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67章 叛徒是什么人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龙非夜要亲自审?

茹姨眼底掠过一抹复杂,急急道,“不妥吧?依我看,这些日子你和芸汐还是少露面为妙,既有叛徒,难免会将你和唐门的关系透露出去。”

这话一出,茹姨似乎有些后悔,面露懊恼之色。

韩芸汐立马问,“这一点是我一直纳闷着,端木瑶至今不知晓殿下和唐门的关系,就只知道尧水别院所在。你们说这个叛徒是怎么和端木瑶勾搭上?又为何只透露尧水别院的位置,其他的都没透露?”

以端木瑶那种脾气和智商,如果知晓龙非夜和唐门的关系,早就威胁到门口来了,不可能至今还沉住气的。

龙非夜看着茹姨,寒眸深得见不到底,唐子晋捋着胡子,一脸若有所思,“意茹,你不提,老夫倒是忽略了这点。”

“确实是怪。”茹姨想了片刻,才又说,“正是因为此事过于蹊跷,所以我觉得非夜还是得小心为上,毕竟唐离的大婚在即,这个时候出什么乱走,那婚事就不好收拾了。”

“但凡有嫌疑之人,你觉得本王还会放过吗?”龙非夜冷冷反问,这话似乎说给茹姨听的。

茹姨扯了扯嘴角,笑得很难看,“或许这个叛徒并非唐门中人,并不知道唐门和秦王府的关系?”

“对!可能我们一开始就猜错了!”唐离认真说。

“这么说来,你们是怀疑本王手下的人?”龙非夜冷冷问。

“你手下的人也都清楚咱们和唐门的关系,有什么好怀疑的?”韩芸汐反问道,“尧水的位置一直都是保密的,我就不信端木瑶会误打误撞找到那去!而且她还去得那么巧,他们一从唐门回去,她正好也去了!唐门中人嫌疑最大!”

“此事,当真蹊跷呀!”唐夫人喃喃自语,“这叛徒就只透露尧水别院的位置,倒也没其他目的?这是什么情况?”

“似乎也没有敌意,就想让端木瑶却找龙非夜疗伤。”韩芸汐冷冷说。

谁都听得出来,她这话中带刺,藏话,难不成她心中有什么嫌疑人了?众人面面相觑,气氛微妙起来。

唐子晋沉思了许久,朝茹姨看了一眼,眼底闪过丝丝复杂,他似乎怀疑了什么,只是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怀疑。

“先审再议吧!若是唐门里的人,逃不掉的!”他认真说道。

“来人,把牢里的人全都带刑审堂去!”茹姨不再反对。

韩芸汐也一同去刑审堂,她一路无话,暗暗琢磨着龙非夜会如何审讯那些嫌疑人。

其实,龙非夜和她一样,心中早就有一个嫌疑人了,他应该知道关押的那些人极有可能是无辜的。

刑讯的话,龙非夜并不会用鼠刑,还有什么比鼠兴奋更残忍的吗?腰斩、枭首、车裂或者说活埋、棍刑、锯割?

她知道他这辈子注定要手染鲜血,可是,她希望他手中无辜的鲜血少一些,再少一些。

事关重大,唐夫人和唐离也跟了过来。

唐门的刑审堂简直就是个地狱,昏暗的屋子里,四壁挂满了各种刑具,数不胜数,绝大部分都是韩芸汐不认识的,也想象不出如何用。

十来个嫌疑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一个一个都五花大绑,蹲在角落里,一见到他们来,全都往墙角里缩。

却有个十三四岁的少年站起来,为所谓惧地直视他们,“秦王殿下冤枉啊!我们是冤枉的!你若杀了我们,会让唐门弟子寒心的!”

大家都震惊了,居然有人敢站出来喊冤,还是个少年?就不怕自己被第一个拉出来审吗?

“放肆!来人,给我封了他的嘴!”茹姨冷冷下令。

龙非夜却拦下,“给他松绑,带过来。”

他往刑审大位上一坐,黑衣劲装融入一室昏暗,冰冷的侧脸若隐若现,不怒之威,让激动的少年一下子就安静下来,不敢多言。

“松绑?”茹姨不可思议。

“还不照做?”唐子晋不悦出声。

茹姨亲自给那少年松了绑,那少年却心怯,不敢上前。茹姨推了他一把,他险些摔在龙非夜脚下。

“知晓尧水别院位置的,就剩你们几个了,告诉本王,如何才能证明你们是冤枉的?”龙非夜冷冷问。

少年低着头,没做声。

“如果证明不了你们是冤枉的,你们就休怪本王无情!”龙非夜难得有耐性,又道,“让唐门弟子寒心,总比把唐门卖了好吧?”

一旦他和唐门的关系曝光,且不说会坏他的事,唐门本身的麻烦也不会小!

少年双手紧紧握在一起,似乎在犹豫什么。

韩芸汐将一切看在眼中,她认真说,“秦王在这,有什么话直接说出来,过了这村可没有这店了!”

少年朝韩芸汐看去,立马就跪下,“秦王殿下,王妃娘娘,唐门中除了我们,还有你们几个也知晓尧水的位置。”

这话一出,全场一片寂静!

在场的龙非夜,韩芸汐,唐子晋,唐夫人,唐离和茹姨,楚西风七个人确实都知道尧水别院的位置。

这孩子的话,真有意思!

“什么话?秦王难不成还会自己出卖了自己?”茹姨说着,扬起一巴掌就要打,韩芸汐急急上前拉住了她的手,怒声质问,“还未问清楚呢你就动手?要屈打成招吗?”

茹姨狠狠甩开韩芸汐的手,冷冷道,“他说的这什么话?简直就是狡辩,我看他的嫌疑最大!”

“他这话有错吗?他说的是我们几个,不是单指秦王!秦王是不会自己卖了自己,可是我们几个……”

韩芸汐话还未说完,茹姨就冷笑起来,“哥,嫂子,你们听听!她这是怀疑到咱们头上来了!”

“芸汐不是这意思吧。”

唐夫人虽然偏袒韩芸汐,却不偏袒那少年,她高高在上打量那少年,问说,“还敢狡辩,来人,先给我掌嘴!”

“等等!”韩芸汐拦下,正要开口,唐夫人不高兴了,“芸汐,你不会连我都怀疑吧?”

韩芸汐该怎么回答?

她怀疑茹姨呀!

可是,没有证据?口说无凭。

“如果连你都怀疑,看样子我和大哥也脱不了嫌疑了,哦,对了,还有唐离!”茹姨故作无奈的表情。

龙非夜一直没开口,正是这个顾忌,口说无凭,只会打草惊蛇。

韩芸汐很聪明,可是,她的妇人之仁会让她变笨。

“芸汐的意思,是想让这帮人心口口服吧。”龙非夜开了口。

韩芸汐点了点头,知道自己冲动了。

“叛徒还没查出来,如何心服口服?”茹姨不屑地说。

龙非夜直接当没听到,冷冷问那少年,“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孔曦。”少年答道。

“家中有哪些人?”龙非夜又问。

他想做什么呢?

茹姨蹙着眉头,有些不安,韩芸汐和唐离他们却很疑惑,揣测不出龙非夜的心思。

“父母都已经不在了,就只有一个奶奶。”孔曦如实回答。

“几岁了?”龙非夜又问。

“还差七日就五十三了。”说起奶奶,孔曦的眼睛亮堂堂的,好几日没回去了,奶奶一定想他了。

听到这里,韩芸汐懂了,可怜这少年却还不明白。

龙非夜没有问下去,冷冷下令,“来人,把孔曦的祖母带过来。”

孔曦大惊,都忘了对龙非夜的忌惮,怒声质问,“你想做什么?”

龙非夜没回答,他垂着眼,修长的手指轻轻敲扣着扶手,咚咚咚,一下下似乎敲在众人的心里,让大家忐忑不安。

茹姨的脸色有些苍白,“非夜,你找一个老人家来做什么?这儿的事还嫌知道人少吗?”

龙非夜没理睬她,茹姨眉头锁得更紧了。

“成了成了,这孩子先押下去!先审其他人。”茹姨又道。

龙非夜还是没理睬,茹姨朝侍从使眼色,只可惜,龙非夜坐在那里,他不出声,就是唐子晋也不敢太自作主张。

一室寂静,少年低着头,越来越慌张,两首十指握得紧紧的。

忽然,他抬起头来,大声道,“是我!是我勾结端木瑶的!秦王殿下,求你放过我奶奶,我什么都认了!”

“只要你放过我奶奶,别让我奶奶来这儿,别让我奶奶知道这些事!我什么都告诉你!”

孔曦明显强忍着恐惧和眼泪,他说话的时候双唇都在颤抖。

这不是屈打成招,但是和屈打成招有什么区别吗?

韩芸汐非常肯定,这个少年不是叛徒!而且,她也坚信,龙非夜不可能这么轻易相信少年的话。

龙非夜,到底想做什么?

孔曦怕龙非夜不相信,解释道,“秦王殿下,真是我勾结端木瑶的!我,我就只卖给她一个信息,就只说了尧水别院的位置,其他的都没说!”

“你怎么联系上她的?”韩芸汐问道。

“她在黑市发布信息,想得到秦王在尧水郡的住所,我就……”

孔曦话还未说完,茹姨陡然怒斥,“好呀,你敢擅自接黑市的买卖?说,你是不是在黑市倒卖唐门暗器了?”

孔曦不做声了,无疑是默认。

在黑市倒卖暗器,恰巧看到端木瑶发布的信息,所以顺便捞了一笔?又没有泄露唐门的秘密。

如此听来,还真像那么一回事!

韩芸汐又朝茹姨看去,回想起孔曦刚才说的话和茹姨态度,他并不像是茹姨安排替死鬼呀!

难不成他真的是叛徒?

这时候,侍从将孔曦的奶奶带过来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