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81章 钥匙,有种来拿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任由赫连醉香怎么叫喊,那蜷缩成一团的孩子都没有回应,韩芸汐刚刚就断定,这孩子已经冷得失去意识,而且小身子估计是僵住了,再这么下去会出大事的。

她急啊,小沉香啊小沉香,救兵什么时候才会到呀!

她这虚有其名的王妃头衔,虽然对付不了长平公主、穆琉月之流,但是,好歹还是惊得动大理寺卿的,至于韩玉骐所倚仗的吏部尚书,一样唬得住。

就是韩玉骐这种自大的蠢物缺教训!

看不到儿子的回应,赫连醉香都快疯了,她爬到韩玉骐脚下,哭着哀求,“大少爷,库房的钥匙真是不在我们手上,我求求你了,放了我们吧!”

“大少爷,怎么说云逸也是你弟弟,看在老爷的面上,你就放了他吧!我求求你了!”

“大少爷,我给你磕头了!”

韩芸汐实在看不下去,正要拦,谁知道,韩玉骐居然丧心病狂到一脚踹开了赫连醉香,冷声,“你说没有就没有吗?来人,给本少爷搜身!”

什么?

一听这话,赫连醉香吓得蜷缩成一团,而韩芸汐二话不说,冷不丁推开挡在自己面前那个小厮,冲到赫连醉香身前张开双臂护着。

“库房钥匙就在本王妃身上,谁有种就搜本王妃!”她冷声,凤眸怒蹬,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不容侵犯的霸气,看得所有人都不由得为之大怔。

什么?

库房钥匙在韩芸汐手上?

韩玉骐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韩芸汐,这个笑话可一点儿都不好笑。”

“是吗?”

韩芸汐唇畔勾起一抹讥讽,竟当众从袖中缓缓抽出了一把钥匙来,这是一把铜钥匙,古朴而不失精致,历经了韩家数代人之手,似乎有了灵气,隐隐约约中散发着淡淡的铜光。

虽然,在场很多人都没见过这钥匙,但是,大少爷韩玉骐可不止一次在父亲手里见过这东西呀!

这是韩家家主的象征,是他梦寐以求的珍宝,他一眼就认了出来!

只见他眼睛瞪得大大的,看都看呆了。

“现在,好不好笑呢?”韩芸汐冷笑地问道。

“你……居然……你这个贱人,你有什么资格得到库房钥匙!给我!”

韩玉骐缓过神来之后,那贪婪的表情就像是饿久了的狼见了肉,这下,周遭众人也都震惊了。

天啊,库房钥匙怎么会在韩芸汐手上?

这是怎么回事啊?

难不成是老爷亲自交给韩芸汐的?怎么可能呀,老爷不是最讨厌这个嫡出的女儿的吗?

谁都无法理解,韩玉骐也不想理解,贪婪的精芒从他双眸里迸射出来,他冷不丁就扑过来要抢。

然而,韩芸汐早有所料,一下子就将钥匙收入怀中,贴着心口藏着。

见状,韩玉骐戛然止步了,“你!”

“怎样?”韩芸汐挑眉挑衅。

晾韩玉骐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真跟她动手动脚呀,毕竟,她再不济,也是秦王妃!

韩玉骐可以口出狂言,出言不逊,但是,真要动手搜她,别说他外公是吏部尚书,就算他外公是皇帝,龙非夜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关乎了男人的尊严。

不管怎么说韩芸汐就是秦王妃,龙非夜可以永远不碰她,却绝对不允许任何男人动手。

梦寐以求的东西就在眼前,却得不到,韩玉骐气得心口剧烈起伏着。

“韩芸汐,库房钥匙为什么会在你手里?是不是你偷的?”他冷声质问,他绝对不相信父亲会把钥匙给她。

且不说父亲最讨厌她了,就说她是外嫁的女儿,单单这一点,她就没有资格继承韩家家主之位了。

韩芸汐冷冷看了韩玉骐一眼,都不屑回答,她亲自搀着赫连醉香坐起来,低声道,“放心,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赫连醉香也被韩芸汐吓得不轻,此时都有些懵,只是,很快她就回过神来,连忙哀求,“芸汐,芸汐!你救救逸儿吧的,芸汐,我和逸儿从来没刁难过你,你看在你爹的面上,救救逸儿吧!”

韩芸汐对这位七姨娘不是非常熟,但是,她记得很清楚,整个韩家也就这位七姨娘没有刁难过她。

“孩子是无辜的,就算你为难过我,我也会救。”韩芸汐认真说。

谁知,这话提醒了韩玉骐,他突然大笑起来,“韩芸汐,马上把库房钥匙交出来,否则本少爷绝对不会放过那兔崽子!”

他说着,大步朝韩云逸走过去,几个小厮都来不及让开,被狠狠撞开。

“啪!”

这个丧心病狂的东西,居然又抽打起韩云逸,天晓得这一下打得有多狠啊,竟在旧伤痕上打得皮开肉绽!

“不……”

赫连醉香惊叫一声,顿时眼前一黑便昏迷在韩芸汐怀中。

“韩玉骐!”

韩芸汐忍无可忍,放下赫连醉香,站了起来,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可怕的杀气,一时间所有小厮都围过来,好像韩芸汐真能把他们的主子怎么着似的。

韩玉骐莫名的心怯,只是不过是一瞬间罢了,韩芸汐一个弱女子能把他怎么样呀?

“怎样?”韩玉骐手里把玩着竹条,挑衅地问。

韩芸汐一手拿出库房钥匙,一手藏了几枚毒针,冷冷道,“库房钥匙就在这里,别为难小孩子,你过来拿吧。”

一见库房钥匙,韩玉骐喜上眉梢,也没想那么多,丢了竹条就冲过来要抢走。

韩芸汐后退了一步,韩玉骐都没察觉到异样,正伸手过来,谁知,韩芸汐另一手握住毒针就狠狠朝他手腕扎了下去!

“啊……”

韩玉骐突然大叫,“你敢扎本少爷!”

他说着就扬起手要打,谁知突然觉得右手像是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疼得他都抬不起来。

“韩芸汐,你……”韩玉骐这才知道中计,左手握着右手,随着疼痛加剧,他的眉头全都锁了起来。

“蚁毒,你应该听过的,立马把那孩子放了,否则就等着截肢吧!”韩芸汐冷冷警告。

蚁毒,中此毒者,一开始会剧烈疼痛,很快就会感觉手臂像被成千上万蚂蚁啃噬一样,奇痒无比,非常人可以忍耐,而且不管怎么抓挠都是无济于事。

除非有解药,否则这毒素会沿着手臂渐渐蔓延到全身,人不会被毒死,却会把自己抓绕得人不人鬼不鬼,生不如死。

如果没有解药,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中毒部位全都砍掉,阻住毒素的蔓延。

但是,这种毒素有个特点,只有被毒蚁咬过才会中毒,因为这种毒根本无法提取出来,虽然韩玉骐不懂毒术,但是好歹也是医学世家出身,他知道蚁毒这东西!

虽然手很疼,但是他就不信这个邪。

“韩芸汐,区区小伎俩,你以为骗得了我吗?”韩玉骐说着,也不动韩芸汐,一个眼色,一旁的小厮就拾起竹条要对韩云逸下手。

可是,正要抽打下去呢,谁知,韩玉骐竟然毫无预兆地大叫起来,“啊……痒!”

只见他原本握住右手手腕的左手,此时此刻已经不自觉开始抓挠起来了

这下,众人都惊了,难不成真是蚁毒吗?

天啊,韩芸汐怎么会有这种毒,怎么提取出来的呀!

蚁毒一发作,韩玉骐哪里还顾得上那么多,他疯了一样一遍狂抓,一边大喊,“痒……痒死我了!痒死了我!快,快来帮帮我!”

几个小厮连忙上前,帮着他一起抓右手的痒,一开始还只是手掌和手臂下肢痒,可是,也就片刻而已,奇痒感就扩散到手臂上肢。

“啊……痒死了我的!”

“这边,这边痒,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

韩玉骐都顾不上形象,一把撕了衣袖,狠狠一抓,手臂上立马抓出一道长长的血迹来,见状,小厮们都不敢下手了。

“抓啊!快点,痒死啊,我受不了了!”

韩玉骐怒吼,此时的他早就失去了理智。

“大少爷,大小姐一定有解药的!”这时,一个小厮提醒道。

这下,韩玉骐才从疯狂中缓过神来,猛地抬头朝韩芸汐看去,怒吼,“贱人,马上把解药给我!”

“马上放了逸儿,否则我要你痒遍全身!”韩芸汐厉声道,寸步不让,毒术,对于她来说,并仅仅是救人,也可伤人,杀人。

如果韩玉骐觉得现在还有筹码跟她谈条件,那就太过于天真了!

“你……你休想!”韩玉骐才不会那么容易妥协,父亲没在的时候他就想得到库房钥匙了,何况,爹爹已经入狱了。

忍!他忍!

“来人,给本少爷继续打!”他一边下令,一边又不自觉抓痒起来。

抓着抓着,突然发现不仅仅手臂,整个肩膀都开始痒了起来,蚁毒的蔓延是从慢到快的,一开始慢,后来渐渐变快,而最可怕的莫过于蔓延到脸上了!

天晓得韩芸汐这蚁毒是不是加强版,韩玉骐才刚刚感觉到肩膀的瘙痒感,随即,脖子也开始痒起来了,很快,整张脸都开始痒了!

“不……不……”

他大吼,猴子一样,挠着脖子和脸,终于抗不住了,“解药,韩芸汐,给我解药,我马上就放了韩云逸!”

韩芸汐岂肯轻易让步,她冷眼看着,一字一字道,“先放人,否则免谈!”

韩玉骐已经被折磨得一秒钟都承受不住了,再这么下去,他会自断双臂,甚至连脑袋都会砍掉的,太痒了,实在受不了!

他猛地转头朝小厮怒吼,“放人,快,放人!”

小厮被大少爷这疯狂的样子吓得不轻,连忙全都散开,韩芸汐箭步冲过去,虽然心急,却还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弄疼了韩云逸。

她拾起地上的衣裳,从背后轻轻将他包裹住,随即一把抱入怀中。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