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64章 提亲,事端又起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有人和端木瑶勾结?

龙非夜这么一说,大家都震惊了。

一直没出声的唐子晋直接站起来,“唐门的人?”

“总不会我本王手下的人吧?”龙非夜反问道。

“这到底回事?”

唐子晋当初其实很希望龙非夜能娶端木瑶,如此一来不仅仅能稳稳掌控天山的势力,而且也能借用西周之力。

可希望归希望,事情到今日这个局面,他很清楚他们和端木瑶注定是敌对的。

楚西风将事情来龙去脉说了出来,唐子晋和唐夫人皆惊。

比起相信自己门中人,他们更相信龙非夜尧水别院的人不会,也不敢勾结端木瑶,透露任何信息。

要知道,龙非夜在管教下属方面,绝对狠绝。倒是唐门中人,人多嘴也杂,只是……

“知晓尧水别院位置的,人也不多呀!”唐夫人若有所思地说。

“把知道的人全都关起来,一个个审,我就不信审不出来!”唐离舌尖抵嘴角,眼眸微眯,散发出危险的气息,“敢勾结端木瑶,活腻了吗?”

“对,一个个审,就用那个……那个叫什么来者……”

唐夫人没想起来,韩芸汐提醒道,“鼠……”

“对!鼠刑!就是这个。”唐夫人大喜,给了韩芸汐一个“你懂的”的眼神,“就用鼠刑来审,一定能审出来!”

茹姨站在一旁,嘴角紧紧抿着,难得这么安静。

“这是大事!宁可错杀,不可错过!我唐门绝不允许叛徒存在!”唐子晋表情凌厉,他严肃地说,“意茹,你别去了,这件事就交给你。你和楚西风好好查一查,无论是谁,决不姑息!”

茹姨可想跟着唐夫人去提亲了,可是,眼前这事让她忐忑,也让她拒绝不了。

“茹姨,有问题吗?”龙非夜问道。

“没!怎么会有问题?”茹姨连忙开口,“唐离的婚事是大事,此事更是大事。你们放心去吧,这件事就交给我!”

“楚西风,好好配合!有什么进展,随时禀告。”龙非夜冷冷交待。

“属下明白!”楚西风恭敬领命。

龙非夜这语气和态度可都不善呀,只是,此事不管是唐子晋不敢再那长辈的身份压他,叛徒之事幸好没引起什么大的损失,否则他这个门主都难逃其咎。

是夜,龙非夜在唐离院里留下,用唐离的话说,提亲前一晚上,他非常紧张,必须得和龙非夜这个当哥哥的谈谈心。

韩芸汐则留在唐夫人屋里,用唐夫人的话说,提前前一晚上,她非常激动,有些事得找个人一起谋划谋划。

至于茹姨,一宿都被楚西风缠着查叛徒一事,根本没得休息。

翌日清晨,韩芸汐和龙非夜用上了唐门特制的人皮面具,韩芸汐乔装成唐夫人的婢女,龙非夜则乔装成侍卫,两人站在唐夫人左右,怎么看怎么登对。

虽然只是提亲,可是提亲的队伍还是颇为气派的,在唐门山门前一列,远胜韩芸汐当年出嫁的仪仗队。

前面四名侍卫开道,唐离骑着高头大马在后,其次是唐夫人的马车,韩芸汐自是陪唐飞入坐在车中,龙非夜骑马在马车旁守护,再往后的马车是喜婆和算命先生。聘礼在最后面,除了十件暗器之外,还有整整十车的金银财宝。

唐夫人原本只准备了两车,意思意思而已,韩芸汐却说了,“云空商会不缺钱,咱们唐门也不缺。”

别人不懂,唐夫人却立马明白她什么意思,她以门主夫人的身份,绕过复杂的手续,直接令人从库房提了八车出来。

一切准备就绪,正要出发,茹姨风风火火赶下山来,“等等!”

唐夫人掀起车帘看去,不悦道,“吉时到了,等什么呢?有什么事回来再说。”

“不是说好两车聘礼的吗?怎么变成十车?”茹姨质问道。

唐夫人不善理财,连自己袋子里有多少银子都不清楚,真正掌财权的是茹姨。

“回来再说,误了吉时不好!”唐夫人不悦道。

“提亲而已,还看什么吉时。带那么多聘礼去,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有多稀罕那丫头,两车意思意思足矣!”茹姨是个小气鬼。

韩芸汐坐在车里闭目养神,懒得和茹一般见识。

“我就这么个儿子,唐门就这么个少主,无论如何,他的婚事寒碜不得!这聘礼就是唐门的面子,就是唐离的面子,丢不得!就这么定了!来人,出发!”唐夫人很果断。

“嫂子,这事咱们不是都说好的吗?”茹姨急了。

在韩芸汐和龙非夜来之前,她和唐夫人整日都在商议这件事,从提亲到婚礼再到婚后,甚至连日后有了孩子,她们要如何刁难宁静,全都说得好好的。她给唐夫人出了不少妙计,唐夫人全都采纳了。

这才刚要去提亲,怎么就变卦了?昨晚上,韩芸汐到底和唐夫人聊了什么?

“说好了也能变。”唐夫人低声说,“唐离的事情你就别插手了,你赶紧把那个叛徒揪出来,否则我这心呀,放不下。”

唐夫人说完就放下窗帘,车队启程,茹姨愣愣地看着,心,越来越不安。

虽然一些小事情上,唐夫人喜欢跟她呛,但是在大事上,唐夫人基本都还是会听她的。聘礼的事情,唐夫人竟连告知她一声都没有。

自从姐姐唐意婉过世之后,她就接替姐姐,追查迷蝶梦一事,唐门的其他事情,她并没有说话权,毕竟是她哥哥嫂子当家。

后来因为唐夫人闲懒慵懒,不太管事,她帮着唐夫人,帮着帮着手中的权利也就越来越大,甚至掌控了唐门的财政大权。

茹姨一心为唐门,一心为东秦,可是,她终究是有私心的!掌权太久,总怕有失去大权的一日。她已是唐门的二把手,位居唐子晋之后,不想沦为第三,第四!

她原本提防的是唐离的妻子,担心将来的少夫人会取代她的位置,替唐夫人掌管事务。唐离和宁静的婚事确定之后,她偷偷松了一口气,因为宁静是永远得不到唐夫人的信任的。

只是,没想到韩芸汐会来插这么一脚!

看样子,于公于私,她都必须尽快想办法收拾这个女人了!

韩芸汐他们走了三日,云空商会就派了带路人来引路,一路往北奔波了几日,他们抵达一个大峡谷。

越往北,冬雪越厚。

南方已经草长莺飞,花开遍地,渐有夏日之感,北方,尤其是山区却还春寒料峭,冰雪初融。

入山谷前,引路人停了下来,吹个口哨便引来一批黑衣侍从。

“这是什么意思?”唐离警觉了。

“唐少主,勿怪。他们是来带牵马的,请你们蒙眼,只需半个时辰,便可抵万商堂。”引路人恭敬地说。

这是不想让他们知道进入山谷的路怎么走喽?可是,他们今日来提婚是此药,探路才是目的呀!

“如果本少主不乐意呢?”唐离冷冷问。

他骑着在高头大马上,冷眼睥睨,虽一身胜雪白衫如谪仙,可这表情却十足的不学无术纨绔相,引路人着实不明白,静会长怎么就瞎了眼,瞧上这种人呢?

对于将来的姑爷,引路人不敢怠慢,“唐少主息怒,这规矩并非针对你们,这是云空商会的规矩,万商堂之外的人,哪怕是自己人,也需蒙眼入谷。还望见谅。”

“这山谷多大呀?得走半个时辰?”唐离一脸不耐烦,实则是在试探。

引路人也聪明,答道,“山路难行,走慢些,小心为上。”

“这么说,快的话,不必半个时辰喽?”唐离再问。

引路人直接避开,“唐少主,咱们还是赶紧入谷吧,静会长他们已经在等了。”

“她就这么等不及呀?”唐离呵呵大笑,嘲讽十足。

引路人怒了,静会长那么好的女子,怎么就插在这么一坨牛粪上,还被如此羞辱!引路人险些忍不住,可最终还是压着怒火当没听懂,耐心劝,“唐少主,走吧。”

“那就走喽!来人出发!”

唐离故意忽略了蒙眼的事情,龙非夜在后头看着,琢磨着引路人的每句话,韩芸汐和唐夫人却在马车里偷笑。

唐离做戏做得真好,让她们都想凑他一顿了。

引路人忍无可忍,让黑衣侍从一字列开,拦在车队前面。

“唐少主,听说令堂请人算过两家人见面的吉时,再耽搁下去,怕是会误了吉时,还请蒙上眼,随在下进谷吧。”引路人语气重了。

“离我娘算的吉时还有一个时辰吧,你刚刚不说进入就只需半个时辰?急什么呢?依我看,咱们原地休息半个时辰,再入谷不迟!”

唐离说着,便大手一挥,“来人,原地休息。把本少主的酒拿来。”

这到底是走不走呀?

引路人巴不得让这帮人滚,趁早滚,静会长才不嫁给唐离这种纨绔子弟。

可是,他做不了主,而且,他若不把人带到万商堂去,上头怪罪下来,就都是他的错。

他一边差人回去将这里的情况禀告给静会长,一边压着怒火,耐心劝说。

谁知,不管他怎么劝,唐离就是不接受蒙眼入谷。

宁静原本心情就非常糟糕,得知此事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爱来不来,不用催他们!本小姐倒要看看他们能耗多久,到底谁求谁!”她冷冷下令。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