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74章 真相,非常意外(1)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看着韩芸汐,龙天墨虽然有些不理解,但是,他并不会拒绝帮忙。

虽然父皇有所赏赐,但是韩芸汐这个救命之恩是他欠下的,他本也是打算找机会还,而且,大赦天下是极好的理由,能为他争取到不少民心,沉寂了那么多年,重新出山,这第一pao必须打响了!

龙天墨点了点头,道,“本太子久病得治,大赦天下这倒是个好主意,皇婶先回去,晚些时候父皇过来,我就禀了此事。”

虽然知道龙天墨会答应,但是没想到会这么顺利,韩芸汐大喜,越发对这个太子另眼相看了。

临走前,龙天墨叫住了她,“秦皇婶,见了皇叔,代我问好,说我痊愈后,就过去看他。”

韩芸汐点了点头,据她所知,龙非夜和包括太子在内的皇子们,并不是非常亲近呀,龙天墨此举,明显有讨好龙非夜之嫌。

只是,人家久病终得治,龙非夜却没来瞧瞧,真有些令人心寒的说。

当然,韩芸汐顾不上那么多,她现在满心都是韩从安的事情。

韩芸汐回到秦王府就没有出门,一直在等消息,还时不时让小沉香到外头去打听打听。

谁知,都第二日下午了,大街上的告示还是没有撤掉,满街议论依旧。据说韩家内部几房人先后都去探监,都无法见到韩从安,回来之后为争夺家产都打起来了。

虽然说龙天墨出面,成功的概率很大,但是,没有得到确切答复的时候,韩芸汐还是会紧张的,毕竟时间很紧。

是夜,韩芸汐站在窗边,看着帝都夜色,眉头紧锁,明日,就是最后一日了,龙天墨那边到底什么情况呢?而天心夫人当年难产的真相,又是怎样的呢?天心夫人和韩从安之间有什么秘密呢?

这一宿,辗辗反侧真难眠呀。

然而,翌日清晨,好消息就来了。

小沉香一边敲门,一边大喊,“主子,主子,皇上一早颁布了大赦天下令,除了谋反罪之外,所有死罪一改免了,改会永久监禁!说是太子亲自请命的!”

韩芸汐几乎是从床榻上跳起来的,洗漱穿戴好,饭都顾不上吃,立马就往天牢里跑。

大赦天下令才刚刚颁布,消息传得最快的莫过于天牢,韩从安远远地听到不少议论声,甚至还看到几个死囚被押出死囚牢房。

“听说是太子提议要大赦天下的,呵呵,这一回我们是算是托了太子的福啊!”

“可不是,很快我们就能出去了吧?

“瞧瞧,那几个死囚都被带走了,估计要放他们走了吧!呵呵,很快就会轮到我们的!”

……

议论声充满了整个牢房,韩从安趴在铁门上听,浑浊的老眸明亮了许多,他心下惊叹着,之前怎么没发现韩芸汐这么聪明,她居然没去求天徽皇帝,而是去求了太子,居然能想出大赦天下这个办法来!

这真的是之前那个韩芸汐吗?

他一直觉得这个女儿比不上她母亲,可是,如今这种想法却动摇了。

很快,韩芸汐就过来了,韩从安打量她的眼神都变得有些异样,“女儿,你真聪明。”

“看样子,皇上大赦天下的事情你是知道了。”韩芸汐可没好气。

“你也该把为父带出死囚牢了吧?”韩从安的精神状态明显好了很多,虽然一身狼狈,却站得笔直,颇有气度。

韩芸汐眼底闪过一抹讥讽,冷冷问,“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真相呢?”

“至少,先让为父离开这里。”韩从安很坚定,大夫大多有洁癖,他太讨厌这个死囚牢房腐臭的死亡气息了。

韩芸汐唇畔的讥讽在扩大,如果韩从安觉得可以在她这里得寸进尺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她眯起了双眸,冷声警告,“韩从安,你现在可是死不了了,信不信我可以让你天天都生不如死?”

光加不怕穿鞋的,如今,韩从安死罪免去,可不再是光脚汉子,韩芸汐的威胁,他能不怕吗?

见韩芸汐那一脸危险,韩从安虽然有些不乐意,却还是见好就收。

他指了指墙脚,示意韩芸汐坐下来说话,韩芸汐像上一次那样,靠着在墙脚坐下,眸光清冷,直勾勾地看着韩从安。

看得出她的戒备,韩从安坐下来,竟叹了一口气,“放心吧,都这个时候了,我不会骗你的。”

“废话少说!回答我的问题,我娘到底是怎么死的!”韩芸汐冷声。

韩从安并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但是,他说出来的话,却让韩芸汐心跳都险些停止了,太意外了!

他说,韩芸汐,我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你,我,韩从安,不是你的亲生父亲!”

什么!

韩芸汐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万分震惊,眼睛都不自觉瞪大了三分。

看着韩芸汐这份惊诧,韩从安眼底不自觉流露出一抹哀伤,所有人都知道他对这个女儿从来都没有尽过做父亲的义务,但是,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内心深处是多么希望这个女儿是他的亲生骨肉。

不仅仅是现在韩芸汐发迹了,他才如此希望的,早在韩芸汐还在娘胎里的时候,他就是这么期盼着了。

只可惜……他配不上那个女人。

震惊的韩芸汐一缓过神里,陡然怒声,“韩从安,你骗人!”

天心夫人就是一个传奇,是一个才华横溢,仁心慈医,她怎么会是水性杨花的女人呢?怎么会有私生女呢?而且,韩芸汐更不会相信,就韩从安这种胸襟,能容得下出轨的女人,能养着别人的孩子呀!

“我没有骗你,我有证据。”韩从安很淡定,别说韩芸汐,就算天宁帝都任何一个听过天心夫人事迹的人,都不会相信这件事的。

然而,这却是千真万确的,否则,韩芸汐怎么说也是韩家嫡女,又是秦王未婚妻,他怎么会连她脸上一个小小的毒疤都不治呢?

“什么证据?”韩芸汐急急问。

“你答应我一件事,我便把事情一五一十全都告诉你。”韩从安很认真,不是威胁,而是一种坚定。

可是,激动的韩芸汐忽略了他眼底那一抹坚定,猛地站起来,“你休想!我已经保住你的命了,你还有什么筹码跟我谈条件?”

不管怎样,韩芸汐都不相信天心夫人会出轨,如果她真的是私生女,那也必定是韩从安对不起天心夫人。

这件事已经让韩芸汐很愤怒了,韩从安的条件无疑的激恼了她。

然而,面对这样的怒火凶凶的韩芸汐,韩从安却非常从容,“韩芸汐,你先听我把事情说完,再回答我,不迟。”

他说着,从袖中取出了一串钥匙,穿过铁栅栏,递到韩芸汐面前。

韩芸汐微惊,她认得这钥匙,这是库房钥匙,是一家之主的象征,库房里,不仅仅的存放了韩家的财产,而且最重要的是两样东西,一样是韩家珍藏的药材,另一样便是《韩氏医典》。

每个医学世家都会拥有一部自己的医典,记载秘方、秘籍典籍,一代代相传,只传给家主继承人,而《韩氏医典》正是韩家的家族至宝。

得到这些东西,相当于得到了整个韩家,虽然因为韩从安入狱,韩家早已声名狼藉,但是,韩家的底子还在那呢,其他的不说,就单单这《韩氏医典》上记载的医术,就足以成就新一代名医了。

看着眼前的钥匙,韩芸汐一动不动,韩从安是打算把库房钥匙交给她吗?

这不太可能吧,且不说她非韩家血脉,就算是,她也已经是外嫁的女儿了,并没有资格继承韩家家主之位的。

韩从安这算什么条件?

韩芸汐退了一步,远离那把钥匙,冷冷问,“你什么意思?”

“答应我,尽你所能,扶持新家主,重振韩家,一切以韩家为重。”韩从安一字一句说道,不满血丝的双眸里闪烁着坚定的光芒。

重振韩家?

韩芸汐非常意外,她原本以为韩从安会威胁她把他从牢房里捞出去呢,却没想到他竟会提出这种条件来。

不为自己,而是为了韩家。

韩芸汐一直以来都对这个“父亲”充满了失望和不屑,在她的印象里,这个老东西就是个自私自利的人,然而,此时,她却在看到他大义。

只是,韩芸汐不明白,他的大义,为何要她倾尽所能,一切以韩家为重来实现呢?

韩家,为她做过什么吗?给过她什么吗?那不过是一个承载她痛苦回忆的地方,凭什么要求她来为韩家风险牺牲?

何况,按照韩从安说的,她和韩家,其实连仅存的血缘关系都没有了呀。

看着韩从安眼底的坚定,韩芸汐唇畔勾起一抹嘲讽,“你似乎很有自信,我会答应你。”

“因为,你娘的事情除了我之外,这个世界上就没有第二个人知道,包括,你亲生父亲!”韩从安语气坚定。

“我已经说过了,你连这条命都是我的,你没有筹码跟我谈条件。”韩芸汐惊冷声。

韩从安却笑了,“韩家如果败在老夫手上,老夫要这条命何用?老夫唯有自裁以谢列祖列宗!”

韩芸汐并没有放心上,在她看来,韩从安还没有自裁的勇气,可谁知,韩从安说罢,居然以转身,就猛地朝一旁墙壁撞去!

见状,韩芸汐立马惊了,“不要!”

韩从安要真死了,她这几天的努力都白费了呀,她上哪里去找真相啊?

然而,韩芸汐这一句“不要”,并没有拦住韩从安,他是来真的,一撞就头破血流,此时,竟还要继续撞!

韩芸汐惊了,看样子她是看错了这个老东西,家族的使命在他心底是那样根深蒂固。

“好,我答应你!”韩芸汐大声道。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