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41章 谈判的结果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在去医城这个问题上,欧阳宁诺心想,且让唐子晋一回也无妨。

于是,他避开了这个问题,“门主大人,在下不远千里而来,是来解决问题的。咱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若去医城把事情闹大,对云空商会和唐门都没好处,你说是吧?”

“不让!”龙非夜对唐子晋腹语,唐子晋便非常霸气地说,“去医城不过是想求一个真相,怎么就是把事情闹大了,莫非欧阳公子知道些什么?”

欧阳宁诺很意外,他都让步了,唐子晋居然还步步紧逼。

他来谈判之前,把能搜集到的唐门信息都了解了一遍,据他的了解,唐门向来低调,而唐子晋并不是一个爱生事端的人。

这时候,他也无暇多想了,无论如何,他得拦下唐子晋。

万一真去了医城,且不论什么结果,他回去就得先吃宁承一顿打。

他刚刚那样让步,唐子晋都不给面子,他现在该怎么让步,才能拦下唐子晋呢?

欧阳宁诺正琢磨着,唐子晋又听到一句腹语,“还不走?

唐子晋翻译了一下,说,“欧阳公子,马车已经备好了,请吧。”

欧阳宁诺已是骑虎难下,他让一大步给唐子晋,“门主大人,此事已闹得沸沸扬扬,医城未必会插手。你可有什么别的想法?不如我们详谈?”

唐子晋终于满意了,他正要开口,龙非夜的腹语又传来,他只能认真听完,复述出来,“犬子无礼在前,老夫哪敢有什么想法?百里商会有何打算,尽管说来。”

唐子晋琢磨着这话不像龙非夜的作风呀,只是,他多想也没用,他已经沦为一个传话筒。

欧阳宁诺只觉得这说话的风格有些熟悉,只是一时间也想不起怎么回事,他坐下来,假装喝茶,其实是在争取思考的时间。

唐子晋先威胁了他一把,又把主动权丢给他,真心狡诈呀!

这道理和砍价是一样的,唐子晋自己不亮出底牌,却一直在试探他的底线。

一杯茶还未喝完,唐子晋就催他了,其实是幕后的人在催呢,“欧阳公子,今儿个也没外人在,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这话好耳熟,这不就是欧阳宁诺一开始说的话吗?欧阳宁诺有种被自己的话打了脸的感觉,特别疼!

他很想坚持让唐离入赘,可是,如今的形势看,他知道一旦再提“入赘”二字,唐子晋就一定会去医城!

如果不提入赘,难不成要宁静嫁入唐门?

他倒是很希望把宁静这个贱丫头嫁到唐门来,一来他可以重新执掌云空商会,二来以宁静的能耐必定会在唐门有所作为的。

但是……宁静宁死也不会嫁过来的,那丫头的脾气一倔起来,就算宁承都拉不住,何况是他?

欧阳宁诺陷入了两难之境。

“欧阳公子?”唐子晋又催。

欧阳宁诺故作镇定地看了他一眼,好一会儿才开口,“门主大人,宁静为云空商会执行理事,你也是知道的。云空商会离不开她呀!”

言外之意,欧阳宁静不外嫁是因为执掌着云空商会,云空商会不能落入他人之手。

这时候,唐子晋又听到了一句腹语,“两个!”

这“两个”正是昨日韩芸汐说的“两个”,唐子晋这才知道腹语的人虽然是龙非夜,可是出主意的人却是韩芸汐。

幸好茹姨没有轻举妄动,这丫头的心计着实深不可测。

唐子晋很快就回神,笑对欧阳宁诺说,“欧阳公子的意思,老夫明白!只是,唐离是我唐门传人,唐门的将来,也离不开唐离呀!”

“这……”欧阳宁诺为难了。

唐子晋故作思索,半晌才说,“老夫倒有一计,不知欧阳公子意下如何?”

“门主大人请讲。”欧阳宁诺客气地说。

“女大当嫁,就让宁静嫁入我唐门。云空商会和唐门订份契约,将来他二人的长子,为唐门之孙,继承门主之位。次子属云空商会,继承理事之位。如何?”

“那他们二人……”欧阳宁诺试探着。

“只要生出二子,老夫也懒得不干涉他们的事了……”唐子晋一副无奈的样子。

欧阳宁诺琢磨着,越琢磨越觉得这办法妙!

只要当公公的唐子晋不刁难,不干涉,宁静嫁过来和唐离入赘似乎也没什么差别,她一样可以继续留在云空商会,以她的能耐,必定可以把唐离治得死死的,将来有了孩子,说不定还能利用孩子,掌控唐门呢?

眼前看来,宁静的损失不大,长远看来,好处不少呀!

欧阳宁诺思索着了很久,最后毅然决定答应唐子晋,他知道宁静很反感生孩子的事情,但是,这个办法宁承应该是会满意的。

事情是那个贱丫头自己惹出来的,总得让她吃点亏,她才会收敛!

“这,未尝不可!”欧阳宁诺笑道。

唐子晋心中大喜,如此一来唐家的面子不会丢,唐离也有机会到云空商会去了。

“来人,笔墨伺候!”唐子晋当机立断,生怕欧阳宁诺反悔。

很快,白纸黑字将婚前契约写了下来,唐子晋拿来唐门的大铜印,重重盖下,欧阳宁诺也拿出云空商会的大印章盖下。

契约一式两份,就这样决定了唐离和欧阳宁静的命运。

唐离看不到,但是听得到父亲卷纸的声音。明明知道这不过是一场戏,他不会真把欧阳宁静当妻子,更不会和她生孩子,可是,也不知道怎么的,他心里怪怪的,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恭喜,嘿嘿!”韩芸汐偷笑。

唐离张了张口,求她解哑毒,韩芸汐笑得特无害,“这毒的解药是时间,半个时辰自动解除。”

唐离连哭的力气都没了,忽然很庆幸自己要面对的是宁静,不是韩芸汐。他狐疑地看了看坐在一旁的龙非夜,之前一直不明白韩芸汐怎么制伏龙非夜的,如今却不明白龙非夜怎么收拾下这个女人的。

唐子晋和欧阳宁诺收好协议之后,开始了新一轮的谈判。

婚事都定了,还有什么好谈的呢?

当然是聘礼和嫁妆!

“门主大人,依在下看,婚礼宜早不宜迟,毕竟外头传言诸多,再耗下去,有损令公子的声誉。”欧阳宁诺说道。

韩芸汐正要借龙非夜腹语,唐夫人却突然开口,“那就请把欧阳宁静的生辰八字送来,本夫人算个吉日,派人上门提亲。”

“好!”欧阳宁诺爽快地答应了,又说,“宁静是我云空商会执行理事,位高权重,她的婚事断不可马虎。所以,云空商会拟从提亲之日起,大办流水宴至成婚之日。”

要如何设宴,这是女方的事情,欧阳宁诺并没有必要告知他们。他当场提出来,无疑是在暗示唐子晋,云空商会会有很大的排场,所以,他们去提亲带的聘礼,不能寒碜,若是寒碜了就会丢唐门的脸。

唐夫人贵为门主夫人,这种话还是听得明白的,她慵懒懒倾身到一旁,问婢女,“暴雨梨花针是不是在少主手中?”

“一直都在少主手中。”婢女如实回答。

唐夫人也没多说什么,就“嗯”了一声。

欧阳宁诺窃喜,他来之前,宁承交待过别的可以不要,暴雨梨花针不能少。

韩芸汐和唐离躲在后面,险些笑出声,暴雨梨花针确实在唐离手上,但是,已经在逃婚的路上被他用光了!

这事情,唐子晋可能不知道,但是唐夫人是最清楚的。

韩芸汐本就对唐夫人印象不错,如今越发的喜欢了,她说,“唐离,你娘真好。”

唐离说不出话,却一脸傲娇。

龙非夜在一旁看着,也不知道想什么呢,嘴角泛起一丝淡淡的伤感。

欧阳宁诺正等着唐夫人提嫁妆的事情,谁知道唐夫人却迟迟没开口,欧阳宁诺巴不得她不要提。

他起身来,“其他琐碎事务便交给喜婆处理,时候也不早了,在下就此告辞。”

唐子晋叹息道,“唉,唐离和天山苍家有婚约在前,发生这样的事情,唐门也只能负了苍家了。”

欧阳宁诺也跟着叹息,表示同情,却不发表意见,此事留给唐门自己和苍邱子去处理,云空商会才不去得罪苍邱子呢!

“告辞。”

欧阳宁诺急着走,谁知道,唐夫人忽然喊住,“且慢!”

欧阳宁诺忐忑了,生怕唐门还邀了天山的人来,谁知道唐夫人却说,“欧阳公子,云空商会也别给宁静那丫头准备什么嫁妆,我唐门养得起她,不缺她那么点东西。大婚那日,只要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便可,明白吗?”

韩芸汐和唐离齐齐捂住嘴,否则还真会笑出声的。

唐夫人太绝了,话说得这么霸气,以欧阳宁静的性子,还不得带足了嫁妆来给婆婆下马威?

韩芸汐忽然想起一句话来,“再好的娘亲都不会是一个好婆婆!”

欧阳宁诺整颗心都沉了,他知道,这场谈判。自己又输了,根本没有达到之前的任何预期。

他都开始怀疑起自己的谈判能力,难不成太久没有谈判,退步了?

也不知道宁承得知谈判结果会是什么反应,总之,韩芸汐他们从客堂后面走出来,心情都很好。

这件事,基本是成了!

韩芸汐正想和唐夫人说说话,这时候,一直没出声的茹姨开了口,她说……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