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42章 只对你负责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大家都开心着,茹姨却不冷不热提来了一句,“非夜,离儿的事情也告一段落了,你很久没有去祭拜你母亲了吧?”

一句话,瞬间让所有人都沉默。

韩芸汐只知道龙非夜的亲生父母都是唐门的人,这还是之前他们在毒宗禁地的时候,他告诉她的。其他的,她一无所知。

茹姨这句话触动了在场每个人心中的弦,大家,表情各异,各怀心思。

唐子晋眼底掠过一抹复杂,正要开口,龙非夜冷冷反问,“谁告诉你唐离的事情完了?”

“你这是什么语气?很好,你大了,翅膀硬了,茹姨管不了你也说不了你了。是吗?”茹姨气呼呼地问。

在韩芸汐这个女人出现之前,非夜对她,对唐子晋都是客客气气的,从未如此无礼过。

茹姨看似对龙非夜发飙,可目光却一而再瞥向韩芸汐。

韩芸汐早就习惯了,当初在毒宗禁地初见,她基本了解了茹姨是个什么人,概括为一句话那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

龙非夜直接不理睬,冷冷对唐离说,“打听打听苍邱子派什么人下山了,亲自过去他道歉。还有,马上把你和宁静的婚事公布出去,越快愉好!”

对于龙非夜的冷漠,茹姨倒是早已习惯,她心下冷笑着,相信自己刚刚那个问题,足以引起韩芸汐的好奇心。

非夜的生父生母,有太多太多不能说的秘密,她相信非夜再怎样宠这个女人,也不会鲁莽地告诉她关于他父母亲的事情。

女人善妒,善猜忌。

越是不知道的,就越怀疑,而一旦怀疑上不能说的秘密,误会就大了。

非夜这脾气,必定不喜欢盘根问底,纠缠不休的女人。

茹姨对于自己这句话的可以预见的效果,非常满意。

“对,尽快公布婚事,以防云空商会反悔。”唐子晋这会儿心思还全都是唐离的事情。

欧阳宁诺好忽悠,他背后的宁承和宁静都不是省油的灯,万一那份契约带回去,宁承反悔了,要亲自来谈,他们今日的努力便会白费,而且麻烦更大。所以,必须趁热打铁,在山下云空商会那帮人撤退之后,立马将婚事广而告之,将这件事真正做实掉。

“唐门主,这公告得你来发,你最好先把自己反省反省,再把儿子臭骂一顿,平息平息公愤。”韩芸汐淡淡说。

唐子晋连连点头,“对,王妃娘娘聪明。”

茹姨眼底掠过一抹担忧,她隐隐有种感觉,唐子晋似乎都被韩芸汐这个女人给蛊惑了。

“唐门主,这两件事的顺序不能乱得。得先把婚事告知天下,再让唐离去负荆请罪,如此一来,唐离也算多了云空商会一个靠山,苍邱子或许能手下留情些。”韩芸汐认真说。

她并非讨好唐子晋,而是打心眼里希望唐离能顺利渡过这一劫。

唐子晋对韩芸汐的友善是装的,可是,经历了这件事,他对这个女子多多少少还是有所改观的。他想,如果韩芸汐和影族的人没瓜葛,那该多好呀! 当日,唐子晋就以唐门门主的身份发出公告,先承认了子不教父子过,又痛心疾首地骂了唐离一顿,随后解释唐离之所以会干出这等糊涂事,本质上也是因为太过于喜欢和爱慕宁静了,接着他又义正言辞地表示唐离和天山苍家有婚约在身,发生这样的事情,最有愧于苍家。他甘愿接受苍家的任何惩罚,但一定要对宁静负责到底!

欧阳宁诺都还未回到云空商会,这公告就发出去了,一天的时间传遍整个云空大陆。

宁承收到消息的时候还在西京城里早朝,那冷峻的脸一下子全黑了,看得满朝文武心惊胆战,不知道这尊大佛怎么了。

一下朝,宁承便冷冷下令,“让宁诺不必回云空商会直接到这来!让他自己和宁静解释去!”

命令刚下完呢,便见宁静怒气冲冲地闯进来,将手中信函狠狠摔在桌上,“大哥,谁答应他们生孩子的让他自己给他们生去,反正我不生!”

她计划让唐离入赘,然后将人软禁起来的,宁诺倒好,非但没有谈成入赘的事情,居然还要她生孩子!宁诺怎么不去死一死呢?

如果宁承站在她面前,她非得抽他几巴掌不可!那家伙是不是太久没管事,脑袋坏掉了呀!这种条件都能答应下来?

“唐门已经把消息放出来了,你还想怎样?”宁承冷冷问。

虽然他对宁诺带回来的契约也非常不满意,但是,只要有一点他满意便可。他满意的是唐子晋没有答应入赘。

如果唐子晋答应入赘,他必对这件事起疑心。如今的情况看来,唐子晋和龙非夜应该如他们调查的那样,没有交情。

“消息放出来又怎样?”

宁静眼底掠过一抹精芒,“大哥,不如杀了唐离,嫁祸给苍家?日后小妹的婚事,还是你来做主。”

如果一定要生孩子,她宁可放弃这个机会也要杀掉唐离。

宁承看着自己的妹妹,嘴角泛起一抹幽冷的笑意,最毒妇人心,他喜欢。不过,这事已至此,他已经不打算放弃唐门这块大肥肉了。

他期待着暴雨梨花针!

“你未免太小看苍邱子此人。”宁承说着,挥了挥手示意宁静退下。

他慵懒懒地靠在椅子上,将双腿伸直放桌上,姿态慵懒而霸气。

“大哥!”宁静气得跺脚。

宁承看都不看她,“出去。”

“大哥,反正不管,这件事……”

宁静还未说完,宁承便冷冷警告,“从今日起,唐离要有半点散失,我全算你头上!族规处置!”

族规……

狄族的族规只有一条,违背族长者,驱逐出狄族。

宁静所做的一切,不正是为了一辈子留在狄族,效忠于狄族吗?一旦被逐出狄族,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宁静一个字都没有多说,她站了很久,最后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好,她接受婚契,但是,能不能生出儿子来,那就得看看唐离有多大的本事!

宁静走后,宁承才从发簪上抽出一枚金针来,饶有兴致地拿在手里把玩。可以肯定的是这枚金针是韩芸汐的,至于宁承从哪里弄来这枚金针,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唐门和云空商会的婚事传出去的第二日,唐子晋打听到了苍邱子本人并没有下天山。

虽然下山比上山容易多,但是,去年寒冬大雪封了不少路,至今积雪为花,苍邱子并没有冒险下山。他将婚事委托给了早就下山的端木瑶,并且表示端木瑶可全权代表苍家做决定。

“非夜,苍邱子和端木瑶如此明目张胆勾搭,莫非是在同你示威?”唐子晋认真问。

论资历,论武功,论声望,苍邱子都远不如剑宗老人,可是,他觊觎剑宗宗主之位已久。端木瑶又是剑宗老人最疼爱的弟子,一旦苍邱子和端木瑶勾搭上,大半的天山也就他们俩说的算了,龙非夜都跟他们抗衡不了。

唐离的婚事闹得沸沸扬扬,苍邱子公开让端木瑶代为处理此事,分明是故意要让龙非夜知晓他和端木瑶关系匪浅。

这,不是示威,难不成是炫耀?

龙非夜点了点头,问一旁的唐离。“端木瑶满十八了吗?”

“满了,早满了!”唐离认真问,“你……什么想法?”

坐在一旁的韩芸汐立马竖起耳朵来听,只可惜龙非夜并没有回答,而是淡淡道,“去请罪吧,小心点。苍邱子并非示威,是想借刀杀人。”

唐门发那样的公告,苍邱子再严惩唐离的话,必会被民众所责骂,说他没度量,不大气。如果他将这件事交给端木瑶,端木瑶即便是废了唐离,苍邱子也可以把责任推卸得一干二净。

“老夫一道去!”唐子晋紧张了。

唐夫人也站起来,“苍邱子这老贼太阴险了,我也去!”

“老夫去就够了,你又不会武功,你去作甚?”唐子晋不悦问道。

“我会暗器!”唐夫人理直气壮的,“把唐门最厉害的暗器带上,天山的人再多,咱也不怕!”

唐子晋还想拦,谁知道唐夫人一把挽住茹姨的手,“你也得去。免得他他们以为唐门无人,还欺负呢!”

茹姨似乎颇为忌惮唐夫人,只答了个“好”字,唐子晋虽然不乐意,也没再拦。韩芸汐看得出唐夫人是故意要拉茹姨离开,只是,她不明白唐夫人这么做的目的。

决定之下,唐离就脱光了上衣,捆了几条荆棘在背上,徒步下山往县城端木瑶住的客栈去。

有他们三老陪着,龙非夜和韩芸汐还是很放心唐离的。

目送走唐离他们后,韩芸汐挽住龙非夜的手,问说,“端木瑶满十八了,她的安危就跟你没任何关系了吧?”

“嗯。”龙非夜给了肯定的回答。

韩芸汐大喜,拉住他的双手让他看着自己,“龙非夜,从此以后……”

话还未说完呢,龙非夜便道,“本王只对你负责!”

他说着,似乎怕韩芸汐不相信,俯身下来重重在韩芸汐唇上印了一吻。

韩芸汐抿着嘴,想严肃一些,霸气一些地提要求,可是,最后说出来的却是,“再盖个章吧。”

“什么?”龙非夜不明白她什么意思。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