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小毒妃 » 天才小毒妃 » 正文

配色:
字体:

第86章 库房,情况如何

天才小毒妃作者:芥沫 字数:

韩家库房位于韩从安所住的主院百草院的后面,是一座地下密库,入口处有专门的库房护卫把守,这些护卫可不是小厮,一个个都是会武功的,即便韩从安被囚,他们一样坚守在这里,等待下一任家主的出现。

库房禁地,自是不允许随意靠近,远远的,小厮就止步了,“王妃娘娘去吧,小的在这里等您。”

韩芸汐走过去,立马有护卫上前来拦,“什么人,竟敢擅自靠近库房?”

“嫡女韩芸汐。”韩芸汐冷冷回答。

护卫认真一看,这才认出是韩芸汐,只是,依旧不给情面,“既是大小姐,就更应该知晓韩家家规。”

韩芸汐气定神闲的取出库房钥匙来,“见库房钥匙如见家主,你们应该清楚吧。”

见状,护卫大惊,而几个护卫也都靠过来了,认出这确实是库房钥匙。

确实,见库房钥匙如见家主,他们当下人的,无权质问韩芸汐这钥匙怎么来的,只能恭敬放行。

韩芸汐大大方方走近,她打小就听说过韩家库房很大,只是,亲自走进来,才知道究竟有多大。

用钥匙开启库房大门,发现里头分左右两库,左边是钱库,存放的都是金元宝银元宝,是韩家备用的钱财,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对不会启用。

右边便是药库,韩芸汐才到门口,浓浓的药材味就扑面而来,这种熟悉的气息,让她心情都舒畅了不少。

这药库像是一座小型图书馆,高耸的药架林立,每个药架侧面都有药材的分类,而架子上的抽屉前都写了药材名,分门别类,清晰详细,很方便寻找。

很快,韩芸汐就找到毒药一类,韩家不是毒门,而是医学世家,这里的毒药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毒药,而是那些可以入药的毒药草。

这不找不知道,一找吓一跳,韩家的藏药比韩芸汐想象中的要高大上很多,只可惜,她将毒药一类里的每个抽屉都一一找了一遍,连所有暗阁都找了,却只找到了那七味常见的蛇毒,却始终没看到她要找的另外三味。

看样子那三味蛇毒也不是出自韩家的,这条线又断了。

韩芸汐关上了最后一个抽屉,轻轻吐了口浊气,这时候,余光却瞥见一旁有一方书桌,上头放着一本书集,翻看到一半。

韩芸汐走过去,翻到封面,只见《韩氏医典》四个大字,原来这东西就在这呀!

迟疑了片刻,韩芸汐还是将《韩氏医典》收入袖中,她唇畔泛起一抹狡黠,自言自语道,“给逸儿太早,我就先代为保管吧!”

一路走出库房,韩芸汐都低着头琢磨,韩家的嫌疑可以排除了,如今就只能看看穆清武那边有没有查到什么线索。

真希望快点见到顾北月呀,有他的门路,她就用不着找得那么辛苦了。

离开库房没多久,守门的小厮就追上来了,“王妃娘娘,要回府了吗?小的送您出去。”

韩芸汐斜眼看他,淡淡道,“你叫什么名字?”

“禀王妃娘娘,小的贱名王小四,大门那片的班头,府上进进出出的事情小的都知道。”王小四连忙回答。

韩芸汐正愁着没人可用呢,没想到主动送上来个这么好用的家伙。

她低声道,“七姨娘那屋,平素多照应点,懂吗?”

说着,丢了一锭银元宝过去,“和兄弟几个吃酒去,韩家的路,本王妃还是认得的!”

王小四是聪明人,接过银元宝,喜出望外,连连谢恩,“谢王妃娘娘抬举,小的愿意为王妃娘娘效犬马之劳。”

韩芸汐走远了,王小四还在原地站着沉浸在喜悦中,当守门奴那么多年,今日总算让他逮住了这么个高迁的机会,他能不开心吗?

且不说秦王妃高贵的身份,就说她手上有那库房钥匙,日后还不是她说谁是家主,谁就是家主了?在大家族的争斗中,像他这种小人物站队伍是最重要的,只要跟着秦王妃,保准不会在家主之争中站错队伍的。

站好了队伍,他当然得拉拢一些弟兄为七姨娘效力,思及此,王小四喜滋滋地收好银子,这才匆忙离开。

这时候,李氏从一旁花丛里走出来,她看了看不远处的库房入口,又看了看王小四的背影,唇畔泛起了一抹轻蔑的笑意……

韩家家主之争很急,但是,韩芸汐和穆琉月的赌约更急,就一个月的时间,眼看都过去快十天了。

韩芸汐回到府上,等了两日,原本以为顾北月应该有时间见她了,谁知道竟等来了一个非常悲剧的消息。

“王妃娘娘,顾府的管家说顾太医一个月内都不会出宫,具体什么事情,小的问不出来。”小厮如实禀告。

“什么?”韩芸汐惊声。

小厮以为她没听明白,连忙又道,“顾府的管家说顾太医在宫里,一个月内都不会离宫,小的问为什么,管家说不知道。”

韩芸汐早已脸色煞白,顾太医一个月不出宫,那必定是天徽皇帝病情恶化了呀!这种事情,管家未必会知道,就算知道了,也未必敢说。

“坏了!”

韩芸汐喃喃自语,迟疑了片刻,就出门去穆大将军府。

“王妃娘娘,微臣正要去禀,没想到你就来了。”穆清武很意外,心下也暗暗庆幸着,幸好琉月被好友约出去了,要不然让她见到秦王妃,不知道又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上一回你要查的事情,可有情况?”韩芸汐问道。

上一回,他们依据万蛇毒的药性和下毒的频率分析,下毒之人,要么就是穆家内部之人,要么就是经常往来穆家的人。就算是内部的人,也得有人经常给送毒药。

穆清武十分无奈,“王妃娘娘,微臣认真调查过了……”

穆清武还未说完,韩芸汐见他那愁云密布的眉头,就知道没有结果,这条线索也断了。

怎么会这样?

他们的推理并没有问题呀,万蛇毒在配制出来一天之内就必须用掉,否则就会有颜色和味道,以穆清武的谨慎是不会察觉不出来的。

而要累积出毒素,至少也得两三天就下毒一回,不管怎么说,这下毒之人必定和大将军府非常密切的联系。

只是,可以调查,可以审问的人都查过了,竟然没找出来。

难不成是他们遗落了什么细节,忽略了什么人物吗?

要查出内奸,只有两条路,一条就是继续调查大将军府里的嫌疑人物,另一条便是那三味罕见的蛇毒,而后者,正是韩芸汐此行的目的。

韩芸汐取出药单递给穆清武,“少将军,这是另外三种蛇毒,非常罕见的蛇毒,别说一般药店,就算是大部分医学世家都未必会有,或许,从这三味蛇毒入手,会更快一点。”

她之前有所保留,可是,如今找不了顾北月,只能把这条线索也交给穆清武了,至少,穆清武的人脉会比她广,多一线希望吧。

穆清武看了一眼药单,迟疑了片刻,只是很快,就抬起头来,目光坦荡荡地看着韩芸汐,直接问道,“秦王妃之前不把这三味蛇毒说出来,是怕……是怕我和父亲徇私吧?”

忽如其来的质问,让韩芸汐些措手不及,然而,穆清武问对了,她确实是有这个心思的。

她和穆琉月打赌一个月,赌输的人脱了外衣在玄武大街上跑一圈,这个后果不论是她还是穆琉月谁都无法承受,但是,这种赌约只有输赢,没有平手,她们两人必定有一个会输。

如果查案完全依靠穆大将军和少将军,他们父子俩完全可以拖着时间,等到一个月后再查出内奸,如此一来对他们没有什么损失,二来也不会让穆琉月输掉。

穆琉月再怎么样,终究是穆大将军唯一的女儿,她当然是要留一手,自己去调查的,谁知道顾北月出不了宫呢?

既然穆清武这么问了,韩芸汐也没什么好藏的了,她非常坦然地笑了,大大方方承认,“是!”

谁知,一向谦恭的穆清武变得特严肃,特认真,他清澈的双眸直逼韩芸汐,认真道,“王妃娘娘,你当我穆清武是什么人了?”

这……

看着穆清武眼底的倔强和磊落,韩芸汐突然有种以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感觉,只是,她并不认为如此自我保护有错。

“少将军,假如你妹妹输了,你真的会铁面无私,让她脱了衣服到外面去跑一圈吗?”韩芸汐认真质问。

谁知,穆清武竟毫无犹豫,“我会!”

韩芸汐心头微微怔住,她不想相信,但是穆清武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却让她无法质疑。

“我和父亲前几天还劝过她,让她来赔个不是,这个赌约就算了,只可惜那丫头不见棺材不掉泪。”穆清武淡淡道。

“所以……你想劝我?”韩芸汐蹙眉问道。

“不,每个人都必须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王妃娘娘,这是你和琉月两个人的赌约,而微臣和你之间,只有查案一事,请王妃娘娘尽管放心,微臣一定全力配合。”穆清武认真说道。

看着穆清武,韩芸汐心下感慨万千,怪不得穆清武年纪轻轻就掌握重兵,出身名门贵族,却如此有原则,光明磊落,实属难得,天宁国满朝文武中能有几个?

韩芸汐知道,她可以放一百个心了。

“少将军,我相信你便是。首先,这三味蛇毒,尽快找人调查。其次,依我看,但凡能接近你之人,都必须暗查,不论身份,包括至亲之人。”韩芸汐认真道。

一听这话,穆清武震惊了,“至亲之人?”

“对,少将军,我们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下毒之人,可借他人之手,而被借用之人,极有可能至今都还不自知!”韩芸汐把话说白了。


小提示:按键盘上的右方向键可以直接进入下一章哦


返回书目