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70章 吃惊,居然收买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一见韩芸汐过去,天徽皇帝的态度就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芸汐,来来,快给天墨把个脉,太医们都说正常了,你还是给瞧瞧吧。”

天晓得太子的清醒让天徽皇帝有开心呢!

从“韩芸汐”到“秦王妃”再到“芸汐”,韩芸汐听得舒服,她知道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不管天徽皇帝内心深处是怎么看她的,至少给了她该有的尊重和对她身份的承认。

她走过去,太后和皇后连忙让开,都是和颜悦色的,就连之前很鄙夷她的龙天墨,都一脸感激,“秦皇婶,辛苦你了!”

韩芸汐皮笑肉不笑,坐下来认真把脉,这下,一室就全都安静下来,安静得连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听得清楚。

虽然基本没问题了,可是韩芸汐亲自出马,所有人还是都紧张的,独独顾北月,看着韩芸汐装出来的认真模样,嘴角不自觉泛起了一抹暖笑。

这个女人,哪怕是装出来认真模样,都那么好看。

一番装模作样的认真后,韩芸汐才开口,“没事了,修养几日按时换药,一旦伤口愈合后就可以下榻了。既服用了生血丹,也不必进补,没事的。”

天徽皇帝点了点头,“顾太医,这都交给你了。”

“是!”顾北月低声应答。

韩芸汐起身来,暗暗松了一口气,她总算是把这件事棘手的事完全搞定了,这么多日来脑海里绷着的一根弦总算是彻底松弛了下来。

虽然之前为韩氏三族求情的时候,韩芸汐就说了要将功抵过的,但是天徽皇帝还是要赏赐韩芸汐的,交待了太监一大堆东西,韩芸汐都记不住,只能谢恩。

天徽皇帝本想多陪太子一会儿,无奈有急务要处理,只能先行离开,离开之前还交待了,让韩芸汐有空就多进宫来陪陪太后,韩芸汐笑得特灿烂,答应下来。

只是,她心下终究是不安的,太后和宜太妃是死对头,天徽皇帝怎么会不知道,再说了,他和龙非夜之间的关系更是微妙,她还是少搀和到宫里的事比较好。

从娘亲救太后那件事情上,她早就明白了一个道理,皇族的人,不会真正感恩,或许说,绝对不会因为感恩而心软,而放弃利益。

哪怕你救了他们最宝贵的性命。

这件事,韩芸汐只当自己解决了一个麻烦而已。

“秦皇婶,待我痊愈了,必定亲自登门拜谢!”龙天墨至今还沉浸在喜悦中,看起来倒是颇有诚意。

韩芸汐笑了笑,“小事而已,不用记在心上,太子好好休息吧,如果有不舒服一定告诉顾太医。”

交待好了后,韩芸汐才和太后皇后一起出门。都要告辞了,谁知,太后却拉住了她的手,像第一次见面那样亲切,“芸汐,先别回去,到哀家那去用晚膳,累了这么些天,哀家定要好好犒劳犒劳你。”

“呵呵,芸汐,老祖宗可从不留人用膳,你好福气呀!”皇后也笑着说。

天晓得这话是真是假,但现在,这话把韩芸汐逼上了死路,拒绝的话,那就太不给太后面子了。

“那臣妾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韩芸汐看似欢喜,心下却叫苦连连,她现在只想回去好好泡个澡,睡上一觉好不好!

她就知道太后开口帮她,绝对没好事,天晓得这一去,太后想干什么呢!

太后走在中间,韩芸汐和皇后两个人左右搀着,一路往太后宫中去,韩芸汐静默无话,不自觉想起了龙非夜。

那家伙现在在哪里?出宫了还是在天徽皇帝那呢?

能不能过来带她回家呢?

事实证明,韩芸汐想多了。

到了太后宫中,晚宴已经准备好了,美酒佳肴,十分丰盛,好几天没吃热食的韩芸汐见了都忍不住吞了吞口水,馋呀。

一坐下来,几句话客套话后,见太后和皇后动筷,韩芸汐立马欢喜地大快朵颐起来。

“芸汐,不必客气,就当在自家吃饭,哀家和你母妃不一样,饭桌上没那么多规矩。”太后本想帮韩芸汐夹菜的,谁知,韩芸汐自己夹了不少,似乎没听到太后的话,埋头大吃起来。

韩芸汐不尴尬,太后和皇后相视一眼,反倒尴尬了起来。

“瞧瞧,饿坏了吧,多吃点多吃点。”皇后连忙出声,给太后台阶下。

韩芸汐听着呢,第一句就对比了宜太妃,太后想干嘛呢?

她没出声,天大地大,肚子最大,天大的事情,先等她把肚子填饱了再议。

太后喝了几口汤,又开口,“芸汐,当初你娘亲……”

“太后娘娘,这烫是哪个厨子做的,真好喝。”韩芸汐笑着打断。

“御厨房的总厨亲自调出来的,专供哀家这儿,你若喜欢,经常过来保准你喝个够。”太后笑呵呵地说。

“臣妾可不敢。”韩芸汐说道。

“怎么不敢了?你都不知道,当初指腹为婚之前,哀家可差点认你当……”

“太后娘娘,这菜也好吃,也是总厨做的吗?”韩芸汐又打断了。

终于,太后皮笑肉不笑地点了点头,没再开口。于是,这顿饭韩芸汐吃得特顺畅,特满足,酒足饭饱好谈事嘛。

漱了口,换了茶座,太后终于有机会开口,没想到她竟继续了之前未说完的话,“芸汐,当初指腹为婚之前,哀家可差点认你当义女了,你娘亲也是答应的。”

一听这话,韩芸汐端茶的手有些僵,太后如今来说这些,有何目的呢?

她不语,静默地继续等。

太后顿了顿,笑道,“芸汐啊,你还愿意当哀家的义女吗?”

韩芸汐嘴角有些抽搐,“太后娘娘,托你的福,芸汐嫁给秦王,芸汐斗胆,早已将太后娘娘当作一家人了。”

某种个意义上说,韩芸汐也算是太后的儿媳呀。

居然想认她当义女,聪明的韩芸汐一下子就嗅到了拉拢的意味。

“呵呵,媳妇总是没有女儿亲的嘛。”太后开玩笑一般,拉着韩芸汐的手笑。

韩芸汐余光瞥了一旁的皇后一眼,果然,皇后这个媳妇的脸色立马不怎么好看,当然,太后这话并不针对皇后的,而是针对宜太妃的。

韩芸汐是宜太妃的媳妇,而现在太后想认她当女儿,这句话就是赤果果的要收买她对付宜太妃呢!

韩芸汐这下总算是明白了当初太后为什么要把恩人的女儿指腹为婚嫁给敌人的儿子了,原来是打算让她去卧底当奸细的呀!

只是,没想到她长成了一个不能用的废材丑女。

且不说当奸细的事情,韩芸汐不想做,就是做,也绝对不会在龙非夜身旁做,太后和宜太妃之争,说到底还是皇上和龙非夜之争,让她卧底到龙非夜身旁去,那简直是找死!

太后娘娘的话虽然说得隐晦,但是聪明人听起来却再明白不过了。

见韩芸汐迟疑着,太后一个眼神示意皇后,皇后便开了口,“芸汐,太后没女儿,一直都想要个女儿呢,说是义女,自是当亲女儿看待的,到时候要是有人敢欺负你,别说太后和本宫了,就算是皇帝,那也是不依的。”

啧啧啧,韩芸汐在心下感慨,多大的诱惑呀,这是在告诉她只要她点了头,皇帝都可以当她的靠山吗?

看着笑意温和的皇后,还有满脸期待的太后,韩芸汐特想告诉她们,历来奸细都是用掉就杀,靠山什么全是空头支票。

韩芸汐静默地喝完手里的茶,笑了笑,道,“女儿自然是比媳妇亲了。”

“那是那是。”皇后竟还点头了。

“媳妇终归是外人。”韩芸汐再说。

皇后以为她答应了,立马有点头。

“媳妇不亲!”韩芸汐又道。

这时候,皇后终于听着不对劲了,自己就是当媳妇的啊,婆婆就在身旁呢!

她眼底闪过一抹不悦,却还是继续忍着,只是不再点头了。

太后却听得美滋滋的,她之前就说了,只要韩芸汐能治好太子,她就不计前嫌,按照多年前的计划,把韩芸汐当作细作安插到秦王府去。

原以为韩芸汐还会考虑久一些,谁知道她居然这么认可她的话。

“芸汐,你明白便好,便好,这事情要不咱就……”

谁知,太后的话还未说完,韩芸汐就站起来,欠身行礼,“能得太后娘娘疼爱是芸汐的福分,芸汐谢谢太后娘娘。”

太后非常满意,伸手来扶,“傻丫头,如果不是你娘去得早,咱们之间有些误会,你也不用吃那么多苦头呀,有哀家撑腰,宜太妃断断是不敢难为你的。”

韩芸汐淡淡一笑,看似无奈,其实是讥讽,她道,“太后娘娘,娘亲虽已仙逝,可是芸汐毕竟已经嫁为人妇,出嫁从夫,认义女这事芸汐是做不了主的,不如太后娘娘问一问秦王吧?”

什么?

这话一出,太后和皇后双双都愣了,随即脸色大变。

太后眼底闪过一抹阴鸷,险些爆发,韩芸汐啊韩芸汐,说了那么久,你居然在耍哀家!

明明知道这件事就是冲着宜太妃和秦王的,她居然敢说要去找秦王商量!

很好!

好个出嫁从夫,拒绝得很彻底,拒绝得太妙了!让她和皇后都无法发怒,无法怪罪。

早知如此,她就不会开口为韩氏三族求情!

藏在宽大袖中的手紧紧握了起来,强压着怒意,太后都找不到台阶下,这件事一旦传到秦王和宜太妃耳朵里去,不仅仅让他们笑话了,还会心生戒备。

皇后同是气愤,“哎呀,不说秦王都忘了这事了,母后,你喜欢芸汐,可人家终究是秦王府的人了,宜太妃和秦王那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专门跟你抬杠,这事情要让他们知道了,可办不成!”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