龙非夜问道。

“喝。”

韩芸汐坐回去,两人中间就隔着一方茶几,龙非夜像往常一样倒茶给她后没什么话,径自细细地品着。

韩芸汐却觉得气氛似乎有些不对劲了。

该死的唐离走都走了,折回来问那鬼东西做什么!活该他被宁静强了!

韩芸汐的心理何其强悍呀,可惜,龙非夜就是她的克星,他不出声便可以让她忐忑不安,患得患失。

坐了好一会儿,龙非夜都没出声,韩芸汐忐忑的心也总算安了下来。

“龙非夜,我们什么时候启程呢?”她开了口。唐门,她还是蛮想去的。

“明日吧,这里离唐门不远。”龙非夜答道。

“成。那我去瞧瞧顾大夫,顺便收拾收拾东西。”

韩芸汐起身便要走,她想,自己刚刚应该是想多了。这家伙完全没把唐离那事放心上。

谁知道,她还没到门口,龙非夜便问,“韩芸汐,你说合欢药似毒非毒,似药非药,什么意思?”

果然,她的直觉是不会错的!

她折回去,告诉自己要以面对患者的态度来面对龙非夜,以专业的心态来解释这个学术问题。

她认真答,“合欢之药,有三类。一类是药物,一类是毒物,还有一类介意药和毒之间,所以称之为似药非药,似毒非毒。”

“这三类有何区别。”龙非夜颇为虚心地问。

“药性和份量有区别,主要是在药性强弱的区别。药者,便是治病之用。毒者,便是害人之用,介于药和毒之间可治病亦可害人。”

韩芸汐答完这问,已经不敢再直视龙非夜的眼睛了。

说她脑子里没有想偏了,那绝对是作!

龙非夜一边点头,一边饶有兴致地品茶,也没再问下去,似乎问够了,韩芸汐垂直眼,无意识地喝着茶。心想,这家伙应该是到此为止了吧。

他了解那么多也没用,反正他又……用不上!

谁知,沉默了片刻,龙非夜忽然问了一句,“那何种有助兴之效?”

噗!

韩芸汐一大口茶水全喷了出来,正正喷在龙非夜脸上。这茶和口水已经没区别了,龙非夜竟也不嫌弃,拿来锦帕慢条斯理地擦拭。

她的脸已经全红了,就像红苹果,他倒是一点尴尬也没有,像是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还问她,“噎着没?”

“……没。”

韩芸汐算是看明白了,这家伙分明是变相地调戏她嘛!

可恶!

韩芸汐怒了。

龙非夜擦完脸,慢条斯理地擦起茶几,似乎也没问下去的意思,韩芸汐分明看到他嘴角有些弧度。

她恨恨地说,“殿下,这三类药皆可助兴,区别也不是非常大,一般情况是没必要区别的。”

龙非夜颇为吃惊,继续问,“有必要区别的是什么情况?”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韩芸汐答道。

“那你还清楚什么?”龙非夜接着问。

这家伙还咬着不放!

韩芸汐心一狠,反问,“殿下问这么多,作甚?”

“有用。”龙非夜答道。

“何用?”韩芸汐和他杠到底了。

龙非夜笑了,暧昧地问“你说呢?”

韩芸汐的脸又红了一圈,忽然不知道如何回答,她想她一定是疯了才会和这个男人讨论这种话题。

好,到此为止了。

“我走了!”她想逃。

龙非夜拉着她的手,将她拉到怀里去抱着,问得特认真。

这一回,他问的是,“韩芸汐,谁教你这些的?”

他居然……他居然……他问了那么多,真正目的居然是这个!

韩芸汐是真的想哭了,心里已经把挑起这话题的唐离的十八大祖宗问候了个遍。

“回答我!”

龙非夜光洁的下巴轻轻摩挲着她的脸颊,耳鬓厮磨,好不亲密,可是,他的声音却是低沉的。

“书里看来的!”韩芸汐如实回答。

“当真?”龙非夜的语气里透着威胁的气息。

韩芸汐发誓,她这辈子真真没见过这么能吃醋的,这么小心眼的,这么能计较的!

她推开他,认真地盯着他的眼睛看,反问道,“难道还能假?”

龙非夜又抱着她,似轻叹,许久才回答,“不许假。”

韩芸汐发现他的声音不一样了,有些温柔,有些无奈,像是叹息,却又像是警告。也不知道怎么的,她的心忽然就安静了下来,任由他抱着,任由他的大手轻轻抚拍着她的后背。

龙非夜,你在叹息什么呢?

龙非夜,你在无奈什么呢?

芸汐一只都好好的,乖乖的呢,芸汐,从未为难过你什么,不是吗?

翌日,韩芸汐和龙非夜便要启程去唐门了,龙非夜交待好手头上一些事情,便和韩芸汐去跟顾北月告别。

顾北月的腿伤已经慢慢在恢复了,一开始韩芸汐每天都来给他做针灸,然而,只做了三天,他就推辞了说自己会做。

韩芸汐不答应,他却以韩芸汐的针法不够精准为由拒了,韩芸汐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由着他了。

从药庐回来之后,他一只都在修养,除了偶尔坐轮椅在院子里透透气外,大部分时间都待在房中。

韩芸汐担心他会无聊,后来发现他能捧着一本医书过一整日。

他的腿只需要养着,除了针灸之外,并不需要太多护理,只要养足了百日,便可痊愈。

也不知道顾北月知不知道唐离的事情,总之他们并不会告诉顾北月他们要去唐门。毕竟龙非夜的身世必须保密。

韩芸汐并没有把顾北月当外人,也没想瞒他什么,只是,这是龙非夜的秘密,知道这件事的人越少越好。

要知道,这件事一旦不慎泄露,天宁皇族必会哪次大做文章的,中南都督府那边亦会有反叛之徒。

在这个世界里,血统是一件影响很大的事情。

他们直说他们要出趟远门。

“要去很久吗?”顾北月认真问,

韩芸汐还未回答,龙非夜便问,“有事?”

顾北月只是关心,龙非夜这么问,多伤人呀!

韩芸汐听着都不舒服,然而,顾北月却认真说,“在下这腿是殿下和王妃娘娘救的,在下若能站起身,必当同二位行个大礼。只怕百日之后,你二人若还未回来,在下回药鬼堂的日子就后延几日。”

韩芸汐虽然不喜欢顾北月这等客套,可是,听了这话,心头还是暖暖的。

“不会过百日的,我还想亲眼看着你站起来呢。”她认真说。

龙非夜没说什么,他们坐了一会儿便离开了。

两人刚出门呢,就见顾七少从迎面而来。

看到顾北月,心会安静下来;看到顾七少,人会精神起来。韩芸汐连忙招手,“老鬼,事情进展如何?”

龙非夜给了他十日的时间处理怜心夫人那件事,时间也差不多了。

顾七少原本无精打采的,见着韩芸汐立马就来精神,他打量了他俩一眼,笑着问,“你们……去哪?”

“出游。”龙非夜答道。

顾七少瞥了他一眼,那眼神分明是在说老子不是问你。

“毒丫头,你们要去哪玩?”他笑着问。

韩芸汐避而不答,认真问,“怜心妇人的事情,你都办妥了?”

“还没……”顾七少整个人瞬间暗淡。

“怎么回事?”龙非夜认真了。

“沐灵儿那边谈不妥,所以怜心夫人那边我还没动。”顾七少淡淡说。

“到底怎么回事?”龙非夜对此事还是很关注的。

谁知,顾七少幽幽地回了一句,“那臭丫头说要过来面谈。”

他说着,认真问韩芸汐,“毒丫头,你……没透露什么吧?”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