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62章 北月,有希望了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循声看去,只见来者威仪棣棣,娴淑典雅,气度不凡。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宁承的妹妹,天徽皇帝最年轻的贵妃,如今的宁太妃,宁安。

不同于宁静的干练利辣,宁安是个非常内敛老熟的女子,虽是宁承的妹妹,可看起来却像个长姐。

楚清歌为太后,她为太妃,楚清歌华服奢侈,她衣裳质朴,可是,她看起来却比楚清歌更有六宫之主的气度和威仪。

她本性沉静,却非乖顺之人,潜伏在天徽皇帝后宫多年,占着贵妃的位置,不争不夺,不声不响,从未有过麻烦,这可是大本事。

“这么晚了,还出来散步?”宁承淡淡问。

他对宁安,和对宁静宁诺并不一样,因为宁安的沉稳能让他完全放心。

“特意来找你的,薛皇后的事,我听说了。”宁安说道。

“不是大事,我本无意留楚天隐。”宁承淡淡说。

虽然他舍不得楚家军,可是,他不至于为了一支军队,在自己身旁留下一个不能完全信任的人。这些日子他可没少留心楚天隐,虽然没查出什么可疑之事,但是,他始终不放心。

他又不舍得将楚家军白白送给龙非夜,所以,把楚家军交给西周,毁了楚家军是最明智的选择。

宁安走近,认真看着他,问道,“秦王都乱不你的阵脚,怎么偏偏为一枚金针发了脾气?”

“手下的人办事不利,本王教训教训而已。”宁承冷冷说,转身要走。

“当真?”宁安问道。

“不早了,你也该回去歇息,我上回同你说的事,你好好谋划谋划,本王可不希望她活过今年。”宁承冷声交待。

“那事我已有安排。”宁安又追问,“你要那金针作甚?还有计划?”

宁承终于不耐烦了,“做好你分内的事,本王的事还不需要跟你交待!”

“大哥!”

宁安急了,可惜,宁承并非理会,大步离开。

宁安不住地摇头, 自从父母过世之后,他们兄妹俩这么多年来,齐心协力,共同撑起了一片天。

过去,无论是商会中,还是族里诸多事务,大哥都会找她商议。这回是大哥第一次对她如此不客气。

她哪有那么大本事管他,只是担心那枚金针不仅仅会坏了他的事,还会刺伤他的心呀!

“主子,静小姐派来的人还在宫外侯着呢,您见还是不见?”宫女低声说。

“不见。”宁安淡淡说。

“这……不妥吧?”宫女有些担忧。

“她无法是想我帮她在宁王面前说说话,你瞧宁王刚才那样子,你觉得本宫还说得上话吗?”

宁安的语气非常平静,但婢女却吓得不敢多言,“是,奴婢这便把人打发走。”

宫女走远了,宁安却又追上,她这个当姐姐的也算是过来人了,不想看妹妹做无用功。

“告诉静儿,忍一年总比一辈子好。”她淡淡说。

静儿好歹还是自己选的人,好歹也就委屈一年的时间。

而她当年,根本没得选择。她唯一能选择的便是服下药,一辈子生不了孩子,不争宠更不争权,所以,她才能在天徽皇帝的后宫潜心礼佛,安稳度日。

宁安取下一根青玉发簪来,淡淡道,“长姐为母,这也算是我为她添置的嫁妆,大婚那日,我便不去了。”

宫女退去,宁安长长叹了口气,她只盼西秦皇族尚有后人在,才不辜负了宁家上下这一片耿耿忠心呀……

西秦皇族的唯一的后人,此时正坐在东秦太子的马车上,聪明的她偏偏对一切都还一无所知。

此时,韩芸汐和龙非夜正在回尧水郡的马车上,端木瑶和康成皇帝的反应,皆在他们的意料之中。

韩芸汐说,“宁承就只有一条路可走,把一切都推到楚家身上,把楚天隐交给康成皇帝。”

龙非夜点了点头,“楚家二老呢?”

“自是留着,没了楚家二老,拿什么要挟楚天隐这个大孝子呢?”韩芸汐笑了。

楚天隐落在康成皇帝手中,若是死了,也就算了。万一这家伙这家伙没死呢?好歹也是幽族后人呀!

龙非夜拉韩芸汐的手轻轻拍着,“越来越聪明了。”

“本来就很聪明好不好。”韩芸汐傲娇地说。

龙非夜一愣,随即哈哈大笑,他见过不少自恋的女人,却独独不反感眼前这个,她再自恋那都叫自信。

韩芸汐认真提醒,“龙非夜,你要是真把那两个老东西救出来,千万得留在自己手上。”

“越来越卑鄙了。”龙非夜说道。

“我本来就……”

韩芸汐说到一半就缓过神来,睥睨过去,“没办法,近墨者黑。”

高伯在外头听得险些走错路,这二位主子难得不动手,只动口,就他听来,秦王殿下似乎处于下风。

贫嘴归贫嘴,正事还得继续谈。

“楚家的命运,就掌握在楚天隐手里,生死由他。”龙非夜冷冷说道。

楚天隐的处境是最难的,他不仅仅要面对康成皇帝和端木瑶的仇视,还要面对宁承的怀疑,更要面对龙非夜的考验。

他想在这三重困境中杀出活路来,必定得有所取舍,就看他留下什么,舍掉什么了。

龙非夜对楚天隐还是很期待的,毕竟天宁是被楚天隐搅乱的,想必这几日,楚天隐就会有所行动了。

韩芸汐突然问,“龙非夜,楚天隐怎么会想到来勾搭你的呢?”

虽然没有永恒的盟友,也没有永恒的敌人,可是,楚天隐不至于走投无路,非来找龙非夜呀!楚家会落到今日的境地,龙非夜至少要负一半责任。

“因为除了本王,谁都帮不了他。”虽然楚天隐是被顾北月劝来的,但是,龙非夜说的也是事实。

几日后,韩芸汐和龙非夜回到尧水别院,刚下车呢,楚西风就来禀,“殿下,王妃娘娘,楚天隐认了!”

“主动认罪?”龙非夜不解。

“也算认罪,他承认薛皇后是他所杀,并且扬言西周若要兵犯风林郡,就先得过他楚家军那关!”楚西风如实回禀。

“这唱的是哪一出?”

韩芸汐迷茫了,如果不是事先知道楚天隐有意投靠龙非夜,听到这个消息后她一定会相信楚天隐对宁承忠心耿耿的。

宁承都还没推卸责任呢,他倒自己扛下了。

“有意思……等着吧。”龙非夜颇有兴趣。

到了院中,吃了点东西,韩芸汐便急急去洗澡补眠了,龙非夜自是往顾北月那去。

“你给楚天隐出的主意?”龙非夜问道。

顾北月摇头,“这点麻烦他都解决不了,殿下也没必要留他。”

龙非夜要的正是这个答案,他坐下来,径自倒茶喝,顾北月笑了,“秦王殿下,还有事相商?”

若非有事,龙非夜不会坐的,每次都是话说完就走,废话都不曾多过一句话。

“你丹田受损,为何要能反弹本王的真气?”龙非夜早就想问了,今日正巧有时间。

“在下这些日子也在琢磨,只可惜……”顾北月叹息着,没多解释,只淡淡道,“医者不自医,也罢。”

“手。”龙非夜冷冷道。

顾北月微愣,却还是很快伸出手去,他没想到龙非夜会第二次替他把脉。

龙非夜把了许久,也没把出个所以然来,却冷不丁拉住顾北月的手,同他手掌相对,又一次将真气输给顾北月。

没一会儿,真气竟又被反弹回来,若非龙非夜坐得稳,估计早被弹出去了。

上一次事出突然,顾北月并没有认真感受,而这一回,他闭着眼,认真地感受着自己丹田处的变化。

龙非夜没打扰他,一边喝茶一边等着。

顾北月似乎发现了什么,试着运功,一开始还都还顺利,可不过一会儿,他便喷出了一口血,整张脸都白了。

“什么情况?”龙非夜冷冷问。

顾北月看了他许久,认真说,“在下这丹田,或许有救。”

“怎么说?”龙非夜意外了。

当初受伤的时候,他以后是血淤丹田,重伤丹田而废了他一身内功。如今看来,似乎并不是那么一回事。如今看来,并不似血淤,更想是气淤。

血淤和气淤都会引得丹田重伤,可是引起的后果却并不一样。

“可能是真气淤与丹田,气不顺而功不发。”顾北月认真说。

龙非夜是内行人,一听就明白。

顾北月的真气和内功可能都没有完全消失,可能是因为真气淤积在丹田处,致使内功无法发出。

如果将让真气顺畅了,丹田便有会恢复的可能,而一旦丹田恢复了,内功便可恢复。

“对抗本王真气的,就是那股淤气?”龙非夜问道。

“极有可能就是了。”顾北月眼底透出了欣喜,能站起来已是万幸,若能恢复内功,恢复影术,那便是万万幸。

失之我命,得之我幸也!

龙非夜眼底掠过一抹复杂,淡淡问,“有多少把握能恢复?”

化掉血淤,对顾北月来说并不难,只是真气和内功尽失,血淤与否影响已经不大了。

若是气淤,真气和内功都还在,只是淤积和被压制,一旦疏通,真气盈体,以真气养丹田,内功不日便可恢复。

疏通对顾北月来说,应该不难的吧?

顾北月没回答龙非夜的问题,而是笑着问,“在下若恢复了,殿下可还对在下放心?”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