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50章 有本事来抢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龙非夜向来不喜欢废话,更不喜欢跟无关紧要的人浪费时间。

即便端木瑶在剑宗老人面前有非常重的份量,在苍邱子那边也有不容小视的影响力,可是,龙非夜依旧没把她放在眼中。

他要插足天山事务,还不至于要看端木瑶的脸色,不需要她帮,也不怕她妨碍。

他原本想令人夺了那信函,直接离开,但是,见韩芸汐下车了,他也就没多说什么了。他径自在车内安安静静喝茶,拿出《七贵族志》继续琢磨。

韩芸汐喜欢玩,他便随她去,万一玩过了头,他自会替她收拾。

韩芸汐一下车,高伯就退下了。

端木瑶原以为龙非夜会下车的,见韩芸汐独自一人下车,她顿时好失落,她急急擦去脸上的泪水,不想让韩芸汐看到自己的狼狈。

可惜,泪水擦得掉,一身落魄和狼狈却不是轻易可以抹掉的。

韩芸汐都已经跳下车了,却又重新坐回去,慵懒懒倚在门框上,漫不经心把玩起马鞭。

她并没有正面“看”端木瑶,她斜着眼“打量”她。

韩芸汐的视线最先落在端木瑶脚下,然后往上慢慢瞧上去,接着再从她脸上往下慢慢看下来。这绝对是最标准的轻视动作,满满的不屑与鄙夷,让端木瑶看得非常刺眼。

端木瑶本就有些心虚,被韩芸汐这么一打量,顿时恼羞成怒,“韩芸汐,你看什么?”

“看死缠烂打的人长什么样子。”

韩芸汐说着,又上上下下打量了端木瑶一遍,“现在,看清楚了。”

“你!”

端木瑶气结,差点就动手了,但是,她终究还是忍了。

韩芸汐既敢下车来,她就一定要她后悔一辈子!

虽然师父不知道苍邱子和唐门的婚事,但是师父知道她受伤来找师兄疗伤的事情,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动手,一言一行也都不能理亏,不能留下把柄。

她得让韩芸汐理亏,她好去告状。

即便韩芸汐是师兄的正妃又怎么样,一旦给了师父坏印象,她就没戏!

要知道,师父那脾气,一旦不喜欢一个人,便会厌恶到底,绝无改观的可能。

端木瑶忽略了韩芸汐的羞辱,也忽略了她这个人,大声说,“师兄,难道你要违背师父的命令吗?你要是不想看这封信,我走便是!回头我把信带回去还给师父他老人家。”

也不知道龙非夜有没有听到这句话,此时他正慵懒懒倚在高枕上,翻看着《七贵族志》,看得颇为入神。

韩芸汐却怒了,她缓缓眯起了双眸盯着端木瑶,这个女人分明是拿剑宗老人威胁龙非夜嘛!

“谁说龙非夜不看这封信了?明明是你不给!端木姑娘,这大白天的说谎,你也不怕被雷劈?”韩芸汐冷冷质问。

又骂她!

端木瑶的怒气在五脏六腑里沸腾,巴不得破口大骂回去,可是,她为了去告状,为了不留下任何把柄,她还是忍了。

她暗暗深呼吸了一下,问道,“韩芸汐,你一个女人家的,有话就不能好好说吗?非得骂人?”

韩芸汐笑了,偏头问一旁的车夫,“本王妃骂人了吗?”

高伯立马摇头,韩芸汐又朝沐灵儿看去,还未开口,沐灵儿便屁颠屁颠跑过来,反问道,“韩芸汐,你骂的是人吗?”

韩芸汐非常满意,对高伯道,“呐,以后多跟灵儿姑娘学着点。”

车内,专注在传记中那个的龙非夜,嘴角无声无息泛起了一抹弧度……他终究还是关注着她的一言一行。

端木瑶气得差点就哭出来,她再也忍不住了,怒骂,“韩芸汐你才不是人!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和我师哥之间的事情,没你插手的份,你给本公主马上滚开!”

本公主?

不得不说,端木瑶这说话的气势,傲娇的表情,并没有大国公主范儿,反倒像是被小国家里那种被宠坏了的小公主。

无论是大公主还是小公主,她早就失去了尊贵的身份。

“如果本王妃没记错的话,你已经被驱逐出西周皇族,你勾结西周敌国的亲王,罪同叛国。端木瑶,你连做人最基本的原则都没有,做子女的基本责任也没有,你提“公主”二字,不脸红?”

韩芸汐认真教训道,“尊贵的身份既是荣耀,也是责任,不是拿来炫耀的,而是用来全力维护的!端木瑶,你要还是人的话,就赶紧去把你母后安葬了。”

韩芸汐骂端木瑶“不是人”,并非随便乱骂的!

这等低俗的脏话,她向来不会随便用。

薛皇后被劫持为人氏,后遇刺死在楚家军军营中,因为端木瑶不相信行刺一说,仗着天山的势力施压楚家和宁承,执意要调查。所以薛皇后的尸体至今都还搁放在楚家军营中,无法入殓安葬。

行刺的事情是龙非夜派人做的,站在龙非夜的立场上,这算不了什么,天下纷争,一将功成万骨枯,没有哪一场争夺,那一场权谋之斗不用牺牲,不会流血的。

但是,端木瑶是薛皇后的亲生女儿,站在她的立场上,薛皇后之死一事是极其悲惨的事情。她应当比任何人都急着找出真相,急着让她母亲入土为安。

可是,她不但有闲情逸致插手苍邱子和唐门的事情,还有时间在这里拦龙非夜的马车,争风吃醋!

韩芸汐骂她不是人,还真不是侮辱她。

端木瑶被戳中软肋,心像是被狠狠踹了一脚,特别疼。

她失去了最引以为豪的公主身份,失去来最疼爱她的母亲,她不能再失去师兄了?

她不笨,她很清楚师兄的野心,天山总有一天会是师兄的,师父已经老了,终究会退隐的。

如果她再失去师兄的话,她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我西周皇室的家务事不用你多管闲事!韩芸汐,当自己谁呀?我失去公主身份又怎么样?总比你强,区区一个世家嫡女,你有什么资格非议我的出身?”端木瑶怒问。

倘若有朝一日韩芸汐的身世曝光,端木瑶会做何感想?

韩芸汐才懒得评议端木瑶的身世,她冷冷笑道,“端木瑶,你的事本王妃一点兴趣都没有,本王妃只是想告诉你……好狗不挡道!滚开!”

简直是每一句都要骂她一回!

“韩芸汐你才是狗!”端木瑶怒不可遏。

“你滚不滚?”韩芸汐不耐烦了。

“师兄,你确定你不要这信函?师兄,我伤了,师父说让你帮我疗伤。”

端木瑶索性把信中内容说出来,她等着韩芸汐替龙非夜回答,只要韩芸汐一回答“不要”,她立马走人。

立马写信却告状,就说韩芸汐拦着师兄,说韩芸汐想置她于死地!

韩芸汐才没那么容易中圈套,她跳下马车,直逼到端木瑶面前来,“他当然要,给我!”

“师父说了一定要交到师兄本人手上,韩芸汐,你还没资格碰我师门的信件!”端木瑶冷冷说。

“我是龙非夜的正妃,我没资格,难道你有资格?你给不给?”韩芸汐的声音阴沉沉的,下了最后通牒。

“不给!”端木瑶脱口而出。

韩芸汐眼底掠过一抹狡黠,立马下令,“端木瑶私扣剑宗老人信函,来人,给本王妃抢来!”

端木瑶怔了,明明要算计韩芸汐的,怎么就被扣了个这么大的罪名?

端木瑶还未反驳你,楚西风就带了一帮人将周遭全包围起来,楚西风绝对的经验丰富,一句废话都没有,直接动手!

他一个人当然是打不过端木瑶的,但是他带来了跟在殿下身旁暗中保护的十名影卫,即便打不过端木瑶,要抢她手中的东西,绝对办得到!

加上楚西风,十一个影卫一起动手,端木瑶就算不想打,也得防呀!她很快就陷入混战中。

韩芸汐坐回马车去,她大可用暗针好好玩端木瑶一把,当年,她不会。她得防着端木瑶去跟剑宗老人告状。

虽然她不会刻意去讨好剑宗老人,但是,不能得罪,更不能落把柄在端木瑶手上。剑宗老人毕竟是龙非夜的师父,她讨厌看龙非夜为难的样子。

韩芸汐一边看着打斗,一边眯着眼也不知道琢磨着什么,这时,内车忽然递出一杯茶来。

车内的人没说话,韩芸汐也不语,无声而笑,接了茶,慢慢品。

秦王殿下亲手泡的茶,就是好喝。

端木瑶好不容易寻个了机会,分神看过来,正好瞧见这一幕,她忽然就忘了抵抗,停下了剑,愣愣地看着。

见状,楚西风眼疾手快扑过去抢信,端木瑶一惊,顺手就将信函往怀中塞入,她把一切都豁出去了,恨恨地看着韩芸汐,“就是不给!韩芸汐,你有本事来抢呀!”

见状,楚西风傻眼了!放那位置,该……怎么抢呀!

端木瑶吃定了楚西风他们不敢动她,能动她的就韩芸汐。

她十多年的剑术不是白练的,就是同时应对十一个影卫的情况下,韩芸汐也近不了她的身!

楚西风为难地看着韩芸汐,不知道怎么办。

韩芸汐慢条斯理地喝完茶,笑道,“灵儿,上!”

她那笑,可谓意味深长,就不知道沐灵儿看没看懂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