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58章 王妃就是坦荡荡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没收买曹同,就不怕曹同把真相公之于众吗?

纳闷的不止古七刹一个人,宁承也非常好奇,他知道曹同是收买不了的,也非常肯定杀薛皇后的是龙非夜的人,龙非夜和韩芸汐哪来的底气这么玩?

薛皇后死后,楚天隐找了不少仵作来验尸,却都没检查出真正的死因来,真正的死因是什么呢?难不成龙非夜和韩芸汐料定了曹同查不出来?

宁承的目光至始至终都锁定在韩芸汐的背影上,他嘴角勾起一抹邪佞的玩索,即便韩芸汐的背影都被人群淹没,他都还看得意犹未尽。

他乔装打扮混迹在人群里,身旁跟了几个乔装的仆从,他们都纳闷不已,宁王殿下手上一堆事务要处理,怎么就日夜不停赶了两天两夜的路,亲自跑尧水来了?关于宁静的婚事,百里商会那边催了他几次,他都没过去。

这件事他又不能出面,来看现场和坐在皇宫里等情报,有什么区别吗?

薛皇后的尸体停在巷子口的院子里,端木瑶还不至于把她母后的尸体公之于众,不相干的人都被拒之门外,宁承和几个仆从悄无声息的离开人群,身影消失在周遭的屋顶上。

薛皇后的尸体就停放在院子中央,尸体保存在特制的棺木中。端木瑶站在棺头处,脸色苍白,表情悲戚,她至今后悔,后悔没有早点下山救母后。她当初对父皇还抱着幻想,相信父皇那么疼爱母后,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救母后的,可事实证明,父皇最爱的依旧是他的江山。

母妃的死,楚家是罪魁祸首,待她收拾了韩芸汐这个凶手,也不会轻易放过楚家任何人,包括楚清歌!

众人注视下,端木瑶小心翼翼地打开棺木。

除了龙非夜原地不动,在场之人都上前来瞧,龙非夜并非怕这种事,只是不喜欢而已。薛皇后过世也快两个月了,若非冬末春初气温低,又有药物养着,尸体估计早就出现尸蜡了。

虽然一直被用昂贵的药材养着,尸体并发出异味也没有出现液化的现象,但是早已变形了,脸上手上布满了尸斑,体内腐坏了程度肉眼看不出来。这尸体到底腐化到什么程度,估计只有专业人氏看得出来了。

曹同只瞥了尸体一眼,眼中有些无奈,他并不急着检查,他问,“瑶公主,能否让在下先瞧一瞧那枚金针?”

“当然!”

端木瑶小心翼翼将金针递上,“针尖上还残留着毒,小心。”

曹同拿着金针认真打量,“这是什么毒?”

端木瑶还未开口,韩芸汐便道,“天蝎毒,触碰到不打紧,只要不被刺到就不会中毒。”

端木瑶冷哼,“你倒还记得!”

韩芸汐懒得跟她争辩,韩芸汐知道自己说什么,端木瑶都不会相信,她请曹同来,就是让曹同来替她说话的。

“这针,是从何处找出的?”曹同又问。

“足底。”端木瑶知道的这些,都是楚清歌告诉她的。

“所以,瑶公主认为薛皇后是中毒身亡?”曹同认真问。

“是,就是韩芸汐用这枚金针下的毒!”端木瑶句句都不忘指认韩芸汐,说得好似她亲眼见到一样。

曹同点了点头,问道,“瑶公主,在下不识毒,所以特地带了一位毒医来,不知可否让他进来?”

曹同的信誉在那儿,口碑在那儿,即便他是韩芸汐请来的,端木瑶也十分信任他,她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毒医过来检查了金针,又检查了薛皇后的足底,认真道,“此毒为天蝎剧毒,中毒之后,三步之内必死无疑。”

“韩芸汐,你还想狡辩吗?”端木瑶立马怒声。

韩芸汐嗤之以鼻,不回答她。

毒医却连忙解释,“瑶公主,在下能确定的只有两点:第一,金针上的毒是天蝎毒;第二,皇后娘娘足底被毒针所赐,确实中过毒。至于王妃娘娘是否死于天蝎毒,在下……”

毒医说着, 为难地朝曹同看去,曹同挥了挥手意识他可以退下了。

“曹大仵作,你这是……什么意思?”端木瑶不解。

“禀公主,皇后娘娘过世已久……并没有检验的意义了。”曹同说得委婉,意思大家却都懂。

一般死亡七日之后,就没有验尸的意义,薛皇后的尸体用药物保存得再好,也终究无法进行检验。

“瑶公主,从目前掌握的证据看,皇后娘娘极有可能是死于中毒。但因为无法进行深入检验,所以,在下也无法下定论。”曹同认真说。

端木瑶蹙起眉头来,“你说什么?”

曹同依旧认真,“瑶公主,皇后娘娘确实中毒了,但是否是因为中毒身亡的,在下无法肯定。还望瑶公主,三思,切勿冤枉了好人,放过真凶!”

端木瑶眼色复杂起来,她狐疑地朝韩芸汐看过来,韩芸汐不说话,任由她看。

也不知道端木瑶想什么呢,半晌,她气愤地说,“还有什么不能肯定的!铁证如山,就是她!”

“是是是,是我是我!我认了,成吗?”韩芸汐忽然不耐烦地说。

端木瑶非常意外,曹同却生气了,质问道,“王妃娘娘,你既然要认罪,请老夫来作甚?”

“现在验尸验不出来怎么办?金针确实是我的,足底也有针口。我不认,谁认?”韩芸汐耸了耸肩,无可奈何。

“皇后娘娘,老夫刚刚说了。虽然有中毒的迹象,也有物证。可是,如今无法确定皇后娘娘是否因为中毒而死,也无法找出其他死亡原因来,所以无法下定论,你明白吗?”

曹同都有些着急了,为什么他都解释了两次,这两个女子都听不明白呢?一个是西周公主,天山弟子,一个是秦王妃都不笨呀!

见韩芸汐没出声,曹同又问了一遍,“王妃娘娘,你明白了吗?”

沈三长老帮了他不少忙,第一次托他帮忙,他不能帮倒忙!而且,验尸这活他干了一辈子,一桩冤假错案都没有,这一回破例出山,不能晚节不保呀!不能因为验不了,就草率下决定吧!

这是验尸,并不是“非此即彼”的逻辑问题。

“我是明白了,可惜,有人还不明白。哎,有些人笨嘛。”韩芸汐笑道。

她并没点名道姓说谁笨,端木瑶立马就承认了,她冷哼,“谁说我不明白!”

“曹大仵作,找不出其他证据来,就可以证明凶手就是她了!这个道理你不懂?”端木瑶居然反问气曹同。

曹同嘴角抽搐着,他看得出来秦王妃不笨,至于瑶公主笨不笨,他现在很迷茫。

“不懂。”曹同摇了摇头。

端木瑶认真说,“这么简单的道理怎么就不懂了?真凶如果不是韩芸汐,为什么这么金针会刺在我母后足下?难不成有人陷害她?在我母后死后,才补上一针?”

这话一出,龙非夜头一个笑了,笑得无声无息,他当然不是因为端木瑶而笑,而是因为韩芸汐而笑。

无疑,韩芸汐等的就是端木瑶这句话,等着端木瑶自己把这句话说出来。

古七刹和沐灵儿也偷乐着,曹同是唯一一个笑出声的,他说,“瑶公主,你说对了!万一这针只是后来补上的,咱们今日轻率下了结论,真凶怕是要笑话咱们了。”

端木瑶怔着,被自己随口说出的话吓到,如果这话一开始由曹同或者韩芸汐说出来反驳她,她或者立马就否定掉。可是,争辩了一番之后,她自己说出来的,她就不自觉认真琢磨起来。

回想刚刚曹同反复强调的话,和韩芸汐的反应,她坚定的心又一次动摇了,她喃喃自语,“楚清歌……”

“瑶公主,不能让皇后娘娘死不瞑目呀!”曹同说道。

“就一枚金针,本王妃即便认了,也不服!”韩芸汐冷冷道。

端木瑶有一次朝韩芸汐看去,终是让步,“那你想怎样?如今有验尸不了。”

“瑶公主,老夫倒有一个办法,只是……”曹同为难着。

“尽管说!”端木瑶认真道。

“老夫记得世间有一味奇药,名曰起死回生……”

话还未说完,端木瑶就激动了,“起死回生?”

“你想太多了。起死回生是一味逆天奇药,能让尸体在短时间里恢复到刚刚死亡的状态,但是一时间一过,尸体便会瞬间化成血水,可谓……尸骨不存!”

做出解释的是沐灵儿,天下奇药,她基本都知晓。

“不愧是药城的天才,失敬失敬!”曹同笑着作揖。

“不敢不敢。”沐灵儿很谦虚,问端木瑶道,“此药难得,这一时半会的,也未必寻得到。”

“据在下了解,此药出自药城药庐……”

曹同朝韩芸汐看去,试探地问,“也不知道王妃娘娘……”

话还未说完,韩芸汐就打断了,坦荡荡地说,“有什么不敢的?只要药庐有药,本王妃一定同师父求来!”

曹同愣着,有些迷茫。他刚刚没想试探王妃娘娘“敢不敢”,只是想问王妃娘娘“能不能”向药王老人求来起死回生。

王妃娘娘这么激动做什么?

韩芸汐的激动,端木瑶看在眼中,她非常不愿意相信韩芸汐不是她的杀母仇人,可韩芸汐的表现却一而再动摇她的心。

她,真诬陷韩芸汐了吗?

她,真被楚清歌耍了吗?

脑海里盘旋着这两个问题,端木瑶都有些乱了。

“瑶公主,那……此药是用,还是不用?”曹同认真问。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