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61章 你们斗去吧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低声问,“龙非夜,真正的死因是什么?”

“内伤。”龙非夜低声说。

“内伤……”韩芸汐哭笑不得,“到底怎么回事?”

“以内功伤及五脏,表皮没留下痕迹,一旦开膛,一目了然。”龙非夜淡淡道。

“没留下痕迹,能伤及五脏?这并非常人能做到吧?”韩芸汐又问。

“天山的内功方可办到。”龙非夜如实回答。

韩芸汐这才知道刚刚有多危险,只要端木瑶的心再狠一些,让曹同开膛检查,那真相就大白了呀!

会天山内功心法者,不是龙非夜本人,就是他手下的剑客。

这才叫真正的杀人不见血吧。

韩芸汐心下感慨万千,她沉默了许久,淡淡问,“龙非夜,薛皇后是无辜的,对吧?”

“她的身份注定她无法无辜。”龙非夜冷冷回答。

韩芸汐想反驳他,竟不知如何反驳,她问,“那秦王妃这个身份呢?”

龙非夜朝她看过来,蹙起俊眉,“想什么呢?”

“一将功成万骨枯,荣耀的帝位是多少骸骨堆起的?”韩芸汐淡淡感慨。

“注定是要千尸万骨堆起,区别的只是坐在帝位上的人,可否开启盛世之局,让云空大陆再无饥荒,战乱,无流离,失所。”

龙非夜说这话的时候,目光不经意掠过了跪在地上泣不成声的端木瑶,他的眼睛依旧是冰冷的,没有同情,更没有怜悯。

兜了这么个大圈子,一切还是在他掌控中,宁承和端木瑶斗去吧。

韩芸汐都快忘了这个男人的心有多大,此时此刻,她想起来了。

她同他十指相扣住,“龙非夜,我陪你!”

龙非夜握紧了她的手,什么都没说。临走之前,他走到曹同面前去,质问道,“金针呢?”

曹同刚拿出金针,龙非夜就抢了去,“物归原主。”

曹同仰头朝龙非夜看来,除了笑一下,还能怎么样?这枚金针本就是王妃娘娘的,本该物归原主。何况,就算不是王妃娘娘的,就秦王殿下这等霸气威压,他也不得不给。

“物归原主。”韩芸汐笑着向龙非夜伸手。

“从今日起,你丢了的东西就是本王的,休想再要回。”龙非夜很不高兴。

韩芸汐悻悻的,没敢跟他争,她觉得自己日后还是多留点心,免得再惹麻烦。

龙非夜用汗帕将金针包好,然后放入袖中,韩芸汐知道,这个有洁癖的家伙回去一定会把这枚金针清洗好几遍的……

端木瑶要跪地上哭,韩芸汐和龙非夜已经准备离开了,这件事对于他们来说,基本是结束了。

唯一可以确定是便是楚清歌和宁承伪造证据欺骗端木瑶,所以他们的杀人嫌疑是最大的!

韩芸汐同曹同道谢之后,便和和龙非夜要离开,药王老人连忙追上,他笑呵呵说,“丫头,不多住几日?”

药王老人这语气,好似他们之间很熟识。

只因为药王老人曾经想留韩芸汐在药庐,龙非夜对整个药庐就再也没好印象了,韩芸汐还未开口,龙非夜便冷冷问,“还有事?”

药王老人对龙非夜其实也没什么好印象,他早就猜测如果不是因为龙非夜,指不定韩芸汐当时会答应他留在药庐呢!

不过,药王老人也是人老成精了,不会笨到在韩芸汐面前得罪龙非夜。

他还是慈祥地笑着,“也没什么要事,你们路上小心。丫头,你……你那本古医籍可得多瞧瞧。”

“会的会的,我在看了。”韩芸汐虽然敷衍,但是,态度总比之前好了,至少不再那么敌视药王老人。

这一幕,曹同看在眼中,惊在心中。

他知道韩芸汐是药王老人的徒弟,却没想到韩芸汐敢在药王老人面前这么放肆,这个丫头未免也太身在福中不知福了吧!

这一回若不是药王老人愿意拿出起死回生,她可没那么容易脱罪。真真是太放肆了!

药王老人目送韩芸汐和龙非夜离开,笑得嘴都合不拢,他全然不介意韩芸汐的放肆,韩芸汐这一回对他的态度明显比上一回要好很多,他想,他这个师父算是当稳妥了,能收到韩芸汐这么个天才当徒弟,他这些年也算没白守药庐喽!

药王老人笑呵呵地折回来,一看到曹同和端木瑶便立马恢复一脸严肃,不苟一笑。

“你们还不走?”他不客气赶人。

曹同连忙作揖,“老前辈,打扰了,在下告辞。”

端木瑶却还在哭,沉浸在悲伤中,曹同都要走了,实在过意不去,又回来劝了几句,“瑶公主走吧,别哭坏了眼睛。”

“瑶公主,走吧。养好了身子,才能替皇后娘娘报仇,不是?”

“报仇”二字,成功激起了端木瑶的斗志,她起身来,冷冷道,“楚清歌,此仇不报,我端木瑶誓不罢休!”

曹同和端木瑶离开药庐之后,三日左右,消息就传遍了整个云空大陆。

因为曹同的参与,西周康成皇帝没有任何质疑,怒而陈兵风林郡西边,警告宁承,若不交出楚家军,西周定当血洗天宁,为皇后复仇!

端木瑶重新振作起来,带了一批天山剑女,推着只剩下血水的空棺,闯到西京城皇城大门口,要楚清歌出城见她。

总之,西周和天宁剑拔弩张,关系非常紧张。

宁承原本在云空商会总部忙着教训宁静,一得到消息,马不停蹄赶回西京城。

他一见到楚清歌便怒声,“怎么办事的!你当初怎么答应本王的?”

宁承不傻,若非楚清歌当初说找了可靠之人,可以伪造伤口不被查出,他也不会冒然行动。

“曹同并没有查出伤口是伪造的,是他们用了药庐的奇药复原了尸体!”楚清歌急急解释,“宁承,薛皇后到底是谁杀的?到底是怎么死的?”

宁承冷冷看着楚清歌,已经不想跟这个女人废话了!

如果薛皇后不是龙非夜的人杀的,以他们的能耐,早就找出死因了吧?

他们没查出死因,没查出真凶,却成功地让端木瑶认定他和楚家就是杀人真凶,不得不说,这手腕真心绝了。

如今尸体已灭,这个黑锅他和楚家是背定了。

“宁承,咱们现在怎么办?康成皇帝那架势,还真可能会开战!”楚清歌急急问。

宁承没回答她,他担心的不是康成皇帝,而是端木瑶。龙非夜费尽心思挑拨端木瑶和楚家的关系,自是有原因的。

云空中部,世家之地;云空东部,商贾之地;云空西部,江湖之地。三途战场周遭方圆千里,江湖势力诸多。如今把端木瑶开罪了,相当于把天山开罪了也就等于把大半个江湖开罪了,麻烦可不是一般大!

宁承阴着脸正沉思着,一个太监急匆匆进过,“宁王殿下,兵部来报,从三途黑市过来的三匹军粮全都被劫。”

宁承大惊,“于何处被劫?”

“恒空山,刚入恒空山就被劫了。”太监如实回答。恒空山正是恒空派的地盘,除了他们自己,还有何方强盗敢劫持从那地盘路过的东西?

宁承一拳头击在桌上,冷冷道,“传令下去,所有军资押送都加强防备,提防江湖势力!还有,联系逍遥城和女儿城的人,让他们的少主来见本王,就说有事详谈!”

太监急急领命退去,楚清歌脸色苍白着,“宁承,一旦咱们和西周打起来,端木瑶带上武林势力插一脚,那咱们岂不……”

话还未说完,宁承便冷冷打断,“你放心。杀薛皇后者是楚家,与我天宁无关。”

这分明是要把楚天隐交出去的节奏呀!楚清歌听懂了。

她迟疑了片刻,似乎想替楚天隐求情,可是,最后她还是什么都没说。她时刻记着,自己会走到今日这一步,都是楚天隐和父亲、伯伯安排的。

她已经对自己狠了那么久,这个时候,怎么可能会对别人心软?

她笑了,“交出楚天隐和楚家军倒是不错的选择,反正楚家的驭箭手也没有多大战斗力了。”

宁承没多理睬,正要走,却忽然想起一件事,他折回来,冷冷问,“本王的东西呢?”

“什么东西?”楚清歌很迷茫。

“金针!”宁承冷声质问,“你别告诉本王丢了!”

楚清歌这才想起这件事来,她也很无奈,“我……我……那东西,我,我交待过端木瑶,可是……”

“丢了?” 宁承不想听解释。

楚清歌都不敢见端木瑶,哪知道那东西哪去了。她无法回答。

“你最好找回来,否则,本王连你一并交出去!”宁承冷冷说完,头不回地走了。

“你!宁承,你什么意思!”楚清歌气坏了,追了好几步可惜没追上,“哀家就连她韩芸汐的一根针都不如了吗?宁承,你要那金针作甚?”

宁承一离开就找来之前的侍卫,冷冷问,“东西呢?”

“禀主子,属下无法靠近药庐,所以不清楚那东西在谁手上。”侍卫如实禀告。

宁承一脸沉色,沉默了半晌才问,“还能再找一枚来吗?”

侍卫一脸为难,正要回答,这个时候一个温和的声音传来,“宁王,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惦记韩芸汐的金针?你想做什么?”

循声看去,只见来者是…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