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48章 门口偶遇了谁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封印的事,说来话长,而且牵扯众多。

龙非夜在求药洞的深渊里迫不得已自行解除封印,虽然救了顾北月,却得了内伤,也这几日刚刚好。

这件事韩芸汐一无所知,至于顾北月有没有看出来,就不清楚了。不过,顾北月是聪明人,即便看出来,也未必会问。

龙非夜身上这个封印名曰噬情印,是当年他成为剑宗老人弟子两年后被施加是上的。

天山剑宗的剑法数不胜数,内功之法却只有一套,叫做梵天心法。但凡修行天山剑法者,都必须修炼梵天心法,而但凡修炼梵天心法者都必须接受封印,永久封印住体内不利于修行的不正之气。

当年龙非夜一入门,剑宗老人就对他施加封印,封住了体内不正之气,开始教他修炼内功。

龙非夜天赋极高,且勤奋有加,短短一年的时间便修满五成内功,刷新了天山剑宗的纪录。可是,有一天他和剑宗老人学剑法的时候,身上的封印忽然被突破了,一年修来的内功一泄千里,尽数消失。

剑宗老人大惊,继续对龙非夜施加封印,无奈,一年之后,封印还是被突破,龙非夜又白练了一年。

剑宗老人也弄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只能肯定龙非夜不适合练习梵天心法。

一旦无法练习梵天心法,就注定了无法练习剑法,换句说,龙非夜就没有留在天山剑宗的必要了。

好不容易成为剑宗老人的弟子,而是还是闭门弟子,唐意婉怎么可能错过这个机会呢?她私下还指望着儿子有朝一日能成为天山剑宗的继承人,执掌武林呢!

唐意婉和剑宗老人道出了龙非夜的身世,拿出了东秦皇族从未启用过的“噬情印”,恳请剑宗老人以噬情封印龙非夜。

噬情印是东秦皇族至宝,非内功无边者无法启动之,但凡受此封印者,可聚气成力,聚体内真气之外,所有不正之气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称之为噬情之力!

噬情之力为邪力,若不能掌控,轻则会走火入魔,重的话,至今也无人知晓。

但是,这股力量会一直被封印在噬情印之下,除非封印解除,否则永远无法使用这股力量。

剑宗老人当年在龙非夜身上施下这个封印,花了不少心思才给他留下三次可自行解除封印的机会,而且还是暂时解除。

自行解除是必须付出代价的,而且代价一次比一次大。

求药洞内那一次,是龙非夜第一次自行解除封印,不得不说,代价不小。

解封还需施封人。

这个世界上就只有剑宗老人可以破解龙非夜的噬情印,当初剑宗老人说了,除非龙非夜能够完全掌控噬情之力,否则他永远不会解封。

噬情印有一禁忌,被封印者需是童子之身,否则噬情印自毁,噬情之力也在三日之内消失殆尽。

上一回被苍邱子所伤之后,龙非夜的内功不仅仅恢复了,而且日益精进,他相信自己掌控得住噬情之力。

此次上天山,可不仅仅是兑现对韩芸汐的承诺那么简单。

在他的计划中,稳定了西部局势之后本就要上一趟天山。今年来剑宗老人频繁闭关,苍邱子将天山剑宗搞得乌烟瘴气的,而且今年来还多次派人调查剑宗老人起居,似乎怀疑了什么。

龙非夜也是时候插足天山的家务事了,应对苍邱子极其同党,他需要噬情之力!

此事,他该怎么和韩芸汐解释?可解释多少?

龙非夜正犹豫着,外头忽然传来车夫的声音,“殿下,王妃娘娘,请上楼用膳吧。”

车夫伯伯也算是个尽职的仆,他担忧着两位主子的胃,再这么耗下去,直接吃晚饭算了。

“下车吧。”

龙非夜没有再犹豫,他想终有一日,他会带这个女人去祭拜父皇和母妃的,到时候他会告诉她东秦的一切,告诉她那一段她不曾参与过的过去。

人家是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合,龙非夜和韩芸汐则是马车里吵架马车里合。

当韩芸汐在楼上包厢里看到桌上那盘色香味俱全的醋溜白菜,她险些笑出来,龙非夜倒是淡定得很,冷冷瞥了车夫伯伯一眼,没出声。

车夫伯伯全然不知道自己哪错了,不敢再问秦王殿下,小心翼翼地询问韩芸汐,“王妃娘娘,开始点菜吧?”

韩芸汐说,“不必了,把米饭送来便可,再来一壶茶。”

车夫更纳闷了,偷偷瞄秦王殿下一眼,见殿下没意见,他便照办去了。

就这样,韩芸汐和龙非夜在此县城里最贵的酒楼最贵的包厢里,吃了一顿白米饭配醋溜白菜,百思不得其解的车夫伯伯在门外偷看,发现秦王殿下都不怎么动筷,似乎不爱吃酸,可王妃娘娘却一只逼他吃,好几次把菜夹到他嘴巴里,他还是乖乖吃下去。

不得不说,看着这场景,车夫伯伯都快不认识秦王殿下了。

谁能想到,云空的最冷漠的王会这样宠妻无度,简直是任由她“摆布”了!

一顿醋溜白菜让韩芸汐忘了所有不愉快,回尧水的路上,她安安心心地窝在龙非夜怀里睡觉,一边修行储毒空间的第二阶。

几日后,他们抵达尧水别院的时候,却惊见端木瑶独自一人坐在别院大门口的台阶上,似乎专门坐那儿等他们回来。

她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她来做什么?

端木瑶穿着一件出尘不染的白纱长裙,裹着个大红色的小坎肩,整个人散发出一种无法形容的仙气。她坐在那里,抱着双膝,既楚楚动人,又楚楚可怜。任谁见了,都会驻足多看一眼。

龙非夜看了一眼,眼底闪过丝丝不耐烦,韩芸汐的脸又黑,怒目朝龙非夜看去,“她也知道这别院?”

龙非夜的别院遍天下,却不是人人都能知道的。

“必是有人透露,回头让楚西风查一查。”龙非夜冷冷说。

这下韩芸汐认真了,“难道……有内奸?”

知晓尧水别院所在,又会将消息透露给端木瑶者,会是谁呢?

“却北郊,差人把顾北月接过去。”龙非夜冷冷说。

龙非夜在北郊还有一座宅子,韩芸汐想就让端木瑶在这里好好等吧。

车夫正要掉头呢,背后却突然有人大喊,“韩芸汐,韩芸汐你在车里吗?”

“老伯,你家王妃娘娘在车里吧?”

这声音……好熟悉!

韩芸汐不用看都知道是沐灵儿,真心是麦芒掉进针眼里——凑巧了!

这臭丫头早不到晚不到,怎么偏偏就这个时候到,如果韩芸汐没记错,这已经不是沐灵儿第一次坏她的事了。

沐灵儿若不是韩芸汐的表妹,会是什么下场呢?悬……

韩芸汐往窗缝里看去,只见别院大门口端木瑶早站起来,朝这边过来了。

沐灵儿独自一人骑马,也是刚刚到。她见了龙非夜的大马车注意力就全在这里,至今还没注意到端木瑶站在大门口。

韩芸汐和龙非夜都没出声,车夫伯伯笑道,“灵儿小姐,殿下和王妃娘娘都不在车里,他们外出还未回来。”

“那顾……”沐灵儿险些把“顾七少”三字脱口而出,幸好及时刹住,“那顾北月呢?在吗?”

都不等车夫伯伯回答,她又问,“还有,药鬼老人也在吧?”

车夫伯伯急着想帮主子甩掉麻烦,连连点头,“都在都在的,你赶紧进去吧。老奴还有事呢,急着走。”

沐灵儿心急着要去找她日思夜想的七哥哥,一转头就惊见端木瑶站在那儿了。

端木瑶身影一掠,就到马车前来,笑道,“高伯,你这是要去接我师兄吗?”

“端木姑娘,你怎么在这?”

车夫高伯是最早见到端木瑶的,却故作震惊。他伺候秦王殿下多年,也算跟着殿下走南闯北过了,自是了解秦王殿下这位师妹。

“我找我师兄有急事,你要去接他,我跟你一块吧。”端木瑶说着,便要上马车。

高伯连忙拦下,“不是不是!殿下和王妃娘娘外出了,不在尧水,老奴赶着去……去看兽医呢,这四匹马都病了。”

沐灵儿好骗,端木瑶岂那么好忽悠,她看了看那四匹马,压根就没看出马有什么问题,她铁了心认为高伯就是去接人的。

若非师兄要用车,高伯是不会随便驾车出来的,要知道,这马车可是师兄最喜欢的座驾,从来不允许别人乱碰。

就连她,当了他那么多年师妹,和他一同坐过好几趟马车,也坐过不少秦王府的专车,就是不曾上过这一辆。

其实,她大可不必为难高伯,只要暗中跟着高伯走,一定能找到师兄,可是,她今日逮了这个机会,就不想错过了。

她想坐一坐这辆车,倚一倚他经常靠着的高枕,尝一尝他每日必喝的红茶,感受感受他的气息。

她已经太久太久没见过他了,思念他的样子,思念他的声音,思念得快疯掉。

“兽医在哪呢?”端木瑶认真问。

“在……这城南。”高伯随口说。

“我刚好也去城南,顺路送我一程吧。”

端木瑶又要上车,车夫连忙又拦,可是,端木瑶却不着痕迹推开他的手。见状,沐灵儿也想拦,端木瑶却忽然跃上车,一把掀起车帘。

这瞬间,她惊呆了,因为车内……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