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51章 你若不仁,我必不义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也不知道沐灵儿懂不懂韩芸汐眼中那份“意味深长”,她回了韩芸汐一个特贼的笑,随即加入楚西风他们,大声说,“你们掩护我!”

“沐灵儿,这件事跟你没关系,你给我闪开!”端木瑶急了,她刚刚怎么就没意识到还有一个沐灵儿在你你?

“韩芸汐是我东家,她的事就是我的事!”

沐灵儿不仅理直气壮,还学着端木瑶刚刚盛气凌人的样子,说道,“端木瑶,本姑娘给你一个机会,乖乖把那份信交出来,否则……”

她没说下去,而是呵呵而笑,和韩芸汐刚刚的笑一样,意味深远。见状,韩芸汐放心了,她知道,沐灵儿懂的!

“多管闲事,找死!”

端木瑶提起长剑,刷了一个颇为漂亮的招式,直指沐灵儿,她看似无所畏惧,实际上心中非常紧张。

面对十一个影卫高手,再应对韩芸汐她游刃有余,可是,面对沐灵儿的话她心里就没底了。

“楚西风,还不上!”

沐灵儿话音一落,楚西风和十名影卫便全一起上前,围攻端木瑶。

端木瑶一边抵挡,一边怒斥,“你们几个大男人好意思,十一个欺负我一个女人?”

“你乖乖把东西交出来,保证没人愿意欺负你!”沐灵儿不屑地笑,她站在一边,还未动手,她在等机会。

端木瑶当然知道沐灵儿在等机会,所以,她得分神提防着沐灵儿,可是,她一分神,楚西风一帮人立马逼近,逼得她不得不全力以赴。

几次来回,端木瑶和楚西风为首的十一个影卫高手几乎持平,楚西风他们占不到便宜,端木瑶也逃脱不开。

端木瑶越来越担心沐灵儿会出手,她一剑狠狠挡开楚西风的剑,一个旋身,剑刃划了一圈,锋芒逼退一圈影卫,这才能喘口气说话。

她大喊,“师兄,我受了极重的内伤,你能帮我疗伤吗?师父这……”

她想说出信函中所有内容,她想说这信看不看都是一样的,师兄也没必要拿去了,她想给自己找一个台阶下。

可是,她的话还未说完,沐灵儿忽然飞身而来,速度极快。

端木瑶大惊,正要挡,楚西风和影卫便左右夹击过来,情况非常紧急,楚西风和影卫的攻击比沐灵儿的要危险多了,出于习武之人的警觉性,火石电闪之际端木瑶本能地选择了抵抗楚西风和影卫,放弃了防御沐灵儿。

谁知,沐灵儿一靠近她,并没有动武,而是揪住她的衣领,毫不犹豫地狠狠往下扯。

“嘶……”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所有人瞬间停住,包括端木瑶自己。

只见……只见她小红坎肩之下,白纱长裙被撕开一道长长的口子,藏在怀中的信函早就落地,里头的浅黄色裹胸都露了出来。

所有人都愣着,就只有韩芸汐和沐灵儿在笑,韩芸汐笑得慵懒闲适,沐灵儿笑得特甜特无害。

这姐妹俩还是很默契的。

“啊……”

端木瑶一缓过神来就尖叫大叫,双手捂住胸口慌得不知道是好,把小坎肩扣上,却只能包裹上面,下面破掉的一大片衣料根本遮不住。

她朝周遭看去,发现周遭全是男的,全都盯着她看呢!

“你们看什么!看什么呢?”

她恼羞成怒,疯了一样,怒吼,“不许看!统统给本公主转过身去!听到没有!”

双手也遮不住羞,她根本没有颜面待下去了!

她朝马车那看去,却见韩芸汐正不屑地看着她,而车帘紧闭,车内的人至今无动于衷。

委屈,辛酸,不甘,绝望全能化成眼泪,全涌上来,满出眼眶。

“师兄,你不仁,就休怪我不义!韩芸汐,沐灵儿,今日之仇,我端木瑶来日必当加倍奉还!”

她哽咽地大喊,说完狠狠将长剑收入鞘中,狼狈而走。

沐灵儿压根没把端木瑶的警告放心上,就记住了端木瑶的今日种种不要脸的言辞,她捡起信函来朝韩芸汐丢去,“给!我找……”

沐灵儿险些又说错话了,她吐了吐舌头露出,笑道,“我找药鬼大人去啦!”

韩芸汐拿了信,打开一看,果然和她猜的一样,剑宗老人这信里写的还是三个务必。

她掀起车帘来,见龙非夜竟然闲适地喝茶,《七贵族志》已经翻到最后一页,上头是关于风族的介绍。

她在外面卖力地帮他处理烂桃花,他倒好在车里那么清闲地喝茶看书。

不过这心态……韩芸汐是很难喜欢的!

她将信函递过去,“怎么办?”

端木瑶好打发,剑宗老人可不好打发,信都送到门口来了,再不接说不过去。

而且,端木瑶也把话带到了,她未必敢再来,但是,她一定会继续借剑宗老人给龙非夜施压,龙非夜要装作不知情,已是不可能的了。

怎么办?

剑宗老人她还真不敢得罪,她是没办法了。

龙非夜连碰那信函都不乐意,只瞥了一眼,淡淡道,“无用之物,还不丢了?”

“你有办法了?”韩芸汐大喜。

“丢了!”他有些不耐烦。

想想端木瑶把这东西藏胸口边上捂着,韩芸汐顿觉得恶心,连忙丢掉。

“回头我给师父写封信,就说我在求药洞求药,内伤未愈,爱莫能助。”龙非夜淡淡道。

“剑宗老前辈会信你吗?”韩芸汐很怀疑,在她的认知里,剑宗老前辈眼中就只有端木瑶一个弟子,根本没把龙非夜放心上了。

“会的,此事到此为止。”

龙非夜只告诉剑宗师父他受了内伤,师父还真未必会相信,但是,他告诉师父他破了噬情封印已致重伤的话,师父一定会相信的。

此事和端木瑶的事比起来,孰轻孰重,师父在没疯的情况下还是分得清的。

虽然端木瑶暂时上不了天山,但是,就师父在武林中的人脉,要找到一个能帮端木瑶疗伤的人并不难,并非非他不可!

有龙非夜这话,韩芸汐就放心了。进门之前,龙非夜低声吩咐了楚西风去调查内奸的事情。

“殿下,若有内奸,怕是唐门那边的人。”楚西风认真说。

他们并非住在药鬼堂,也并非住在王府,而是在尧水别院,这地方伺候的人都是影卫,少数婢女也都是精挑细选,绝对信得过的。

楚西风敢肯定问题绝对不会出在他们这边,唐门那不少人知晓尧水别院所在,倒有可能是那边的人把地址透露给端木瑶了。

“无论是哪边,本王要的是答案!”龙非夜冷冷说。

“属下明白!”楚西风立马领命而去。

韩芸汐和龙非夜当回到院子里,就看到沐灵儿满院子找人。

韩芸汐无奈得直摇头,沐灵儿这丫头就是笨呀!她不找顾七少,顾七少还得主动找她谈事呢,她干嘛这么心急?

不过,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似乎没什么理智可言了。

“药鬼老人呢?不是说他在这儿的吗?”沐灵儿急急问。

“可能……出去了,反正他会回来的,你要不……先去休息休息?”

韩芸汐不敢再透露其他信息,顾七少上一次都怀疑她了,她再不收敛,万一让顾七少知晓真相,她倒不会完蛋,但沐灵儿一定会完蛋的。

虽然沐灵儿骗了顾七少,可是,爱人之心没有罪,且让她骗着吧!她这样,何曾也不是骗着自己呢?

有些时候,骗着骗着,说不定就真了,就一辈子了。

看着沐灵儿,韩芸汐心中无线感慨,她知道,即便一辈子和药鬼老人相处,不揭穿他顾七少的身份,沐灵儿也愿意,也办得到。

沐灵儿还想追问,见韩芸汐使眼色,她立马明白韩芸汐的忌讳,淡淡道,“好,我等前辈回来便是。”

顾七少对付医城凌大长老的事情,龙非夜倒是不着急,毕竟他还没想对医城下手,如今他关注着的是宁承那边的动静。

原本在尧水别院一边疗伤修养,一边等楚天隐来投降,唐离的婚事不过是一场意外罢了。

和韩芸汐一起探望了顾北月之后,龙非夜又独自一人折回来。

顾北月泡好了茶,等着他呢。

“楚天隐可有消息?”龙非夜开门见山地问。

顾北月取出一张小字条来,“三天前送过来的,问了薛皇后的事情。”

龙非夜看了一眼,冷冷问,“怎么,他怀疑本王了?”

“只是探口风而已,楚天隐已有降意,本月内他会将行刺薛皇后的事……”顾北月说着,压低了声音,“推到宁承身上。”

“你如何肯定?”龙非夜有了兴趣。

他原本想利用薛皇后一事,让端木瑶和楚家对敌上,也算是以天山之力直接牵制了宁承,如果楚西风有诬陷宁承的意思,那就再好不过了。

顾北月淡淡笑了,“因为,这是在下给他出的主意。”

龙非夜颇为意外,却又觉此事在情理之中,他心下有些庆幸没有于顾北月为敌,否则,这个病弱的家伙极有可能成为他最强劲的敌人。

“你可暴露了……”

龙非夜话还未说完,顾北月便又道,“殿下放心,殿下知晓我影族身份一事,在下并未和楚天隐提及,他……也将永远不知晓。”

顾北月说出口的话,龙非夜还是信的。

“好,只要薛皇后一事搬出,本王接受他来降!”龙非夜冷冷说。

龙非夜正算计着宁承,而此时,宁承也正琢磨着怎么利用薛皇后的事情,避开天山的势力,算计龙非夜一把。

西京皇宫里,最高的阁楼上,他慵懒懒坐在栏杆上,嘴里叼着一枚细细的金针,也不知道琢磨着什么,一贯犀冷的目光竟有些游离……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