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55章 幸好你也喜欢我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端木瑶能赢吗?

白彦青似乎没听到君亦邪的问题,他一手执棋,一手捋着胡须,认真琢磨棋局。

君亦邪是多么狂佞,多么不可一世的人呀!在师父面前,却永远都乖乖的,像个大男孩。

见师父不回答,他纵使再好奇,也不敢再问第二句,只安安静静等着师父下子。

小师妹白玉乔在一旁看着君亦邪,也不知道怎么的,竟心生怜悯。再她看来,君亦邪对师父是绝对的服从,绝对的信任,可是,师父对师兄却各种隐瞒。

白玉乔不明白师父为何要瞒着师兄那么多事,她暗暗地为师兄感到不公平,但是,从来不敢透露什么。

背叛师父到底有多可怕,她比师兄清楚多了。

半晌,白彦青并没有下子,而是淡淡地说,“输和赢,那得看比什么,怎么比了。”

君亦邪大喜,连忙道,“就这一回,薛皇后的事!”

“输赢不在这些小事,在最后,等着吧。端木瑶会赢的。”白彦青说得云淡风轻的。

“最后?难不成,师父……早有安排?”君亦邪低声问。

在他看来,师父把让他插手韩芸汐和龙非夜的事情,并不是怕他惹麻烦,而是师父另有计划。

白彦青什么都没透露,问说,“等着吧,南都马场的缺口多久能补足?”

君亦邪郁闷了,师父每次都这样,说一半就转移话题,弄得他心痒痒的。

君亦邪迟迟没回答,白青彦不悦瞪了他一眼,他立马乖乖禀,“没个一年半载是补不足的,已经和云空商会的马商接洽,如果能同他们做成买卖,缺口就不会那么啊。”君亦邪如实回答。

“雪山植药一事,可启动了?”白彦青又问。

“还有些细则在商议,呵呵,宁静这个女人……难缠得紧!最近她在准备婚事,雪山的事情就耽误了。”

君亦邪这段时间也非常忙碌的。白彦青只是点头,并没有评议什么,继续下棋……

几日的时间,薛皇后的事闹得越来越大,韩芸汐和龙非夜这边却仍不为所动,既没有表明态度,也公开发表过任何意见。

如此一来,众人便更加好奇事情的真相了。

离端木瑶上门挑战还有两日的时间,韩芸汐正坐在院子里,看着一桌信函傻笑。

这一堆信都是写给她的。

有来自天安穆将军府的,有来自中南都督府的,有来自药鬼堂的,有来自医城、药城的,还有来自黑市的。

信函内容皆是表关心,提醒她要小心端木瑶,切勿和端木瑶硬碰硬。

来自医城的信是沈三长老写来的,信中说了,如果韩芸汐愿意,他可举荐云空大陆口碑最好的仵作,也可以亲自过来,辅佐验尸。

来自药城的信是药王老人亲自写来的,那个不关世事的老家伙居然也知晓此事,他在信中说了,如果韩芸汐愿意,可以将薛皇后尸体带到药庐去,他亲自辅佐验尸。

信中还稍上了求药洞那位糟老头的问候。

韩芸汐一直都知道自己人缘差,莫名其妙就会得罪人,莫名其妙就会招人恨,招人仇。

看着这一堆信,她忽然发现自己朋友还是蛮多的,她笑着对龙非夜道,“我的人缘……似乎还不错,这算朋友遍天下吗?”

“这叫人脉。”龙非夜淡淡说,连他都必须承认,韩芸汐这些年来在云空大陆积累的人脉,并不容小视。

“王妃娘娘人缘本就好……”

顾北月的话还未说完呢,一道黑影忽然飞掠而下,不是别人,正是顾七少!

他一身黑袍遮掩了全身,就只露出了一对玩世不恭的妖冶之眼,确切的说应该叫他古七刹吧。

古七刹一落地就冲到韩芸汐面前,可惜,还未靠近,龙非夜就伸出一脚,险些把他扳倒,幸好他及时后退了。

他着急着,顾不上和龙非夜计较,问道,“毒丫头,端木瑶要上门挑战,当真?”

韩芸汐没出声,缓缓转头朝屋内看去,顾北月径自微笑着,龙非夜喝着茶,只要古七刹远离韩芸汐,他懒得多管闲事。

“毒丫……”

古七刹还要问,沐灵儿却突然从屋内冲出来,惊呼,“药鬼大人!”

除了沐灵儿还心存幻想,在场的谁都知道古七刹这几日不在院中,就是故意躲避沐灵儿的!大家不动声色着,就等着看古七刹逃走。

可谁知道,古七刹没理睬沐灵儿,也没急着走,而是关切地问韩芸汐,“毒丫头,那事情是不是真的?”

见状,已经冲过来的沐灵儿戛然止步,她欣喜的表情僵在脸上,看着古七刹那心急如焚的样子,她怔住了。

该高兴他终于出现了,该高兴他没有见到她就马上走掉的。可是……可是为什么她的心会那么痛?

“真的!”

韩芸汐回答后,便起身将沐灵儿拉过来,质问古七刹,“这丫头等你好几天的,你老人家架子够大的呀!”

古七刹没理睬她们,朝龙非夜看去,“秦王,你真让毒丫头跟端木瑶那贱人单挑?”

龙非夜不屑回答,这件事还不必古七刹担心。

“等她来了再说,人都还没来呢,天知道她带什么证据来了!我不认,她能拿我怎么样?”韩芸汐解释后,又岔口话题,认真说,“灵儿找你商量沐家的事情呢!怜心夫人那边拖那么久了,你也该给答复了吧?你们俩好好谈一谈!还有,药王送的那套药籍,我给灵儿了,她不懂的地方,你好好教一教。你们俩将来可是要在药鬼堂挑大梁的!”

古七刹这才朝沐灵儿看去,沐灵儿心堵着,却什么都没表现出来,她立马装出一副崇拜的模样,对古七刹狗腿地笑,“药鬼老前辈,上一回在药鬼堂冒犯了,得罪之处,您老人家就看在王妃娘娘和殿下的面上,原谅我吧!”

这丫头上一回在药鬼堂开业之日,挑战他的事情,古七刹早就忘光了,他没说什么,点了点头,便径自在顾北月身旁坐下。

沐灵儿立马凑过来,恭恭敬敬地帮他倒茶,“老前辈请,小心烫。”

古七刹挑眉看了她一眼,阴阳怪气地说,“都快被你叫老了。”

“要不,我叫你师父吧?”沐灵儿连忙问。

这分明是要拜师的意思,古七刹端了一杯茶藏黑袍里喝,只当没听到。

谁知道,沐灵儿更绝,立马下跪,直接磕了个响头,“师父不反对的话,就请受徒儿一拜吧!”

古七刹刚到嘴边的茶全喷了,“老子没答应,起来!”

沐灵儿眨巴着那双大眼睛,一脸无辜,“可是,我都磕头了,怎么办?”

收下这么个徒弟,他还能有自由?指不定哪天就会被她发现真相了。

古七刹真心吓着了,认真说,“老子给你磕回去,成不?”

沐灵儿眼睛都湿了,却“哈哈”笑出声,“前辈真会开玩笑,前辈要是不愿意,那罢了便是。”

也不知道在场的有多少人注意到沐灵儿眼中的泪光,韩芸汐是注意到了。

看着这个倔强要强的丫头,韩芸汐的心特别疼。

或许是看到自己过往的影子,或许是因为那份血溶于水的亲情,或许就是因为投缘。

只是,韩芸汐知道,自己能帮的也就那么多,再帮下去只会弄巧成拙。

感情这种事情,本就双方心甘情愿的,她感动于沐灵儿的心甘情愿之余,总不能去逼迫,算计古七刹吧。

龙非夜递来一杯茶,打断了韩芸汐的思路。

她朝他看去,他忙着泡茶,并没留心他,这个角度看去,他的侧脸弧度是那样冰冷寒彻,散发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傲感。

三年多了,他其实还是三年前那个他,没多少变化。

韩芸汐心中感慨,“龙非夜,幸好,幸好你也喜欢我。”

沐灵儿都这么说了,古七刹怎么会不答应?他笑得特诡异,“罢了罢了!”

“那药王那套古医籍,前辈可否指点一二?”谁说沐灵儿死心了,她还继续努力着呢。

韩芸汐又心疼又想笑,古七刹的脸早就阴了,幸好蒙面遮着看不到。

“好了好了,你不懂就问,那么客气作甚?”

古七刹即便答应了,沐灵儿日后也未必能找到他请教。

“多谢前辈!”

沐灵儿还是很开心的,竟当场就拿出药籍来,而且还附带了一本厚厚的笔记本。

“前辈,这套书我都看完了,我不懂的全记下了,这第一本里就有一百来个地方不明白,今天就先问这些吧。”沐灵儿认真说。

古七刹还未开口,顾北月便淡淡道,“在下乏了,你们做。在下先告辞。”

顾北月刚走,龙非夜就站了起来,韩芸汐立马跟上,她笑道,“我们还有事,你们慢慢讨论。”

古七刹原本还想说点什么,这下却彻底沉默了。

就这样,接下来两日的时间里,沐灵儿一直缠着古七刹,非常虚心地请教,做笔记。

两日相处下来,古七刹竟打消了之前的怀疑念头,因为沐灵儿除了请教药籍的事情之外,并没有骚扰他什么。

或许他想多了,沐灵儿就只是好学而已,并没有发现他的秘密。

教一教这个小丫头也无妨,反正将来药鬼堂的事情全得这丫头张罗,他才不会死守着药鬼堂呢!

两日后的清晨,端木瑶还真的上门来挑战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