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52章 楚清歌来献计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高高的楼宇,可俯瞰整个西京城,宁承慵懒懒坐着在围栏上,对脚下繁华都城、万家灯火一点都不上心。

他嘴里叼着一枚金针,目光有些游离,像是想什么想出了神,此时的他并不像在百里商会,也不像在朝堂上那么冷酷老成,冷峻俊美的五官中透出了三分邪佞痞气来,懒散了不少。

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呢,嘴角缓缓勾起了一抹冷笑,似玩味,又似不屑,意味复杂。

对什么东西,或者什么人玩味,却又不屑呢?

只有他自己知晓吧。

“宁王殿下原来躲在这儿,让本宫好找。”楚清歌突然上楼来。

宁承瞥了一眼,没搭理,转头冷冷俯瞰皇城。

“宁王殿下,我兄长可来找你了?听说端木瑶失离开好些天了,至今未归。”楚清歌又问。端木瑶原本到楚家军军营里调查薛皇后之死,前不久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离开,至今都还未回来。因此,薛皇后的事情也就耽搁下来。

楚清歌一直关注着这件事,也多次想见楚天隐,给他出主意。只可惜楚天隐并不愿意见她。在楚天隐眼中,她就是个叛徒。她也懒得多解释,争辩。她知道自己对不起楚家,可是,楚家先对不起她的,不是吗?

楚天隐不搭理她,还有宁承呢!只要宁承点了头,楚天隐就得乖乖听话,楚家那二老至今关在牢房里,楚天隐又是大孝子,哪敢违逆宁承?

“怎么,你什么时候也关心起楚家军了?”宁承仍是俯瞰下方,嘴角噙着讥讽。

楚清歌一见到他,不是问龙非夜的消息,就是问韩芸汐的事,他已经烦透了。刚刚若非走神,没察觉到脚步声,他早就躲开了。

“楚家军?”

楚清歌慵懒懒凭栏而坐,一身金灿灿的太后盛装并没有遮掩她与生俱来的清高清冷,因为,时至今日,这个女人的心仍是高高在上的。

“本宫只关心宁王殿下,毕竟……本宫和宁王殿下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至于楚家军……那是我兄长的事情了。”

楚清歌慵懒懒起身,往宁承走近了一步,自嘲地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嘛。”

如果是以前,宁承还会瞧楚清歌一眼,拿她和韩芸汐比较比较,毕竟她们是喜欢龙非夜的女人,应该差不到哪里去的。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了解不到龙非夜,好歹也了解了解喜欢他的女人都是什么样的。而如今,宁承连看都懒得再看楚清歌,甚至排斥她的靠近。

他从来没琢磨过女人,着实想不明白,两个年纪相差不多的女人,怎么会相距那么远呢?

“宁王?”

楚清歌叫了一声,宁承才缓过神来,发现自己又走神了。

该死!

虽有些烦躁,但是他仍旧是面冷如冰,拉开和楚清歌的距离,质问,“废话少说,找本王什么事情?”

楚清歌就等他这句话呢,她开门见山地说,“如果我兄长应对不了端木瑶,不如让我来应对。”

“你?”宁承很意外。

“嗯!”楚清歌很自信地点头,“我也算陪着端木瑶一起长大的,一起练功一起读书,她什么性子,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楚清歌不说,宁承还真忽略了这一点。

女人永远比男人更加了解女人,所以,让女人来收拾女人,绝对比让男人来收拾女人来得容易。

“你有何妙计?” 宁承问道。

楚清歌笑着,示意宁承靠近,只可惜,宁承毫不客气地拒绝了,他说,“这里没别人,直接说。”

楚清歌嘴角泛起一抹自嘲,她想,她一定是太思念那个男人了,竟想在宁承身上寻找他的气息。

“只要将行刺薛皇后的事情嫁祸给韩芸汐,端木瑶一定会相信,而且,一定追究到底!”楚清歌说道。

她有多怨韩芸汐,端木瑶就有多恨韩芸汐,怨恨只会多不会少!而且,最关键的是端木瑶可以拿这件事到剑宗老人面前去告状。

如此一来,即便有龙非夜的袒护,韩芸汐的麻烦也不会小。她之前经常听端木瑶说过,龙非夜对剑宗老人敬重有加,从不违逆的。

好几次闺蜜之间谈及婚事,端木瑶都沾沾自喜,说她师父会替她做主,言外之意,剑宗老人有意撮合他们师兄妹了。

“宁王,只要你跟我兄长好好配合,拿出点证据来,端木瑶一定会相信。”

见宁承没回答,楚清歌又补充道,“本宫相信端木瑶不仅会相信,而且还会添油加醋,把韩芸汐这个罪名给做实了。让端木瑶和韩芸汐去斗,你和楚天隐只管看戏便便可。”

“这么肯定?”宁承有了兴趣。

他也一直关注着薛皇后的事情,虽然龙非夜至今没动静,但是,他很早就怀疑薛皇后遇刺一案跟龙非夜有关系。

与楚家宁家为敌者,除了西周也就龙非夜了,至于龙天墨那边,他根本没放心上。

西周皇族不会那么狠,杀皇后以挑拨楚家和天山,嫌疑最大的只有龙非夜。

楚天隐配合端木瑶在调查,他自己也派人在暗中调查着,可惜至今没什么证据。

“宁王,不妨……咱们赌一把?”楚清歌笑道,心下担忧着宁承会不答应。

谁知道,宁承非常爽快的点了头,“好,就这么办了!”

他立马命人去把楚天隐叫来,楚清歌窃喜,“那本宫不打扰你们了。”

楚清歌一转,整张脸就变得特狠绝。

宁承之前和她说好的,只要她背叛楚家,他就帮她对付韩芸汐,可是,三番五次下来,宁承都含糊其辞,甚至连如何对付韩芸汐,如何劫持韩芸汐的计划都没有。

她如今算是明白了,宁承压根就是哄她开心的。与其等着宁承动手,还不如她自己出主意,只要宁承配合便可。

这件事她表面上是帮楚家和宁家解决麻烦,实际上是要置于韩芸汐死地。

她相信,端木瑶一旦知晓韩芸汐是杀薛皇后的凶手,必定会将此事闹到剑宗老人面前去,凭剑宗老人对端木瑶的疼爱,龙非夜都护不了韩芸汐!

楚清歌一步一步下楼梯,郁结了一两年的心情总算好些了。她等着,她好不容易坐上天宁太后之位,可不只要取韩芸汐性命那么简单。

龙非夜,有朝一日,我楚清歌会有资格同你并肩而立的!

楚清歌离开没多久,楚天隐就到了。

不同意楚清歌的平起平坐,楚天隐一上来便单膝下跪,“参见宁王殿下。”

父亲和伯伯都在宁承手上,楚家军又是降军,楚天隐自从被宁承救回来之后,便摆出一副誓死效忠的姿态。

宁承仍旧靠坐在栏杆上,斜眼睥睨过去,并没有让他起,“这几日都不见你在军中,去哪了?”

“到尧水边界走了一圈,龙非夜驻军只三千。”楚天隐如实回答。

“其他兵力呢?”宁承总算认真起来。

“都在尧水以南,不过,三千驻军已经够了。尧水郡他是不会还给西周的。”楚天隐说道。

宁承冷笑,“废话!”

楚天隐的愤怒全藏在眼底,他低着头没出声。

“端木瑶回来了吗?”宁承又问。

“还没消息。薛皇后死因蹊跷,身上无伤无病,也无中毒迹象, 要她相信是行刺,不太容易。”楚天隐又说。

“此事你必要管了。”宁承这是命令,不是商量,他没给楚天隐任何余地,接着道,“这么多年了,可有影族的下落。”

“宁王,薛皇后的事情,你有主意了?”楚天隐试探道。

可惜,宁承直接忽略,“回答本王的问题。”

影族,影族只有顾北月了,顾北月是他唯一的希望呀!楚天隐怎么可能会把顾北月供出来?

他还指望着通过顾北月,借用龙非夜之力狠狠反咬宁承一口呢!

以他对宁承的了解,宁承永远都不会放了父亲和伯伯,楚家军只能一只屈居他宁家军之下,而幽族也只能屈居狄族之下。

他,不甘心!

从楚清歌和亲天宁开始,他和龙非夜赢拼,千方百计蛊惑天徽皇帝,替楚清歌牌好所有的路,父亲和伯伯甚至找来医城凌大长老,干出催生这等违背伦理之事,他们花了多少心思和时间,付出多少代价,为的就是脱离西周皇族,在云空大陆上有一立足之地。为的就是以天宁为据点,以光复西秦的名义,聚集天下豪杰,谋天下大权。

可是,他们所有的努力全都成就了宁承。换句话说,宁承是踩着他楚家驭箭手的尸体,登上摄政王之位。

他不服,更不甘心!

他很清楚以楚家如今的之力,已经无力再争夺什么了,他心中唯有一个念头便是复仇!

哪怕是昔日的劲敌龙非夜合作,他也要宁承拽下王座,狠狠踩在脚下。

当初,父亲和伯伯知晓宁家为昔日狄族宁家一事,并没有告知顾北月,也没有将顾北月的身世告知宁承。

他被龙非夜严刑拷打都没有出卖顾北月,如今更不会在宁承这里把顾北月卖了。

他看着宁承的眼睛,认认真真回答,“影族的人早就已经死绝了。”

一抹哀伤从宁承眼中一闪而过,他故作轻松,笑了笑,“真是可惜了。西秦皇族遗孤,你可有线索?”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