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85章 李氏,低调之人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芸汐在一旁听着韩玉骐的话,并不意外,徐夫人在她出嫁那日,就对着花轿说过这样的话了,而且还比这话更难听,更嚣张。

说什么,她韩芸汐飞上了枝头也当不了凤凰,贱丫头就是贱丫头。

说什么,她韩芸汐嫁给秦王是癞蛤蟆想吃天鸸肉。

说什么,换成别人,早就去撞墙死了,就只有她脸皮三尺厚,才敢上花轿。

虽然,那日走错路是宜太妃交待喜婆的,可是,徐夫人也没少让喜婆使坏,不管是喜服、妆容还是首饰全都被动了手脚,甚至还克扣了她的嫁妆,让她带了一箱子妹妹不要的旧衣服出嫁。

这一切,韩芸汐都知道,今日,她既是为小逸儿报仇,也是为自己报仇!

见韩玉骐不动了,韩芸汐冷冷下令,“来人,把大少爷给我拖出去,狠狠地打!”

虽然她带来的下人就小沉香一个,但是,一旁韩家的小厮却无人敢怠慢,连忙去准备,几个人把韩玉骐架出去。

“放开我……放开!”

“秦王妃,我求求你了,饶命啊!饶命啊!”

“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

任由韩玉骐怎么求,韩芸汐都无动于衷,今儿个既然把事情闹开了,她索性就闹大点,让韩家上上下下全都看清楚了,她这个嫁出去的女儿不是好惹的。

韩玉骐一被带出去,外头的人全都自觉的让开道,围满了左右两边。

韩玉骐被放到长凳上,哪能安心趴着呀,立马要下来,见状,韩芸汐冷声,“把他给我绑在凳上!绷紧了!”

“是……是……”小厮连牙都在颤抖,却不得不遵从。

而徐夫人追出来,扶着墙壁,才勉强能让自己站稳,她都不敢看儿子,她看着韩芸汐,仇恨从眼睛里迸射出来,恨不得这个女人马上去死!

韩芸汐,你最好别有落在本夫人手里的一日,否则,本夫人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的!

很快,韩玉骐就被严严实实绑在凳子上了,两个小厮一左一右,都拿着大板子。

“五十下,一下都不能少!给我打!”韩芸汐冷声下令。

话音一落,“啪!”一板子就打下去,单单听这声响,就知道没怎么用力。

“停!”韩芸汐冷眼朝那小厮看去,“怎么,饿了吗?要不,让你也吃几板子?”

小厮吓坏了,不等韩芸汐多说,立马一板子狠狠朝韩玉骐屁股上打下去,“啪”一声好不响亮!

与此同时,韩玉骐也大叫起来,“啊……”

前车之鉴,另一个小厮哪里敢怠慢,紧跟着一板子狠狠砸下去。

“啊……”韩玉骐的叫声凄惨无比。

五十大板,一下一下,每一下都非常之重,看得周遭的众人的心跳也跟着重重地跳动,徐夫人捂着嘴,扶着墙壁,怎么都不敢看。

寂静的院子里,除了板子声,就只剩下韩玉骐“啊啊啊”的惨叫声,真真像杀猪似的。

终于,五十大板,一下一下全都打完了,两个小厮双手都麻了,韩玉骐的屁股简直是血肉模糊,怵目惊心,人早就晕死了过去。

徐夫人扑过来,见状,心疼得险些晕过去,连忙大喊,“大夫,来人啊,传大夫!”

她哪里还顾得上韩芸汐手上的库房钥匙呀,一边让人把大少爷送回房去,一边催促大夫,整个人都像疯了一样。

看得所有下人都傻眼了,还从来没见过徐夫人这么六神无主过。

徐夫人和大少爷走了,韩芸汐才朝围观众人看去,这一看,立马让所有人都低头,纷纷自觉退下。

三姨娘和二小姐就隐身在一旁大树边,没有露面也没有离开……

三姨娘母女俩是听说韩芸汐手上有库房钥匙才赶过来的,谁知道就撞见韩芸汐重惩大少爷这一幕。

徐夫人仗着娘家势力大,横行霸道那么多年了,早就该有人出面教训教训了,只是,她们万万没想到会是韩芸汐出这个面。

要知道,韩芸汐虽是嫡出大小姐,却向来都是个胆小怕事,隐忍退让的主儿呀,而且,就算她成为了秦王妃,那也不过是个摆设罢了。

二小姐韩若雪远远看着韩芸汐的面容,眼底闪过一抹嫉妒,低声道,“娘亲,她的脸真好了啊!”

韩若雪是韩家最漂亮的女儿,可是,如今韩芸汐脸上的毒疤没了,颜值直接压倒韩若雪,在大婚之日,韩家就不少人见过韩芸汐的美貌,在下人中早就议论很久了,韩若雪没见过,所以始终不相信。

可是如今见了真人,连她自己都不得不承认。

“外头传她会解毒,救了少将军,依我看可能是真的。”李氏淡淡道,眼底有些阴影。

如果不是如此,大理寺卿欧阳大人为何会这么忌惮她,她又凭什么端着王妃的身份回娘家嚣张呢?

这话一出,韩若雪的脸色也复杂了起来,只是很快就恢复,笑道,“娘亲,你说她回来,不会是来争库房里的东西吧?”

李氏冷哼,“外嫁的女儿,就算她当了皇后也没有这个资格。”

李氏生的虽然是女儿,却没少花心思栽培,论医术,真正较量起来,在韩家这一代人里算是翘楚。

她一直在为女儿寻觅好的人选,打算招婿入赘,如此一来,韩若雪就有资格继承家主的位置了。

“那库房钥匙怎么会在她手上?我看准是她从父亲手里抢走的,她就有这个心思!”韩若雪恨恨说道。

李氏眼底闪烁着复杂的光芒,她看了韩芸汐许久,才道,“雪儿,你很长时间没去拜访穆大小姐了吧?”

韩若雪点了点头,韩若雪和穆琉月的关系,虽然没有穆琉月和长平公主那么亲密,称得上闺蜜,但是也算得上是好姐妹吧,韩若雪总会给穆琉月送一些稀罕的小玩意,每每都把穆琉月哄得很开心。

当然,这些都是李氏教她的,李氏说了攀上穆琉月就等于攀上长平公主,有长平公主当后盾,比徐氏那吏部尚书强多了。

打从韩芸汐嫁入秦王府后,韩若雪都不怎么敢去找穆琉月,生怕穆琉月一发怒起来,牵连到自己身上,毕竟她也算是韩芸汐的妹妹。

“大将军府的事情,还有太子怪病一事,我看你还是去探探穆琉月的口风。”李氏淡淡道。

“我尽量吧。”韩若雪认真回答,见母亲要走,连忙拦住,“娘亲,难不成就这么放过她了,就算爹爹把钥匙给她,那也是不合理的呀,她毕竟外嫁了,咱们这就去要过来。”

李氏止步,冷厉的目光从韩若雪拽住她的手缓缓上移,落在韩若雪脸上。

见状,韩若雪才悻悻的放手,知道娘亲生气了。

“徐夫人都不着急,你急什么?要讨,也不该是咱们去讨的。”李氏的语气又冷又严厉。

自小到大,母亲都是这么冰凉凉的,韩若雪已经习惯了,她低下头,“是,女儿明白。”

徐夫人的后台硬,再加上这一回韩芸汐为了韩云逸,把韩玉骐打成这样,以徐夫人的性子,能轻饶了七房,能不跟韩芸汐杠上吗?

如果说七姨娘赫连醉香是隐忍,那么李氏就是最低调的一个人,她永远都清醒而清闲地当着旁观者,坐等渔翁之利。

李氏母女悄无声息地离开,韩芸汐已经把七姨娘搀到屋里去了,逸儿还昏睡着,韩芸汐摸了摸他的额头,确定没有因为伤口发炎而发烧,这才放心。

“秦王妃,今日……今日如果没有你,我都不知道……”

七姨娘看了看床榻上安静的儿子,又看了看韩芸汐,哽咽得都说不出话来。

韩芸汐看着七姨娘,心下无奈着,这么孱弱隐忍的一个母亲,如何保护得了逸儿呀,怕是要这个孩子来保护母亲的吧。

她这一回把库房钥匙亮出来,教训了韩玉骐,徐夫人至少短时间里不敢动这娘俩,可是,那也只是暂时,终究不是长远之策。

韩家新家主,终究是要尽快扶持上来的,即便逸儿年纪小,有一个家主的身份在,那帮人也不至于敢那么嚣张。

只可惜,她和穆琉月有赌约在先,并没有时间跟这帮人斗智斗勇,如果说是韩从安的主意,韩从安都被关了,估计徐氏和李氏也不会答应的。

韩芸汐示意七姨娘不用多说,先坐下,她琢磨了片刻,便道,“小沉香,你留下照顾七少爷。”

“是,主子放心,奴婢在,一定不会让人欺负七少爷的!”小沉香立马领命,这丫头越发聪明了。

一听这话,七姨娘喜出望外,连忙起身要跪谢,“多谢王妃娘娘,逸儿能得王妃娘娘照顾,是他三生修来的福分呀!”

韩芸汐亲自搀住她,认真道,“七姨娘,照顾好逸儿吧,有些时候……该强硬的时候必须强硬,那徐夫人也非正室,韩玉骐虽是大少爷,但和逸儿一样也是庶出,没什么好怕他们的。以后小沉香就住这儿了,有什么事尽管跟她说,明白吗?”

七姨娘激动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连连点头,眼泪几乎是成串儿掉下来的。

韩芸汐又交待了小沉香一些事情,这才出门,眼看天都快黑了,她都还没把今儿个的正事给办了呢!

之前那个守门的小厮还一直在院子外头侯着,不敢离开,见韩芸汐出来,连忙狗腿得上前来,“王妃娘娘,小的一直在这等您呢。”

这小厮也算机灵,韩芸汐点了点头,“带路吧。”

她这一回来确实是冲着库房来的,但是,并非想得到库房里的东西,而是想查一查库房里有没有她要找的那三味蛇毒。

在小厮的引路下,韩芸汐很快就抵达韩家库房。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