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72章 富裕,收买人心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怎么会。宛如妹妹,你瞧瞧这些首饰,挑几样喜欢的吧。”韩芸汐特大方。

“不不,这是皇上赏给嫂子的。”慕容宛如连忙拒绝。

“不碍事,那么多我也用不完,挑几件。”韩芸汐很热情,硬是把慕容宛如的手拉过来。

其实,这些珠宝慕容宛如早就翻看过了,天徽皇帝赏赐的这些东西可全都是国外贡品,有钱都买不到的。

其中有好几件慕容宛如喜欢得紧,见韩芸汐这么热情,她也就半推不就的挑了起来。

谁知,韩芸汐却道,“我呀,还想查一查我会治病这消息是谁给传出去的,把这些赏赐也分那个人一些。好歹,她也是有功劳的不是?”

这话一出,慕容宛如的手顿时僵住了。

“宛如妹妹,你说会是什么人散布谣言的呢?她不是想害我,是想帮我的吧?”韩芸汐煞是认真问道。

慕容宛如脸上伪装得再好,手都出卖了她,韩芸汐还拉她的手,她的手却像是触电一般缩回来。

韩芸汐看在眼中,笑得更灿烂了,硬是将她的手拉下来,“宛如妹妹,你赶紧挑呀,别客气。”

慕容宛如心虚极了,勉强稳住,客气道,“不了不了……皇上,皇上赏赐的东西不能随便送人的。嫂子,时候也不早了,你早点去休息吧,我陪母妃去了。”

她说罢,都顾不上多说,几乎是落荒而逃。

韩芸汐看着她的背影,眼底埋下了一颗仇恨的种子。

知道那么多内幕的人不多,散布出这个谣言从而能获益的人就更少了,除了宫里那几位,就是府上这位了。

如果是皇后要让她去治疗太子,无需这么大幅周折的,吹吹枕边风就可,所以,慕容宛如的嫌疑是最大的。

又是她,这一回又是她,白莲花,这一回你就心塞去吧;下一回,本王妃一定要把你的狐狸尾巴揪出来的!

气走宜太妃和慕容宛如,韩芸汐算是彻底出了一口恶气,看着眼前一大笔赏赐,她的眼睛都笑弯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中了彩票一样,一夜暴富,从此以后不用再数着银子过日子啦。

她随手拿起一锭银子丢给一旁的婢女,“去找几个人来帮我把这些东西搬到芙蓉院去。”

婢女慌张地接住沉甸甸的银子,都有些傻眼,王妃娘娘真要给自己这么多吗?要知道,连太妃娘娘都未必会这么大方呀。

“还不去?”韩芸汐蹙眉问道。

“去,奴婢马上去,王妃娘娘稍等!”婢女喜出望外,揣着银子就跑出去。

很快,婢女就带来了六七个壮丁,这帮人平素见韩芸汐,全都是眼睛长在头顶上的,如今一个个毕恭毕敬,王妃娘娘长王妃娘娘短,特狗腿。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话绝对是真理。

东西小心翼翼送到芙蓉园云闲阁中,谁知,韩芸汐非常大方,竟给了一锭金子让他们几个人去分了。

几个奴才这辈子都没见过金子几次,都不敢相信,对韩芸汐恭敬得像见了老祖宗,谢了好几回才肯离开。

“主子,那是金子啊!够他们好几个月的工钱了!”小沉香气呼呼。

“小沉香,你知道下毒有个原则吗?”韩芸汐认真问。

小沉香摇了摇头,韩芸汐笑道,“下毒要下透了,那种毒入五张六腑是最难解的。这收买人心也是一个道理。”

小沉香还是摇了摇头,不懂,韩芸汐无奈,“你觉得慕容宛如能这么大方吗?”

“她就算有那么大方,也没主子有钱。”小沉香撅着嘴道,现在在她眼里,主子就是个富婆。

“就是这个道理,所以,从此以后这帮人只会向着我,不会向着她了。”韩芸汐笑道。

财聚人散,财散人聚,韩芸汐想她这一锭金子的事情,很快就会在秦王府的下人们中传开的,看谁还敢对她不敬。

天都朦朦胧胧亮堂了,韩芸汐也没有睡意,和小沉香一起一边数银子,一边收藏,真就应了那句话,数钱数到手抽筋。

天大亮的时候,总算把东西都收拾好了,小沉香累死了,正要去火房弄早餐,谁知道才刚出芙蓉园,就有下人端着热腾腾的早饭等着了!

其实小沉香并没怎么听懂主子说那些道理,但是,看到院门口这一幕,她就秒懂了,有银子真好!

韩芸汐吃了点东西,可能是疲劳过度,没什么食欲也没什么睡意,就是整个人都提不起劲,她琢磨了片刻,让小沉香过去寝宫看看。

“主子,秦王殿下没回来。”小沉香很快就来报。

韩芸汐立马乐了,收拾了东西准备过去蹭温泉池,大冬天了疲成这样,最好的办法就是泡温泉了。

她确定屋内真的没人之后,让小沉香在门外把守,便一头载到温泉池中。

龙非夜这个池子虽然是室内的,却是个天然的池子,水质很柔软,水温适中,深浅刚刚好,韩芸汐一泡下去,立马全身心都放松了。

她靠在池边,仰着头,任由温泉洗涤身体,享受这闲适的一刻,很快,韩芸汐就在迷迷糊糊中瞌睡过去。

一道身影落在寝宫右侧墙,是主人回来了。

龙非夜正要走过来,却见小沉香坐在门口发呆,他眼底闪过一抹狐疑,只是,转念一想,似乎想到了什么,随即悄无声息的跃上屋顶。

这个婢女在门口,难不成韩芸汐在屋内?

这个女人到他的领地做什么?

龙非夜眼底晦明晦暗的,小心翼翼抽开了一块瓦片,谁知,映入眼帘的竟是一副活色生香的美人沐浴图!

冰冷的眸光一滞,龙非夜随即别开眼,只是,片刻而已,他却又重新看下去,只见池边衣裳凌乱了一地,那个女人香肩裸背,锁骨玉颈,于烟雾中隐现之间,诱惑不尽……

这个女人,好大的胆子,竟跑到他这里来泡温泉!

龙非夜冰冷的眸子越发的阴沉了,分明很不高兴,只是……只是,时间一点点流失,他却迟迟都没有移开眼。

他的目光冷傲,放肆,似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明明偷窥,却一点儿都显得下流,反倒给人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好吧,此时此刻的他,那俊脸,那表情就是一件令人移不开眼的艺术品了!

突然,一阵风来,龙非夜抬头看去,只见楚西风过来了。

眼底闪过一抹不悦,他立马挥手意识楚西风远离,随即将瓦片回位,这才亲自落到后院去见楚西风。

“主子,你……”楚西风满腹疑惑,这主子刚刚在干嘛呢?

龙非夜没回答,“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禀主子,北历细作的首领极有可能就潜伏在帝都,是个擅长使毒之人,属下拷问了几个活口,口供是一致的,她们的毒药都是来自同一个人,至于是什么人,她们也不知道。”楚西风认真回答。

北历在天宁布下了一批细作,擅长用毒,目标是毒害天宁国的能臣大将。如果不是韩芸汐发现少将军体内潜藏的毒,龙非夜也没那么快揪到这条线索。

这些日子,他都在为这件事忙碌着。

“追查毒源,少将军那先别惊动。”龙非夜交待道,潜藏在少将军体内的毒是慢性毒,少说也下了好几年了,能下这毒的必定是身旁的人。

如果少将军中毒也和细作有关系,那么就说明这批细作在天宁潜伏多年,而且潜伏得非常之深。

“是!”楚西风恭敬领命。

龙非夜回到寝宫屋顶的时候,韩芸汐已经出来了,这个聪明的“笨女人”对一切都一无所知,刚出浴的她如清水芙蓉,清丽脱俗,粉扑扑的小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容,和小沉香一边说笑,一边回云闲阁。

“笨蛋,什么时候才会有戒备之心。”龙非夜喃喃自语,非常不满。

其实,这怪不得韩芸汐,她不会武功,哪里能那么容易察觉到周遭的动静呢?而且,因为专业的原因,她做起事情来,排斥干扰的能力还特别强,基本可以忽略周遭的一切。

休息够了的韩芸汐决定带小沉香上街一趟,一来有了银子,可以添置一些心仪已久的物品,二来,她想到去瞧瞧韩家的情况。

都这个点了,韩从安也该定罪了吧,公告应该出来了。

天徽皇帝非但不会隐瞒这件事,而且还会大张旗鼓的处理韩从安,以此来告知天下太子的身体状况良好。

只是,韩芸汐没想到事情会闹这么大,她刚到大街,就听到各处都在议论这件事,而告示也贴了满大街都是。

天徽皇帝给韩从安定欺君和谋害太子之罪,虽然没有写明是韩芸汐救了太子,但是,这件事也早在上流圈子里传开了。

韩芸汐坐在雅座里,听着外头传来的议论声。

“韩家今早就大乱了,听说有几房姨娘都倦了细软跑了!”

“这么大的罪,竟只惩了韩从安一人,我看这里头有猫腻呢!”

“呵呵,秦王妃韩家的嫡女,我看是秦王妃出面保下韩家的吧?”

“听说三日后就要游街示众了,哎呀,韩从安也算是一代名医,就这么……”

“你们说他为什么要谋害太子呢?没理由呀!”

“天家的事情,说不清呦,说不清!”

……

韩芸汐听得很从容,这些都不是她在意的,她想,三日后就游街示众了,她也该去牢房里探望探望那位父亲,问一问娘亲难产的事情。

这件事韩芸汐打听过,也没听说娘亲的胎位不好,或者有什么病灶,怎么就会难产呢?娘亲自己就是大夫呀,自己的身体应该最清楚的。

韩芸汐总觉得这里头有猫腻,而最清楚真相的,应该就是那个当丈夫的韩从安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脸上的毒疤到底是怎么来的,如果是与生俱来的,那分明是有人想将她扼杀在娘胎中呀,这事更应该查清楚。

午后,韩芸汐让小沉香带买好的东西先回去,自己去了天牢。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