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79章 唐离你悠着点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送入洞房!

喜婆的声音让走神的宁静瞬间清醒,大婚少不了洞房,她早就有所准备。她是不折手段对唐离下药没错,可这并不代表她是放荡随便的女子。已经给了唐离这么个大便宜,她绝对不可能再便宜他分毫的。

忽然,唐离牵住了她的手,他的手温热,厚实而且粗糙,给宁静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早就一夜云雨过,可是,这还是第一次牵手,宁静下意识要缩手,唐离却拉着更紧。红盖头挡着,宁静看不到唐离的脸,她想,唐离此时一定正看着她吧。

“哎呦,瞧瞧唐少主着急的,还不能牵!”

喜婆忽然打开唐离的手,宁静很及时地缩回手,心中竟有些空落落的感觉,她直接忽略了。

“该叫门主了!”唐夫人笑呵呵提醒,她十分开心,儿子一结婚,她就成老夫人,唐子晋就成老门主了。

“是是!奴婢这不嘴快了嘛。门主大人咱们先不着急,等到了房里,想怎么牵都随你们,没入洞房前,只能背着,抱着,就是不能牵手!”

喜婆笑嘻嘻地提醒,将大红绸子拿来塞给唐离,“拉好了。”

她将绸子的另一端交给宁静,“拉紧了,跟着你夫君走吧。”

宁静照做,她感受得到绸子另一端的力道,唐离似乎握得很紧。

因为喜婆的揶揄,周遭已经有了起哄的声音,宁静一直等着唐离说话,谁知道唐离至始至终都没出声。

这不像那家伙的性子呀,他在做什么?他想玩什么把戏?宁静好奇了,只是,她还是不动声色。

“来来来,新郎官牵新娘子入洞房喽!”

在喜婆的牵引下,唐离走在前,宁静跟在后面,从正堂侧门出,一路往唐离的映雪居去。

唐夫人和唐子晋主持婚宴去,龙非夜陪着韩芸汐混迹在人群中,凑热闹。

照理,唐离送新娘子入洞房之后,要出来出席宴席的,可是,大半天了,唐离都没出现。虽然大家都很好奇,但是没有人敢询问。至于晚上的闹洞房,估计也不会有人敢去打扰的。

宴席开始后,原本冷清清的唐门便热闹起来,只是卧龙峰太高,听不到下面的声音。反倒是茹姨所在的回龙峰听得到山间的热闹,却远远看不到。

茹姨孤零零地坐在悬崖上,努力四处张望,只可惜什么都瞧不见,她连出席唐离婚礼的衣裳都已经定制好了,谁知道最后会派不上用场。

听着远处的热闹,茹姨心口堵得特别难受,可惜,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她心下都有那么点后悔了。

外头热闹,洞房里却一片寂静。

入了洞房还得做不少事情,比如掀盖头,比如喝交杯酒等等,可是,宁静在床榻坐下之后,唐离就对喜婆说,“你可以出去了。”

“门主大人……”

喜婆正要解释,唐离塞了一个大红包给她,喜婆便笑了,“好好,那老身就不打扰了。”

她都到门口了,却又补充了一句,“门主大人,新娘子一路劳顿,你可……”

说到这,喜婆笑得更暧昧,“悠着点,来日方长,别累着她呀。”

宁静骤然握紧了双手,幸好红盖头遮脸,否则这喜婆估计会被她的目光杀死。

其实喜婆也是无辜的,她对宁静和唐离的过去一无所知,她是真的担心宁静呀!

一般新郎官把新娘子送入洞房之后,就要出去喝酒的,得忙到很晚很晚才会回来。这才刚过正午,唐离就待屋里不出门了,他打算什么时候出门呢?

明天早上吗?

这一下午,一晚上的时间,这么久折腾下来,不把新娘子累坏了才怪!新娘子可是青涩娇嫩的花儿,唐离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又是习武之人,新娘子怎么经得起他这么折腾?

唐离没出声,挥了挥手示意喜婆出去。

喜婆也无奈,最后交待了一句,“记得把那红枣莲子甜汤喝了,夫妻人从此心连心,甜甜蜜蜜,早得贵子。”

宁静的拳头握得更紧了,唐离仍是极有耐性地挥手,让喜婆走。

这下,喜婆终于肯走了,还帮他们带上门。唐离似乎不放心,亲自走过去从里头栓上门栓。

听到声音,宁静的心莫名一紧。

该死,明明她已经做了非常周全的准备,怎么还会紧张呢?很快,她就听到唐离的脚步声,一步一步朝她走过来。

这个混蛋,大白天的不出去赖住这里做什么,他到底想玩什么把戏?

宁静垂着眼,不动声色,很快,她就看到唐离站到她面前了,他穿了一双黑色长靴,金丝镶边,低调而奢华。

宁静很想掀起盖头,脱掉凤冠霞披的,这些繁杂的东西戴了几天,都快把她的脖子压断了。可是,她不能乱动,生怕把唐离抓住把柄,刁难她。

她坐着,等着他开口。无奈,他却什么都没说,坐到她身旁,又拉起那红绸缎的另一端。

一室寂静,两人就这么坐着。

等了许久,唐离还是不出声,宁静嘴角勾起冷冷的笑意,她想,唐离要她开出声,门都没有!如果他愿意这么耗着,她非常乐意奉陪。

忽然,唐离轻轻扯了扯红绸缎,宁静牵着红绸缎的另一边,立马就察觉到动静。

她嘴角的轻蔑更浓来,不动声色。谁知道,唐离的力道一点点加重,大有将她拉过去的趋势。宁静不屑跟他拉锯,就在红绸子紧紧绷着的时候,她陡然松手,红绸缎被打到唐离身上去,隐隐可听到“啪”一声。

宁静窃笑,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安静端坐。然而,唐离居然也没计较,还是悄无声息的。

这家伙葫芦里到底卖了什么药?

宁静开始有些忐忑了,毕竟这里是唐门,是他的地盘。她只能以不变应万变,谁知道,两人这么坐着,居然坐了一个时辰。

宁静坐得屁股都有些麻了,她不自觉想象起唐离的样子,表情。这个混蛋是不是还盯着她看呢?

她纠结起一个问题来,为什么新娘子要盖红盖头,新郎官怎么就不用?

其实,唐离压根没看她。

他虽然是坐着,却搀在一旁的高枕上,慵懒懒地依靠。一手支着脑袋,眯着眼小憩,他料定他不出声,宁静不敢怎么样的。

这一路上他可累得够呛,得趁着下午好好休息休息,晚上才有精力折服这个女人呢?

一个端坐,一个懒倚;一个忐忑,一个睡觉,安静而美好的下午就这么过去了。

当夜幕降临,唐离慵懒懒地睁开眼睛,坐直身子伸懒腰。

宁静偷偷关注身旁的动静,又恢复一身警觉。

唐离起身来,一边揉着肚子,一边往桌边去,他饿呀!三下五除二就把两万红枣莲子甜汤都给吃光了。

“混蛋!”

宁静低声臭骂,她早就饿了!

看样子唐离是打算这么耗着她了,她不能再坐以待毙。

眼底掠过一抹寒芒,随即大喊起来,“哎呦,好疼!我的肚子好疼呀!”

洞房花烛夜,生病了,他能奈她何?

她双手捂着肚子,蜷缩着身子,大喊,“我的肚子好疼呀,救命……救救我!”

唐离狐疑地看过来,嘴角勾起冷邪的蔑笑,只是,他也很快做起戏来,箭步冲到宁静面前,这个时候,宁静恰好将红盖头撤掉。

“我的肚子好疼,我……”她喊着到一半,忽然安静了。

天啊,她看到了什么?

只见房间里布满了红色的玫瑰花,简直就是个花的海洋,榻前的空地上,用蜡烛点成了一个大大的心形,里头用她最喜欢的白色小雏菊摆出了一个“静”字。

这……

宁静愣住了,都忘了演戏。

一路从万商堂奔波而来,冷冷清清根本像嫁人,可为何……为何这婚房里却藏着这等用心,这等惊喜?

唐离,你知不知道我早就死了心,当这辈子的婚礼就那样了!

宁静不可思议地朝唐离看去,只见在烛光的照映下,唐离的眼睛映着满屋的花影,也映着她的影子,深情款款,似水温柔。

见宁静眼中的惊诧和感动,唐离非常满意, 但是,他假装什么都没发现,焦急地问,“你肚子怎么了?怎么疼了?”

宁静这才缓过神来,急急继续做戏,“非常疼,我受不了了,让我躺着好吗?”

唐离二话不说,连忙帮宁静把凤冠霞披脱掉,搀扶她躺榻上去掖好被子。

“着凉了?还是吃坏肚子了?”

唐离一边问,一边着急去倒热水来,“先喝点水,我去找大夫过来。”

宁静一整天滴水未沾,就等着水喝呢,她一边喝,一边说,“不用,可能……可能是月事快到了,所以疼得厉害,我休息一晚上便好。”

这种把戏,简直是侮辱他呀!

唐离眼中闪过一抹狡猾,故作不懂,“月事,这是什么病?要紧吗?我还是去找大夫来,你这样我可不放心。”

宁静即便再开放,也会尴尬呀。唐离这浪荡子,怎么可能不懂这种事,他一定是装的。

别以为她看不出来,这一屋子布置确实很用心,但是是别有用心。想骗她,门都没有!

“不是生病,是……”

宁静示意唐离靠近,想跟他解释,谁知道,肚子忽然传来一阵绞痛,疼得她忽然全身冒冷汗!

怎么回事?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