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6章 紧张,关键时刻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为什么生血丹到手了,韩芸汐还不能开始排毒呢?

众人都诧异着,谁知,韩芸汐解释道,“我太累了,下午开始吧,以免出错。”

一路奔波,韩芸汐疲惫着,这帮人着急,她可不跟着急,自己的身子骨得顾着呀。

身为大夫对自己负责就是对患者负责,虽然说生血丹到手了,排毒对于她来说不过是个小手术,但是,毕竟是开刀的活儿,这过程中要有一个不小心,那后果就说不清了。

听她这一说,天徽皇帝眼底掠过了几分不悦,只是,忌惮着“以免出错”这四字,天徽皇帝也没多说什么点了点头就答应了。

韩芸汐在东宫偏房沉睡了一上午,除了龙非夜,所有人都没离开,虽然都心急,却也只能干等了她一上午。

下午醒来吃了一些点心后,韩芸汐终于回到院子里,顾北月已经做好一些准备等着她。

看不到龙非夜,韩芸汐眼底闪过一抹诧异,也无暇多想。

“韩芸汐,你现在精神了吧?”天徽皇帝高高在上问道。

“禀皇上,芸汐精神了不少。”韩芸汐欠着身,如实回答。

“那就好,你该知道如果出了什么差错……”天徽皇帝后面的话没说下去,但是,却比说下去更具有警告的震慑力。

“芸汐明白,”韩芸汐低着头,眼眸沉敛,很平静,既然天徽皇帝都这么说了,她自然也要提要求的,“皇上,臣妾治疗的时候,除了顾太医之外,不允许任何人在场。”

这话一出,皇后第一个不安了,冷声,“韩芸汐,你这是什么态度?”

侯在一旁的韩从安借机立马质疑,“秦王妃,难不成你的医治有什么见不得的阴谋,才要清场吗?又或者,太子腹中本就是个胎儿,你怕别人看见了?”

韩芸汐冷眼瞥过去,讥讽道,“要不,韩神医你来治吗?”

“你!”韩从安无话可答,转而对天徽皇帝道,“皇上,依草民看,这必定有蹊跷!”

顾北月知道韩芸汐的习惯,正要解释,韩芸汐却认真禀天徽皇帝,“皇上,这场治疗是非常耗神的活。你们在芸汐压力太大,无法专心,为了减少救治的风险,为了太子的安危着想,还请皇上理解。至于韩神医的怀疑,芸汐很早就说了,待太子腹中毒瘤化解出来,韩神医可以亲自来检验。”

韩芸汐一进入状态,专业肃然的一面就显现出来,虽然声音不大,却透出一股令人无法忽视的权威感。

还不等天徽皇帝回答,韩芸汐又认真说,“除此之外,芸汐还有一个要求,在芸汐治疗的过程中,希望能保证周围环境的安静和安全,排除不必要的干扰和意外。”

在场的都是这个帝国最尊贵的人物,可是,此时此刻,大夫是最大的!

虽然韩芸汐的态度让天徽皇帝很不舒服,但是,都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天徽皇帝只能答应她,且不说什么责任不责任的,出错本就是天徽皇帝所不乐意看到的,待治疗结束后他会立马令人检查现场,韩芸汐玩不出什么把戏的。

“好,朕答应你,希望你也别让朕失望,进去吧。”天徽皇帝冷冷道。

天徽皇帝都答应了,韩从安还能说什么,他愤恨地看着韩芸汐,期待着治疗后的检查。

“多谢皇上谅解,芸汐不会让你失望的。”韩芸汐还是很有自信的,毕竟搞定失血过多的问题,这场治疗就便简单了。

她这才平身,和顾北月要进屋,这个时候,皇后追了上去,拉着她的手,“芸汐,天墨就交给你了。”

韩芸汐正要开口,谁知,皇后却压低了声音,冷冷警告,“韩芸汐,你最好保证天墨平平安安的,否则,本宫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皇后说着,唇畔泛起一抹傲慢的笑,“当然,如果你治好了天墨,本宫和太后也亏待不了你。”

韩芸汐心下冷笑,眼下这个麻烦还不是皇后给她找的,什么亏待不了她才不稀罕,别再找她麻烦她就谢谢了。

韩芸汐没回答,眸光深深地看了皇后一眼,不着痕迹地推开她的手,立马就进屋,还亲自关上了门。

见状,皇后气得脸都黑了,好个韩芸汐,如果不是因为你是秦王正妃,本宫一个手指头就可以捏死你,你待会出来最好还能这么有底气,否则,本宫要你好看!

房门一关上,太后和皇后都没有离开,而是站在门外认真偷听着,希望能听到什么动静,皇后气愤归气愤,更多的还是紧张。

皇帝也没有走远,在院子里坐下,看着门前太后和皇后那鬼鬼祟祟,不成体统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厌烦。

“母后,过来坐吧。”他淡淡道。

太后这才过来,眼底全是担忧,“唉……哀家这心呀,就是忽上忽下的,不安啊!”

皇后正要附和,见皇帝眼中的不耐烦,只能作罢,陪着太后在一旁坐下。

等待时间,哪怕多一秒都觉得漫长,而屋内,忙碌着的韩芸汐却早忘记了时间。

她已经为龙天墨做了必须的几样检查,确定可以动刀之后马上用药做了麻醉。

这麻醉必须是全身的麻醉,一来,一会儿服下毒药会非常难受;二来,动刀的话,龙天墨也未必受得了;当然,最重要的是,她不希望龙天墨看到太多。

她解毒系统里自带的新型麻醉药物还是非常好用的,不一会儿,龙天墨就彻底晕迷过去了。

顾北月这才开始熬药,一大包毒药熬成了一小碗毒药汤,果然是毒药,味道特别诡异,连顾北月这种自小泡在药堆里长大的都受不了,幸好龙天墨昏迷了,否则要他喝药会是个大麻烦。

熬制好药后,顾北月亲自灌龙天墨喝。

韩芸汐走到药壶前,正要动手处理掉那些毒药药渣,却突然停住,迟疑了,这药渣的味道比她预想中的还要浓呀!

不管是藏在她的医疗包,还是藏在顾北月的出诊箱里,都有可能会闻出来的,到时候被搜出来就解释不清楚了。

怎么办?

韩芸汐回头看了顾北月一眼,见他的注意力都在龙天墨身上,她眼底闪过了一丝复杂,挪了位置,背对顾北月挡住了他的视线。

然而,韩芸汐并不知道,此时此刻,屋顶上有一双冰冷深邃的眼睛正盯着她瞧呢。

龙非夜一眼就看出韩芸汐的异样,也立马就怀疑到那药壶有问题,只是,非专业的他想不明白怎么回事。

难不成,韩芸汐瞒了顾北月什么呢?

此时,韩芸汐的手轻轻抓住那些药渣,看似在闻,然而,就在龙非夜分神的瞬间,韩芸汐手中的药渣居然全都凭空不见了。

龙非夜陡然蹙眉,立马又移开一片瓦让自己看得更清楚些,只见药壶里的药渣早已空空如也了,而韩芸汐转身去开顾北月的出诊箱取出了一包药来。

东西呢?

是他看走眼了,还是真凭空消失不见的?龙非夜百思不得其解。

把毒药药渣收入解毒系统是最安全的,闻都闻不到。

韩芸汐瞥了顾北月一眼,见他还在认真灌龙天墨毒药,她吐了口浊气,轻松了许多。

从顾北月出诊箱中取出了原先配制好的药材,这些药材正是她之前随意写的那个药方。

她把一整包药材放入药壶里,只添了一半的水,重新熬制,等她排毒完了,这些药也该成渣了。

到时候随便天徽皇帝和韩从安检验,她都不怕。

一碗毒药灌下去之后,韩芸汐的眸光变得好严肃起来,虽然说这个小手术很简单,但是,总是有风险的,而如今这一步,正是最关键的一步,也是最具风险的一步。

毒药下肚,开始化解龙天墨腹中的胎儿了,与其说是胎儿,韩芸汐更愿意将之称为“东西”,因为,那东西不过是有生命特征,或许都不具备人形。

如此想,也减少了她的面对生命的罪恶感。

韩芸汐非常坦然地掀起龙天墨的衣服,让他露出大肚子来。

虽然知道韩芸汐此时的身份是个大夫,但是见了她动作这么利索的一幕,顾北月还是有些咋舌的,不过更多的是佩服,这个女人没有其他女人的扭扭捏捏,她的行为很放肆,但是心是最坦荡的,做事干脆果断有魄力。

“顾太医,在我动刀之前,不许跟我说话,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打扰我!”韩芸汐的语气好认真。

毒药化解那东西需要一定的时间,这个时间的长短直接决定了韩芸汐动刀的时间。

早了,没办法把胎中胎全部化解掉,迟了,可能毒素就会开始危及五脏六腑,产生新麻烦,或者留下后遗症。

这些,都是韩芸汐不允许的,也是她担不起的。

要知道,外头那三位可不是好招惹的,还有一个韩从安等着揪她的小辫子呢。

这一步,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虽然顾北月不明白其中奥妙,但是他深知这一步的关键性,否则韩芸汐刚刚也不会和天徽皇帝提第二个要求了。

“好,你别太紧张。”顾北月说道,转身就远离,尽量减少干扰。

韩芸汐的视线落在龙天墨隆起的肚子上,眸光肃然而且专注,她马上启动了解毒系统的深层扫描功能,正扫描着龙天墨腹部的毒素,跟踪它们位移的动态,以及依据毒药的毒性变化,估算毒药对那东西的腐蚀化解进度。

此时此刻的韩芸汐聚精会神,整个人散发出一股不容打扰,不容靠近的严肃感来。

虽然解毒系统的深层扫描功能是智能计算的,但是,这需要她的意识配合,她的注意力必须达到百分百,否则,必定会影响扫描系统的计算产生误差,从而影响到动刀的时间。

顾北月远远地看着她,眼底却尽是惊艳,他最喜欢这个女人认真的样子。

谁知,就在这时候……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