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78章 唐离大婚3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宁承怒问,“谁干的!”

一屋子大臣全都愣了,虽然他们不明白怎么回事,但是他们也不敢有好奇的心,不必宁承赶,他们便自觉而有序的一个个退出去,最后离开的那位还把门给带上了。

太监也吓坏了,怯怯地说,“不清楚,什么痕迹都没留下。”

不得不说,宁承就是发怒起来都很好看,那英俊的脸越发英气逼人,只可惜,周遭的下人全都心惊胆战,无人敢多看他一眼。

他怒是怒,倒也算是处变不惊,很快冷静下来,冷冷问,“楚天隐人呢?”

“一直都在风林郡,前日和西周军打了一场,至今还没结束。”太监如实禀。

“传兵部张世鸿。”

他起身走到悬挂在墙上的军事地图前,身材挺拔,双臂环胸站着,霸气十足,虽然没穿军装,却自由一股军人的铁血霸气。

兵部的人一进来,他便冷声下令,“调西北泉山城五千骑兵南下,调东部云龙镇一万步兵取道太宁山,围攻风林郡!传令下去,擒拿楚天隐者,赏黄金万两!”

“宁王殿下这……”张世鸿不得不壮大胆子询问,“这是为何?楚家军在风林郡可是抵御西周军的主力,这……”

话还未说完,宁承缓缓转身看过来,见他冷酷的表情,张世鸿便不敢往下说了,“是,下官这就去办!”

楚家二老被救,宁承便掌控不了楚天隐,楚天隐必反!

张世鸿一离开,宁太妃宁安就匆忙而来,她也收到了云空商会的消息,她急得一进门便问,“此事和唐门可有牵扯?”

宁承也琢磨着这一点,“未必,唐离娶宁静的事情天下人皆知,救人者利用此机会,也有可能。”

“能不声不响进到峡谷里找到万商堂把人救走,这可不容易!”宁安提醒道。

“你的意思是……”宁承也认真了起来。

“唐离和龙非夜的关系匪浅呀!”宁安认真说道。

宁承终于不淡定了,如果唐门和龙非夜有牵扯的话,宁静的婚事就不简单了。

“现在拦下宁静,还来得及!不能让宁静白白牺牲。”宁安急急说。

宁静带了兵械行嫁过去过去,本就是冒险。宁静是有能耐,却终究是个女子,如何敌得过龙非夜那只老狐狸?

“这也只是猜测,万一唐门和龙非夜无关,宁静这婚事可不好收拾。”宁承犹豫了片刻,又道,“且看楚天隐是投靠西周,还是投靠龙非夜。很快就会有答案的。”

救人者能利用宁静大婚的时间,找到万商堂去,必定是楚天隐提供了线索,如果他没有猜错楚天隐已经把云空商会和宁家的关系透露出去。

楚天隐这会儿估计也收到消息了,他必定造反!

楚将军在上一次大战中损失惨重,根本没有自立门户的能耐,所以,楚天隐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投降西周,要么投靠龙非夜。

谁是楚天隐的帮凶,很快就有会答案的。

“你这么等,是否太冒险了?”宁安问道。

“大不了丢掉一个风林郡,本王输得起。”宁承还是很淡定,又问,“宁静也该到了吧?”

“明日就是廿八,吉时在上午,应该快到了。”宁安如实回答。

“你告诉她,既然把兵械行都陪嫁过去了,一年之内要是掌控不了唐门暗器,她就别回来了。”宁承冷冷说。

宁安心疼着妹妹,却也不敢多说什么,别说终身大事,就是有需要,宁承要牺牲她们的性命,她们也只能服从,甚至必要之时,宁承也会豁出自己的命。

宁家的家族使命,是宁家的荣耀,永远高于一切。

战乱的西部风云际会,变数将起,宁静对于这一切全然不知,她一路坐在马车里,几日来除了吃喝拉撒睡必要的交待,一句话都没跟唐离说。

她原以为唐离会一路话痨,谁知道他居然也没主动跟她半句说话,一路安静得宁静都险些忘了自己正在出嫁的路上呢。

唐离不说话,她求之不得。她正好利用这段时间好好琢磨琢磨到了唐门,该如何应对各种麻烦。

她虽然是花一样的年纪,却全然没有痴心妄想的少女心,她知道,她算计唐离的事情,唐夫人一定不会轻易算的。

接亲的队伍如此寒碜,想必就是唐夫人的主意了。

思及此,宁静唇畔泛起一抹不屑的冷笑,唐夫人以为这就能伤到她的心,羞辱到她吗?那也太轻看她宁静了。

他们没当这是一场婚事,她更加没当一回事。她倒要看看,谁斗得过谁!

三月廿八,接亲队伍如时抵达了唐门卧龙山山脚下。

马车缓缓停下,宁静偷偷从窗缝里看出去,只见唐门这宏伟的山门没有任何装饰,也没有多余的侍从迎接他们,没有任何喜庆的气氛。

宁静嗤之以鼻,盖好红盖头,端坐马车中。很快,喜婆就过来搀她下车,换成喜轿上山。

韩芸汐和龙非夜就站在山中一处悬崖上望着这一幕。

唐离走在前面,轿子跟在后面,喜婆在旁小跑,仅此而已,甚至连喜乐都没有。不知情者真真看不出新娘子,少主夫人来了。

“没想到还有比我更惨的?”韩芸汐打趣地说。

她当年嫁,好歹还一路热闹,万人空巷。

其实,宁静不会被韩芸汐惨,至少唐离还是亲自接回来的,至少这一切都是先抑后扬,唐离可是花了大心思的。而韩芸汐当年可是自己一人走进婆家大门。

龙非夜站在她背后,也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她这话,他垂着眼,正伸手要去抱她,韩芸汐却转身过来。

见她朝他看来,龙非夜避开目光,手也避开了,似乎有些慌。他刚刚想干嘛呢?

很快,楚西风就过来了,他开心地禀道,“殿下,王妃娘娘, 楚家军被宁承围剿,楚天隐率兵投靠西周去了。”

龙非夜非常满意,一切全都在他掌控之中,他相信此用兵之时,康成皇帝不会拒绝楚天隐的投降,就算康成皇帝不真心接受,也会暂时假意接纳的。

薛皇后的死,终究是要算到宁承头上的。

一旦楚天隐投靠了西周,宁承就不会怀疑到唐门这边来,当然,他也不会有时间怀疑唐门了。

楚天隐这一回总算没让他失望。

一个影卫紧随楚西风后面来禀,“殿下,王妃娘娘,怜心夫人已经向医城几位副院长举报宁催生一事,消息很快就会传开!”

龙非夜点了点头,韩芸汐忍不住笑了,不得不说,龙非夜这步棋走得极妙,当然,顾七少也帮了他们大忙!

怜心夫人举报催生一事,不仅仅会揭发凌大长老,而且还会将催生一事推到楚清歌和宁承身上。

事情明明是楚家二老干的,宁承却得负最大的责任!

这件事一旦传出,楚清歌勾结宁承,弑君夺权的谣言就会被更多人相信,龙天墨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时机,必定会以此为由,招揽天徽皇帝的旧部。

很快,宁承就要面临内忧外患了,而龙非夜不费一兵一卒,就等着西周、天宁、天安三军争斗,他且坐收渔翁之利。

什么叫做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这便是了!

宁承上一回是赢了,可惜,这一回会输得非常惨!

“传令下去,密切关注北历动静,百里水军随时待命。”龙非夜冷冷下令。

“属下明白!”楚西风立马退下。

这个节骨眼上,北历是最大的变数,龙非夜自然得防着,一旦北历出兵南下干涉西部战事,百里水军必定从东海北上,兵临北历东部以牵制北历兵力。

西部这盘棋,龙非夜已经在收尾了,绝不容许任何人插手。

当然,北历的元气还未恢复,估计也和龙非夜一样,按兵不定,静观其变吧。

部署了一切之后,龙非夜和韩芸汐便戴上人皮面具,混迹到卧龙峰上,参加唐离的婚礼。

其实,龙非夜一点兴趣都没有,他纯粹是陪韩芸汐。

宁家面临了极大的麻烦,宁静一无所知,此时,她正在和唐离拜天地。

偌大的大堂,唐子晋和唐夫人端坐高位,两边站了宗族里的长辈,这场面一点儿都不喜庆,反倒严肃至极。

宁静罩着红盖头,看不到周遭的一切,却也能感受到氛围,她任由喜婆牵着,拜了三拜之后,便要送入洞房。

这时候,唐子晋忽然站了起来,“等等!”

等什么?

难不成要当着众人面,刁难她?

宁静做好了心理准备,谁知道唐子晋却语重心长起来,“唐离今日成婚,也算成人成家了。老夫和夫人有件大礼要送给他。”

唐夫人纳闷了,不悦地瞪过去,唐子晋是真想送礼,还是想刁难宁静呀?不管他想怎样,好歹得实现跟她商量吧?

没跟她商量的事情,居然还敢冠上她的名义,唐夫人正要拦阻,谁知道唐子晋却忽然取下门主身份象征的扳戒,认真道,“今日,老夫便将唐门门主一位交予唐离,从今往后,唐离将接替老夫,全权执掌唐门!”

这话一出,全场一片哗然,唐夫人惊得目瞪口呆,“子晋,你……”

唐子晋朝她温柔一笑,面对唐离的时候又是一脸冷肃,他走到唐离面前,亲自将扳戒带到唐离大拇指上。

“唐离,为父将唐门托付给你了,你可得对得起唐门数千弟子。”他说着,拍了拍唐离的肩膀,“日后可别在耍孩子脾气,动不动就往山外跑了。”

一听这话,惊诧的众人多少也理解了,想必唐门主是想用这样的方式约束唐离,将他留在唐门中,真可谓用心良苦呀!

唐夫人捂着嘴,激动不已,她一直觉得唐子晋不疼儿子,如今,她才知道原来唐子晋比她还疼儿子呢。

知晓真相的唐离可谓有苦说不出呀,他朝隐身在人群里的龙非夜和韩芸汐透出了哀怨的目光。其实,真正用心良苦的是龙非夜,也不知道唐离能不能想明白了。

宁静听到这一切之后,手都凉了。

唐离成了门主,那是不是意味着她成了门主夫人,从此以后都得跟唐离死守在卧龙峰上了?

宁静还愣着,周遭很快就满是道贺声,当然,很快喜婆的声音又起,“送入洞房!”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