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46章 他凭什么呀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寂静的山林里停着一辆马车,外行人看这马车只会觉得宽敞而已,而内行人却能一眼看出这车非寻常之物。

这是一两驷马之乘,也就是四匹马同驾一车,驷马之乘为帝王之乘,如此规格并非一般人可用。

马车的车身是名贵的金丝楠木所制,幽金迷人,富有灵气。即便是收藏家手里的金丝楠木饰品的质地都很难做到如此均匀,偏偏,这么一辆大马车做到了。

马车上倒没有什么巧夺天工的雕梁画栋,也没有任何主人身份的标识,只有些许简单条形雕刻,不落俗套,反显气质。

马车四面窗牖以非常精美的金色丝绸装裹,将车内的一切遮掩得严严实实,无形中散发出神秘气息,令人心生窥视的冲动。

马车有四轮,车轮大而厚实,避震极好。必须一提的是马车车身极大,足以同时容纳四五人都不觉拥挤。

和简洁的外饰一样,马车里的内饰也非常简洁,只是风格却迥然不同,奢侈得令人发指!

车内只有一张宽敞的暖塌,铺着的是非常珍稀天然紫狐裘。暖塌可坐可倚可躺,榻上左右两端放置两个金丝高枕,供倚躺作用;中间放有一金丝楠木小方桌,上头摆放有一套汝窑茶具。

暖塌前下方放着一个青铜火炉,取暖所用,造型精美,做工考究,燃烧时连烟都没有,更别说是炭灰。车内铺地的不是别的,正是一件虎皮地毯,奢华至极!

这,便是秦王殿下的专属座驾,无数女人梦寐以求之地,别说是坐上来,哪怕是能看一看车内,都足以令人此生无憾了。

此时,韩芸汐就坐在车里……生闷气!

她坐在暖塌右侧,依靠在高枕上,垂着眼看自己的双脚,不高兴全写脸上,一副生人勿扰的模样。

龙非夜端坐在左侧,缄默地看着她,眉头微拢,那深邃漆黑的眼睛透着些许无奈,些许宠溺,似笑,又似愁恼,总之,他不知道拿这个女人怎么办。

世间几乎没什么事情难得倒他,很多一时解决不了的,他心中皆有谋划,有把握。可是,他偏偏就搞不定这个女人。

比起哭,他更怕她闷不作声地生气。

韩芸汐确实是生气了。

她都不屑于问他会不会去救人,要知道,就在昨日他才答应她只对她负责的,今日他要敢提去救人的事半句,她不介意下毒毒他个四肢无力,然后丢醋缸里去泡个三天三夜!

让他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吃醋!

幸好,龙非夜一个字也没有提,他说,“我们,回尧水去吧?”

“你怎么跟你师父交待?”韩芸汐冷静地问。

这……是个大问题。

“先回去再说吧。”

面对端木瑶,龙非夜无需考虑;但是面对曾经疼爱他如父的师父,他必须考虑。

“信呢?”韩芸汐问。

龙非夜乖乖把剑宗老人的信函交给她,韩芸汐整理了一下,叫来楚西风,冷冷说,“寻无此人,退回!再送过来不许接!”

楚西风在外头一听,险些笑出来,亏王妃娘娘想得出来!飞鹰传书,确实会出现找不到人的情况。飞鹰又不会说话,原件送回去谁知道真相?基本都被判定为找不到收件人了。

反正这些年来,剑宗老人也极少联系殿下,飞鹰送个三四回没找到人,再正常不过了。

车内,龙非夜嘴角早就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他看着韩芸汐,忍不住想去揉了揉她漂亮的刘海。

他欣赏她的大聪明,对她的小聪明亦爱不释手。

手刚伸过去,韩芸汐就打开了,她也不跟他说话,只冷冷问车外的楚西风,“还不去?”

楚西风早就把信函接过去了,可是,他得等殿下发话呀。

别的事情王妃娘娘基本可以做主,天山的事情,特殊得很,他还是得以殿下的命令为准的。

“还愣着作甚?”龙非夜很快也出声了。

楚西风被凶了两回,却甘之如饴,“是,属下马上去办!”

楚西风跟着秦王殿下那么久,最了解端木瑶是什么人了,早巴不得殿下跟那种女人从此再无牵连。

楚西风一走,两人又陷入沉默,龙非夜一直看着韩芸汐,像是在等待什么。可是,过了半晌,韩芸汐居然没追究什么,只淡淡道,“回去吧。”

龙非夜微微一怔,看着她欲言又止,沉默了半晌,见韩芸汐没问他的意思,他便淡淡应了句“嗯”,随即叫来车夫启程。

这下,韩芸汐立马回头朝他看来,却见他绷着脸,看着窗外。

她眉头都锁成了川字,似乎想说什么,可是,最后却用力甩头,也看向窗外。

好一会儿,龙非夜瞥了一眼过来,见她无动于衷的样子,俊朗的眉头也忍不住蹙起。他垂着眼睑,径自泡起茶来,无声无息。

往常第一杯茶都是递给她的,如今,他自斟自饮。

车辘轱辘声渐起,打破了山林的寂静,却显得车内更加寂静。

暖塌中间隔着小茶桌,龙非夜靠着桌子,面无表情喝茶,韩芸汐又靠边坐,离得甚远。

就这样,一路沉默,竟足足沉默了一个早上。

车内的气氛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就连坐在外头的车夫都能感受到这股强大的低压,他小心翼翼地驾车,生怕不小心犯了错,沦为秦王殿下的出气筒。

中午已过,车到县城。

外头的热闹显得车内更加安静,这样的气氛令人浑身不自在。

车夫终是忍不住,低声,“殿下,要安排午膳吗?”

要知道秦王殿下从来都不舍得让王妃娘娘饿肚子的,出门远行就没有让王妃娘娘饿着的。到底是出了什么大事,让殿下把吃饭大事给忘了?

“想吃什么?”龙非夜淡淡问。

“随便。”韩芸汐答道。

龙非夜也没有再问,吩咐车夫说,“找个干净的地儿。”

然后,两人又陷入沉默了。

没多久,车夫伯伯找到了全县城最贵的一家酒楼,定了包厢,“殿下,安好了,二楼右手边第一间。店小二已经在那侯着了。”

龙非夜起身要下去,韩芸汐的视线总算落在他身上,她应该是故意要折腾他的,在他下车之后,才心平气和地开口,“龙非夜。”

若是平常,他会“嗯”一声,应她,帮她掀帘子,抱她下来。

可是,此时,他却只淡淡问,“什么事?”

见状,车夫伯伯都不知道该不该过来伺候了,原本该他伺候的活儿被秦王殿下抢了,如今秦王殿下不伺候了,他要不要赶紧把脚踏摆上呢?

车夫伯伯还在犹豫呢,韩芸汐却骤然怒声,“你就不打算跟我解释解释吗?你,上车!”

车夫伯伯吓得脸都青了,不是别王妃娘娘突如其来的怒火吓着,而是无法想象居然有人敢这么凶秦王殿下。

不不,这不止是凶,还是凶着下命令!

可是,车夫伯伯却看到秦王殿下站在车外头笑,明明前一刻还绷着一张千年不化的冰雪冷脸,这一刻竟抿着嘴,无声无息地……偷笑!

车夫伯伯忍不住往西边看去,太阳没打西边出来呀,秦王殿下这素怎么了,虽然很宠这个女人,可是,也不至于被凶了还会笑。

见秦王殿下很快回车上去,车夫伯伯摇了摇头,殿下和王妃娘娘的世界,外人懂不了。

他很自觉地“远处侯着”去了。

龙非夜上车后,早就收敛起嘴角的笑意,他淡淡问,“解释什么?”

他不说还好,一说这话,韩芸汐憋了一上午的怒火瞬间全爆发了。

“解释什么?”她不可思议地问,“所以你压根就觉得没有解释的必要?”

她怒了那么久,不高兴全写脸上给他看,他居然连一个字都不跟她解释,是不是她不问,他就会像以前一样,什么都不说了呢?

非得她逼着,追着,他才愿意说吗?

“凭什么?”韩芸汐气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下,龙非夜是真不懂,“什么……凭什么?”

“你师父凭什么要你去伺候她?她是你谁呀!她不是满十八岁了吗?你师父不会不知道她满十八岁了吧?”

韩芸汐字字句句质问,“凭什么这么使唤你,你欠她的吗?你是她爹他哥,还她丈夫?”

龙非夜不喜欢这话,却没有解释,反驳的机会,韩芸汐气呼呼地继续质问,“还是你以前都是这么照顾她的?习惯了?”

韩芸汐岂止是生气呀,简直是愤怒!暴怒!

她不是吃端木瑶的醋,她是接受不了剑宗老人这么使唤龙非夜去伺候端木瑶!

到底凭什么呀!

连着三个务必,绝对的命令!这算什么?

剑宗老人把那么骄傲,那么高高在上的龙非夜当作什么了?

龙非夜知道她生气,却没想到火气这么大,而且还是生师父的气。

他看着玩味地打量着韩芸汐,发现这个女人生气的样子,比认真的时候还好看。

“回答我!”韩芸汐怒声。

“韩芸汐,我还以为你会就这么算了。”他笑了。

“谁跟你算了!你想太多!”韩芸汐在气头上,压根没发现龙非夜的开心,他是这么介意她的介意与不介意。

“回答我!”她好凶,:“你师父什么意思呢?”

“他不知道本王有你了,过些日子上山,我带你去见他。”龙非夜淡淡说。

韩芸汐推开他的手,“所以,他想撮合你和端木瑶,以前就这么使唤过你?”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