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74章 下场是什么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门主之位,是唐子晋保下茹姨性命的最大筹码,他说得轻松,可心中岂会心甘情愿让出?这不过是没办法的办法,权宜之计罢了。他顶多是失去门主的名头,门主之权,他必定要牢牢掌控在手里的。要知道唐氏族中可不少旁系,庶出之人盯着门主之位呢!

一旦事情暴露,他怕是真的掌控不了大局,所以,即便他让出门主之位,也必须让继位之人在自己掌控之中。

“不如借唐离此次婚事,将门主之位传与唐离,如此一来,旁人便也不会有疑心。”唐子晋试探地说。

他琢磨着龙非夜这一回之所以没有大韩芸汐来,一来是唐门内部的事务不宜让韩芸汐知晓太多,二来,也算是对唐家最后的心软吧。

今日韩芸汐如果在这里,那茹姨是死定了!所以,今日这件事,龙非夜不会大张旗鼓的。

龙非夜冷眼看着唐子晋,没出声。

唐子晋是老狐狸,可惜,一样得落入他的陷阱。

他之所以不带韩芸汐来,并非是对茹姨的心软,只不过是要隐瞒东秦身份而已,韩芸汐来了,很多话他就不好说了。

唐子晋把唐离推出来,却不知道从逃婚之日起,唐离的心就不在他这个父亲这边了。

见龙非夜不说话,唐子晋颇为忐忑,认真说,“殿下,唐离娶的是云空商会会长,他这唐门少主的身份和商会会长一比,确实低了一些。如果端个门主之位,也不至于低人一等。属下在大婚之前让步,也算名正言顺,不至于令人起疑。”

听了这些话,茹姨总算知道唐子晋是尽力在保她,她沉默着,不敢随便说话。

“殿下,茹姨的身份特殊,此事确实不宜宣扬,依属下看,这是个法子。”楚西风看似劝说,实则帮龙非夜做戏。

龙非夜的目的已经达到,只是,茹姨的账还是得算,否则他跟韩芸汐交待不了。

见楚西风都劝了,茹姨才敢开口,“嫂子那也瞒着吧,唐离就要成婚了,别让她糟心。”

龙非夜和唐夫人的关系还是不错的,茹姨打起了感情牌。

龙非夜终于松口,“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茹姨悬在半空的心总算是落回肚子里去,唐子晋也暗暗松了一口气,“谢殿下开恩!”

茹姨郁闷不已,门主之位都让了,竟还要追究她活罪!

她愤愤不满着,可是见唐子晋怒目瞪来,她只能认栽,“请殿下降罪。”

“禁足回龙峰十年。”龙非夜冷冷说。

茹姨惊得险些站起来,却被唐子晋按住,她怒目瞪唐子晋,唐子晋瞪回去,兄妹俩之间,终究是唐子晋这个大哥强势过茹姨。

茹姨低下头,彻底的绝望,她除了安慰自己捡回了一条命之外,还能怎么样?她只能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唐子晋身上。

回龙峰是卧龙山脉一座孤峰,是唐门的宗族坟地,龙非夜这是要她去守墓呢!

“楚西风,你把孔氏老妪带到回龙峰去,差几个影卫守好。”龙非夜朝唐子晋看去,问道,“让唐意茹尽尽孝道,也算是给唐门枉死的弟子一个交待,你说呢?”

唐子晋无法反驳,只能点头。

茹姨都快哭了,忍不住想喊冤,想解释,可是龙非夜不想再听她废话,他冷冷道,“来人,囚唐意茹回龙峰顶,没有本太子的命令,擅救者,死!”

这里并没有旁人,这话是说给唐子晋听的。

唐子晋没说什么,将茹姨拽起来带走。别说茹姨了,即便是唐子晋自己也都还没全缓过神来,事情真真来得太突然了。

一出门,茹姨忍不住甩开了他的手,疯了一般,“大哥,我不服!不服!”

唐子晋阴沉着脸,扔抓住她的胳膊,茹姨再次甩开,“大哥,非夜怎么会变成这样?他简直……简直大逆不道!”

“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你要真的想死,我可以成全你!”唐子晋厉声警告,他受够了,眼前这个蠢货若非他的亲妹妹,他早就亲自送她上路了。

“老夫的门主之位都赔给你了,你还想怎么着?老夫把命也赔给你,满意不?”唐子晋怒不可遏。

“大哥,我死可以!但是,韩芸汐的身份必须弄清楚!”

茹姨的目光非常坚定,唐子晋训斥道,“还说?这件事我自有分寸,不劳你操心。”

唐子晋犹豫了很久,认真道,“去同你嫂子道个别,就说你到北历雪山去,归期未定。说话留点心,今日之事你若敢透露分毫,伤了她的心,哼,你自己看着办!”

茹姨连连点头,她还指望着大哥将来救她呢,怎么都不敢伤嫂子的心的。

茹姨走后,唐子晋回到自己的书房里,一屁股重重跌坐在椅子上,他不停地拧眉头,让自己冷静。

茹姨说了那么多废话,有句话倒是说对了。死可以,但是韩芸汐的身份必须弄清楚。

说得决绝一些,唐门都可灭,但是韩芸汐的身份必须弄清楚。

影族的事情,茹姨只是偷听到,查了快两年什么都没查到,这让他们太不安了。

万一韩芸汐真的和西秦皇族有牵扯,那非夜这颗心陷下去了,还如何能起得来?

唐子晋无法想象下去,茹姨今日的下场给他敲了一记极响的响钟,他必须谨慎再谨慎,今日他这么干脆地让出门主之位,最大的顾虑也是这件事。

他必须以退为进,先打消非夜的戒备心,再对韩芸汐徐徐图之。他想,把唐离扶上来替他分忧唐门里繁琐的事务,他也能抽空好好计划计划这件事。

龙非夜吩咐楚西风盯紧茹姨的事,便去找韩芸汐了,正巧撞见韩芸汐出来。

“龙非夜,我们之前错了,我们得从孔曦那下手才对!”韩芸汐认真说,虽说先按兵不定,可是,她早上起来忽然就想到这件事,“我们太心急了,还得慢慢查孔曦,孔曦一定还有把柄在茹姨手上!一定能查出来!”

龙非夜看着韩芸汐,眼底尽是宠溺和无奈,他淡淡地笑了。

“你笑什么?”韩芸汐认真问。

“韩芸汐。”龙非夜靠近,“告诉你件事,怎么样?”

韩芸汐一脸茫然,“什么?”

“听不听?”龙非夜问道。

韩芸汐只能先把孔曦的事情放一边,“说呗。”

“本王……”龙非夜说得很慢,他认真看着韩芸汐地脸,笑意浅浅,“你傻起来也挺好看的,嗯,本王允许你偶尔犯傻。”

韩芸汐更加迷茫了,“你什么意思?”

龙非夜靠近,轻轻抱住她,低声在她耳畔将茹姨的事情说了出来,除了他拿太子身份压制唐子晋和茹姨之外,其他的他全都说了。

韩芸汐听得一愣一愣的,最后才明白,“好呀!你当初的引蛇出洞就是这个意思?”

“嗯。”龙非夜点头承认。

“那你还由着我去犯错?”韩芸汐怒声质问,忽然觉得自己之前做的都是自作聪明,像个笑话。她讨厌自己在龙非夜面前变得这么傻。

“顶多是犯傻,不是犯错。”龙非夜笑了,“你没犯傻,茹姨也不至于这么快相信楚西风。”

韩芸汐看着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她,服了!

这个男人连耍起手段,玩起人来,都这么优雅!不慌不忙地把事情办了,还办得非常漂亮。

“把茹姨囚在回龙峰,让她照顾孔奶奶终老,可好?”龙非夜问道。

韩芸汐立马点头,“必须的!”

“饶了她一死,换份大礼送给唐离,可好?”龙非夜又问。

“极好!”

韩芸汐想不出还有什么办法比这个办法更加妙的了,茹姨一条命抵唐门门主之位,他们还赚了呢!茹姨的命才没那么值钱。

她知道龙非夜送给唐离的大婚礼物不会太小气,可是,她怎么都没想到会这么大手笔!唐离要是知晓真相,估计会更加崇拜龙非夜了吧。

“此事真相,会告诉唐离吗?”韩芸汐认真问。

“当然。”

龙非夜很肯定,真相不告诉唐离,如何让唐离和唐子晋争权呢?这个道理,韩芸汐一想就懂,“这……终究是为难唐离了,他那性子来做这件事,会难受。”

“他继位是迟早之事,如果能拿下云空商会的兵械行,他便不必深入虎穴了。”龙非夜淡淡说。

他的心大,装着天下。

他的心也小,容不下太多人,唐离算是一个吧。如果可以,他也不想太为难这个表弟。

唐离继承唐门门之之位,总比卧底云空商会来得安全。

“我倒没考虑到这点,能制服宁静,还真不必到云空商会去冒险。”韩芸汐笑道。

在唐子晋他们面前,韩芸汐假装不清楚茹姨一事的真相,没几日,唐子晋就寻了个死囚当替死鬼,了解了这个案子。

韩芸汐没有深究,配合着演了一出戏,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

至于唐夫人,她是真的不知晓一切,她惋惜着,眼看唐离就要大婚了,茹姨要是能晚些走就好了。

茹姨被囚禁在回龙峰之后的第三日,唐离的接亲队伍就提前出发了,来回五日,正好可以在三月廿八之日的吉时,把新娘子接到唐门!

这一回,龙非夜和韩芸汐只是尾随,并没有乔装在接亲队伍里。

韩芸汐那锭金子到底有何用途,即将揭晓!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