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7章 干扰,是谁搞定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就在韩芸汐聚精会神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韩从安的声音,他在求天徽皇帝,声音还不小。

该死!

顾北月暗骂了一声,却不敢开门出去阻拦,生怕一开门外头的人都涌过来,给韩芸汐造成更大的影响。

屋外,韩从安一开始还是很期待治疗后的检查的,只是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紧张,他不能坐以待毙,万一韩芸汐买通了顾北月真在里头耍了什么花招呢?那他岂不完蛋了。

不管怎么样,就算有一点点可能性,他都绝对不允许。

他必须进去亲眼盯着韩芸汐的一举一动。

“皇上,让草民也进去瞧瞧吧!毕竟草民伺候了太子殿下那么多年,比顾太医还了解他的身体情况呀。”

天徽皇帝冷冷看着他,迟疑着。

“皇上,让草民进去,好歹也多个照应,看清楚秦王妃到底是怎么医治,怎么用药的,如此一来,比事后的检查更加保险,不是吗?”

韩从安这话说得够明白的了,天徽皇帝至今还对韩芸汐有所怀疑,一听这话,竟点了头,“你进去吧。”

韩从安大喜,“谢皇上,草民一定会看清楚的。”

韩从安一欢喜,声音又大了不少,顾北月是听得清清楚楚,而韩芸汐始终一动不动的,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

见韩从安过来了,顾北月心急如焚,进退两难,都不知道怎么办。

让韩从安来敲门,他拒绝;或者,他出门去阻拦,两种办法都会给韩芸汐造成极大的影响啊!

顾北月一贯平和的眉头都紧紧锁了起来,而此时,其实韩芸汐也听到外头的动静,只是她的抗干扰能力不错,直接忽视。

只是,谁也不能保证,待会韩从安过来敲门了,韩芸汐还能不能控制得住自己的注意力。

关键时刻啊,韩从安都到门口了。

顾北月决定豁出去了,一手按在门上,准备开门出去,韩芸汐似乎察觉到他这个动作,瞬间就走了神。她立马努力让自己回神,一窜窜豆大的汗水从额头冒出来,而她的后背早已湿透了。

可是,注意力无法集中了,再这么下去就要出错了,而且还会是大错!

怎么办?

岂料,就在这万分火急的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却响起,“皇上,你刚刚不是答应她,不许任何人打扰的吗?”

这声音是……秦王!

秦王就是秦王,这话一出,韩从安就戛然止步了。

顾北月听到这声音,高悬在半空中的心总算落下,按在门上的手也跟着落下,而韩芸汐更是松了一口气。

一如当初救少将军的时候,她被干扰得拿针的手都颤了,然而,一听到他的声音,立马就心安下来,只觉得全世界都安全了。

她双眸一眯,立马就进入状态,忘记了周遭的一切。

也不知道龙非夜在外头做了什么,那句话之后,就连在门边的顾北月都没有再听到半点声音。

门外,韩从安被堵了嘴,龙非夜就坐在门口台阶上,虽然坐得很低,可是,浑身散发出尊贵气息已经令人难以忽视,举手投足之间多了一份潇洒的痞味。

毕竟有承诺在前,天徽皇帝没多说话,眼底闪过丝丝复杂,他一直琢磨着龙非夜对这个正妃,到底什么态度呢?

向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他,此举,是为了太子的安危着想,还是为了韩芸汐不出错获罪呢?

屋内,还是一片寂静。

时间,在这份等待中慢了下来,渐渐地听得到龙天墨肚子里咕噜咕噜的声音,是毒药在化解胎中胎的骨骼。

这个声音,由小到大,随后又渐渐便小,渐渐消失,随着声音的消失,一室的气氛也紧张到了极点。

突然,韩芸汐眸光一亮,低声,“生血丹准备!”

成了!

顾北月笑了开来,立马准备生血丹,随时配合韩芸汐给龙天墨服用。

韩芸汐又等了片刻,听到扫描系统“叮”一声提醒,她紧绷的神经一下子就松了下来。

时间,到了!

活动了一下双手,韩芸汐立马开始动刀,动作老练利索,而且非常漂亮。

锋利的刀刃在龙天墨腹上划出一道两寸长刀口,一开始流出来鲜红的血液,但是,随着韩芸汐开始施针,流出来的血就变成黑色的。

韩芸汐一边寻穴施针,一边观察流血量,很快,整个床铺都染红了。

她始终低着头,表情专注,专业,虽然是自己最拿手的技能,但是她从来不掉以轻心,“顾太医,用药!”

顾北月配合得很好,生血丹果然是神奇之物,龙天墨的惨白的脸色渐渐转变,居然红润了起来。

韩芸汐抬眼看了一眼,又把了脉象,非常满意,继续埋头寻穴施针。

虽然这个过程很漫长,但是,危险系数已经降到最低了。

终于,半个半时辰后,龙天墨体内所有毒素全都被清除出来,甚至都不用后续用药。

韩芸汐用了一些消炎、粘合生肉的药物,小心翼翼将刀口包扎好,最后,小心翼翼替龙天墨整理好衣衫,总算是完全搞定了。

韩芸汐一转头,就“呼……”得吐了一口长长的浊气,精神一放松,随之而来的就是疲惫,几天积累下来的疲惫,还有刚刚那一个多时辰造成的疲惫,全都爆发了。

然而,她还是坚持着,把脉,察看脸色,最后确定无误之后,才在一旁坐下,淡淡道,“顾太医,去开门吧。”

顾北月眼底隐着一抹心疼,并没有马上去开门,而是倒来一杯温水让韩芸汐喝,随后又从出诊箱里取了几片人参,柔声道,“含在嘴里,你先歇一会儿,不急。”

韩芸汐接过人参一含到嘴中就知道这东西价值不菲了,没有千年也得五百年吧,一小片就值千金,他竟一次给了三大片。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太疲惫出现了幻觉,她看着顾北月只觉得他周身萦绕着一圈淡淡的金芒,好像个温柔的大天使。

见韩芸汐的脸上好些了,顾北月才去开门。

天徽皇帝等人都在院子里焦急地等,一见房门打开,皇后第一个箭步过来,“太子怎么样了?”

顾北月微笑地回禀,“恭喜皇上,太后,皇后娘娘。治疗很成功,太子殿下没事了!”

“当真?”天徽皇帝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没站稳还险些跌了,这个动作完全暴露了他的紧张。

太后也跟着起身,喜出望外,不可思议,“真的吗?真的吗?”

“治疗非常顺利,殿下腹中毒瘤已经化解,毒素全都排出来了!”顾北月如实回答。

“快……快进去瞧瞧!”

皇后那叫一个高兴,第一个往里头走,见她那着急样,顾北月连忙劝,“皇后娘娘,你慢点,小心摔着。”

“慢不得,都那么多年了,本宫做梦也想着这一天啊!本宫就知道天墨不会有事的!”

“皇帝,哀家就说了一定是韩从安误诊,天墨怎么会得那种怪病呢?”太后也惊喜地说道。

两个女人都欣喜得都忘了自己的身份,一边说一边快步往里头冲,天徽皇帝也顾不上那么多,箭步入屋。

只有韩从安目瞪口呆,跌坐在地上,或许是太过震惊,嘴巴张太大了,堵嘴的破布都从他嘴里掉了下来。

唯一冷静的就只有龙非夜了吧,他瞥了还在门口的顾北月一眼,转身就走了。

屋内,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透着污水般的腐臭味,韩芸汐的东西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只留下煎药的药壶和一床单的污血。

龙天墨安安静静躺在榻上,原本大大隆出的腹部基本消下去了,只留下因为皮肤松弛而产生的一圈赘肉,缠了一圈白纱也看不太出来。

不得不说,这屋子里的血腥味非常难闻,可是大家都开心着,谁也顾不上嫌弃。

毕竟是亲娘,皇后顾不上满床污血,一屁股坐上去,摸着儿子的脸,激动得都哽咽了,“真的好了吗?真的吗?”

太后则盯着他的肚子看,一脸不可思议,“好好,好,太好了。”

倒是天徽皇帝顾着身份,还是淡定了,“韩芸汐,太子这算是好了?”

“禀皇上,如顾太医所说,太子腹中的毒瘤已经化解并且全都排出,麻药一过,太子就会醒了,我留了三味药,每天晚上换一次,伤口就可痊愈。”韩芸汐认真回禀。

“那得多久才能醒?”天徽皇帝又问。

这下,沉浸在喜悦中的太后和皇后就全都看过来了,韩芸汐当然知道天徽皇帝什么意思,太子没醒,她是走不了的。

“一个时辰左右吧。”她如实回答。

“秦王妃,你还是先留在偏殿休息吧,以免再出什么乱子。”天徽皇帝淡淡道,并不征询韩芸汐意见,而是命令。

但是,他并没有直呼她的姓名,一声“秦王妃”足见他对她态度有所改变了。

韩芸汐还真巴不得休息一下呢,意味深长地看了顾北月一眼,正要跟宫女走呢,韩从安的声音却从外头传来,“秦王妃,且慢!”

很快,韩从安就从外头走进来,山羊胡子微翘,一脸肃然,作揖禀道,“皇上,依草民看,太子殿下的病情这个时候下结论还太早了。”

其实,太子殿下的大肚子已经没了,只要太子殿下能醒,这个时候再来追究太子殿下肚子里的东西是什么,已经没有必要了!

即便真的是孩子,天徽皇帝也绝对允许这件事传出去的!

但是,对于韩从安来说,鉴定却是必须的,这关系到他的声誉,更加关系到他的性命。

当然,没有外人在场的情况下,天徽皇帝也想知道真相是什么。

天徽皇帝却挥了挥手,示意宫女先退出去。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