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44章 端木瑶废了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茹姨出大事了?

韩芸汐放下手来,可龙非夜却还是闭着眼睛,一副没有被吵醒的样子。

韩芸汐无声而笑,知道他没把事情放心上,也知道他方才至今一直都在装睡。

由着楚西风在外头喊,她也懒得理睬,她依偎在龙非夜怀里,仰头看他,见他原本光洁的下巴一夜间就长出细细密密的胡渣,特有男人味。从她这个角度看去,别样性感。

这胡渣有些扎手,但不疼,她轻轻抚着,饶有兴致地玩着,一开始他还无动于衷,可慢慢的喉结就滑动了,分明是在忍耐。

“痒吧!”韩芸汐扑哧笑出来。

龙非夜该说什么好呢?这个女人的胆子越来越大了,不似以前那么羞赧胆小,可是,她终究还是嫩得很呀!

她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在玩火!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面对她任何一个动作,他都极其敏感。

简直是要命,却偏偏无法自拔……

楚西风还在门外喊着,“殿下,王妃娘娘,你们在里头吗?茹姨那边出事了!出大事了!”

“殿下,你要在里头,应属下一声!”

楚西风明明亲眼见殿下回屋的,明明一直守在门口,寸步不离的。殿下和王妃娘娘必定还在屋里,怎么他喊这么大声都没反应呢?

要知道,之前他们在屋里,他只在门外喊一声,就会有回应了。

楚西风并不知道自己和赵嬷嬷曾经坏了两主子多少好事,更不知道,两主子早就今非昔比,不再收到他们的影响。

“难道出什么事了?” 楚西风越想越不对劲,险些破门而入。

幸好在破门的刹那,他回想起了在江南梅海被踹的那一脚。于是,他又默默地退了回去。他告诉自己,有秦王殿下在,不会出什么大事的。

然后, 他就这样默默地守着,心中偷偷地猜忌起两主子大白天的关在屋里做什么呢?干什么事情是不能暂停的?

楚西风笑着笑着,露出了一抹特暧昧的窃笑。但是,他很快就缓过神来。

茹姨出事了,他还没禀呢!

“茹姨把端木瑶打残了!殿下,王妃娘娘你们听到没?”

“主子,茹姨把端木瑶打残了!残了!”

这话一出,沉浸在温柔乡里的龙非夜瞬间就睁开眼睛,而韩芸汐亦是震惊至极,“怎么会这样?”

端木瑶被打残,韩芸汐该庆祝的,可是,这个时候她还是很理智地说了一句,“糟了!”

唐离是去道歉的呀,茹姨还嫌弃麻烦不够大吗?竟把人给打残掉?唐子晋那份公告算是白发了。

“怎么回事?”龙非夜冷冷问。

“属下也不清楚,刚刚收到飞鸽传书的消息,唐离他们在回来的路上。”楚西风如实禀告。

韩芸汐和龙非夜很快就洗漱,整理好出来。一开门韩芸汐便问,“什么叫做残了?”

楚西风还是摇头,“信里就只说把人打残了。”

“马上去问!”龙非夜不悦命令。

楚西风离开之后,韩芸汐见龙非夜那表情严肃的样子,故意装出酸溜溜的语气,“这么紧张?”

龙非夜立马认真起来,“唐离会很麻烦!”

“还有呢?”韩芸汐又酸溜溜的问。

这家伙自己那么爱吃醋,似乎不怎么喜欢别人吃醋。

她还不至于幼稚到真为这种事情都吃醋。只是,面对端木瑶的事情,她就幼稚,就是任性,就是喜欢看着这个冰冷冷,惜字如金的男人着急澄清,解释的模样。

唉,龙非夜呀龙非夜,我怎么没赶在端木瑶之前就认识你呢?如果在她之前认识你,绝不允许你有她这么个师妹!

“端木瑶怕是有备而来。”龙非夜还是很认真。

这下韩芸汐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你是说……她故意受伤的?”

龙非夜点了点头,苍邱子把端木瑶推出来应该是想借端木瑶之手狠狠惩罚唐离一笔,但是,端木瑶也不傻,与其抽唐离一顿,得罪云空商会那边,还倒不如做场戏,让自己被唐门的人重伤。

如此一来,唐门又得落人话柄了,而苍邱子就更有理由发难唐门,她也可以置身事外,不必担责任。

“好阴险。”

韩芸汐狐疑着,“茹姨用的是暗器?残手还是残脚了?”

什么暗器能把人打残了?

暗器要么用来下毒,要么就用来命中要害,用暗器打残了人,韩芸汐怎么都想象不出来。

龙非夜倒不关心端木瑶怎么个残法,他若有所思地说,“茹姨不至于如此鲁莽。”

面对韩芸汐的时候,茹姨的无理取闹明显是装出来的,她有多深的城府,龙非夜很清楚。

即便端木瑶有备而来,茹姨也不至于中圈套。

正说话间,楚西风送来了确切的消息,“殿下,端木瑶伤了丹田,茹姨的针命中她的丹田穴……事态非常严重。具体的情况,还得等门主他们回来才清楚。他们已经在路上了。”

龙非夜和韩芸汐面面相觑。

韩芸汐虽然不懂武学,但是也知道丹田是聚气之处,直接关系的内功的修炼。没有内功的武功,就只是表演用的花拳绣腿。

也不知道伤势如何,如果严重的话,端木瑶还真是……废了!

她已经失去了西周公主的身份,一旦武功废掉,如何在天山立足?

龙非夜的想法却和韩芸汐完全不一样,他压根就不关心端木瑶的前程,他只担心师父那边。

端木瑶即便废了武功,一样能在师父面前说得上话。

苍邱子之所以愿意和端木瑶勾搭在一起,也正是看中端木瑶在师父心中的份量。如果端木瑶伤得严重,师父怕是会插手此事了。

他还没上天山,天山就先有麻烦!

若非此事牵扯到唐门,唐门的麻烦最大,龙非夜都快怀疑茹姨是故意的了!因为,端木瑶不至于为这件事让自己最要命的丹田受伤。

事情的过程到底如何,还得等唐子晋他们回来才清楚。

当日晚上,唐子晋一行人就回来了。

询问之下,韩芸汐和龙非夜总算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了,唐离负荆请罪,端木瑶要刁难,双手就起了口舌之争。

端木瑶的嘴巴厉害,骂唐离骂得特难听,唐夫人听不下去,就先出手,于是双方打了起来。

茹姨似乎在路上已经被唐子晋骂过了,脸臭臭的,一言不发。

韩芸汐不会笨到去撞枪口,龙非夜则很直接,“你伤她哪里不好,非得伤她丹田?当年我师父之所以收她为徒,正是因为她小小年纪便可做到意守丹田,畅通八脉。”

剑宗老人疼爱端木瑶当然有别的原因,但是,端木瑶本身天赋是少不了的。

“她的剑都快刺到我脸上来了,我不动手,我等死吗?”茹姨没好气地回答。

她说完,所有人都沉默,龙非夜也没反驳。

安静了许久,茹姨似乎也冷静了,她看了看唐子晋,又看了看唐离,淡淡道,“我闯的祸我自己抗,剑宗老人怪罪下来,我自己去顶。”

剑宗老人和苍邱子一样,并不知道唐门和龙非夜的关系,这件事,无论如何龙非夜都无法出面说清。

“你自己去顶?你怎么顶?你怎么不干脆把端木瑶杀了,一命偿一命去?你把人家丹田伤了,你还人家丹田去?”唐子晋都快被气死了。

他说着,不忘冷冷看唐离一眼,巴不得用眼神将这个不肖子给杀了,一了百了。如果他当初乖乖听话,指不定现在他都能抱孙子了,不用烂头焦额地面对这一堆大麻烦。

天山和云空商会,哪一边都不是省油的灯呀。

茹姨被唐子晋一凶,无话可答。

“好了!事情都发生了,你再凶意茹有什么用?依我看,那个贱丫头就活该,谁让她那样骂唐离了?小小年纪嘴巴那么毒,她也不怕报应?”

唐夫人真难得会和茹姨站在同有立场上,她又对龙非夜说,“非夜,幸好你当年没答应和亲,要不你娘非得气活了不可!”

“够了!你懂什么?头发长见识短!”

唐子晋简直要疯了,他不想理睬屋内任何一个女人,他认真看着龙非夜,问说,“非夜,此事你看怎么办?”

“伤势如何?她说什么?”龙非夜问。

“都不是很清楚,茹姨用的是流星镖。端木瑶当场吐了好几口鲜血,她说……说这件事没完。老夫本想解释,可惜那臭丫头走得快,估计是去疗伤。”唐子晋如何回答。

“流星镖……”龙非夜喃喃自语着,又问,“距离多远?”

流星镖速度很快,所以形成的力道也又非常大,近距离攻击的话,后果确实不堪设想。

唐子晋比龙非夜还了解流星镖,当时现场很混乱,又事发突然,他没来得及看清楚,端木瑶就走了。

“十步左右。”茹姨低声插了一句。

龙非夜和唐子晋面面相觑,十步,这个距离的话,端木瑶还真会伤得不轻。

龙非夜沉默了片刻,淡淡说,“做好敌对天山的准备吧。还有,马上将此事报给云空商会,就说端木瑶出言不逊,侮辱宁静,唐门的人不慎伤了端木瑶。”

只能先争取到云空商会的支持,至于端木瑶那边会怎么发难,他们也只能等了。

茹姨不像是有意为之,端木瑶也不太可能冒这么大的风险算计唐门,韩芸汐一只盯着茹姨看,心想,难不成此事,真是意外?

这件事到底,到底是不是意外呢?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