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56章 用一招打败她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一大清早,端木瑶就站在龙非夜的尧水别院大门口,大门周遭也围满了看客。

龙非夜这座别院位于县城闹市中,藏于深巷里,闹中取静,十分幽静。院落外墙非常低调并不引人注意,今日能引来这么多人,全都拜端木瑶所赐。

端木瑶不仅仅将这座宅邸的位置透露出去,而且还带了不少人混迹在围观的人群里。这帮人是来当传话筒的,今日韩芸汐只要不小心说错一句话,就立马会被添油加醋的传出去,传遍整个云空大陆,而且,端木瑶还特意交待了几个人专门负责往天山送消息。

她不仅仅要让剑宗师父厌恶韩芸汐,而且要天山所有人都对韩芸汐没有好感!她要逼着韩芸汐上不了天山!

在还不知道韩芸汐是杀母仇人之前,端木瑶就想尽办法要黑韩芸汐了,如今,可谓是不折手段。

此时,韩芸汐他们就站在别院最高的阁楼上。站在这里,看不到端木瑶的身影,但看到了不少围观者的身影。

龙非夜和韩芸汐站中间,一个黑衣劲装,冷峻的眉宇间英气逼人,一个粉紫罗裙,风华万千,气质无人能及。顾北月就在龙非夜左边,虽然坐在轮椅上,仍给人轩然霞举,英英玉立之感。古七刹站在韩芸汐右边,黑袍罩身,神秘莫测,沐灵儿站在古七刹身旁,红裙艳丽,灵气动人。楚西风站在龙非夜背后,三步之外五步之内,手按佩剑,毕恭毕敬。

这一行人在露台上这么一站,简直就是一道风景线,比满园春光还要美。只可惜,他们每个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尤其是龙非夜。向来喜静的他最憎恶门口那种打扰了。

韩芸汐观察着周遭的瓦顶、阁楼,见都空无一人,但是她知道,前来看戏的人一定不会少。毕竟这件事闹那么大,毕竟她和端木瑶的武力悬殊太大了,多的是来看她笑话的。

古七刹站在栏杆上,眸光幽幽,他说,“毒丫头,老子先去教训她一顿,挑断她手筋脚筋,你再出去跟她单挑!”

古七刹是来搞笑的吗?

可惜,在场除了沐灵儿之外,谁都没笑。还有半炷香的时间,就到了端木瑶说的挑战时间。

古七刹回头看来,“毒丫头,你不回答,老子就当你答应了?”

“你要我认罪吗?”韩芸汐白了他一眼。

“人本来就是你们杀的,认了就认了。秦王殿下还会怕西周皇室?”古七刹反问道。

古七刹是来找抽的吗?

龙非夜不知何时已经冷眼看过来,他没有直接动手,也没有动口,而是冷冷朝站在古七刹身旁的沐灵儿看去。

古七刹立马识相地闭嘴了。他忌惮着龙非夜眼中的威胁,却不知道龙非夜和韩芸汐认了这罪名,并不单单会得罪西周皇室那么简单。

天山的事情,端木瑶的靠山,古七刹并不怎么了解。

龙非夜和韩芸汐至今都没怎么提过这件事,不止古七刹,就是顾北月也不知道他们想如何应对。

时间很快就到了。

龙非夜自是陪着韩芸汐出去,古七刹和沐灵儿紧随其后,顾北月并没有跟,认真道,“王妃娘娘,在下行动不便,就不出去了,诸事,小心。”

“放心,小事而已。”韩芸汐笑道。

临走之前,龙非夜交待了一句,“楚西风,送顾大夫回屋休息。”

古七刹心下狐疑了,这不像顾北月的作风呀?龙非夜又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人情味了呢?他不在这几日,龙非夜和顾北月难不成发生了什么?急着走,古七刹也就没有多想了。

龙非夜怎么会有人情味?他这辈子估计就只有情人味了……

他之所以交待楚西风送顾北月,正是因为楚西风要帮着顾北月和楚天隐联系,这件事他表面上没帮韩芸汐什么,背后却早花了不少心思。

挑战的时间一到,门口便闹腾起来。

然而,这一回韩芸汐并没有给任何人非议她的机会,她非常准时地打开了别院正大门!

刚刚要闹腾起来的人们,像是被泼了冷水,瞬间全安静了下来。

端木瑶一见韩芸汐出来,立马愤怒地拔剑直指过来,“韩芸汐,我母后与你有何冤仇,能让你痛下杀手?今日我若不杀你,如何让我母后瞑目?”

她说着,甚至也顾不上跟在韩芸汐背后出来的龙非夜,直接持剑狠狠朝韩芸汐击来,“贱人,拿命来!”

眼看危险逼近,韩芸汐却表情淡定,岿然不动,她双臂环胸,大大方方站着,气场十足。 众人看得都忘了端木瑶的剑,只觉得这个女人身上似有女王风范,风华难藏,尊贵难掩。

见韩芸汐不躲,端木瑶眼底掠过一抹阴狠,她足尖轻点地,一个借力,人随剑走,剑快如飞箭,一时间无论是人还是剑,竟都幻化成影,速度快令人应接不暇,措手不及!

众人皆知端木瑶得剑宗老人真传,剑术精湛,却没想到会这么强。

电光火石之间,锋利剑刃已经触到了韩芸汐的心口。

完了!

这刹那,众人的脑海都一片空白,非常意外。大家都以为龙非夜会出手阻拦,可眼前这形势,怕是龙非夜也来不及拦了吧!

谁知道,奇迹竟突然发生了。

龙非夜没有出手,端木瑶自己就退了!明明可以要杀掉韩芸汐,她居然自己后退,一眨眼的功夫而已,她就退离韩芸汐十步之远。她甚至没有站稳摔坐在地上,随即喷出了一口黑血。

这……什么情况?

众人全傻眼了,就是古七刹和沐灵儿也目瞪口呆,龙非夜明明没出手呀,韩芸汐干了什么?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众人认真一看,这才发现韩芸汐嘴里叼着一枚金针,不似她平素用的医用金针,而像是暗器淬了毒的金针,散发着幽幽光泽。

内行人一看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韩芸汐真真的狡诈,也真真的勇敢。她任由端木瑶逼近,却用毒针威胁端木瑶。面对这个情况,端木瑶只有两种选择,要么两败俱伤,两人都死;要么就及时后退。

端木瑶刚刚如果没有后退,那么近的距离,韩芸汐嘴里的毒针势必会要了端木瑶的性命。而端木瑶一后退,爆发出来的剑气没有打出去,只会反击到自己身上,也就是自己被自己的功力反噬。

端木瑶没有两败俱伤的勇气和破例,慌忙之中想都没想就后退,都吐了黑血,她受的内伤可不轻呀。

实际上,端木瑶本就受了内伤,如今是伤上加伤,是为重伤!

如果刚刚算单挑开始的话,韩芸汐一招就把端木瑶给打败了,因为以端木瑶现在的能耐,基本是应对不了韩芸汐的梨花泪雨的。

众人渐渐明白之后,皆是傻眼。

怎么都没想到这两个女人的争斗会是这种结果,不都还没开始吗?怎么就结束了?

韩芸汐能不能别这么吓人呀?

韩芸汐叼着毒针,高高在上睥睨端木瑶,那份洒脱不羁,连男人都比不上。她的相貌是一等一的标志,可是,她的气质,她的风华更是无人能及。

古七刹和沐灵儿也看得目瞪口呆,没想到韩芸汐这么……这么……强悍!!

忽然人群里有人大喊,“韩芸汐耍赖,她使毒!太卑鄙了。”

韩芸汐眯着眼,循声看去,冷声,“谁说的?有种给本王妃站出来!”

这一厉呵,震慑得本就寂静的现场越发的寂静,偏偏就有人不怕死,真站了出来。

那是一位十四五岁的姑娘,衣着打扮上看不出来头,实际上她正是端木瑶的侍女。

“我说的!”小丫头神气傲娇,有几分端木瑶平素傲娇时的神韵。

“我和端木瑶的事,关你什么事,你谁呀?”韩芸汐冷冷问。

一句话直接把看似伶牙俐齿的小丫头堵得无话可说,半晌,她才回答,“我……我替端木姑娘鸣不平!不……不可以吗?你心虚呀?”

“怎么不公了?”韩芸汐耐心问,今日她没想到端木瑶动手,只想动口。端木瑶想黑她,她绝对不会给任何机会,更不会留任何把柄。

“你使毒了!你刚刚对端木姑娘下毒了!”小丫头理直气壮地说。

这什么逻辑?

韩芸汐笑了,“谁说不能使毒的?谁……”

这话还未说完,小丫头就急急插嘴,“毒术乃旁门左道,害人之术,为我正派人氏所不齿,更为医城所禁。你用这种邪门的东西对付端木姑娘,简直卑鄙无耻!”

韩芸汐生气了,问道,“明知道本王妃只会毒术,不会武功,堂堂天山剑宗老人的得意弟子,点名道姓,追到我家大门口来要单挑我,还不许我用毒术。这……是不是更加卑鄙无耻了?”

她气得都想笑了,朝跌坐在地上的端木瑶看去,冷哼,“端木瑶,输不起就别来!”

端木瑶被自己的剑气所噬,五脏六腑都在疼,任督二脉都堵着,刚刚才顺了口气,一听韩芸汐这话,气得一身真气险些逆流,走火入魔。

她用剑拄地,站起来,“我哪里输了?”

“所以,我用毒术和暗器是没问题的喽?”韩芸汐又问。

这……

内伤如何,端木瑶比谁都清楚,她现在的情况根本敌不过唐门的暗器。她至今都还没全缓过神来呢,她怎么就……怎么就伤成这样了呀?

“端木瑶,你是认输?还是继续?”韩芸汐冷冷问。

虽然她没有接受单挑,认罪的打算,但是端木瑶一上来就打,她就非分出个胜负来不可!

天上剑宗老人的弟子,了不起呀?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