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47章 师父也是可怜人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以前……

龙非夜这么回答,“我待在天山的时间不多,十八岁前,每年都去一趟,后来就不怎么去了,如今也有三四年没回去过。”

韩芸汐不说话,就眯着眼看他,龙非夜知道自己没回答到重点。

哄别的女人难不难他不知道,哄眼前这位,他知道忽悠不了的。

她要么不问,一旦问了,必是打破沙锅问到底。

“每次上山得了师父的指导,便闭关练功,出关之后立马下山。”龙非夜又道。

“你们不是一同上山,一同下山过,你不还送她回西周皇城去过?”韩芸汐恨恨地问。

她不是狭隘的人,可是,面对龙非夜,她就特别特别狭隘,特别特别小心眼。容不得一丁点儿污点。

这个男人必须完全属于她的!拒绝任何分享,不管是以前,还是以后。

龙非夜没回答,看着她,无奈而笑。

“笑什么!”韩芸汐生平第一次都快把自己气死了。

龙非夜没理她,大声对外头的车夫喊,“先去点菜,来盘醋溜白菜。”

韩芸汐恼羞成怒,一脚踹过去,“龙非夜,我没跟你开玩笑!”

“端木白烨的话,你还惦记着?”龙非夜哭笑不得,之前在西周的时候,端木白烨的挑拨他不是都已经解释清楚了?这个女人居然还会翻旧帐。

“那……那你师父之前是不是经常命令你去照顾她?你去了?”这绝对是韩芸汐最介意的事情了。

上一回端木瑶以剑宗老人的命令来找龙非夜,他二话不说就跟着走,足见剑宗老人在他心中的份量有多重。

就这一回剑宗老人那封信看,明显不是第一次这么命令龙非夜的。天晓得之前命令过多少回了。

龙非夜看着她,眼底有些复杂,没回答。

韩芸汐也看着他,等着,可是等了好久,他都不说话。她都顾不上生气了,心砰砰砰乱跳,秀眉紧紧锁着,很紧张。

“你回答我!”她越紧张就越凶。

“过去的事……”

龙非夜才刚开口,韩芸汐却突然捂住他的嘴,非常干脆地说,“行了!过去就过去了,我饿了,吃饭吧。”

女人心,海底针,这脸比小孩子的还像六月天,说变就变!

她正起身要下车,龙非夜却冷不丁从背后搂住她的腰,将她拥入怀中,“呵呵,不生气了?”

韩芸汐摇了摇头。

“为什么?”龙非夜饶有兴致地问。

谁知道,韩芸汐却说,“龙非夜,我怕!”

她转身认认真真看着他,“龙非夜,我怕,我怕再怎么努力都抹不掉你的过去,做不了你的唯一,你说,怎么办?”

她一直都是个不信天不信地的人,她只相信自己,再难的事,只要她想做,就一定能做到!

可是,他的过去,她却无可奈何。

他经历过的事,她参与不了;他对别人的疼爱,她阻止不了。

多么,无奈!

龙非夜心头微微一颤,禁不住将韩芸汐搂着得更紧,恨不得将她揉到自己身体里去。

这,该是他听过的最长情的告白了吧。

任由他紧紧搂着,她很坦白,“我介意……非常介意。龙非夜,我们该怎么办?”

面对的如果是别人,或许,她过得去这心里这道坎,毕竟她是那么洒脱的女人,可是,面对的是他,她说服不了自己去忽视,遗忘。

想来,会难受,特心堵。

他轻轻抚拍她的后背,淡淡道,“这么贪心?”

韩芸汐哀伤地回答,“是呀,可惜……贪心不了了。”

龙非夜又想笑,又心疼,就从来没见过这个女人如此失魂落魄的样子,他埋头在她耳畔,几乎是咬着她的耳朵,一字一字认真说,“韩芸汐,你记住了。本王这辈子就只有你一个女人,只伺候你一个,无论过去,还是将来,都只有你,没有第二个。”

说着,都要退开了,却又靠近,非常霸道地捧起她的脸来,狠狠地在她唇上印了一吻。这是他们专属的盖印契约方式。

韩芸汐整个世界都明亮了,她不在小心翼翼,几乎是瞬间满血,恢复了原本的洒脱不羁,敢爱敢恨。

她双手用力按住龙非夜的脸,开始追问起详情来,“之前你师父都命令你做什么了?”

“不记得了。”龙非夜说的是实话,这种事他怎么会记得?

“想一下。”韩芸汐心痒,不问清楚估计会睡不着了。

“跟那信里差不多吧。”

龙非夜实在不愿意想,确定他是真忘了,韩芸汐很满意,“忘了就好。”

听了这四字,龙非夜才恍然大悟这个女人给他设圈套呢,刚刚他要是真想起点什么来,估计后果会很严重。

“那你是怎么拒绝的?”韩芸汐继续问。

“阳奉阴违。”

他从来不会在师父面前违逆任何命令,但是私底下基本不会听命,正如师父让他照顾端木瑶到十八岁,他的照顾也只是保她不死而已。

“端木瑶不告状吗?”韩芸汐纳闷了。

龙非夜摇头,韩芸汐又问,“为什么?”

“不清楚。”龙非夜有些不耐烦了。

韩芸汐见好就收,不追究,她更关心的是另一件事,“剑宗老人为何那么疼爱端木瑶?不止因为她的天赋异禀吧?”

论天赋,论武功高低,龙非夜远远甩端木瑶一条街,剑宗老人应该更加疼爱龙非夜才是,怎么舍得使唤龙非夜去伺候端木瑶?

这里头,必有玄机。

很多事,龙非夜打断上天山再和韩芸汐慢慢说的,如今,她既已问了,他也没打算再瞒下去了。

都已经铁了心要带她上天山,也没什么好瞒的了。

“端木瑶的天赋和我已故的师母很像,师母……也曾是师父的弟子。”龙非夜颇为感慨,“她才是师父第一个弟子,只是这件事并不为人知。师父当年不收徒弟也是因为师母,我和端木瑶是一道上天山的,那日剑宗老人因为端木瑶,心情大好,连我也一并收入门下。”

韩芸汐非常意外,外界的说法一直都是龙非夜和端木瑶天赋异禀,被剑宗老人破格收入门下,没想到真相竟是这样。

如此说来,龙非夜当年入天山剑宗,还是托了端木瑶的福。

“这件事端木瑶自己都不知道,师父只告诉我一个人。此事关系到他老人家的声誉……”

龙非夜还未交待完,韩芸汐便道,“放心,绝对保密!”

云空大陆的风气虽然开化,可是师徒之类却为世俗所不容,剑宗老人那么德高望重的人,更不被允许做出这等伤风败俗之事。

此事一但传出去,别说剑宗老人,就是整个天山的声誉都会毁掉,到时候怕是没人敢送孩子上山拜师了。

“师母……死于真气逆行,走火入魔。”龙非夜淡淡说,“师母过世后,师父一夜间白了头,患了失心疯,前些年还可控制,这些年来时好时坏的。发起病来,连我都不认,就认端木瑶。”

韩芸汐震惊了,她知道关于天山,龙非夜一直有事瞒她,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事情。

据她了解,剑宗老人三十多年前一夜白头,是因为练功所致,没想到竟是因爱而伤,如此悲惨。

一夜白了三千黑发,心该伤成什么样子呀!

刹那间,韩芸汐对剑宗老人所有愤怒和抱怨全都散了,龙非夜不必解释,她都能明白剑宗老人为何要对端木瑶那么好。

“这件事,苍邱子可知晓?”韩芸汐认真问。

“师父对端木瑶好,他倒是怀疑过,但不知晓真相。”龙非夜淡淡说,“此事,唐子晋和唐离他们都不甚清楚,就只有你我,端木瑶知道,上了天山,你且当不知情。”

剑宗老人并非全疯,只是偶尔犯病而已,他曾经警告过他和端木瑶,不许将此时透露给任何人。

龙非夜之前多次让唐离上天山打探消息,打探的也只是一般的消息而已。剑宗老人身旁的人口风非常紧,这件事是打探不到的。

就是端木瑶也都只知道剑宗老人得了失心疯,至于为何会得失心疯,她也不知真相。

告诉韩芸汐,也算是破例了。

这些年来,且不说苍邱子,和天山其他人的动静,就说武林中逍遥城和女儿城一只蠢蠢欲动,各方势力都想争夺云空武林的统治权,剑宗老人是天山真正的支柱,一旦他出事,武林便会大乱!

要知道,武林大乱,后果不亚于一场国与国的大战争。

韩芸汐都明白了,认真说,“如此看来,我们这一回上天山,得好好应对应对苍邱子!”

武林中的势力蠢蠢欲动着,天山内部不能自己先乱了。

龙非夜揩了揩她的鼻子,笑道,“不劳你费心,到时候收敛点,别惹恼师父他老人家。”

“放心吧,我会让着他的!”韩芸汐一口答应了。

她知道到时候难免会遇到端木瑶的,只要端木瑶不要太过分,她不会计较那么多的。

韩芸汐没有低估端木瑶,而是低估了剑宗老人宠人的能耐,她到时候估计是要后悔的。

这些,龙非夜倒不放心上,他眼底闪烁过一抹复杂,今夏上天山,应对苍邱子是其次,重要的是他体内的封印,该解开了。

此事,该不该告诉韩芸汐呢?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