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80章 嫂子,你在哪里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宁静怎么回事?

她的肚子疼并不算完全装出来的,她刚刚偷偷服下了事先藏在嘴里的毒。这种毒名叫“鬼闹夜”,一旦服下,就会在晚上肚子疼。

但只是轻微的疼痛,不会致命,疼到三个夜晚毒也就散了。毒散之后人会很虚弱,需要卧榻休息上一个月。

她早就料到唐离会给她找大夫,所以做足了准备,即便大夫真的来了,把了脉也查不出具体的病因。

反正,这个月里,她就打算躺在床榻养着,被人伺候着,有霜姨守着,又有娘家人来探望,唐离休想拿她怎么样。

卖给她毒药的人明明说得很清楚,服毒之后,只会有轻微的疼痛,为什么她现在五脏六腑却痛如刀割?

她不是怕疼的人,可这种疼法简直无法承受,才一会儿的时间,她已经浑身冒冷汗了。

看着宁静脸色苍白,双唇颤抖的样子,唐离眼底闪过丝丝轻蔑,心道,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真真能做戏,如果不是栽在她手上过,他一定会上当的。

他凑近,好奇地问,“不是生病,是什么呀?”

宁静没有回答,确切的说她已经没有力气跟他解释了,她双手死死地按在肚子上,希望能缓解一些疼痛。

“还是传个大夫过来瞧瞧吧。”唐离看似很有心急,其实,压根就没想传大夫过来。

宁静就是装的,传大夫过来也没用,今天晚上他很乐意慢慢跟她耗着。

“来,再喝点水,我就去叫大夫。”

他动作温柔地将宁静搀起来坐着,宁静才刚坐下,立马又倾倒到一旁去,蜷缩着疼痛。

装得真像呀!

唐离决定奉陪到底,龙非夜已经给他下了命令,一年之内必须搞定宁静。他决定采用温暖战术,好好折磨折磨这个……贱人!

唐离连忙将宁静拉起来,“静静,你到底怎么了,你别吓唬我好不好?”

宁静疼到浑身无力,她无法自控地瘫在唐离怀中,唐离怀中的温暖立马驱散了她一身冰冷。只是,她并不贪恋,咬着牙关,很快就挣扎出来,趴在被褥里,死死捂着肚子,没说话。

“静儿,你等等,我马上叫大夫去。”

唐离真开门出来,一眼就撞见霜姨在院子里来来回回踱步。

“唐……姑,姑爷。”霜姨还是淡定的,她想小姐的计谋应该是成功的,唐离怕是出来传大夫了。

谁知,唐离就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又进门去了。

这是什么情况?

霜姨不安起来,正要靠近,两个暗卫立马出现拦住了她。

屋内,宁静见唐离回来,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传了大夫便好,她有救了。

唐离还是倒来温水,跪坐在榻前,温柔的哄慰,“静静,你喝点水可好,大夫很快就过来了。”

宁静别过脸去,不理睬他。

唐离极有耐性,爬倒床上,跪坐在宁静面前,“静静,你别这样?你这样我会心疼的。我知道咱们之前很不愉快,可是,我唐离既娶了你,就一定会好好疼惜你。静静,你给我个机会,可好?”

宁静本就冷,听了这话,更是一身鸡皮疙瘩。

她又转头看别处,唐离追上,双手捧着水杯到她面前,“静静,就算我求你了,你喝些水,好吗?”

肚子越来越疼,五脏六腑像是搅到一块去,宁静痛得都快哭了,她埋头到被褥里,单薄的身子忍不住发颤。

唐离玩得不亦乐乎,他嘴角勾着邪惑的笑,暧昧地凑近,强行拉出宁静的手拍在自己脸上,“静静,你打我吧。只要你愿意看大夫,怎么打我都行。”

他说完,真就拉着她的手,一下下拍自己的脸。

宁静真真要哭了,她哪里说她不想大夫了?唐离这么拉扯她的手,每拍在他脸上一次,她的肚子就要绞痛一阵!

她想挣扎开手,可惜,一点力气都没有。

“静静,这样你开心一些了吗?只要你开心,要我做什么都行。我是真心实意想和你好好过日子,那天晚上虽然……”

唐离说着,故作无奈笑了笑才继续,“无论如何,我都会负责到底的。静静,我唐离这辈子就只爱你一个。我们以后就住在卧龙峰上,忘掉那些繁琐的俗世事。我们在卧龙山脉种满小雏菊可好?带秋日来了,漫山遍野开满你最爱的花儿,我什么都不做,每天都陪你坐在花海里,看日出看日落,可好?”

宁静一点反应也没有。

唐离又问,“静静,给我一个机会,爱上我,可好?”

终于,宁静缓缓地抬起头来,泪流满面。

唐离吓了一大跳,没想到这个女人看似难缠,实际上几句花言巧语就能搞定,不得不说,他颇为失望呀。

谁知,宁静忽然哇一声哭出来,“呜呜……唐离,大夫怎么还不来?”

她痛呀,痛得快死掉了!

唐离嘴角抽搐了好几下,正要开口,谁知道宁静忽然又哇一声,喷了一口黑血,随即便昏迷了过去。

唐离大惊,这才发现宁静并非装的,她是真的难受。这黑血,应该是中毒了。

“喂!宁静,你怎么了?”

“你别吓我,喂,你醒醒!”

“该死!”

唐离摇晃宁静好几下,宁静一点反应都没有,他触碰到她的手,这才发现她的手异常冰凉,他又试探了下她的鼻息,震惊的发现她的鼻息非常之弱,可谓气息游离。

“宁静,我们的账还没算清楚呢,我要敢死,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唐离怒声警告,并没发现自己的慌张。

忽然,宁静干呕了几声,嘴角竟靡靡流出了血,又是黑血。

唐离彻底惊了,二话不说,立马下床飞奔出去,连鞋都忘了穿。

霜姨见他出来,正想上前,唐离直接撞开,使起轻功飞走,直奔卧龙峰主殿去。

“嫂子!嫂子你在哪里?”

“嫂子,你出来呀!”

“嫂子,救命呀!嫂子!”

……

唐离一边大喊,一边冲进大殿。

主殿内只有一桌宴席,唐子晋和唐夫人居主位,随后便是龙非夜和韩芸汐,见唐离衣裳不整,光着脚进来,所有人都傻眼了,这是什么节奏?

“唐离,你怎么回事?”唐子晋严肃地质问,唐夫人连忙起身过来,“阿离,你怎么了?宁静那臭丫头欺负你了?”

唐离无暇理睬,冲到韩芸汐面前去,“嫂子,宁静中毒了,快去救人,快点!”

这话一出,众人皆惊。

“怎么会中毒?”

“发生什么事情了?”

“谁下的毒?”

“唐离,你呢,你没事吧?”

……

众人七嘴八舌问起来,韩芸汐一句话废话都没有,直接问,“知道中什么毒吗?什么症状?多久了?现在人怎样?”

韩芸汐一开口,所有人便都自觉闭嘴了。

“不知道,她说肚子疼,然后就吐黑血了,我就给她喝过水,她今天一整天都没吃东西。”唐离急急说,“浑身发凉,气息非常弱。嫂子,你赶紧救救她,我求你了!”

大家都认真听了,听到唐离最后这话,一个个面面相觑。唐夫人想,唐离是不是装过头了,到了这里还装?

她的儿子她最了解了,除了对龙非夜,这小子什么时候轻易说“求”字了?

“过去看看,快!”韩芸汐当机立断。

龙非夜却拦下,正要提醒,韩芸汐说,“放心,我不会进去的。”

虽然宁静就带了一个仆人霜姨来,但是他们也要小心,避免被撞破身份。

她交待唐离,“赶紧找大夫进去看看,把脉象告诉我,还有,尽快采集她吐的血给我,我就在院外等。”

唐离立马去做,龙非夜亲自带韩芸汐赶过去。这个节骨眼上,宁静不能死,更不能死在唐门里。

很快,唐离就把黑血采集给韩芸汐,并且转述了大夫把脉的情况。他端着盛有黑血的盘子,手有些许颤抖。

韩芸汐连启动解毒系统都没有,一眼就看出那血里的毒是“鬼闹夜”。

她瞬间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服用这种毒药会引起轻微的腹痛,连续三晚,之后需要调养身子一个月,想必是宁静耍的手段,想避开洞房花烛夜,也想避开初嫁过来,婆婆的刁难。

这倒是不错的办法,只可惜她运气不怎么好。

服用了“鬼闹夜”这种毒最忌讳芳香气息和花粉,一旦遇到这两样东西,超过一定的量,毒素便会翻倍的增加,致使真正意义上的中毒,导致严重的腹部绞痛,甚至影响正常呼吸。

唐离房里全是花,而且都是新鲜的,她不中毒才怪呢!

幸好唐离在她身旁,发现及时,否则这丫头真有可能死在大婚之日。

韩芸汐很快就配出解药交给唐离,唐离拿着就飞奔回去,韩芸汐很不可思议,喃喃自语,“这么着急?”

“怎么回事?”龙非夜问道。

韩芸汐如实以告,龙非夜没问别的,竟只问,“他房里都是花?”

“对,玫瑰和宁静最喜欢的小雏菊,哈哈,原本要给宁静惊喜的,没想到险些害她性命。”韩芸汐笑了。

“这就是你说的先抑后扬?”龙非夜又问,难得他对这种事有兴趣。

“哄女孩子嘛,先让她失望一下,然后给惊喜,再铁石心肠,多少都会感动的。”韩芸汐笑道。

龙非夜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那你呢?”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