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682章 他的用心良苦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发现自己锁骨中间有一抹显眼的红!这分明是龙非夜留下的痕迹……吻痕!

怪不得唐离会那么奇怪,怪不得唐夫人会笑得那么暧昧,怪不得唐子晋会立马别过头!

天啊,一念之差,她就听唐夫人的话回到大殿去了,唐氏一族的长辈们全都在那儿呢,万一让他们瞧见这抹红印,她上哪里去找地缝钻呢?

她差点就抢走唐离和宁静的风头,成为大婚之日,大家最深刻的记忆?

想想就觉得可怕!

唐夫人也不提醒她一下,还要把她往火坑里推,简直可恶呀!有其子必有其母!

韩芸汐想不明白呀,她记得龙非夜的力道也不怎么重,怎么就留印了?

当然,韩芸汐激动了一会儿,还是冷静了下来。

她轻轻抚摸那一抹红,也不知道想什么呢,忽然就笑了,“我的?”

颇为疲惫的韩芸汐这一夜注定是要失眠的。她花了一晚上的时间裁掉一件裙子做成了丝巾遮掩这痕迹,否则,她明日还怎么见人?

她一直想不明白一个问题,她之前怎么就没发现龙非夜会这么混账呢?

韩芸汐一宿没睡,龙非夜也没怎么休息,他虽身在唐门,却时刻关注着天宁国和西周国、天安国的战役。

才一天不到,催生的事情就轰动了医城,医学院院长亲自调查此事,下令逮捕凌大长老和怜心夫人回医城,虽然顾院长有心将这等丑闻控制在医学院里,不外传。可是,顾七少并没有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也不知道顾七少哪来的那么多人脉将事情传出去,才半天的时间,催生的事情就成了云空大陆各界热议的事情。

顾院长即便惩罚了凌大长老和怜心夫人,也必须自罚给天下人一个交待,否则医学院的声誉可保不住。

不得不说,顾七少这一回功劳最大,正是因为催生的事情,天宁国中不少天徽皇帝的旧臣纷纷举兵叛变,有打着匡扶三皇子,四皇子的旗帜举兵,实则想趁乱世自立门户,分天宁一杯羹者;但大部分还是直接投靠了龙天墨者。

总之,宁承不仅仅要应对东西两个战场,还得收拾国内地方上的一切割据力量。虽然这些割据势力不大,却能分散宁承一部分兵力,扰乱宁承的作战计划。

西线战场,如龙非夜所料,西周皇帝接受了楚天隐的投降,将薛皇后的死全归咎到宁承和楚清歌头上,西周皇帝加派了兵力给楚天隐,楚天隐对西部的地形最了解,作战经验也十分丰富,今日旁晚就击碎了宁承一支精兵。

东线战场,龙天墨虽然没有作战经验,可穆将军府不是省油的灯,即便兵力有限,穆大将军也布了一个好局,穆清武正在赶赴前线的路上。

有穆大将军布局,穆清武亲征,龙天墨这一战是稳赚不赔的。

“殿下,这一回真是便宜了龙天墨。”楚西风不甘心呀,“当初就不该留下龙天墨。”

如果当初杀了龙天墨,如今天安的疆域必定在秦王殿下掌控之中,问赚不赔的也会是秦王殿下。

要知道,秦王殿下还端着天宁亲王的身份,他来收拾宁承和楚清歌,也算名正言顺的。

“你当穆家那么好对付?”龙非夜冷冷问。

“当初就该阻止穆琉月嫁入穆府。”楚西风径自嘀咕,说起那件事,“而且,当初穆清武投靠东宫,还不是想追查赈灾粮食的事。”

“穆清武……穆家还不是他做主。”龙非夜说道。

穆清武假意投靠东宫,那可是凭着一腔为国为民的热血,想查出国舅府克扣赈灾粮食的证据,谁知道穆大将军会为了穆琉月的归宿,而真正投靠了龙天墨。

不管是龙天墨还是穆清武,龙非夜没都放在眼中,他忌惮着的是穆大将军。

西部的局势一乱在乱,那只老狐狸能说服龙天墨,能忍到这个时候才出兵,不得不说是一种本事!

“殿下,可穆……”

楚西风不明白,龙非夜则冷冷说,“穆将军在一日,就少打天安的主意。”

“殿下,难不成咱们还真怕穆将军府了不成?”楚西风不服气,且不说别的战斗力,百里军府足以和穆将军府对抗。

龙非夜岂会真怕?他慵懒懒地坐在暖塌上,漫不经心说,“这个世界上了,除了楚家军和穆家军,还有谁更了解北历的骑兵团?”

早在天宁内乱之时,龙非夜就说过,天宁和天安是留着抵御北历骑兵的,中南部是鱼米之乡,富饶之地,也是人口最密集的地方,他绝不允许战火波及到中南部。

这一回,他接受楚天隐的投降,保留楚家军,可不仅仅是对付宁静这么简单呀。

“去准备准备,明日启程回宁南。”龙非夜淡淡吩咐。

“殿下要离开尧水?”楚西风诧异了,这个时候离开尧水,会不会还太早了,毕竟战争才刚刚开始,变数终究会有的。

“只要北历不动,西部这三国也就这样了。”

虽然宁承被两面夹击,可是他有足够的兵力,还有非常可怕的财力支撑,一年半载的也不至于输到什么程度。

龙非夜琢磨着,西部这个局面还得持续上两三年才会有结果。

他最关心的还是北厉,他得回宁南和百里军府几位将军好好琢磨琢磨北历的情况。而且,百里元隆来过几封信,反映中南部那些世家豪门动静颇大,他也是时候回去压一压那些人的气焰了。

云空中部,世家之地;云空东部,商贾之地;云空西部,江湖之地。

所谓世家,便是门第高贵、世代沿袭官爵的大家族。

中南部的大世家不少,长期天高皇帝远的,势力越来越大,当初中南都督府正是这些世家势力一起捧出来的。

也一年多了,中南都督府没给他们谋福利,他们岂会善罢甘休?

搅乱了西周,天宁和天安,中南都督府可不能出内乱。

除了这两件事,龙非夜还得回去查一查他手上几个大产业的账,还有,他得问一问顾七少,迷蝶梦的情况等等。

总之,龙非夜非常忙。

但是,他最上心的并非这些事,而是上天山。

此去天山,诸多未知,他必须将手头上的事情都处理妥当,以防不测。毕竟,这一趟去天山,他要面对的麻烦很多,他不希望再有别的麻烦了。

龙非夜做的准备极多,甚至连唐门易主,唐离继位也是他计划之中的事情,茹姨没有勾结端木瑶,他一样准备好了陷阱让茹姨跳。

他是如此是用心良苦呀,只是,懂他的人有多少?就连身旁这位离他最近的侍从楚西风,都看不懂。

楚西风离开之后,龙非夜去了老地方,韩芸汐的屋顶。

他坐在屋顶上,望着唐离那灯火通明的院子,第一次对唐离这个弟弟有期盼,盼着唐离在这一年里能掌控住唐门,能掌控住宁静。

夜深深,韩芸汐在屋内缝着丝巾,龙非夜安安静静看着院子里的秋千,当年,他母后便是在这秋千下结束自己的生命的。

夜半三更的时候,唐离院里还是一片明亮,宁静总算是醒了,但是,唐离睡着了。

屋内空无一人,他靠着在床边,双臂环胸,低着头打盹。

宁静的身体底子确实好,一点儿都没有病愈的倦容,神采奕奕的,她眼珠子骨碌骨碌转了几圈,正要偷偷起来。

唐离忽然倒下来,吓得她立马闭上眼睛装睡。

唐离险些栽倒在床上,幸好醒得快,他一边伸懒腰,一边打呵欠,宁静听到动静,更加不敢睁眼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肚子会痛成那样,但是能肯定是唐离救了她。

唐离打量着宁静的脸,冷不丁凑到她面年去。

一阵风噗来,宁静的心跳险些停止,她明显感觉到唐离的呼吸就吐在她脸上,这个家伙靠得很近很近。

他想干什么?

宁静又忐忑,又紧张,却听唐离咬牙切齿地骂她,“贱人!”

过分!

可是,宁静忍了。她非常理智地相信,自己撞晕是最明智的选择,至少唐离会动口,不会动手。

可谁知道,唐离忽然伸手过来,按住她的额头。

宁静怒了。

这个家伙还是不是男人啊,居然趁人之危,要偷袭吗?

她正想推开他,可是,他却轻轻地抚摸她的额头,喃喃自语,“到这个点都没发烧,应该不会烧了吧?”

所以,他守着她一晚上,是怕她发高烧吗?

他很快就放开手,一边端来温水,一边自言自语,“润润唇,脱水就麻烦了。”

他用手指沾了水,温柔地抚在她唇上,水沿着她嘴角淌下,流入她脖子里,他连忙拿来手帕替她擦拭。

“呐,我不是欺负你哈,就帮你擦擦。”他真的没有出格的举动,擦干净后,还细心地立马替她掖好被子。

“天一夜没吃饭了,你怎么不会饿醒呢?”他喃喃自语。

宁静险些笑出来,幸好还是忍住了,她第一次觉得这家伙叽里呱啦一堆话,似乎也不那么惹她烦。

很快,唐离就又坐回去,靠在一旁继续打盹。

宁静等了好久好久,确定他真的睡着了,她才小心翼翼睁开眼睛,她就这么躺着,看花,看那他,也不知道看了多久,更不知道自己最后怎么睡着的。

翌日,她醒来的时候,唐离已经不见了。

龙非夜和韩芸汐要走了,唐离去送行呢。

除了韩芸汐,唐离是最早知道龙非夜准备上天山的,四月了,他知道龙非夜不会在宁南待太久的……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