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59章 龙非夜你说不说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起死回生药,是用还是不用?

端木瑶的视线终于回到她母后的尸体上,她陷入了犹豫。

薛皇后已经够惨的了,要是尸骨不存的话,怕永远都无法瞑目了吧。

寂静中,曹同长长叹了口气,即便身为仵作,天天面对尸体,可遇到这种事,他也于心不忍。

半晌,端木瑶哽咽地问了句,“曹大仵作,就没有其他办法吗?”

曹同无奈地摇头,“这已经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端木瑶又陷入了沉默。

也不知道怎么的,韩芸汐竟有那么一点点不忍,她不是因端木瑶不忍,而是因薛皇后而不忍,毕竟薛皇后是无辜的呀!韩芸汐不自觉朝龙非夜看去,却见龙非夜目光冷冷的,无动于衷。

这个男人的心……到底有多冷!

哪怕一直被他暖着,她也没有忘记他的冷血与无情。

倘若有朝一日端木瑶知晓真相,又会做何感想?

忽然,端木瑶果决的声音打断了韩芸汐的思绪,她说,“用药便是,找不出真凶,留着尸首入土,也无法瞑目!何用?”

她朝韩芸汐看过来,冷哼,“韩芸汐,你说到就得做到!你若求不来起死回生,杀我母后的真凶就是你!”

韩芸汐没回答她,立马下令,“来人,飞鹰传书药庐,求药!”

如此一来,事情也就暂时搁浅下来。从尧水飞鹰传书到药庐,来回也就半天的时间。端木瑶没有离开的意思,韩芸汐可没那么多经历奉陪吗,她和龙非夜他们先回去休息了。

宁承坐在屋顶一角,看着韩芸汐的背影消失在巷子尽头,都还没回神。

“主子,此事……怕是有诈。”侍从低声道。

宁承慵懒懒起身,伸展了个懒腰,煞是认真地问,“你说韩芸汐这女人脑子里都藏了什么?”

侍从哑口无言,他怎么知道?

“主子,端木瑶万一怀疑上楚清歌,那咱们岂不……”另一侍从认真提醒。

“急什么!怀疑也是怀疑上楚家而已。”显然,宁承对楚家也早留了一手。

半日之后,韩芸汐就收到药王的回信了,说是药庐确实有“起死回生”这味药,但是煎煮和用药方式很特殊,非常人能掌控,让他们带上薛皇后尸体到药庐一趟。

韩芸汐低声问沐灵儿,“这药的用法真有讲究?”

“据我了解是没有,煮好了,淋在尸体上便可。”沐灵儿低声问,“药鬼前辈,是这样的吧?”

“药王那老东西想趁机把你们引过去呢。”古七刹真相了。

韩芸汐无奈,忙着应对端木瑶,她也只能先忽略药王老人的企图,反正药王老人引他们去了,也不能拿她怎么样。

“万一咱们到那儿了,药王老人又开条件呢?”沐灵儿担忧地说,之前韩芸汐他们去求药的事,她多少是了解的。

“那也太损我这个当徒儿的面子了吧?”韩芸汐打趣地说,“他要敢再这么做,我就找求药洞里那个糟老头帮忙。”

韩芸汐说着,余光瞥了古七刹一眼,古七刹一直就没出过声。

日落之前,韩芸汐就把消息告诉端木瑶和曹同,他们二人都没什么意见。

他们做了些准备,主要是加强了防护工作,防止薛皇后的尸体恶化。

翌日,端木瑶一大早就起,请曹同坐她的马车,然后赶去龙非夜的别院大门口等人。

谁知道等了许久,也不见韩芸汐和龙非夜出来。

端木瑶拉不下脸,便让曹同去敲门,一问之下才知道龙非夜和韩芸汐昨儿个深夜就启程了。

“怎么……怎么先走了呀!”曹同很无奈。

“王妃娘娘说了,让你们到药城后直接找长老会,会有人带你们进药庐。”仆奴认真说。

曹同没多问,折回来上马车后看到端木瑶的脸全阴了。龙非夜和韩芸汐明显是不愿意跟她同路!

其实,阴着脸的还有躲在暗处的宁承,他一大早来等,一样没等到人。

“主子,静小姐的婚期已经基本定了,时间很赶。再过几日唐门就要过来提亲,婚期会挑在月底。”侍从将刚收到的消息如实禀告,“静小姐和诺少爷已经闹了两日,静小姐拒绝在唐门住满一年, 诺少爷请您回去主持大局。”

“麻烦!”

宁承虽不耐烦,却还是果断地回云空商会去。唐门的事情容不得半点马虎,他绝不允许宁静乱来。

“跟着端木瑶他们,有情况随时禀!”他说完都要走了,却又补充了一句,“给本王盯好那枚金针!”

仆从纳闷不已,却不敢多问。

此时,韩芸汐他们已经走了一宿的路,早已远离尧水郡,古七刹和沐灵儿都没有跟。

沐灵儿原本非常兴奋,想跟来见识见识药庐,可得知古七刹不来了,她也就跟着留在尧水别院。

古七刹只说了一句,“关老子什么事”,就不来了,韩芸汐没多追究,而龙非夜似乎也猜到些什么,也没有多问。

龙非夜此时正在看唐门刚刚送到的信函,提及了唐离的婚事。

“云空商会在北历雪山种药材的事,可有进展?”龙非夜问道。

“目前还没有,怕是被宁静的婚事耽搁了。”车外的楚西风如实回答。

“盯紧点。”龙非夜还是很关心这件事的,毕竟此事直接影响到韩芸汐药鬼堂的地位。

韩芸汐倒没怎么把事情放心上,在她看来,即便云空商会真把药材种出来了,只要她把这件事捅给医城,云空商会的药就会滞销了。

她关心着眼前的事情。

“龙非夜,薛皇后到底是怎么死的?”韩芸汐至今也不明真相。

她知道薛皇后是龙非夜派去的人杀的,却不知道死因,原以为是刺杀,可是她看过尸体,并没有明显的伤口。

楚家和宁承也一定验尸过,怕是也没验出个所以然来,否则不会在薛皇后足下弄出一个信的伤口出来,只会在原来的伤口上下毒。

龙非夜慵懒懒靠在高枕上,似假寐,不语。

韩芸汐凑过去,推他,“你说嘛,你怎么就你那么肯定曹同也查不出来?你就不怕尸体还原后,露出马脚?”

龙非夜伸手将她拥入怀中,“这件事不重要。”

这件事的结果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是端木瑶的看法。

“你说嘛,我又不会出卖你。”韩芸汐不知道真相不罢休。

龙非夜还是不语,韩芸汐眯起眼睛,一脸威胁,“你说不说?”

龙非夜还是摇头,韩芸汐冷不丁地挠他,挠他胳肢窝,龙非夜急急闪躲,落下她的手。

他最大的弱点就是怕痒,只有韩芸汐知道。

韩芸汐不依不饶,继续挠他,“你说不说!说不说!”

龙非夜一开始还只是无声无息地闪过,到后来忍不住笑出声,但是嘴还是很硬的,不说就是不说。

两个人就在马车里闹腾了起来,动静非常大,笑声中还夹杂着韩芸汐气喘吁吁的声音,坐在外头的高伯和楚西风面面相觑,对车马里发生的事情可谓是浮想联翩。

验尸证明清白可是大事,他们要去药庐求药的事情都传出去了,整个云空大陆的人都关注着呢!这两人竟还有心思在马车上玩,要是让端木瑶知道了,她会不会气疯掉呢?

几天路程,韩芸汐他们就抵达药庐了。

药王老人并没有想他们想象中那样开什么条件刁难他们,而是很爽快地拿出起死回生,并热情地表示愿意帮忙用药。

韩芸汐想,这老东西想必是真的学乖了。

“芸汐,上一回送你的古药籍,你可看了?”药王老人笑呵呵问。

“看了看了。”韩芸汐赴宴道,她忙着修炼储毒空间的第二阶,哪来那么多时间研究古籍,且让沐灵儿和古七刹去琢磨,到时候她直接翻看沐灵儿的笔记便可。

“那,你可有看不懂,琢磨不明白的地方?”药王老人又问,当初送那套古药籍给韩芸汐,正是想让韩芸汐多多写信跟他联系,多多请教他,如此一来师徒二人就会渐渐熟识,就会把师徒这层关系给做实了。

强留不了这个丫头,他还是很愿意当她师父的。

“看……还在看,不懂的地方我多琢磨即便,若还懂再问也不迟。”韩芸汐又敷衍。

聊了几句,她便去求药洞看望那位糟老头了,比起药王老人,韩芸汐更喜欢糟老头,只可惜糟老头说没好消息就不见她了,糟老头等着他的徒儿回去呢。

韩芸汐忍不住想气顾七少那双爱笑的眼,她即便再怜悯糟老头,也绝对不会背叛顾七少的。

韩芸汐和龙非夜在药庐休息了半日,端木瑶和曹同就被长老会的人带过来了。

药王老人检查了下尸体,什么都没说立马亲自煮药,曹同非常敬仰药王老人,一把年纪了却像个小跟班,跟在药王老人身旁帮这帮那,反倒是韩芸汐这个徒弟,站在一旁袖手旁观。

真真的……不像话!

也是到了这里,端木瑶才相信韩芸汐被药王老人收为徒弟,她本就不好的心情更加不好了,要知道药王之徒,这身份可不低呀。

除了秦王妃之外,韩芸汐竟还多了个拿得出手的身份?端木瑶讨厌这种距离被拉近的感觉!

很快,药王老人就煮好了药,亲自过来用药,虽然他装模作样弄出了不少名堂,但是药水最终还是洒在尸体上。

随着洒落的药水越来越多,尸体也慢慢恢复。曹同站在一旁看着,眉头却越蹙越紧,他……发现了什么?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