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70章 结果是什么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子时已到!

山中夜风特别凉,婢女站在孤山亭中,缩着脖子哆嗦个不停。亭子周遭,除了摇曳的野草,再无其他影子。

等了许久,端木瑶都没有来,婢女没有得到韩芸汐的命令,不敢走。

“不会来了吧。”唐夫人低声。

韩芸汐看着前面的昏暗的小路,非常肯定,“会,一定会来。即便我们怀疑错人,她也一定会来。”

“你怎么就这么肯定?”唐夫人不解,若非对韩芸汐信任,她等到这时候早就走了。

“唐夫人,你喜欢过人吗?”韩芸汐问道。

“不喜欢我嫁他作甚?”唐夫人笑了。

“喜欢一个人,就想了解他的全部!全部!”韩芸汐特意强调,这话触动了唐夫人沉寂许久的少女心,她淡淡的感慨,“是呀!”

“所以,端木瑶一定会来!”韩芸汐认真说。

看着她那剪水双瞳,明澈坚定,唐夫人忍不住想问,想问一问这个奇女子,她有多喜欢龙非夜?她知道龙非夜多少事?

只是,唐夫人终究没有问出口,这丫头和非夜之间的事情,她管不了的。

半晌,唐夫人喃喃问,“芸汐,那爱一个人呢?爱一个人是不是可以忽略他的全部?”

韩芸汐摇头了,“唐夫人,爱是自私的。爱一个人就想成为他的全部,他过往的一切都不重要了,不是吗?”

唐夫人看着韩芸汐,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她只有点头。她越发的喜欢这个丫头了。

这是多么坦率的女子呀!

爱情就是自私,就是占有,就是独享,可是,有多少人敢承认?

这话,要是被子晋和意茹听了,怕是会千方百计让韩芸汐离开非夜吧!非夜的全部,怎么可以只是一个女子?

哪怕她是个传奇,她都不能成为非夜的全部!非夜的过往太重要的,更加无法忽略。

“芸汐,爱,也是成全。”唐夫人淡淡说。

“不。至少我不会!”韩芸汐很固执。

唐夫人正要劝,这时候不远处的草丛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她们两人立马警觉起来,很快,便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不是别人,正是端木瑶!

韩芸汐又赌赢了一次,端木瑶真的来了!

她一步一步往孤山亭中走,微弱的灯火都映照得出她脸色的苍白,她的内伤并没有好转。

她给师父写了好多封信,执意要师兄帮她疗伤,可是,师父居然说师兄也受伤了,帮不了她。还介绍江湖上的其他高手给她。

她执意要等,等师兄的内伤恢复,她等得起!

一见婢女,端木瑶眼底掠过了一抹复杂,她什么都没说。

“这位便是瑶公主吧?”婢女恭敬地问。

“约本公主的可不是你呀!唐意茹人呢?”端木瑶高高在上地打量她。

这语气,似乎很熟!

唐夫人紧张了,想出声韩芸汐用目光阻止了,端木瑶虽然受伤,但是警惕性还在的,周遭的动静未必逃得过她的耳朵。

“瑶公主,我家主子临时有事不能亲自来,所以让我来送东西。”婢女答道。

“那东西呢?”端木瑶有些急了。

“我家主子说了,之前的账还没完,得先清了。”婢女答道。

听到这里,紧张的就不止唐夫人了,韩芸汐也绷着神经。引蛇出洞引的并非叛徒,而是端木瑶!

韩芸汐想从端木瑶嘴里套出话来,证明她心中的嫌疑人就是叛徒!

所以,端木瑶接下来的话很重要,紧张的时刻终于到了!

“先前的账?本公主欠她什么了吗?”端木瑶冷冷反问。

唐夫人不自觉握紧了韩芸汐的手,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她,似乎在问,“是意茹吗?意茹怎么可能干出这种事?”

韩芸汐给她一个肯定的目光。

唐夫人握得更紧了,快把韩芸汐的手握碎,可是,此时韩芸汐都忘了疼,她等着,等着端木瑶亲口承认一切,等着唐夫人亲耳听到一切。

她不稀罕茹姨向她和龙非夜认错,她只要茹姨去孔奶奶面前磕头,去孔曦那孩子坟前忏悔!

“就是先前那件事,瑶公主不会那么快就忘了吧?”婢女又试探。

端木瑶冷笑起来,“先前的事,应该是本公主跟她算账吧!她伤本公主伤得不轻呀。其他条件也甭谈了,把东西交出来,之前的账就一笔勾销。”

“瑶公主,你那伤是怎么回事?咱们都心知肚明,你要是不受伤,怎么去找秦王疗伤呀?”婢女嘲讽地说。

真相,就要出来了!

韩芸汐不知何时也握住了唐夫人的手,两个人都全神贯注地听着,生怕漏掉任何一个人词。

谁知,端木瑶却陡然怒声,“你什么意思?”

“奴婢什么意思,瑶公主明白的。这儿也没别人,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瑶公主想要地图,就先得答应我家主子一件事。”婢女又道。

端木瑶冷冷说,“本公主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唐意茹伤本公主的仇,没那么容易算了!你回去告诉她,本公主就给她一个机会,把地图给我,之前的账一笔勾销。否则,本公主丹田之伤,必定加倍奉还!”

听到这里他,唐夫人迷茫了,韩芸汐则一脸愕然。怎么会这样?

婢女不死心,又说,“瑶公主,你明明是故意受伤,我家主子只是配合你罢了,你怎么可以……”

话还未说完,端木瑶便厉声打断了,“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呀?你……你真的是唐意茹婢女吗?”

婢女惊了,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要的东西呢?你没带对不对?”端木瑶逼近,一脸阴狠。

韩芸汐心知不好,急急往一旁打了几枚暗针出去,听到周遭有动静,端木瑶看了几眼,不敢多停留。

“你告诉唐意茹,乖乖把地图送我庄上去,否则……后果自负!”她留下警告,立马转身离开。

婢女吓得都呛,跌坐在石椅上,整个人都僵了。

唐夫人和韩芸汐起身来,面面相觑。

唐夫人蹙着眉头,沉默了很久,才开口,“芸汐,你怎么……怎么就怀疑到意茹头上去了?她的脾气是不好,心眼也不好,可是,她绝对不会背叛唐门,出卖非夜的!这点我敢以性命担保!”

韩芸汐愣着,并没认真听唐夫人说什么。

她无法相信试探的结果,一定是哪里出问题了。

“芸汐,你说话呀!”

见韩芸汐那表情,唐夫人急了,“你还怀疑意茹不成?你刚刚也听到了不是?呐,这件事我就当没发生过,你可交待好那个婢女,让她口风紧一些。万一要让意茹知晓此事……唐门会更热闹的。”

韩芸汐直摇头,她想不出哪里出问题了,这个婢女是龙非夜安排在茹姨院中的,绝对能信任。

难不成是端木瑶发现了什么异样,所以演了一出戏?

可是,端木瑶都来了,她还能发现什么一样,刚刚婢女所说的话,并没有泄露什么。

“芸汐,回来了回去了,回去再说!”唐夫人拉着她要走。

“夫人,你先回去吧,我想静一静。”韩芸汐淡淡道。

“你还怀疑意茹?”唐夫人怒了,“芸汐,我知道你不喜欢意茹,可是,这种事情不能随意栽赃的,你凭什么怀疑她呢?”

韩芸汐该怎么解释?

刚刚的试探就是铁一样的事实。

“是我多心了。唐夫人,这事还请你原谅。”韩芸汐淡淡说。

唐夫人这才松了口气,“我知道你心急,先回去吧。”

回到山上,唐夫人又交待了几句话才放心离开,她一走,龙非夜就出现了。

“是我错了吗?”韩芸汐淡淡问。

“可能错了。”龙非夜答道。

“可是……”韩芸汐不相信自己会判断错误,她不仅仅是直觉判断,而且有十足的依据。

“也有可能,孔曦的事……我们打草惊蛇了。”龙非夜看着韩芸汐,眼底尽是复杂。

一旦打草惊蛇,要查出真相就难了。

可是,孔曦的事情他们不得不打草惊蛇,否则孔曦即便死,都不会透露出线索来。这个案子只会以孔曦认罪告终。

最后龙非夜做了个决定,“且按兵不定。”

韩芸汐虽然不甘心,却也是这个想法,他们再查下去最会让对方越来越警觉,或许先冷一冷这件事,过一阵子再来追查会比现在容易。

龙非夜送韩芸汐回房去,他并没有进屋,就站在门前。

来唐门这些日子,她住在他专属的院子里,他每晚都去唐离那儿,难得这么晚了他送还她回来。

韩芸汐看着他,缓缓关门,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觉得两个人像是身处两个世界,白日在一起,夜里,便要分开,各自关门。

房门即将关上了,韩芸汐忽然停住,“你还不走?”

龙非夜淡淡道,“放心,本王信你的判断,她逃不掉的。”

“嗯!”韩芸汐也信他的承诺,“将计就计。”

她明日得和楚西风说一声,让楚西风做做戏,让那位叛徒误以为自己安全了。且让她得瑟一阵子吧,将来本息一并算!

“关门。”龙非夜淡淡说。

“你先走。”韩芸汐笑道。

“乖,先关门。”龙非夜声音柔了下来。

“你先走!”韩芸汐执意。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