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80章 韩家,狂妄大少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

韩从安的小妾不少,但是,居然逃得只剩下二夫人徐夫人、三姨娘李氏和七姨娘赫连氏。

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徐夫人也是妾侍,只能称姨娘。

但是,徐夫人的身份特殊,她是吏部尚书的嫡女,当年仰慕韩从安嫁入韩家,因为天心夫人是太后的救命恩人,所以即便天心夫人过世了,她也不敢居正室。而当年吏部尚书的嫡女怎么能屈尊为姨娘?韩从安便称她为二夫人,而大家称她徐夫人。

逃走的妾侍们大多都卷走了不少细软,而留下的,都是聪明人,瞧不上那些银子,她们要争的是韩家库房里的名贵药材和《韩氏医典》。

听小厮这么一说,韩芸汐听得不由得蹙起眉头来,就剩下的这些人,她拿什么重振韩家呀!

徐夫人房内就只有一个大少爷,三姨娘房内一个女儿,还有七姨娘赫连氏房内也有一个男丁,可就只有六岁呀!

韩家要落在他们手上,那岂不败得更快?

当然,韩芸汐暂时没有多余的心思和时间管那么多,大将军府的案子为重,输给了穆琉月,丢脸事小,脱了衣裳狂奔事大呀!

“别声张,带我去库房。”韩芸汐低声道。

这话一出,小厮就惊了,难不成连这位嫁出去的大小姐也要回来争库房里的东西?要知道,这些日子来就为那一把库房钥匙,府上留下了的三位女人可是争得你死我活的。

当然,惊在心中,小厮可没敢出声,连忙前面带路。

二夫人说要缩减开支,辞退了不少下人,小厮带韩芸汐走的又是偏僻路,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人。

然而,就要到库房了,长廊一旁却传来一阵笑声,似乎人不少。

韩芸汐止步,循声看去,被一片竹丛遮挡。

“那是什么地方,怎么回事呢?”她低声问。韩家都这样了,谁还有心情笑得那么欢快呢?

“禀王妃娘娘,那边是七姨娘赫连氏的云水阁,可能是大少爷他们在那边呢。”小厮答道。

云水阁赫连氏?

韩芸汐对这位夫人印象还是蛮深刻的,这是韩从安所有夫人中,最迟进门的一位,最年轻的一位,当然,也是最得宠的一位。她为韩从安生了个儿子名唤韩云逸,排行老七,今年只有六岁吧,韩从安在狱中交待她的,也正是这位小少爷。

韩芸汐对这位少爷倒没什么印象,听那笑声都是小厮的声音,心想应该是在逗小少爷玩吧,那么小的孩子懂什么呀?

韩芸汐今日有正事忙,也没有多问便要走,谁知,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一阵“啪啪啪”的声响夹杂在笑声里,似乎在打人。

韩芸汐戛然止步,“怎么回事?”

“小的估计是七少爷又被打了吧。”小厮说着,无奈叹息,“王妃娘娘,老爷一出事,最得宠的七少爷是头一个遭殃的,大家都怀疑库房的钥匙就在七姨娘手里呢!也不知道七姨娘是怎么想的,早早有人劝她走,她就是不走,她娘家连个做主的人都没有,怎么跟二夫人三姨娘斗呀!”

一听这话,韩芸汐的脸就沉了,冷冷道,“带我过去!”

库房钥匙在她手上呢,赫连氏怎么会有钥匙,赫连氏出身穷苦,娘家兄嫂又不是什么善类,她一旦离开韩家,怕是没地方可去了吧。

小厮连忙前面引路,很快,韩芸汐就沿着长廊绕过了竹丛,远远的,韩芸汐就看到一个被tuo光光的小男孩双手被绷着,蹲在草丛里,而他背后,围观了一群大人,为首的韩家大少爷韩玉骐正拿这一根竹板打“啪啪啪”地打他的后背。

一群大人虐待一个小孩子,居然还笑得那么大声。

韩芸汐怔了,不由得想起原主年幼的时候也被这位大少爷抽打过,她那时已经十岁了,而眼前这孩子只有六岁,被打得比她还惨!

过分!

顿时,一股怒火冲上韩芸汐心头,她箭步冲过去,怒意滔天,“韩玉骐,你给我住手!”

众人一听到韩芸汐的声音,齐刷刷看过来,虽然她脸上没了毒疤,但是大家还是一下子全都认出了她来,大婚那日,不少人见过她的。

“韩芸汐!”韩玉骐脱口而出,非常意外韩芸汐会来。

韩芸汐箭步过来,只见那孩子冷得瑟瑟发抖,瘦削的后背全都是一道道血红血红的伤痕,犹如被乱鞭抽打过一般,怵目惊心。

“沉香,快,衣服!”韩芸汐惊声。

小沉香上哪里找衣服呀,幸好她激灵,立马让守门小厮脱了外衣。

韩芸汐拿了衣裳,正上前要救那孩子,谁知道韩玉骐却使眼色令几个小厮拦在七少爷韩云逸的周围。

他双臂环胸走近,上下打量了韩芸汐一眼,冷冷笑道,“韩芸汐,几个月不见翅膀硬了啊!好好的秦王府你不待,敢跑到本少爷地盘上多管闲事?”

“放肆,见了秦王妃还不下跪,你们要造反吗?”小沉香冷冷训斥。

岂料,韩玉骐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秦王妃?秦王娶她了吗?秦王认她了吗?踢她轿门了吗?不要脸的女人,自己送上门去的,还有脸自称秦王妃!”

周遭的下人原本都还忌惮着韩芸汐的身份,忌惮着外头那些传言,如今见大少爷这个态度,也都纷纷抬起头来,不屑打量韩芸汐。

想当初这位大小姐,还不是打小被大少爷欺负到大的?就在大小姐出嫁之前,大少爷还险些撕了她的礼服呢,她都不敢怎么样。

要知道,大少爷是徐夫人的独子,是吏部尚书的嫡亲外孙,他的消息可比外头那些传言真实多了。

大少爷都这种态度了,想必这位秦王妃也不过是虚有其名罢了。

“韩玉骐,你敢以下犯上,你该……”小沉香大怒,韩芸汐却拦住,眸光冷冰冰地盯着韩玉骐看。

韩玉骐原本无所谓的,只是,看到韩芸汐眼中的摄人的精芒时,他竟无端的有些不安,这种不安让他很烦躁。

他怎么会怕韩芸汐呢?韩芸汐不过是个虚有其名的王妃,既不受宜太妃和秦王待见,也不受太后喜爱,而他,还有外公给撑腰呢,老爷子一入狱,韩家上上下下就没人有他的后台硬了,

他怕谁呀?

思及此,韩玉骐冷声,“韩芸汐,识相的就给本少爷滚边上去,否则,本少爷连你都打!”

韩芸汐没理睬他,而是冷冷道,“沉香,去,报大理寺,就说韩家韩玉骐以下犯上,口出狂言侮辱本王妃!”

“是!”小沉香立马就走。

这帮人真是狗眼看人,等大理寺的人来,让他们见识见识王妃娘娘的厉害!

大理寺?

韩玉骐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大理寺呀,哎呀,本少爷好害怕呀!怎么办呀!”

那阴阳怪气的语气,惹得众人一阵大笑。

很快,韩玉骐就正经了起来,给了韩芸汐一记不屑的眼神。

大理寺他才不怕呢,他并不知道上一届大理寺卿北宫何泽犯了什么罪,但是,他听尚书府的人说过,上头的人指定让他外公亲自审讯,而新一任大理寺卿欧阳大人也是他外公举荐上去的。

大理寺卿和吏部尚书同属正三品,他外公多威风。

放任小沉香离开,韩玉骐气定神闲在一旁坐了下来,挑眉冷冷看着韩芸汐,“本少爷今儿个心情好,就等你的人来!”

韩芸汐没理睬他,见一旁那孩子瑟瑟发抖的背影,都替他感觉疼,她正要上前,可是,几个小厮就拦住了,而带韩芸汐来的守门小厮,哪敢出声,默默退在一旁守着。

场面僵持了。

见那孩子蜷缩成一团,韩芸汐心底越发着急,这么小的孩子,再这么下去不疼死也得被冷死的。

试了几次,小厮们挡成人墙,寸步不让。

韩芸汐又推不动他们,她火了,怒声警告,“韩玉骐,你最好别后悔!”

“后悔?呵呵,韩芸汐,后悔的会是你吧!”韩玉骐大笑起来,他只听说过少将军解毒的事情,至今也都不怎么相信呢,哪里知晓里头的具体情况呀,他非常期待大理寺那边派人来。

韩芸汐一双凤眸都眯成了一条直线,这里离大理寺也不远,她等!

然而,就在两方僵持的时候,突然一个尖锐的叫声传来,“逸儿!逸儿!”

循声看去,只见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妇惊恐地奔跑过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孩子的娘亲,韩家的七姨娘赫连醉香。

她一过来,谁都顾不上,见到儿子那副光景,顿时大声恸哭,疯了一样冲过去。

“拦住她!”韩玉骐厉声,猛地站起来。

赫连醉香不过是个弱女子,不过一个小厮就拦住她,狠狠将她推倒在地了。

只是,她很快就爬起来,怒斥韩玉骐,“韩玉骐,你还是不是人?你有什么都冲着我来,为难一个小孩子,你算什么男人?”

“呵呵,冲着你?那好,你乖乖把库房钥匙交出来,本少爷立马就放你过去。”韩玉骐冷笑道。

一听这话,韩芸汐就懂了。

“我没有!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没有钥匙,老爷怎么可能把钥匙交给我们娘俩!老爷是突然出事了,钥匙一定还在老爷身上呢!”赫连醉香认真说。

“呵呵,你以为我会信你的鬼话吗?打从你进门,我爹就天天睡你屋,天天教那小子医术,你当我不知道吗?就算我爹没把库房钥匙交给你,你也一定知道他把钥匙藏哪了!”韩玉骐冷哼。

“我不知道!老爷天天来那是因为云逸好学,老爷天天来亲自教他。”赫连醉香连忙解释。她说着,趁着小厮不注意就又要往儿子那边去,可是,终究还是被小厮推回来,摔在地上。

这一回,赫连醉香都有些爬不起来了,她冲着孩子那怵目惊心的后背大哭,“儿子,你怎么样了?你应娘亲一句呀!”

“儿子,你别吓唬娘亲呀,你应娘亲一句,你看看娘亲呀!”

“儿子,儿子,你不要吓唬娘亲好不好!”

……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