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53章 被师父警告了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幽族楚家掌握的唯一线索,便是凤羽胎记。

之前怀疑过韩芸汐,只可惜,苏小玉的调查结果否认了这条线索。

楚天隐自己已经死了找西秦皇族的心,但是,他也绝对不会将凤羽胎记的事情透露给任何人,尤其是宁承。

他楚家得不到了,宁承更别想得到!在过往的合作中,宁承一而再表达对西秦皇族的衷心,可是,在楚天隐看来,他也不过是个伪君子!

他和楚家一样,不过是想挟天子以令诸侯罢了!如今他当了天宁的摄政王,干的不正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事情吗?

该死的楚清歌和那襁褓之帝,全在宁承的掌控之下,天宁真正的主子,早就是宁承了。

“没有,如果有,楚家也不至于沦落到今日这地步。”楚天隐故作自嘲。

宁承高高在上打量他,方才至今谈了几件事,说了不少话,宁承到底信多少,怀疑多少?唯有他自己知道。

宁承审视了楚天隐半晌,才淡淡道,“你下去吧。”

“薛皇后的事……”楚天隐欲言又止,他不明白宁承为何突然不让他插手此事,难不成,宁承怀疑他什么了?

“薛皇后的事情你不必理会……”

“事关我楚家军,我岂能不理会?”楚天隐急了。

“放心,本王不会让楚家吃亏的。”宁承说着,挥了挥手让楚天隐退下。

楚天隐疑心更重,也不敢多言,只能先退下。

楚天隐一走,宁诺就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北方还春寒料峭着,他竟然还轻摇折扇,俨然就是个斯文贵公子。

实际上,他狼狈得要死。因为宁静四处找他,扬言要收拾他,他一到西京就一直躲在阁楼里不怎么敢露面。

“大哥,你猜猜端木瑶干什么去了。”宁诺神秘地问。

“说!”宁承很不耐烦,即便面对亲手足,他也永远那么高高在上,傲慢高贵。

长兄如父,何况,他还是一族之长,对待宁诺宁静还有宁贵妃宁安,他一直都像对待族中其他弟兄一样,一视同仁,没有例外。

“端木瑶跑去帮苍邱子对付唐门了,结果被唐门的人大伤。”

宁诺说到这,呵呵笑起来,宁承却冷着脸,沉声,“把话说完,可以吗?”

宁诺不敢再卖关子,连忙将唐离负荆请罪,茹姨不慎重伤端木瑶的事情详细禀出,宁承纳闷了,“端木瑶岂是那么容易伤的?”

“这就不得而知,唐子晋说茹姨之所以会动手,是因为端木瑶辱骂了宁静。”宁诺解释道,“他们想联合我们之力,反咬端木瑶一口,如此一来,也能压一压苍邱子。”

“这个节骨眼上,你还想招惹端木瑶?”宁承若有所思地问,总觉得唐门和天山的事情颇为怪异,他心下琢磨着此事龙非夜到底有没有牵扯其中。

“大哥的意思,回绝了他们?”宁诺其实可以自己做主的,他得来征询一下大哥的意见,否则宁静问起来,他又得担责任了。

宁承迟疑了片刻,认真说,“嗯,尽快确定婚期。告诉宁静,至少在唐门待一年,否则她永远别回云空商会!”

宁诺都可以想象出宁静听到这个命令后的反应了,“是!我这就派人去告诉她。”

宁承算计着薛皇后的事情,龙非夜和顾北月这边,也在算计此事。

顾北月一收到楚天隐的密函,立马告知龙非夜。

“宁承不让楚天隐插手,会不会是怀疑楚天隐了?”顾北月认真问。

“动作太慢了。”龙非夜冷冷说。

楚天隐想制造假证据,诬陷宁承是刺杀薛皇后的凶手,这是个不错的法子,只可惜他下手慢了。

“又或许宁承有其他办法应对端木瑶?”顾北月认真琢磨着。

龙非夜修长的手有一搭没一搭敲扣着桌子,沉默了半晌,忽然冷笑道,“告诉楚天隐,一切按原计划进行。不变应万变。”

顾北月不解,“殿下,如此一来,楚天隐这颗棋子极有可能会废掉。”

宁承已经让楚天隐不要干涉此事,楚天隐再伪造证据嫁祸宁承,这岂不明白着告诉宁承他是叛徒?

“让他自己想法子。本王说了,他要办得成此事,本王就不计前嫌,营救楚家二老。如果他能耐有限,本王也不收无用之人。”龙非夜冷冷说。

顾北月心下感慨,秦王殿下果然是狠绝之人呀!他就只给楚天隐一次机会,成败生死都在这件事上了。

“甚好!在下今夜便飞鹰传书告知他。”顾北月答应了下来。

宁承已有准备,龙非夜却要一切按计划进行。两人,到底谁先下手,谁能更胜一筹,想必,这几日里就会有结果了。

平静的云空西部,早就暗涛汹涌,这一回,不再是三股势力的较量,而是龙非夜和宁承的较量!

龙非夜刚踏出顾北月院子大门,却见韩芸汐和沐灵儿迎面走来。

“你……怎么会在这?”

韩芸汐立马不安起来。除了陪她来看顾北月的伤势,龙非夜就从来没有独自来过,他来做什么呀?不会刁难顾北月吧?

沐灵儿也纳闷,脱口而出,“秦王殿下,难不成你病了,来看病的?”

一听这话,韩芸汐更紧张,连忙上前,拉着龙非夜的手把脉,“你哪不舒服了?”

沐灵儿来了几日,都不见顾七少的人影,韩芸汐今日特意陪沐灵儿出门去散散心,也是刚回来,没见到龙非夜,就先过来瞧瞧顾北月的伤势了。

龙非夜嘴角有些抽搐,“没事,本王来瞧瞧古七刹是否在这儿,找他半天了。”

“他在吗?”沐灵儿大急。

龙非夜懒得理她,对韩芸汐说,“进去吗?我在这等你。”

韩芸汐看了看龙非夜,又看了看院子里,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是又说不上来。

“再进去喝杯茶嘛!”

她一拉龙非夜的手,龙非夜就没辙,只能跟进去。顾北月仍在院子里,将他们刚刚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见龙非夜被韩芸汐拽进来,他眼底掠过一抹笑意,温暖而宠溺。

爱惜一个人,看着她被人爱惜着,他便满足了。

有些爱是两个人的事情,是自私的。有些爱则是一个人的事情,是伟大的。顾北月便是后者。

“秦王殿下,王妃娘娘,灵儿姑娘。”他即便坐在轮椅上,都不失礼数。

龙非夜在一旁落座,和以往每一处一样径自泡茶,一言不发。沐灵儿没瞧见顾七少,无力地趴在石桌上,

韩芸汐早习惯了,认真询问和察看顾北月的伤势,顾北月本就大夫,她却不放心,非得定时来瞧瞧。

“伤筋动骨一百日,哪怕有生筋膏,还得掐着日子一天天算!”韩芸汐感慨道。

“到了夏天,便可恢复。”淡然的顾北月多少也有些激动,太久太久没有站起来了,“秦王殿下, 王妃娘娘,在下若站起来了,必先同你二人行拜谢之礼。”

龙非夜也不知道有没有在听,他没出声,韩芸汐笑道,“这么客气,上一回你还救了秦王的命,我们怎么谢你?”

顾北月无话可答,腼腆的样子竟让韩芸汐觉得有些可爱,龙非夜这时候才看过来,见顾北月这模样,心中无比鄙夷。

顾北月这个大骗子,他是疯了才会允许顾北月这么骗韩芸汐!

见龙非夜看过来,顾北月居然还使朝他眼色,龙非夜立马冷了脸,看向一旁去。

幸好韩芸汐没主意到这一幕,此时,她正琢磨着一件事。

她和龙非夜就要上天山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来得及见到顾北月站起来的那一刻。

其实,她还挺想带顾北月一起上天山的,指不定顾北月能治好剑宗老人的失心疯呢!

如此一来,端木瑶也不敢那么嚣张了。

离开顾北月的院子,沐灵儿又找到处她的七哥哥去。

韩芸汐低声道,“龙非夜,顾北月是可信之人。”

“所以?”龙非夜一听就知道韩芸汐有事跟他说。

“或许,他能医治好你师父的失心疯?”韩芸汐认真道。

“师父不会愿意的。”龙非夜淡淡道,他之前也想请医城的名医给师父医治,可惜都被拒绝了。

韩芸汐无奈地点了点头,“好吧……”

“疗伤的事,他老人家没再为难你吧?”韩芸汐可一直惦记着这件事。

“此事过去了,放心。”

龙非夜本就厌恶端木瑶那种手段,更不想多谈此事。

“嗯,不提啦!”

韩芸汐嘴上这么说,心上却还惦记着,她不怕端木瑶告状到剑宗老人那去,她还蛮想端木瑶斗一斗,她就不信了,剑宗老人还能是非不分?

没想到,三日后,韩芸汐竟真得跟端木瑶再斗一场了,因为,剑宗老人又给龙非夜写信了,并非指使龙非夜做什么,而是怒斥龙非夜纵容韩芸汐行凶,杀害端木瑶之母薛皇后!他警告龙非夜,如果端木瑶找韩芸汐复仇,龙非夜不许插手,让她们二人自己解决,如果龙非夜插手他便再也不认龙非夜这个徒弟。

看完信,韩芸汐都有些傻眼了,欲哭无泪,“殿下,杀薛皇后的……明明是你好不好!”

龙非夜眼底掠过丝丝复杂,“原来宁承走的是这步棋呀!卑鄙!”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