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77章 心虚,王妃你躲啥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下楼的时候,小沉香就开了口,“主子,你糊涂了啊!”

“怎么了?”韩芸汐懒懒地问。

“主子,你是秦王妃啊,你……你……”小沉香一直觉得这主子很聪明,此时却不得不为她的脑袋瓜捉急。

她拉着主子的手,挨着在她耳边低声,“你是有夫之妇,还是亲王的正妃呢!这事情万一传到秦王耳朵里,你就完蛋了!”

小沉香笨是笨了点,但是在某些事情上还是很敏感的。

韩芸汐无奈翻了个白眼,她当然懂这些,她这又不是私会情人的,这不过是觉得顾北月是个可以交的朋友,约出来聊聊天罢了,而且,她也不是聊天消遣、打情骂俏,她是有事求人家的。

再说了,她和龙非夜有名无实,龙非夜还当着她的面抱了别的女人,救了别的女人还弃她于不顾呢!

一想到端木瑶那件事,韩芸汐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无法释怀的。

“主子,你听进去没有?”小沉香很认真。

“我又没干出什么事来,你不要那么着急好不好,说得好像我出轨了。”韩芸汐有些受不了了,她对顾北月,那纯粹就是友情。

谁知,正说话着,她的脚步戛然而止,险些就给栽倒。

只见门口进来一到高大傲岸的身影,非常之熟悉……龙非夜!

虽然他刻意穿着低调了,但是,韩芸汐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前一刻还坦荡荡的韩芸汐,这一刻下意识转身就往楼上跑,小沉香跟着跑。到了楼上,她偷偷看下来,见龙非夜没上来,这才大大松了一口气。

小沉香非常诧异地看着她,“主子,你心虚什么呢?”

呃……

“我……我……像你这种会想入非非的人太多了,我还是留个神。”韩芸汐借口道,其实,刚刚那反应是身体快过脑袋,她也是后知后觉的,跑什么呢?

顾北月还没走呢,将这一幕看在眼中,他并没有再上前去,只是唇畔泛起了一抹清浅淡笑,透着些许无奈。

韩芸汐冷静下来后,这才想起顾北月还在楼上呢,只是,她转身看去的时候,却不见人影了。

“人呢?”韩芸汐纳闷了。

小沉香帮着看了一圈,也不见人影,“主子,不对呀,明明是我们先走的。”

楼梯就一个,她们从楼梯退回来就一直守在楼梯口了,顾北月怎么可能先下去?

韩芸汐狐疑着,最后看到通往三楼的楼梯,也没有多想,便当顾北月上楼去了。

然而,她并不知道,顾北月此时就在客栈门口,他回头看了二楼一眼,淡淡而笑,一转身,身影如幻,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既然都退回来了,韩芸汐索性等到龙非夜离开,她才下楼。

一路马车上,小沉香想笑却不敢笑出来,韩芸汐撇着嘴,看窗外,主仆人之间的气氛特别诡异。

回到芙蓉园,只见龙非夜寝宫的灯是亮着的,见主子看过去,小沉香终于忍不住了,扑哧一笑了起来。

谁知,这一笑就“哈哈哈”停不住了。

韩芸汐恼羞成怒,掐了她一把,“你这个死丫头,笑什么呢!还不回去!”

说罢,小沉香都没走呢,她就先走了。

这一夜,也不知道为什么,韩芸汐失眠了,她裹着被子倚在床边,看着龙非夜寝宫的灯发愣。

其实,今日小沉香的提醒,她是听进去了。

虽嫁入秦王府也有些日子了,但是,今日才突然强烈地感觉到自己已经是个有夫之妇了,虽然有名无实,但是,单单这个名分就会束缚她一辈子。

龙非夜可以再娶,她却永远不能再嫁。

想着想着,韩芸汐猛地甩脑袋,想什么呢?能活命,能安生就好了,想那么多作甚?

直到天大亮,韩芸汐才睡着,这一睡就到了午后。

几日过去了,韩家的事情虽然还在街头巷尾议论着,风头却也不是那么盛了,韩芸汐摸了摸袖中的库房钥匙,心想自己也该去一趟韩家了。

谁知,正要出门,少将军穆清武却上门求见。

一见到穆清武,韩芸汐就打趣道,“少将军,听说长平公主最近很忙呀?”

长平宫主脸上的伤好了之后,各种别捏,担心被笑话,借口避寒到南方去玩了,要不,她还真有可能缠穆清武缠到这里来。

穆清武有些无奈,笑了笑避而不答,而是认真道,“秦王妃,在下前来是……”

支支吾吾的可不像是这位少将军的做派,到底是什么话都到嘴边了还说不出口?

“少将军有话尽管说。”韩芸汐纳闷着,这家伙能到秦王府来找,应该是有重要的事情吧。

“确实有事,是关于我中的万蛇毒的事情,王妃娘娘说这是慢性毒,常年累月积累而成,只是,我和父亲调查了一番,始终找不出下毒之人,所以……今日来是想请王妃娘娘到府上和军营里瞧瞧。”

穆清武虽是坦荡荡的武将,可是,一求人起来,瞬间就像个腼腆的大男孩。

他心虚呀!

一来无事不登三宝殿,二来,说好让韩芸汐有事尽管开口了,如今没帮上韩芸汐什么,反倒又来给她添麻烦了。

原来是为这事情呀,韩芸汐到没觉得什么,其实,之前她也琢磨过这件事情,毕竟万蛇毒不是好下的毒药,只是这阵子忙就给忘了。

迟疑了片刻,韩芸汐问道,“你们是怎么调查的?”

“审了火房和贴身的婢女、侍从。”穆清武如实回答,穆清武的生活很简单,不是家中就是军营,能靠近他的,能下毒的也就这些人了。

虽然审问未必是最好的办法,但是也不失为一种调查方式。

“府上和军营中,在人事方面,最近可有什么变动?”韩芸汐又问,她解了穆清武的毒,事情早传开了,而且还在大将军府里审问下人,下毒之人必定是会有所忌惮而采取行动的。

“都没有,所以……”

穆清武很想告诉韩芸汐,秦王也询问过这件事,只是,秦王说过要保密,他想了下还是不说了,“所以只能找你帮帮忙。”

“我又不是神探。”韩芸汐无奈地笑了。

上门来求就很难为情了,韩芸汐这么一说,穆清武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挠了挠脑袋,情绪全写在脸上。

看他这大男孩的样子,韩芸汐忍不住想象起他在战场上英勇杀敌的样子,总觉得反差太大。

韩芸汐只能开口打破他这份尴尬,她问说,“那你们请我去,具体是要做什么呢?”

她可确实不是神探呀。

毒都下了,如今也解了,她去了也是无用武之地。

“万蛇毒是罕见的毒,你比我们熟悉多了,或许能找出点蛛丝马迹来。”穆清武认真回答,其实,来找韩芸汐,也算是最后的尝试了。

然而,这话似乎提醒了韩芸汐什么,她眼底闪过了一抹复杂。

琢磨了片刻,韩芸汐也没有多问,爽快地答应了,认真交待,“这样吧,明儿一早我到府上去瞧瞧吧,你们就当我上门复诊的,别声张,免得打草惊蛇。”

韩芸汐总觉得要在军机重地下毒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要找蛛丝马迹还是得到将军府上去,毕竟,府上各种人比军营的士兵复杂多了。

一听这话,穆清武立马大喜,连忙起身来双手抱拳行礼,非常较真,“多谢王妃娘娘,他日若有需要,请王妃娘娘……”

这话还未说完,韩芸汐就无奈地打断了,“少将军,再这么说就见外了,难不成这是和我交易不成?”

这话,他上一回来就说过一次了。

穆清武这辈子还怎么没求过人呀,一时尴尬,连忙作揖,“秦王妃,下官断断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唉……麻烦了秦王妃了!”

韩芸汐越看他越觉得好玩,她并没有刻意交好穆清武的打算,但是,既然人家找上门了,这份交情还是可以有的,毕竟大将军府在朝中可是一股不小的势力呀。

在这个出身大于天,出身决定命运的时代,她的娘家都那样了,她好歹得给自己找些朋友,找点后盾。

穆清武告辞之后,韩芸汐想起他那句话正儿八经的“他日若是需要,请尽管开口”,就忍不住又笑了。

她并没把这话记心上,但是,穆清武却用一辈子来兑现这个承诺,当然,这是后话了。

翌日,一大早容静带上小沉香去了大将军府,韩芸汐直接到穆清武院子里,穆大将军也专门等着。

“秦王妃,这下毒之人必是内奸呀!”穆大将军的心情很凝重。

“如果不是因为少将军中了弥毒引发万蛇毒,估计这下毒之人,还得下个几年的时间,毒性才会发作出来。”韩芸汐淡淡道。

要查出下毒之人,必定要从两方面考虑,一方面就是下毒和毒发的方式,另一方面便是毒药的来源。

先说第一方面,下毒和毒发的方式。

万蛇毒虽然是剧毒,却同时也是一种慢性毒。之所以说是剧毒,那因为一旦发作,一个时辰里必定会没命的;之所以说是慢性毒,那是因为万蛇毒必须在人体内常年累月一点点潜藏深入,到一定的时间才会大爆发。

所以,能常年累月一点点下药的人,绝对是能经常接触穆清武的人。

穆清武拿出了一份名单,“秦王妃你瞧瞧,府上能接近我的下人,名单都在这里了,人都审过,现在还全关着。”

穆大将军和过世的夫人夫妻情深,并没有妾侍,所以,排除掉穆将军和穆琉月,能接近穆清武的也就只有下人了。

韩芸汐大致浏览了下名单,发现人不多,包括火房的人也就七八个。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