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71章 秦王有大动作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先关门还是先走?

这么小的事情,韩芸汐和龙非夜这两个心大的人居然会计较起来。

只是,计较也不过一两句话而已。

“你先走。”

韩芸汐说了第二次,龙非夜就真转身就走了。

韩芸汐心头微怔,似欲言却又止,她没有多看,果决地关上房门,却站在门后,脑袋抵在房门上一动不动。

她想着,想着今夜在山脚下和唐夫人说的那些话,关于“爱”,关于“全部”。

“龙非夜,你不走,可好?”她喃喃自语,声音小得连自己都听不到。

其实,龙非夜没走!

听到背后关门声后没多久,他止步,足尖轻点,便如惊鸿般弹上高空,身影如魅,悄无声息飞落在韩芸汐屋顶。

这些日子夜里他并没怎么去唐离那儿,大部分时间他都亲自守在韩芸汐周遭。

这里,毕竟是唐门呀!

他手下几个大势力,皆由他全权掌控,偏偏唐门是个例外。

论地位,唐门并不如百里军府;论势力,唐门也不如中南都督府;论武力,唐门早就不如幽阁孤苑的影卫团。

百里军府没人敢对他说不,中南都督府唯他马首是瞻,幽阁孤苑的影卫并非出自唐门,而是他多年来从天山弟子里选拔出来的,所有影卫皆如死士般绝对效忠。

而唐门,正因为那份鲜为人知的血缘关系,死死的牵制着他。唐子晋等人,既是他的手下,也是他的长辈,更是母后当年托付复国大业之人。

总而言之,唐门并不完全在他掌控。

龙非夜双手枕着后脑勺,缓缓后仰,躺在屋顶上,他望着星空,那深邃的眼睛却比星空还要神秘莫测。

没多久,楚西风就过来了。他一来就低声禀,“殿下,孔奶奶那边都查清楚了,一切已安排妥当。”

“嗯,天快暖了,蛇也该出洞了。”龙非夜的声音如这夜里的风,冰凉刺骨。

其实,他说的引蛇出洞和韩芸汐理解的并不一样。韩芸汐引的是端木瑶,他可不想再见到端木瑶,他想引的就是茹姨。

“殿下,王妃娘娘今夜……败了吧?”楚西风忍不住打听。

“终究是女人,难免有妇人之仁,随着她去。”龙非夜淡淡说。

“王妃娘娘的心不软,就只对小孩子心软,当初对苏小玉不也这样。”

王妃娘娘不笨,却远远不如秦王殿下的冷静,孔曦的死就让她冲动了。其实,孔曦的事已经打草惊蛇了,茹姨是谨慎之人,必定会知会端木瑶此事。在这种情况下,再试探端木瑶,并没有什么意义。最明智的选择该从孔曦这边下手才对!

龙非夜都把孔奶奶请来了,孔曦宁可死也不敢透露真正的叛徒,这便证明叛徒不仅仅拿孔奶奶来要挟孔曦,还有其他要挟并没有被发现。

这,才是孔曦留下最有价值的线索,才是破案的关键。

楚西风径自嘀咕着,显然已经忘了他家女主子救了他手下多少影卫了,当初在秦王府,这女主子可没少为犯错的影卫说好话呢!

她不是心软,只是心有善念。

也不知道龙非夜没有听到楚西风的嘀咕,他冷冷说,“败了正好,好让叛徒把心放到肚子里去。”

“对!王妃娘娘这一计,也不算是无用功!想必茹姨这会儿正得意着呢!”楚西风笑道。

龙非夜起身来,环视寂静周遭,延绵的山脉,他玩索着,“唐意茹……”

楚西风微惊,这还是他第一回听殿下直呼茹姨的名字,他知道殿下这一回是狠下心要收拾唐门了,只是,收拾归收拾,总不能真把茹姨和唐子晋怎么样了吧?

毕竟,这两人一个是殿下的亲舅舅一个是亲姨呀!

“殿下,唐氏终究是不一样的,望三思!”楚西风忍不住提醒。

其实,在王妃娘娘出现之前,唐门主和茹姨跟殿下并没有什么大冲突,撇开血缘关系不说,唐门对东秦皇族的忠心,并不输百里军服。

茹姨这一回是放肆了,可是,她也没透露任何紧要的秘密,就透露了尧水的位置而已,她针对的就只是王妃娘娘。

说到底,也是对王妃娘娘的身世不放心呀!

龙非夜冷笑起来,“是,是不一样!他们不知本王的心有多大。”

即便不是因为韩芸汐,龙非夜也早就想将唐门的掌控权握在自己手中,因为,唐子晋和唐意茹心中只容得下东秦,都还不如百里元隆懂他。

道不同,心不同,不屑与之谋!

楚西风似懂非懂,叹息道,“主子,总之别毁了唐少主的终身大事。”

“放心,当哥哥的我会送他一份大礼的!”龙非夜冷冷说……

还有七日,便是唐离大婚之日,一贯寂静的唐门一日比一日热闹。

唐夫人是个妙人,再也没有提起那天晚上的事情,韩芸汐听龙非夜的话“按兵不定”,也没有再追究什么,她尽心尽力地帮着唐夫人准备婚礼的种种事宜。

茹姨也一改前阵子的沉默,越来越频繁地过来关心唐离事务,只可惜,她每次提出的意见,都被唐夫人批得一无是处。

这日,韩芸汐正和唐夫人商议场地的布置问题,茹姨又过来了。

韩芸汐建议唐夫人不必大费周章地布置那么多场地,只要在婚房里下心思便可。

“其他地方都不动,就布置婚房一处。先让宁静失落一番,带掀起盖头那一刻,她必会惊喜!”韩芸汐认真说。

唐夫人若有所思地称赞,“先抑后扬,妙哉!”

唐离坐在一旁听,点头如捣蒜,一点意见都没有。

“这是什么道理?难不成你们要讨好宁静不成?”茹姨一边冷笑,一边走进来。

“就是要讨好她。”唐夫人笑了,她非常不乐意,可是,为了让唐离趁早拿下兵械行,她也得和韩芸汐一切想办法,帮唐离收服宁静的芳心。

“大嫂,你这是被宁家的人妖言惑众了不成?凭什么讨好宁静,你还嫌唐离不够丢人吗?”茹姨不悦地问。

话里的刺扎的正是韩芸汐,韩芸汐喝着茶,不出声。

“说什么话呢!”唐夫人不悦道。

“娘,茹姨这是骂你笨呢,说你好忽悠!”唐离怎么可能不插嘴呢?

茹姨一巴掌拍他脑袋,“臭小子,没大没小的,放肆!”

“娘,茹姨又骂你了,说你管教不力。”唐离笑呵呵的,以玩笑的口吻污蔑茹姨。

“你!”茹姨又要打过来,唐夫人立马拉住她的手,“没轻没重的,打伤了怎么办?他那张嘴你也不是不知道!都说你多少回了,怎么还这么爱跟小辈们计较?”

茹姨只能放手, 唐离冲她吐舌头示威,一副我娘罩着我,你能拿我怎么样的姿态,气得茹姨脸都沉了。

她在韩芸汐对面的位置坐下,认真问,“大嫂,你不会真想把宁静那臭丫头供着吧?”

“秘密!”唐夫人神秘兮兮的。

“哎哟,我什么时候成外人了?”茹姨不可思议地自嘲起来,她余光瞅着了韩芸汐,又道,“不对,我连外人都不如了。”

韩芸汐还是沉默不语,唐离坐不住了,正要开口,唐夫人却冷不丁重重拍桌子,“啪!”

别说茹姨了,就是韩芸汐和唐离都吓一跳。

所有人都沉默了,茹姨悻悻的,终究有那么点忌惮的,原以为唐夫人要发火,谁知道她却道,“哎呦,我想起一件事了!”

茹姨松了一口气,谁知道唐夫人又说,“意茹,我一直想问你呢,叛徒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这可是大事,最好能在唐离大婚前把叛徒揪出来,你和楚西风可别让我失望。”

“还……还没什么进展,我尽量。”茹姨答道。

“尽量是什么意思?”唐夫人不高兴了,“你别告诉我你查不出来!”

“事情有些棘手,回头我再详细和你谈。我还有事,先走了。”

茹姨是真不想待下去,她不喜欢这个话题,她到了门口,忍不住回头朝韩芸汐看去,只见韩芸汐不知道又和唐夫人说什么,还边说边笑。

她忽然觉得自己刚刚就像个笑话,句句挑衅韩芸汐,可人家有大嫂和唐离护着,安然不动。

这个臭丫头有什么能耐连得大嫂的信任,无非是仗着非夜在意她罢了!

茹姨琢磨着,等唐离的婚事过去了,她还是得和唐子晋好好合计合计,如何处理这个来头不明的臭丫头。

茹姨刚刚到自己的院子,楚西风就过来了,“茹姨,快!有情况!”

“什么情况?”茹姨急急问。

“找到线索了!孔曦的相好!”楚西风低声说。

茹姨眼底掠过一抹惊慌,只是她还是很快冷静下来,她并没有什么好惊慌的!

叛徒,确实就是她!

只是,孔曦死后,这个世界上就只有端木瑶一人知晓真相,审孔曦之后她就跟端木瑶打过招呼了,无论龙非夜和韩芸汐用什么计谋,端木瑶都不会中计的。

那天晚上的孤山亭里发生的事情,端木瑶全都告诉她,她相信经过那次试探,龙非夜和韩芸汐也死心了,不会再怀疑她。

如今,找出孔曦相好来,又怎么样?孔曦的相好是磨针坊里的丫头锦瑟,这小丫头对一切都一无所知呀!

她,不怕!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