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76章 谁家公子世无双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反悔?

韩芸汐冷眼看着韩从安,倾身拿过他手里的库房钥匙,“你想太多了。”

既然是她答应的事情,她自是不会反悔。

而且,这件事也非同小可,救韩家,和救韩氏三族其实是一个道理的,韩家上上下下也小百号人吧,并非人人都是恶人,其中也不乏善良无辜之辈,而且,韩家的医术需要传承,需要去救更多病人。

想当初,天心夫人之所以选择韩从安,怕是不是看中了韩从安,而是看中了韩家吧。

韩芸汐不会将这件事放在一切之首,但是,她会尽力的。

见韩芸汐收下了库房钥匙,韩从安放心多了,他也很清楚自己犯了那么大的罪,死罪能免,活罪是难逃的,这辈子怕是得永远待在牢房里了。

韩芸汐已经不想再跟这个人多话了,转身便要走,然而,韩从安却唤住了,“韩芸汐,你等等!”

韩芸汐止步,头都不回,“有何赐教?”

“韩芸汐,太子的病……”韩从安说到这里,顿了顿,随即语气坚定,“老夫坚信自己的诊断没有错!”

韩芸汐微微一怔,心想,这个家伙可恶是可恶,医术还是了不得的。

然而,她并不打算回答,继续往前走。

韩从安却追过来,拦在牢房门口,“事已经成定局,我只想知道真相!”

韩芸汐唇畔泛起一抹讥讽,“韩神医,你好好想想吧,以你的卓绝的天赋,我相信你很快就能想明白的!”

韩芸汐说着,推开他的手,大步出了牢房,亲自落了锁。

“我想不明白!”韩从安声音都提高了几分贝,很激动。

韩芸汐却一脸无所谓,“想不明白就再好好想想吧。”

她说完,毅然转身离开,不告诉韩从安真相,也算是对他的一种惩罚吧,想必他会一直耿耿于怀的。

韩芸汐并没有愧疚感,这一切都是韩从安罪有应得,如果他能以一颗感恩的心,拿她当女儿养。那么,今日,她就算拼了命,也一定要救他出去的。

只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而刚刚,她也没有在韩从安眼底看到愧疚。

走在幽冷深邃的长廊里,韩芸汐双臂相拥的,低着头,陷入了沉思。

娘亲的死,真相是什么?她父亲又是何许人也?

那么多年过去了,她该从何处调查起;茫茫人海,她又该从何处找起?

天心夫人为何会怀了孩子,却嫁给别人?

是因为绝望,还是迫不得已?

她那样传奇的女子,在天宁帝都住不到一年,就惊艳了一个时代,她是在什么情况下,未婚就怀上孩子的呢?又或者,其实在来韩家之前,她已经成婚了?

父亲,还在人世上,知道她的存在吗?

许许多多疑问困扰着韩芸汐,知道越多,疑问就越多。

最后,她叹息一声,收好韩家家主象征的库房钥匙,她想,有时间还是得到韩家故地去瞧一瞧。

当然,此时韩家正乱着,韩芸汐暂时没心情去凑热闹,决定先让那几位尖酸刻薄,阴险歹毒的夫人们先鹬蚌相争一番。

出了天牢,韩芸汐闷闷不乐的,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游走,直到天黑才回到秦王府。

天徽皇帝颁布大赦天下令的同时,也公开了太子怪病的实情,三日之后,太子重新上朝,参与朝政。

太子可是储君,他一出山,天宁朝廷必是暗涛汹涌的。

虽然韩芸汐医好太子的事情并没有公开,但是,在上层圈子里早就传开了,怨恨韩芸汐的总比感谢韩芸汐的要多。当然,刮目相看者是最多的。

这些,韩芸汐都没感觉到,几日下来她都窝在芙蓉园里。

龙非夜几日不回来了,宜太妃上一回估计被她气得不轻,也没来找麻烦,而那帮下人们没一个敢怠慢她的,韩芸汐的日子总算是比之前好了一些。

只是,她终究为天心夫人的事情而心事重重,每每打听韩家的事情,都被告知韩家谁谁谁和谁谁谁又打了一架,谁谁谁又倦了细软逃了。

当然,韩家三大夫人是不会逃的,一边为家主之位争得头破血流,一边想方设法要见韩从安,可惜,因为没门路哪怕是使银子都见不着人。

这日,韩芸汐正在翻看龙空医学院的介绍,小沉香来报,“主子,听说医学院的人去韩家了,撤了韩家家主医学院理事的头衔呢,拿走了理事的令牌。”

这是早料到的事情了,韩芸汐特意翻看起医学院的介绍,正是想找找线索。天心夫人之所以能帮韩从安当上理事,或许在医学院会有些关系吧。

为了这件事,她又去了一趟天牢,无奈,韩从安竟说天心夫人只是教了他医术,嫁给他一年不到就死了,能当上医学院理事,更多的原因是他个人的努力。

韩芸汐气得都不想再看到他,要调查医学院的事情,找顾北月帮忙应该也帮得上的。

原以为顾北月是个大忙人,得提前预约才能见到,谁知,韩芸汐上午让人送信去顾府,下午顾北月就能见她了。

两人约在天宁帝都最大的茶楼,茗仙楼。

一见到顾北月,韩芸汐都惊了,忍不住想起一句诗,陌上少年颜如玉,谁家公子世无双。

没想到顾北月脱去那一身束手束脚的简朴医衫,一袭纤尘不染的白衣,竟会如此好看,如果不是看到他眼底那一抹淡然从容,韩芸汐都真怀疑自己认错人了。

白衣映出了他胜雪的肌肤,干净的气质,出尘的飘逸。

他的温柔,并非阴柔,不带女子气,而是一种说不出味道的男人味,像是香水,令人一嗅到,就觉得特别安心,就会难以忘记。

韩芸汐曾经玩笑道,顾北月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佛,顾北月都笑了,摇了摇头说自己不胖。

女的容貌倾城,男的俊美无双,往茶楼里一座,立马吸引了不少目光,当然,没人知晓他们的身份。

他们俩倒是很默契的淡然自若,尤其是顾北月。

韩芸汐迟疑了很久,终究还是瞒下了身世秘密,只问了顾北月一些关于云空医学院的事情,然后才认真问起韩从安当上理事的经过。

从顾北月那里,韩芸汐得知医学院理事候选人的资格是直接选拔出来的,而理事则是从候选人中竞选出来。

在天心夫人过世三年后,韩从安因为家族声望,个人医术被提名为医学院理事候候选人,六年之后,正式成为理事。

天心夫人答应他十年,他真的在十年后当上了理事。

“他当上理事的时候,我和爷爷都离开医学院了,并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是,他是医学院院史中,最年轻的候选人,也是最年轻的理事。”

顾北月顿了片刻,又补充,“理事的竞争非常激烈,即便是当上理事候选人,十年二十年,甚至一辈子都竞选不上理事的,也是比比皆是的。”

虽然话没有说破,但是韩芸汐懂,韩从安虽然医术了得,但是,拿到高手里一对比,并不算最出众的。

医学院理事太多都是年过百岁的老前辈,就算是候选人也不少白发苍苍了,韩从安这一路走得未免太顺畅了?

“当初提拔他的,都是哪些人?”韩芸汐又问。

顾北月只能摇头,“这是秘密,怕是韩从安自己都不知道。”

原来是这样,如此看来,她也无法从韩从安嘴里问出什么来了吧。

见她蹙眉,顾北月唇畔掠过一抹谁都没察觉到的笑意,他淡淡道,“我试试托人查一查,只是,未必能查得到。”

咦,这家伙还真有门路。

这下,韩芸汐露出笑容,茶杯掷在桌上,爽快地道,“那先谢了,改天一定请你喝酒。”

顾北月有些不习惯韩芸汐这种语气,只觉得这不像个王妃,一点都没有一个正宫娘娘该有的优雅和尊贵,然而,恰恰是她身上这种不矫揉造作的洒脱,吸引了他。

顾北月想,如果韩芸汐不是出生在韩家,不是秦王妃,她必定能飞得更高,只是,这些都藏在他心中,他就是笑着答应,什么都没说。

难得有机会在外头见面,两人这一坐就坐到了傍晚,韩芸汐发现顾北月看起来寡言少语很缄默,聊起来倒也不会冷场。

他们聊了医术,聊了药学,还聊了不少病例,韩芸汐时而认真思索,时而哈哈大笑,然而,顾北月却始终淡淡笑着,特儒雅。

直到小沉香跑来提醒,韩芸汐才发现时间过得那么快,天都快黑了。

“改日再约吧,那个病例我还得跟你请教请教。”韩芸汐毒术精湛,医术却有诸多不足,好学的她逮住顾北月,都不想放手,恨不得带回家去当个私人教师。

“王妃娘娘,这其实是逾矩了。”顾北月不得不低声提醒。

离开秦王府,什么规矩不规矩的对韩芸汐来说统统是废话,越是坦荡之人,越不怕暧昧,而越介意的人,心中越是有鬼。

她明澈的双眸闪过一抹狡黠,低声,“每月十五,就约在这里,你不是顾太医,我不是秦王妃,咱们就同行,切磋医术,如何?”

切磋医术,这丫头是想跟他学医吧,想跟他学医却还不透露毒术的事情,顾北月一眼就看透,却不点破。

每月十五,相忘身份,相约谈医,这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呀,只可惜,温柔的顾北月永远都是理智的。

他暖暖地笑了笑,“王妃娘娘真会开玩笑,不早了,回去吧。”

“顾北月。”韩芸汐陡然蹙眉,原以为他会答应的,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拒绝了。

“王妃娘娘,微臣可不是随便能出宫的,回去吧。”顾北月还是笑着。

那笑容,看似暖暖的,却透着一种坚定,让所有人都拿他没办法,韩芸汐特不情愿,却也只能作罢,随意挥了挥手算是告别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