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63章 他是有用之人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若是顾北月恢复了影术,龙非夜还掌控得住他吗?

龙非夜的回答是,“若需什么良药,告诉本王一声。”

他说完,起身就走了。

顾北月看着龙非夜远去的背影,心下感慨万千,他想,他终究没有选错人。

这时候,小东西才从一旁溜出来,跳到茶桌上,它还不知道公子有恢复武功的希望,它就等着看公子站起来的一日。

顾北月将小东西抱在手中,轻轻挠着它的下巴,声音温柔似水,“舒服吧?”

舒服呀!

单单听他的声音就舒服极了,何况还被他爱抚。小东西一脸沉醉,像是掉入了蜜罐里,甜滋滋的。

它最开心的就是看到公子和龙大大和平共处,如此一来,它就可以既守着公子,也守着芸汐麻麻,不用分开了。

“好了,自己去玩吧,乖。”

顾北月轻轻将它放下,还不忘挠一挠它的小耳朵,“去吧。”

谁知道,小东西双腿一软,一屁股跌地上了。

温柔到让它腿软,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暖的男人呢?

“饿了?”顾北月笑了,如暖阳般迷人。

小东西躺倒一滚,直接滚下桌,掉地上溜走了,它要是再待下去,一定会发生更丢人的事情。

顾北月不懂小东西怎么了,他也没放心上。既然武功有望恢复,那接下来的日子他就有得忙了。

尧水别院一片寂静,龙非夜和韩芸汐一边坐等楚天隐的好戏,一边关心着唐离的婚事。而一直岿然不动的宁承,终于坐不住了!

因为,端木瑶和康成皇帝都不相信楚天隐的说辞,端木瑶点名道姓要楚清歌出来见面,康成皇帝则要宁承从风林郡退兵,并且公开道歉。

“楚天隐,你跟康成皇帝说了什么?”宁承冷冷质问。

楚天隐直视宁承愤怒的眼眸,认真说,“薛皇后是我杀的,西周要敢兵犯风林郡,就得先过我楚家军这一关。就说这句。宁王殿下若不相信,大可问帐里的人,在下写那封信函时,不少人都看着。”

楚天隐身旁的人,可都是宁承安排的,早就将此事禀给他了。

楚天隐会主动认罪,他颇为意外,他当初想把责任全推楚天隐身上,还担心楚天隐会拒绝。

“把你交出去,康成皇帝还不满意?他还想怎么样?”宁承冷冷说,“本王把你交出去,也是给他台阶下了!若要开战,本王也不怕他!”

“在下也觉得蹊跷。宁王殿下若不相信在下,在下也无话可说,任由处置便是。” 楚天隐无奈地叹息,“宁王,在下主动担下罪名,也是想替你洗清嫌疑。毕竟薛皇后一直囚在楚家军中,此事同你和太后并无牵扯。没想到他们还是咬着你和太后不放。依在下看,康成皇帝和端木瑶不只想替薛皇后报仇吧?”

这话一出,宁承立马警觉起来,“你的意思是?”

楚天隐说了三个字,立马让宁承信了他,楚天隐说的是“龙天墨”这三字。

“依在下看,康成皇帝会借此机会,联手龙天墨,东西夹击天宁。他们的目标不是在下,也不是宁王你,而是太后和幼帝!”楚天隐低声道。

见宁承一脸沉色,他又接着说,“康成皇帝以薛皇后被杀为由,征讨天宁,龙天墨以匡正统,除妖后为名征讨太后和幼帝,二者联手,可谓名正言顺。”

宁承朝一旁的副将看去,问道,“龙天墨那可有动静?”

“西部乱之始,天安就一直有调兵的动作,至今无行动,却蠢蠢欲动,随时会动。”副将如实回答。

宁承眯敛起双眸,从侧面看去,一脸阴暗冷酷,他摩挲着下颌,浑身散发出危险的气息来。

若是楚天隐不提,他还真把龙天墨给忘了!

他犹豫了片刻,说道,“且按兵不定,本王瞧瞧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那在下……”楚天隐试探地问。

宁承冷冷笑道,“那罪名,你认与不认,有何区别?只要本王不放手,康成皇帝能奈你何?”

无疑,宁承不会放掉楚家军了。

一旦康成皇帝和龙天墨合作,他一兵一卒都得紧张了。楚天隐知道,自己也算是暂时安全了。

楚天隐双手作揖,遮挡了眼底的讥笑,“多谢宁王殿下!”

楚天隐走后,侍从来禀,“宁王殿下,太后在外求见。”

这话听来可笑,堂堂太后要见摄政王,还得在外头侯着?可是,天宁宫里,就这规矩。

“不见。”宁承看到楚清歌就烦……

三日后,宁承并没有给康成皇帝和端木瑶任何回应,康成皇帝面子拉不下来,怒而下令出兵一万攻打风林郡。

就这样,战争又爆发了。

宁承原本并不忌惮西周的兵,在不用提防北历的情况下,他想集中大部分兵力对抗西周,速战速决的。可是,被楚天隐那么一提醒,他不得不加重对天安国的提防。他只能陪着西周慢慢打,一边打,一边观察形势了。

其实,康成皇帝没想真开打的,可是,宁承的态度让他没有台阶下。

皇后被劫持,他大义灭亲,不受楚家军威胁,如今皇后被杀,他必定态度强硬,否则他和西周的面子就都没了。

而龙天墨那边,只是看上去像蠢蠢欲动而已,实际上也一直没动的打算。如今见西周和天宁又打起来,穆大将军总算是点了头,以“诛妖后,复天宁”为口号出兵,在天宁东部发起小规模战争牵制宁承,同时向西周示好,表示愿意继续结姻亲之盟。

如此一来,真真就验证了楚天隐对宁承说的那些话。

不得不说,楚天隐是个人才!

至于端木瑶,等了几日见不到楚天隐,她以天山的名义下了江湖令,但凡江湖地盘,不给天宁行任何方便。

她亲自潜入西京皇宫,要刺杀楚清歌,可惜她内伤极重,终究伤不了楚清歌。但是,楚清歌被吓着了,成日提防着,夜里都无法入眠……

宁承终究不如楚天隐了解康成皇帝和端木瑶,当初只要宁承让一步,哪怕是一小步,给康成皇帝一个台阶,事情都不会闹到这地步。

可惜,宁承信了楚天隐的挑拨。

“楚天隐给宁承找了个大麻烦!”顾北月笑道,“秦王殿下,此人并非无用之人吧?”

龙非夜很干脆,“告诉他,楚家二老,本王救定了!”

楚天隐如此城府之人,若不控制住,必是大患,龙非夜当然得把楚家二老掌控在自己手中。

“难道殿下已有二老下落?”顾北月微微笑着。

楚云翳可是废他武功的人,提及这人的时候,顾北月竟还笑得出来,真真难以琢磨。

“唐离大婚之日,正是救人最佳时机。”龙非夜冷冷说。

顾北月立马就懂,楚家二老怕是被囚在云空商会总部了,再过些日子,云空商会就要有喜事了,还真是个好机会。

宁承把楚家二老囚禁在云空商会总部,确实在最安全的,因为没有人会想到宁家和云空商会会有瓜葛。

若非楚天隐透露,龙非夜和韩芸汐也猜不到宁家就是当年的狄族宁家吧。

龙非夜和顾北月都知晓了狄族之迷,宁承至今对楚天隐半信半疑,怕是还不知道家族秘密已被泄露。

没几日的时间,西周和天宁边界,战线拉长,而天宁和天宁在东边,也越战越激烈,宁承都无暇理会宁静的婚事。

坐收渔翁之利的龙非夜和韩芸汐却清闲得很,韩芸汐都还有时间给唐离准备大礼,她和龙非夜第二次去唐门。

在去唐门的前一夜,龙非夜收到剑宗老人的回信,信中并没有提及薛皇后的事情,只询问他身体如何,内伤是否恢复了。

师父知道师父的失心疯恢复了,才会给他回信。这信,他并没有给韩芸汐看。薛皇后那事,师父没提,他也就当过去了。

韩芸汐和龙非夜到唐门的时候,唐夫人和茹姨已经将要去带去提亲的聘礼都准备好了,一共是十件唐门暗器,一件是已经没针了的暴雨梨花针,九件一般般的。

按照云空大陆的婚事,提亲是男方上女方家提亲,需男方母亲带二字亲自登门求娶,并且带上算命先生合八字,定婚期。

这是一个进入云空商会总部,千载难逢的机会,龙非夜和韩芸汐岂会错过?

唐夫人早就空出两个名额来,让龙非夜和韩芸汐乔装打扮,一起前往。只可惜茹姨又意见了,“依我看,芸汐还是别去了。”

韩芸汐狐疑地看去,茹姨竟会叫她“芸汐”,她们没这么熟吧?

不用韩芸汐开口,龙非夜冷冷问,“为何?”

“她去了也无用,不如让楚西风去,到时候救人的话,也能帮上忙。”茹姨说的不无道理,韩芸汐可没能耐跟龙非夜去救楚家二老。

楚西风吓坏了,连忙拒绝,“不必不必,属下到时候只要跟着殿下便可,不必提前熟悉。”

多么自觉的下属呀,韩芸汐瞬间原谅了楚西风之前骂过她的仇。

“哎呀,人就这么定了。大家都休息去吧,明儿一早就出门!”

唐夫人圆了场,虽然媳妇不是她满意的,可是儿子终于要成婚了,她还是很高兴的。

众人正要散,龙非夜一句话就让所有人戛然止步,他说,“楚西风,你留着,好好查一查到底是什么人勾结了端木瑶,透露了尧水别院的位置!”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