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75章 调戏这种事情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唐门少主大婚,接亲的仪仗队伍必定是排场不凡,浩浩汤汤。

然,实际上唐离就带了几个侍卫,带了一辆红色马车去万商堂,跟之前去提亲的队伍根本没法比,简直可以用“寒碜”二字来形容。

连龙非夜都看不过去,问韩芸汐道,“你的主意?”

“唐离自己的主意。”

韩芸汐才不会干这种缺德事,接亲仪仗可是一辈子的记忆,多重要呀!她虽然给唐离和唐夫人出了不少主意,但是,很多事情还是唐离自己做了决定。

“为何?”龙非夜不明白。

“追女孩子的事,你不懂。”韩芸汐笑道。

龙非夜似乎有些尴尬,避开她的视线,没再追问这件事。

追女孩子的事……他的世界里似乎真没这种事情。

几日后,唐离一行人就到了大峡谷,还是之前那位引路人带唐离他们进去。韩芸汐和龙非夜并没有尾随。

半个时辰后,龙非夜说,“唐离应该到了万商堂了,咱们行动吧。”

接新娘子可没那么容易,唐离抵达万商堂喝杯茶吃碗甜鸡蛋后,估计得被云空商会的人折腾了。

接亲堵门这种事,看热闹的人最多了,龙非夜早就交待了唐离,让他尽量拖延时间,能吸引多少人就吸引多少人,好为他们救楚家二老创造条件。

韩芸汐取出一个小瓷瓶,瓶塞一取出,一股蜜糖般甜腻的气息就散发出来,龙非夜立马捂鼻,他讨厌甜味。

“我最喜欢的甜点,尝一口试试。”韩芸汐玩笑道。

龙非夜真拿来要喝,韩芸汐吓到了,连忙抢过来,“开玩笑的,这是彩蜂王毒,会死人的!”

“本王也是开玩笑的,你没看出来?紧张什么?”龙非夜颇为认真的反问。

“我,我……我配合你嘛。”韩芸汐答道。

龙非夜冷不丁抢走她手里的毒,直接往口里倒去,动作快得韩芸汐都拦不住,也没怎么看清楚。

总之她吓着了,“龙非夜你疯了呀?”

她连忙从解毒系统里配制出一大袋催吐水来给龙非夜,“赶紧喝下去,把毒都吐出来!”

彩蜂王毒并没有解药,只能在毒性渗透发作之前,尽快把毒水引出体内。

她都快急疯了,龙非夜却饶有兴致地问,“这,也是配合本王开玩笑的吗?”

韩芸汐愣了一下,又认真看了看他握在手里的瓷瓶,发现那瓷瓶瓶塞不知何时已经被堵上了。

龙非夜,耍她的!

她松了一口气,语气骤冷,“很好玩吗?”

韩芸汐对龙非夜生气的次数,屈指可数,这一回比之前几次要凶很多。

龙非夜看着她,眼底掠过一抹尴尬,迟迟没说话,确切的说,他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和这个女人相处这么久,虽然见她发火过几回,但是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她全对……他全错,玩笑开过他,他当真吓着她了。

韩芸汐瞪了龙非夜半晌,原以为龙非夜会道歉的,谁知道这家伙一言不发,面无表情,就是跟她对视。

她懒得理他了!

她将彩蜂王毒拿过来,加了一味毒药,甜腻的味道便更加浓烈,渐渐在周遭的空气里弥漫开。

没多久,一只个头颇大的毒黄蜂便飞了过来,缠着彩蜂王毒飞了好一会儿,似乎在嗅气息。

韩芸汐收起瓷瓶之后,毒黄蜂便往大峡谷入口飞了进去。

“追上那只黄蜂,快点!”韩芸汐冷冷说。

龙非夜二话不说就抱起韩芸汐,追过去。韩芸汐的语气还是很冷,“放我下来,我在外头等你便可!你跟着那只毒黄蜂走。”

龙非夜没回答,反倒将她抱紧了。

“放我下来,我进去也帮不上什么忙,只会拖累你!”韩芸汐很理智。

“不可能。不放心。”龙非夜淡淡说。

只他脾气,韩芸汐垂着眼,也不多跟他争,任由他抱着飞入了峡谷。

进去之后,他们才知这峡谷内的复杂,丛林茂密之中,有七八条小路,通往不同的方向。

若非有人引路,还真不知道怎么走。

龙非夜抱紧韩芸汐在山林里穿梭,一边提防埋伏在路上的守卫,一边追踪那只毒黄蜂。

毒黄蜂飞得快,而且在茂密的枝叶里飞窜,若非非常认真盯着,很容易将它跟丢的。偏偏,龙非夜一心两用的情况下,还分心在韩芸汐身上。

他知道韩芸汐那锭金子是用来引路的,只是具体的原理,他也不清楚。

“这毒蜂引路,是何解?” 他淡淡问,似乎刚刚的不愉快并没有发生过。

韩芸汐的语气依旧冰冷着,“这种毒属于阴阳毒一类,一阴一阳,可以相互吸引。留在金子上的毒也是彩蜂王毒,属阴,所以没有气味。我手上的属阳,所以气味很浓。毒黄蜂中了阳性彩蜂王毒之后,就会自行寻找阴性彩蜂王毒。”

韩芸汐停了一会儿,见龙非夜没反应,便又补充解释,“那锭金子只要留在引路人身上超过一个时辰,毒性就会在他体表留一个月。毒黄蜂找到他之后,不会扎他,只会吸取他身上阴性彩蜂王毒。这个人会在半个月之后死于普通蜂毒。宁承怀疑不到咱们头上。”

“哦。”龙非夜淡淡应了一句。

韩芸汐没多说,龙非夜也没再问什么,两人明明忙着追毒黄蜂,不方便多说话的,可是,两人都不说话,气氛就非常奇怪。

山路越来越难行,毒黄蜂走的未必是引路人走的路,但是最后一定能到万商堂去找到引路人。

这时候,毒蜂从一片茂密的荆棘林穿了过去,龙非夜抱紧韩芸汐,毫不犹豫转身,后退进去,用自己的身体为韩芸汐挡开荆棘。

待穿过林地之后,他整个后背都花了,韩芸汐则毫发无损。

他大可劈开荆棘,只是动静太多会引来守卫,这是动静最小也是最快的办法。

没多久,龙非夜就嗅到了甜腻的味道,前面那只毒黄蜂忽然折了回来,缠着他们飞。

“怎么回事?”龙非夜淡淡问。

“放我下来。”韩芸汐冷冷说。

龙非夜照做,挑了处隐蔽的平地将她放下,韩芸汐声冷如命令,“坐下。”

龙非夜一坐下,韩芸汐又命令,“把衣服脱了!”

全世界,怕是只有这个女人敢对他说这句话,也就只有她有机会对他说这句话。

这是她第二次对他说这句话。

他听起来和第一次听,然全是两种感受,他还是照做。

韩芸汐绷着一张脸,可当她看到龙非夜背后一大片荆棘划伤的血痕,她就再也淡定不了了,急急问,“疼吗?”

“不生气了?”

他正要转身,她便凶巴巴地拦住,“不许动!”

他还是很听话,她立马取出药膏来,跪坐在他背后处理伤口。

这点伤对他来说不足一提,哪怕在伤口上撒把盐,他也都无关痛痒,可是,当她的指腹轻抚过他后背时,他便不自觉坐直了身体。

“放松!你憋着力作甚?伤口会裂的!”韩芸汐急急提醒。

他有些无奈,但也很快放松下来,由着她乱碰。

他光裸着上身,且不说前面结实的胸肌,立体的六块腹肌,就说后背、臂膀,那都结实、硬朗充满了力量感,性感得一塌糊涂。

韩芸汐忙着处理伤口之余,还是不自觉分了神。

“还生气吗?”龙非夜又问起这问题。

韩芸汐没回答,龙非夜固执得要一个答案,“还在生气,是吗?”

韩芸汐真真恨不得在他伤口上狠狠掐一把,解解气。知道她生气,他还一直问,就不会说别的吗?

突然,龙非夜的声音柔了下来,“ 芸汐,不生气了,好吗?”

韩芸汐的手僵在他背上,许久许久都没动。

芸汐……像是情人的呢喃。

他明明极少这么叫她,可是,可是听到这二字,她却那么熟悉,亲切。仿佛他们又贴近了好几步。

他不懂道歉,就是固执地问,“不生气了,好吗?”

她哭笑不得,缓缓地靠近,小手轻揉他的双肩,轻轻在他结识硬朗的肩胛上印上一吻,她并没有马上放开,唇齿抵在他肩上,笑道,“看在这美背面上,原谅你一回。”

龙非夜禁不住仰起头来,倒抽了口凉气之后,立马咬紧牙关,似十分痛苦。

“扯到伤口了吗?”

韩芸汐急了,连忙退开查看伤口,龙非夜才是真正哭笑不得呀!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哪疼了?这里?还是这边?”韩芸汐一边轻轻触着伤痕,一边认真询问。

龙非夜果断地拿来衣服穿上,“没事了,赶时间,赶紧走吧。”

“你的伤会……”

“没什么大碍,上药了就好。先救了人再说。”

龙非夜霸道地打断,韩芸汐也只能作罢,她收起瓷瓶之后,毒黄蜂便继续往前带路,龙非夜抱着她追上。

两人还是沉默,但气氛明显好多了。

许久,龙非夜才开口,“韩芸汐。”

“嗯?”

“道什么歉,你不是犯错,只是……又犯傻了。”龙非夜似笑非笑。

“什么意思?”韩芸汐是真不懂。

龙非夜笑而不语,这个女人傻到没意识到自己在刚刚在点火,犯这种傻,他也准了。

“以后告诉你。”龙非夜心情大好,

这两人算是调情吗?谁调了谁呢?

就在他们往万商堂方向走的时候,唐离因为调戏了宁静的婢女,引了一大波人围观……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