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57章 谁偷了她的东西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天山剑宗老人的弟子,天赋异禀的武学奇才,又怎么样?还不是被韩芸汐这个“废材”一招之内给打败了!

确切的说,也不是一招。因为韩芸汐压根就没出手,她就只是把藏在嘴里的毒针吐了一半出来而已,端木瑶就自己吓自己,马上后退自残了!

也不知道端木瑶的人会怎样改编真相,散布谣言出去,反正龙非夜已经令人把事情的真相传出去了,还特地命人传到天山去。

要知道,天山剑宗居武林盟主之位,剑宗的弟子向来都以天山为傲,自我感觉良好。如果被他们知道端木瑶被一个不会武功的人打败了,估计要集体吐槽端木瑶,骂端木瑶丢天山剑宗的脸喽!

“端木瑶,你不说话,我当你认输了?”韩芸汐又问。

端木憋屈至极,原本计划得好好的,师兄忌惮着师父不会出手,她先打韩芸汐一顿,再把杀人证据拿出来,要她血债血偿。

谁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她到底是不是在做梦呀!该死!

“韩芸汐,我不是来跟你比武的!”

端木瑶岔口了话题,冷冷说,“今日我不是与你谈输赢,是来取你性命为我母后报仇!”

她剑一挥,十名剑女就从人群里走出来。

龙非夜一眼就认出这十名剑女,这十人是端木瑶养在天山好些年的剑女,剑术造诣都不低,十人的能耐加起来,可以和端木瑶正常的水平抗衡。

端木瑶还真是铁了心想来杀韩芸汐!

龙非夜那冰冷的双眸缓缓眯敛起来,露出了骇人的杀机。

韩芸汐似乎感受到龙非夜的愤怒,她退到他身旁,从背后悄悄的握住他紧握的拳头,无声的安抚,还真让龙非夜冷静了不少。

其实,龙非夜大可放心,今日的韩芸汐已经不是往日的韩芸汐了。

往日的韩芸汐有忌惮,忌惮着天宁皇族的刁难,更忌惮着哪一步没走好,辱了秦王妃的名,得罪了秦王殿下。而如今,她最大的忌惮成了她最大的靠山,她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端木瑶,单挑可不是随便说说的!你这要反悔喽?”

韩芸汐笑着问,她并不给端木瑶解释的解释,又道,“反悔也成!群斗就群斗,我这边也不是没人。”

这话一出,所有人不约而同朝秦王殿下看去,虽然秦王殿下面无表情站在原地,没动手的意思,可是大家的心跳还是不断加速,砰砰砰狂跳!

秦王殿下一出,还谈什么单挑和群斗呀,秦王殿下一人足以横扫端木瑶一群人了。

端木瑶自是忌惮,她怒声, “韩芸汐,本公主今日就是来报仇的!你少扯七扯八!没人跟你单挑,也没人跟你群斗!”

韩芸汐叹息起来,“那你到底想怎样呀!下战书说单挑的明明就是你,带了一堆帮手的也是你!不单挑,不群斗,难不成你要本王妃傻傻站着让你砍呀?”

“哈哈!”

古七刹忍不住扬声大笑起来,人群里也有了不少笑声。

这端木瑶的行径在韩芸汐说来,还真的很可笑。

不必龙非夜派人把事情传出去,自会有人把笑话说出去,端木瑶这张脸是丢定了!

端木瑶恼羞成怒,她明明是理直气壮来报仇的,怎么会变成这样?

“来人,给我上!杀了她!”她怒声。

十个剑女一拔剑,数名黑衣剑客就凭空出现,护在韩芸汐前面,韩芸汐不懂,但是古七刹和沐灵儿都心惊着。

因为他们感受得到这十名剑客的杀气,这十人的武功绝对比端木瑶那十名剑女要厉害很多。

端木瑶自然也看得出来这些黑衣剑客不简单,她怒声,“师兄,韩芸汐杀我母后,我不求你为我这个师妹主持公道,但是,求你不要护短纵容!此事,你也该给我父皇一个交待,给我西周子民一个交待!”

龙非夜冷冷道,“证据呢?平白无故污蔑本王爱妃,本王倒要问你一个交待!你若给不出证据,休怪本王不客气!”

端木瑶眼眶全湿了,委屈地从袖中取出一枚金针来,高举让众人看。

“这是从我母后体内找出的金针,带有毒。这种金针是韩芸汐行医专用的,除了她,没其他人有!”

端木瑶手中的金针,确实是韩芸汐平素用的金针。

这是她从现代带来的医针,材质作用和形状都和古代的医针不一样,不得不说这东西确实是物证。

除了特殊情况,韩芸汐只会在行医救人的时候使用这种医针,而且用后都会消毒收拾好,但有几回情况紧急确实是掉了。

端木瑶手上这一枚是从哪里来的呢?楚天隐已有投靠龙非夜的意思,正在接受龙非夜的考验,不至于给端木瑶这么重要的东西。

除了楚天隐,还会有谁能拿到她的医针?

是楚清歌还是宁承?他们又从哪里弄来这枚金针的?

韩芸汐也懒得琢磨这个问题了,对方既要栽赃,还怕找不出物证吗?

“韩芸汐,你说,这金针是不是你的?”端木瑶大声质问。

“是!什么时候偷了我的东西,还给我!”韩芸汐比她还理直气壮。

“你!”

端木瑶每和韩芸汐说一句话,都要气一回,真快被气死了。

“你拿金针毒杀我母后,你还有什么话可说!”端木瑶又质问。

“你偷我的金针,污蔑我下毒,你说我有什么话好说的?”韩芸汐反问。

“韩芸汐你……你,你还狡辩!”端木瑶都快喷血了。

“今天拿一枚金针来就说我杀你母后,明日拿一个暗针来,是不是该说我杀你全家了呀?”韩芸汐又问。

全场一片寂静,没人敢插话,端木瑶气得呼吸都变得非常急促,气喘吁吁的,“仵作已经验出来了,我娘就是中毒身亡的。而且,楚家军中有人可以亲眼目睹那天晚上你在军营周遭出现!”

人证物证都齐了。

如果这些人证物证是第三方查出来的,按照云空诸国的法律程序,韩芸汐确实有罪。

可惜,这些人证物证都是端木瑶他们那一方给的,大有伪造嫌疑。

韩芸汐懒得跟他们争辩人证物证有效与否,就端木瑶那胡搅蛮缠的尿性,争辩是永远争辩不清的。她早就和龙非夜商量好了一个一箭双雕的计策。

他们只需要正面金针是诬陷便可,并没有必要揪出薛皇后的真正死因。

只要证明金针是诬陷,那么端木瑶自然会怀疑上给她这枚金针的人,把端木瑶的注意力转移了,此事也就跟他们没关系了。

“你找的是哪个仵作验尸?”韩芸汐又问。

“太平阁的林旭!”端木瑶大声回答。

太平阁是一个盈利机构,为朝廷和民间提供各种验尸服务,林旭也算太平阁的头牌,名气响当当的!

“我不相信他!”韩芸汐冷冷说,“除非找人重新验尸,能够证明薛皇后确实死于中毒,并且能够证明中毒是因这么金针所致,否则,本王妃绝不认账!”

楚清歌对端木瑶也是下足了功夫,特意收买了林旭亲自来和端木瑶做了验尸报告,端木瑶对楚清歌是深信不疑的。

“无妨!本公主要你心服口服!”端木瑶自信满满。

“就找西周大理寺的前仵作,曹同,曹大仵作!”韩芸汐一字一字慢慢说,让在场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不得不说,众人都被吓着了,忍不住开始怀疑端木瑶是来污蔑韩芸汐的。

西周大理寺之人,绝对不会偏袒韩芸汐,势必会实事求是,给出真相。而曹同大仵作又是云空大陆第一仵作,验尸的本事一流,信誉更没得说!

韩芸汐敢请他来,至少说明她不心虚呀。

端木瑶哈哈大笑,“韩芸汐,你别装了!你明明知道曹同已经退隐数年,你根本请不到他!”

“如果我能请来呢?”韩芸汐反问道。

“笑话!”端木瑶仍是不相信,曹同为西周朝廷破了诸多大案件,但因私人原因辞官多年,她父皇曾经派太子去请,都无法将他请出山,何况是韩芸汐?

“曹大仵作已经在来的路上,两日便可抵达。端木瑶,如果你还是个孝女,想弄清楚你母后是怎么死的,就赶紧去把尸体带过来。”韩芸汐认真说。

端木瑶这才知道她不是开玩笑,震惊不已。

这瞬间,她脑海里闪过了一个可怕的念头,难不成韩芸汐并非凶手,她被楚清歌利用了?楚家才是真凶?

端木瑶很快就回神,她不愿意相信自己的怀疑,她就是认定了韩芸汐是真凶,认定了韩芸汐是吓唬她的!

她恶狠狠地说,“好!两日之后,我要你心服口服,一命偿一命!”

两日之后,曹同竟真的出现在尧水别院!

韩芸汐之所以能请来曹同,自是医城的沈三长老暗中帮的忙,沈三长老身为医城长老,不能公开帮韩芸汐,所以曹同一来,没有暴露和沈三长老的交情,而是以西周旧臣自居,誓要查清薛皇后死因!

“公主放心,在下一定不会让皇后娘娘死不瞑目!”曹同仍尊称端木瑶为公主,态度诚恳。

端木瑶原本坚定之心又一次动摇了,她点了点头,“我母后的尸体就停在巷头的院子里,走吧。”

众人随曹同而去,龙非夜和古七刹他们也都陪着韩芸汐。古七刹低声,“你们收买了曹同?”

韩芸汐低声,“请得来就不错了!此人收买不了!”

“那你们不怕他把真相捅出来?”古七刹惊了,要知道,薛皇后不是韩芸汐杀的,却是龙非夜派人杀的呀!

天下第一仵作的名号可不是吹的哦!

龙非夜和韩芸汐哪来的自信,他们葫芦里卖的有是什么药?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