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82章 倔强,好样的!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一把韩云逸抱入怀中,韩芸汐就惊了。

天啊,哪怕是隔着一件厚厚的外衣,她都可以感觉得到这孩子身体的冰凉,还有他的颤抖。

大冬天的,天晓得这有多冷啊!

韩芸汐以为这孩子早就冻僵,早就不醒人事了,可是,当她看到他稚嫩的小脸时,不由得心头大怔。

这孩子居然还清醒着!

他发紫的唇还在颤抖,却紧紧地咬着牙关,那双眸子,黑白分明,明澈干净如雪域湖泊,眼底噙着的泪水分明在打转儿,却始终没有落下。

韩芸汐一眼就看到了,他苍白的嘴角都沁出了血迹,这牙关得咬得多紧呀?

他才六岁呀,稚气未脱的小脸上写满的却全是倔强和不屈。

这个年纪,多少孩子还赖在父母怀里撒娇呢,韩云逸却已经懂得了什么叫做尊严,什么叫做不屈服!

被tuo光光嘲笑,鞭打了一个多时辰,他没有喊过一声疼,没有哭过一声,甚至都没有求饶过。

这一刻,这张稚嫩而又倔强的小脸,像是烙印在韩芸汐心里,让她一辈子都忘不掉。

她不自觉搂紧韩云逸,希望多给他一些温暖,“逸儿,好样的!”

一旁,韩玉骐都快崩溃了,“韩芸汐,解药!解药呢!”

韩芸汐这才从随身携带的医疗包里拿出一小包解药丢过去,韩玉骐连忙接住,狼吞虎咽而下。

毒发得快,服了解药也去得快,不一会儿,韩玉骐脸上,脖子上的瘙痒感都消失了,最后手臂上的也都消失不见。

只是,他早已狼狈不堪,双臂的衣袖全都被撕破,领口也被撕破了,手臂上、脖子上还有脸上,密密麻麻的全都是抓痕,好几个地方都抓破了皮,血迹模糊。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跟疯狗打了一架。

冷静下来的韩玉骐气喘吁吁的,一脸凶神恶煞盯着韩芸汐看,韩芸汐抱紧韩云逸,冷眼看过去,并不畏惧。

“韩芸汐,你敢暗算本少爷,你以为本少爷会轻易放过你吗?”韩玉骐一步一步逼近。

“你不会。所以,我给你的不是解药。”韩芸汐冷冷道,小沉香还没搬来救兵,好不容易有机会下毒,她怎么会那么轻易解毒呢?

韩玉骐这种畜生被惹恼了,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跟他讲诚信,她又不是脑袋有坑。

“你!”韩玉骐气急。

“你不是要等大理寺的人来吗?有种,就给本王妃等着!否则,我保证你每半个时辰就毒发一次!”韩芸汐警告道,虽然是坐着,散发出来的尊威足以震撼全场。

受过一次罪的韩玉骐哪里还敢轻易冒险,他恨恨咬了牙,“等就等,本少爷不怕你!”

不管大理寺谁来了,都知道他是吏部尚书的亲外孙,都知道韩芸汐不过是个有名无实,两边受气的秦王妃,谁敢为难他呀!

他等!

今儿个韩芸汐如果不把库房钥匙交出来,她就休想离开韩家一步!

韩玉骐坐下来,顾不上一身狼狈,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韩芸汐看,生怕库房钥匙飞了。

任由她看,韩芸汐安抚着怀中的孩子。

即便是温暖了,韩云逸还是紧紧咬着牙根,一身神经全都绷得紧紧的,他认识韩芸汐,也看得出来韩芸汐是在救他,可是,他不敢放松,他害怕一放松,他就会哭。

他不要哭!

在这个家里,娘亲是最得宠的,也是最隐忍的,虽然他也是爹爹最宠的儿子,但是,从懂事开始,因为娘亲的隐忍,他受尽了委屈。

他从来没有哭过,这一回,他也不想哭。

“云逸,没事了,别咬牙,放松好吗?”韩芸汐柔声劝。

她轻轻抚摸韩云逸的脸颊,温暖的手帮他冰凉凉的小脸焐热,可是,韩云逸还是无动于衷,虽然明净的眸子里映入韩芸汐的影子,但是,他并没有再看她。

虽然如此,韩芸汐还是耐着性子继续劝。

“云逸,乖,听话,你都流血了。”

“没事了,放松好吗?姐姐在呢,姐姐保护你,他们不敢怎么样的。”

“以后姐姐都保护你,不要害怕,没事的。”

……

如此耐性,渐渐温暖了韩云逸的心,渐渐地,渐渐地,他眼中韩芸汐的影子越来越模糊,韩芸汐知道,这孩子撑不住了,也渐渐愿意放弃强撑了。

“乖,不怕,姐姐知道你最坚强了。”她轻轻抚摸他软软的头发,像爱抚自己的孩子一样用心。

“云逸,姐姐知道的,你是勇敢的男子汉,你不会哭的,你从来不哭的,对吧?”

“云逸,累了就睡吧,没事的,姐姐在,一直都在。”

……

韩芸汐的声音越来越柔,越来越小,而韩云逸的眼睛也渐渐地、渐渐地合上,他总算是放松了,总算是累得睡过去了。

当他的眼睛完全合上,紧咬的牙关也松开时候,一行清泪终是缓缓地从他眼角滑落……

虽然并没有真把韩从安的交待放在心上,可是,此时韩芸汐的心好疼好疼,她喃喃低声,“逸儿,姐不骗你,姐答应了你爹,一定会保护你的。”

韩芸汐抱起韩云逸要往屋内走,几个小厮立马要拦,然而,她一个凌厉的眼色就让他们后退了,小厮们纷纷朝韩玉骐投去询问眼色。

韩玉骐很不屑挥了挥手示意小厮退下,韩芸汐是跑不了的。

韩芸汐将韩云逸抱到屋里去,趁着他昏睡不醒感觉不到疼,她利索地处理了他后背伤口,上了最好的药物,认真的包扎。

小心翼翼处理好之后,她才替韩云逸掖好被子,这时候,门外突然传来韩玉骐兴奋的叫喊声音,“韩芸汐,韩芸汐你出来,你给本少爷出来!”

大理寺的人来了吗?他还能这么嚣张?

韩芸汐狐疑着,连忙出门,一个大理寺的人都没看到,只见小沉香上气不接下气站在门口。

“人呢?”韩芸汐问道。

“主子……主子……欧……”小沉香气喘吁吁的,话都说不清楚。

她跑到大理寺一说秦王妃的事情,大理寺卿欧阳大人就毕恭毕敬的,立马坐马车过来了呢,大理寺到韩家这条路拥挤得很,小沉香嫌弃马车慢,又狂奔回来,累得她真心说不上一句流畅的话呀。

见状,韩玉骐大笑起来,“哈哈哈,吓坏了吧,不会是被大理寺的人轰出来了吧?”

谁知,话音一落,外头却传来小厮惊慌的通报,“大少爷,大理寺卿欧阳大人亲临,说要见你呢!”

大理寺卿欧阳大人竟亲自来了?

原以为大理寺卿会派个人过来的,没想到竟亲自来了,韩玉骐虽然有些意外,但是更多的是得瑟,怎么说欧阳大人也是外公举荐上去的,当然要给外公面子了。

也好,大理寺卿亲自出马来给韩芸汐点教训,看韩芸汐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以后还敢不敢端着王妃架子来韩家逞威风!

他朝韩芸汐讥讽一笑,都忘了自己一身狼狈,就大步走出院子要去迎接。

这时候,欧阳大人正好过来,他的神色慌张,脚步匆匆,他和吏部尚书徐向光是多年的老友了,自是听说过他这外孙的性子。

他真怕来迟了一步,让秦王妃受了什么委屈,他就得吃不了兜着走了。

要知道,上一届大理寺卿虽然是吏部处置掉的,但是,真正的原因正是得罪了秦王妃,惹恼了秦王殿下呀!

这件事虽然没有公开,吏部尚书和他都心中有数,秦王妃绝对不好惹。

见欧阳大人过来,韩玉骐笑呵呵的,连忙拱手作揖,“欧阳大人,这等小事还劳烦你亲自出马,真是……”

韩玉骐的话还未说完呢,欧阳大人就从他身旁错身而过,箭步走入院子里。

被忽视了?韩玉骐瞬间就愣了,欧阳大人什么意思呢?

“下官参见王妃娘娘,王妃娘娘吉祥,下官救驾来迟,还望王妃娘娘恕罪!”

当欧阳大人恭恭敬敬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时,韩玉骐就惊了,猛地转头看去,只见欧阳大人单膝跪在韩芸汐面前,拱手作揖,低着头,看上去不仅恭敬,甚至有些胆怯。

这……

韩玉骐忍不住掐了掐自己的脸,天啊,这不会是在做梦吧,欧阳大人怎么了?

“欧阳大人,韩玉骐以下犯上,口出狂言威胁本王妃,你说,该当何罪!”韩芸汐冷声质问道。

她当然知晓吏部尚书和这位新大理寺卿的关系,只是,这位新大理寺卿应该也很清楚她的脾气。

“该当……该当……”欧阳大人迟疑。

“什么?”韩芸汐冷冷追问道。

“以下犯上,杖责五十,威胁王妃……死罪!”欧阳大人如实回答。

这话一出,韩玉骐终于缓过神来了,惊呼,“欧阳大人,你还真把这个贱丫头当一回事呀?你怕她什么啊,她不过是个……”

“住嘴!”欧阳大人怒声,然而,同时响起的还有徐夫人的声音。

只见一个三十好几的妇人从外头匆匆走进来,一身华贵,气质不凡。

“不知王妃娘娘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王妃娘娘恕罪!”徐夫人一进门就行礼。

见状,韩玉骐又一次目瞪口呆,他记得昨天母亲听到外头那些关于韩芸汐的传言,还很生气的骂韩芸汐是废物呢。

今天去了一趟尚书府回来,怎么就变了一个人了呀!

徐夫人这些日子都在为探监的事情忙碌,她三番两次的上尚书府求父亲,都被老父亲拒绝了。今日又去了一次,老父亲才偷偷把上一回北宫何泽被罢免的真相告诉她,而且,还说了一件事,韩家人之所以到处找不到门路探监,正是因为韩芸汐有交待,不许韩家人探监呢。

徐夫人一听这事情,就知道大事不妙了,她和儿子之前可没少欺负韩芸汐呢,这一路回来,正想着如何弥补,可谁知道一回来就听说家里出事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