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65章 没心能娶她吗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收到宁静的命令后,引路人顿时有种出气了的感觉,他也不劝唐离了,笑道,“那唐少主你们就先歇着吧,不累了,咱们再走。”

他说完就往一旁石头上坐下,一副跟你们耗定了的姿态。

这……

唐离嘴角抽搐着,其实他不介意耗着的,只可惜,龙非夜和韩芸汐还得把楚家二老救出来呢。

唐离回头朝龙非夜看去,接下来就看他们的了。

龙非夜从引路人刚刚的回答里也揣摩不出太多信息,他早派了人尾随熟悉地形,只是不了解大峡谷里的状况,怕尾随进去会打草惊蛇。

一旦让云空商会的人警惕,想救出楚家二老,可没那么容易了。

所以,他必须采用最保守的方式。

龙非夜轻咳了一声,韩芸汐就搀着唐夫人下车了,她还不忘偷偷冲他眨了下眼睛。龙非夜嘴角无声无息勾了起来,这个女人哪怕易容乔装,眨眼的样子还是那么迷人。

见娘亲和韩芸汐过来了,唐离继续做戏。

他连忙下马,大声道,“娘,这里风大,您怎么下车了?赶紧回去!好好歇着,回头我让你儿媳妇亲自来接你!”

唐夫人狠狠瞪了唐离一眼,没理睬,朝引路人走去。

引路人连忙起身来,“唐夫人。”

“这位兄台,犬子不懂事,还请你看在我的面上,别跟他一般见识。”唐夫人认真说。

引路人受宠若惊,正纳闷着,唐夫人却手脚麻利地往他腰带里塞入一大锭金子,“刚刚的事,就当没发生过,你也别到处说。赶紧把眼罩都拿来,咱们趁早入谷,免得误了时辰。”

引路人摸了摸腰间的金子,知道份量不轻,他心下冷笑,唐少主不要面子,唐夫人还是很顾面子的呀!今日唐离要是在这里耗下去,事情传出去丢的就是唐门的脸。

“夫人言重了!刚刚也没什么事,如果休息好了,咱们就启程吧。”引路人立马让步。

这一切,唐离都瞧在眼里呢,虽然不明白原因,但是他知道那锭金子一定有问题,以他母亲的脾气,再多等一会儿,估计要折回去了。韩芸汐这女人厉害呀,才这么几日,就能搞定他娘了?搞定了他娘,还用怕他爹吗?

思及此,唐离忽然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想,韩芸汐又不是他媳妇,搞定他爹娘没啥用,用龙非夜罩着,唐门也没人敢欺负她。

“还不走,误了时辰,看老娘回去怎么收拾你!”唐夫人路过的时候,狠狠教训了一句。

唐离悻悻的,任由黑衣侍从来戴眼罩,一句话都没敢说。

引路人唐离那悻悻的模样,冷笑不已,低声交待身旁的人,“去给静会长报个信,就说唐少主很怕唐夫人,怕得屁都不过放。唐夫人怕耽误吉时,主动要进谷。”

唐离会怕唐夫人吗?

实际上唐夫人这一路回去马车,心下那个忐忑呀,这还是她第一次凶唐离呢,怎么想怎么不舍得。要知道他,唐离打出生至今,她就没跟他大声过。

她疼这个儿子,已经疼到让儿子他爹都羡慕嫉妒恨的地步了。

待唐离一行人都蒙上眼罩后,黑衣侍从牵着他们的马带他们前行,引路人偷偷拿起腰间的金子来,掂了掂份量,非常满意地收入袖中藏着。

他到死不知道,正是这锭金子买走了他的性命。

马蹄哒哒,车轮轱辘,长长的提亲队伍很快消失在大峡谷中,马车中有黑衣侍从守着,韩芸汐和唐夫人暂时没办法说话了。

她们俩一路过来,像是有说不完的话,日夜聊个不停。人与人之间,真真是讲究缘分的,韩芸汐喜欢唐夫人的脾气,唐夫人喜欢韩芸汐的性子。

唐夫人暗暗想,如果韩芸汐不是龙非夜的妃子,她一定不许唐离错过这个媳妇。

半个多时辰,马车就停下了。黑衣侍从替他们解开眼罩,纷纷退去。

韩芸汐掀起车帘来,发现他们身处在一个大园林中,这园林之大,堪比江南梅园了。难不成是这修在大峡谷中的园林?

正前方在一座气势恢宏的殿宇,金碧辉煌,分毫不输皇家宝殿气派。

一个穿金丝软袍的老者就站在殿前,见唐离下马,他便慢步走下来。唐离心下狐疑着,这老者衣着不俗,气质不凡,他是……

引路人连忙上前引荐,“老爷,这位正是唐门少主唐离。”

“唐少主,此乃我们静会长的父亲,云空商会的老会长。”

宁静他爹?狄族的族长?

唐离眼底掠过一抹复杂,连忙作揖行礼,“幸会幸会。”

这种场合宁静的父亲来,母亲却没来,想必是过世了,唐离并不关心,也没好多问。

此时,韩芸汐搀着唐夫人而来,老会长极有风度,连忙过来迎,“想必这位便是唐夫人了?”

“正是,欧阳老会长,幸会幸会。唐夫人亦是客气。

两人寒暄了片刻,欧阳老会长就将唐夫人他们请入大殿,韩芸汐陪着唐夫人进去,龙非夜却的门口站着。

老会长都要进去了,回头见龙非夜站在门口,笑道,“一并进去吧,老夫这儿防守森严,请宽心。”

“这是唐门的规矩,就让他在门口站着,无妨。”唐夫人解释道。

老会长也就没多说什么,入了大殿,韩芸汐在最后一个人进去的,她特意看了引路人一眼,发现引路人从一旁离开了。

原本以为会见到宁静了,谁知道殿内除了婢女之外,并无他人。

婚事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宁静这个当事人不宜在场,可是,这婚事太特殊了,以宁静的脾气和做派,不露面反倒不正常了。

唐离四下看不到人,心下竟有些失落,今日来提亲,他只需要来露面,也说不上话,他便在一旁安安静静坐着。

唐夫人和欧阳老会长客客气气地交谈,无非是说些场面话,好一会儿才求来宁静的生辰八字,让算命先生当场合婚。

这算命先生自是事先安排好的,不管拿到的八字如何,都会算出让大家都满意的结果。

韩芸汐纳闷着宁静的年纪竟只有十九,足足小了唐离三岁呀!她原本以为宁静不小的。一个姑娘家年纪轻轻的,能执掌云空大会,真真不简单呀!撇开各种复杂的关系不说,唐离这成日不思进取的富二代能取宁静,其实是赚到了。

她偷偷朝唐离看去,想用目光嘲讽他一下,谁知道唐离竟在走神。

“本月廿八,正是良辰吉日,只是,必须午时前过门,过了午时,凶矣!”算命先生捋着胡子,认真说。(古代一个月为二十八日,廿为二十,廿八便是二十八号)

老会长和唐夫人都点了头,没意见。

算命先生又说了些忌讳的细节,二老皆虚心听着,谈了半个多时辰,都很顺利。

最后,唐夫人朝喜婆使了个眼色,有些话唐夫人不好直说,自是得喜婆来讲。

喜婆和欧阳老会长交谈了双方的一些习俗差异,最后提起了聘礼。

“欧阳老会长,这是唐门送来的聘礼,唐门暗器十件,金银珠宝十车。”喜婆拍着宝箱,笑呵呵说,“唐家可是老身见过最慷慨的婆家,且不说这十件暗器,就是这十车金银珠宝,那绝对称得上云空第一聘了!唐门这诚意可是足足的!静会长有福气呀!”

这时候,躲在一旁偷看的宁静嘴角泛起一抹不屑,十车金银珠宝确实大手笔,可是,她不稀罕!

她手中掌控的财富,她每年为云空商会创造的财富,岂止这十车的百倍千倍?

她更感兴趣的是那些唐门暗器,因为那些东西是大哥特意交待过的。

欧阳老会长起身来,一一看过那些金银珠宝,视线最后落在存放暗器的宝箱中,喜婆连忙打开来,只见大宝箱中放了十个小宝箱。

喜婆一一打开介绍,最后一个正是暴雨梨花针,“这是唐门排行第二的宝,一直由少主保管,如今以暴雨梨花针为聘,也算是唐少主的一番心意。”

“有心了。”欧阳老会长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

他其实宁静的手下而已,宁静让他来做戏,就只交待了一句,一定要见到暴雨梨花针,否则这桩婚事免谈。

“没心能娶走宁静吗?”唐离忽然吊儿郎当地笑,不知情的人只当他轻浮,知情如唐夫人,韩芸汐则知道,唐离这话中有话。

暴雨梨花针已经被他用光了,如今只剩下空壳子,没了心。

欧阳老会长笑了笑,没正面回答唐离,而宁静却受不了了。

宁静原本已经将这个男人忽视,听了这话,实在忍不住朝唐离看过来,见唐离那坐姿,那表情,再听他说话的语气,她整个人更加不好了。

原本听引路人来禀的情况,她还能忍,如今亲眼见这个男人的真面目,她简直忍无可忍,她当初怎么就……怎么就那么眼瞎呀!

这个男人除了那一身白衣之外,哪点有谪仙之姿了?哪天又俊逸之风了?

她该怎么面对他一整年?而且还得待在唐门里!

宁静终于忍不住走出来,冷冷问,“唐离,如果我说不能,你是不是不打算娶我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